第十二卷 第三十五章 黑手坐死地

  轉過山峰,在我眼中,瞧見的卻是一處黑霧騰騰的山谷,兩畔都是宛如鬼蜮般的亂柳和枝節橫生的野木。頭頂的天空有烏鴉盤旋,嗚哇嗚哇地呼嘯而過,而在這般的場景之中,我能夠感受到有濃重的硫磺氣息,從山谷的盡頭徐徐吹來。

  兇,大兇之地!

  這樣的地方,連我身處其間都渾身發抖,而我們的人怎么會在這里,而且還能夠待得住?

  不對,那雙頭怪人在搗鬼!

  我下意識地大聲喝止,那些站鱷在我的喝令下紛紛止住了腳步,然而就在這時,被我一直控制著的雙頭怪人卻在同一時刻。將嘴巴撮成了鳥嘴狀,發出了一種凄厲的鳴叫聲來。

  我雖然對這些站鱷有一定的威壓,不過到底還是不如那雙頭怪人熟悉,這些站鱷在陡然停頓之后,卻又大步朝著前方奔行而去。

  我胯下的這頭自然也是朝前邁步,但卻被我沉聲一坐,巨大的壓力將這頭輕靈的站鱷給直接弄垮了,雙腳跪在潮濕的泥土中,沖勢不止,在地上翻了幾個跟頭,這才七竅流血而亡。

  我從那站鱷身上翻身落下,一把將這雙頭怪人給死死地按在地上。憤怒地大聲吼道:“快叫那些畜生停下,快!”

  那家伙一點兒反抗能力都沒有,不過卻發出了桀桀的怪笑聲來,不斷地重復著一句話,臉上充斥著報復性的快意笑容來。

  我能夠聽懂幾個俄語單詞,曉得它這句話里面,有“人類”、“死”……

  小藥匣子也從站鱷之上躍了下來,他剛才為了給自己的黑雕節省體力,與我一般乘坐了這些站鱷,而當我喊出“停”的一瞬間。他便機靈無比地跳了下來,這時正沖著我大聲喊道:“陳前輩,你看……”

  我朝著他指的前方瞧去,卻見到往前狂奔不停的站鱷群紛紛飛了起來。

  它們并不是自然的跳躍,而是被某種絲狀陷阱給纏繞到了,直接拉扯了上去。隨后我聽到了無數的哀嚎聲,上百只腳盆大的黑色人面蜘蛛從黑暗中躥了出來。在空中爬行著,而跌落空中的那些戰士和站鱷一起,被很快得纏住,接著這些巨大的人面蜘蛛便將他們給包纏著,化作了一個又一個巨大的白色絲繭,在半空中飄飄蕩蕩。

  “魔鬼蜘蛛?”

  小藥匣子失聲尖叫道,我詫異地問道:“你知道這些東西?”

  他很認真地點頭,然后告訴我道:“這魔鬼蜘蛛是一種異變的食人昆蟲,我曾經在大興安嶺的深處見過,彈跳力和咬合力都十分驚人,最讓人驚訝的是它吐出來的絲,比鋼絲還要堅韌,而且還粘稠無比,只要被包裹住,基本就跑不了——我當時只見過三四只,就差點沒命,這回一百多頭,天啊……”

  死地,這兒絕對是死地,根本就沒有什么我們的同類!

  想到這兒,我惡狠狠地抓著那雙頭怪人的兩條脖子,怒聲質問起來,那家伙似乎心存死志,嘰里呱啦,毫無畏懼,旁邊的小藥匣子在旁邊跟我解釋道:“它是故意的,它剛才說了,它痛恨一切人類,也不會放過任何玷污這兒的人,無論是我們,還是安德烈一伙——它不怕死,它若是被你殺了,靈魂會回歸于深淵魔神的懷抱,十二年后,它就又會孕育而生……”

  我瞧見這雙頭怪人那四只充滿怨恨的眼睛,突然笑了起來,雙手變得灼熱,冷冷地說道:“陸一,告訴它,想要重生,它永遠沒有這個機會了!”

  小藥匣子一愣,不過還是翻譯了過去,那雙頭怪人聽了,不屑一顧地冷笑,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雙手之上的雷勁陡然激發出來。

  掌心雷!

  煉妖壺觀術!

  兩項茅山頂級道門奇術陡然而出,那雙頭怪人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便直接魂消命隕,被掌心雷直接轟擊得魂飛魄散的它,唯一的一縷神識也被煉妖壺觀術給吸收,然后直接碾壓而過,不復存留。

  小藥匣子瞧見我的這般手段,不由得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而我則拍拍手,站了起來。

  我瞇著眼睛瞧向前方,平靜地說道:“你說,我殺過去,能否救出任中尉他們?”

  小藥匣子小心翼翼地勸我道:“陳前輩,剛才那兩個腦袋的家伙說了,這山谷是此處最恐怖的死亡山谷,沒有任何人能夠進去之后生還而出的,那些魔鬼蜘蛛,只不過是其中一劫——即便是這些魔鬼蜘蛛,它們也不是那些愚蠢的爬行動物能夠比的,這兒是它們的老巢,陷阱無數……”

  我眉頭一揚,看著他說道:“哦?照你這么說,我們就眼睜睜地看著任中尉他們死去,袖手旁觀,什么也不管了?”

  小藥匣子連忙搖頭否定道:“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不要這么沖動——你看,任中尉他們雖然被包成了繭子,不過一時半會還沒有死,我們得想個周全的辦法來……”

  我瞇著眼睛盯了一下他,突然笑了,點頭說道:“也對,就我們兩個去,其實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小藥匣子如釋重負地笑了:“對,說的就是這個道理——等等,陳前輩,你在做什么?”

  瞧見我從懷中掏出了那黑色匣子,小藥匣子驚訝地呼喊了出來,而我則將匣子的蓋兒打開,將里面那未成形的肉珠子給裸露了出來,平靜地說道:“我不想去送死,那就等著有人過來吧,盡管不知道是誰,不過我卻突然很期待了呢……”

  與我在此處的反應一般,那肉珠子在這兒也顯得無比活躍,它一裸露在空氣之中,便立刻如同心臟一般收縮擴張,噗通、噗通跳個不停,而且這種頻率仿佛正在朝著四周傳播而去,我能夠感受到周遭的炁場,都在這一刻頓時不同了。

  對于我的行為,小藥匣子表示出了極度的不滿來,他一邊搖頭,一邊后退,臉色嚴肅地不斷說道:“瘋了,你瘋了!”

  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這內丹就如同黑暗中的燈塔,那種炁場的擴散明顯無比,散發著誘人的氣息,就在我打開黑匣子不久之后,整個山谷便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氣氛之中,它顯得無比的寧靜,但是在這樣的靜謐之下,卻潛藏著無數的殺機,山谷的后方,有一群又一群的烏鴉騰飛而去,朝著遠方飛去。

  這顯示著無數兇猛而強大的生物,聞到了這內丹的氣息,正朝著這邊趕來。

  這樣沉重的壓力使得小藥匣子有些崩潰了,在幾分鐘之中,他突然朝著我拱手,高聲說道:“前輩,我不陪你完了,這樣子會死得很慘的,我得走了!”

  他說完話,將手放在嘴中,吹了一個唿哨,接著那黑雕從天空之上垂落下來,他一個縱身跳上雕身,朝著旁邊的山峰飛起,不一會兒就消失無蹤。

  我并沒有阻攔小藥匣子的離開,也沒有合上這黑色匣子,而是盤腿而坐,平靜地看著那肉珠子跳動。

  它也許并不是真龍的內丹,但是絕對能夠與龍屬扯得上關系。

  我仔細地打量著它,心中莫名其妙地多出了許多感悟來。

  盡管我無法形容這種感覺,但是卻曉得,這是一種強大的力量體現,也是一種對任何生物都充滿誘惑的吸引力,我有一種將它給直接吞入口中的沖動。

  然而我卻并沒有行動,這肉珠子,我留著還有用。

  我曾經答應過一個人,這玩意,得留給他。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靜止了一般,而就在我將這肉珠子給祭出來的時候,前方的那些魔鬼蜘蛛便已經不再去糾纏任中尉他們了,而是藏在暗處,靜靜地望著我。

  黑暗中有無數的復眼閃爍,充滿了貪婪的眼神,然而卻沒有一頭魔鬼蜘蛛沖出來。

  它們也能夠感受到我身上的殺氣,盡管我連魔威都沒有施展。

  大概過了一刻多鐘,我感覺到身下的土地在顫抖,雜亂而無章,仿佛無數的野牛在林中奔跑,碎石在地上跳躍起舞,我卻屹然不動,眼觀鼻,鼻觀心。

  身處于這樣的世界,我莫名有著一種強大的自信。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有生物出現在了我的眼前,那是一種巨大的雙角犀牛,它有著大象一般龐大的身軀,四只大腿上面布滿了藍色的鱗甲,而在它的后面,則有數十頭滄瀾猛虎在騰空跳躍,除此之外,還有一種與站鱷差不多模樣,但是卻龐大兩三倍的巨大恐獸也緊隨其后……

  這些猛獸有著強烈的領地意識,與其他的猛獸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彼此都顯得十分戒備。

  我依舊盤腿而坐,靜靜地等待著,而那些強大的猛獸沖到我的跟前時,我陡然散發出強大的魔威,將這些強大而狡猾的家伙給鎮住,不敢貿然前進。

  我與這么一大群的猛獸對峙著,陸續有模樣古怪的猛獸加入其中,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周圍,有超過五十多種猛獸匯聚。

  而在這時,我瞧見林子的盡頭出現了一群熟悉的家伙。

  我笑了,等的就是你們!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三十五章 黑手坐死地”

  1. 回復 2015/03/18

    劉正楓

    小藥匣子風緊扯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