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三十七章 門洞的字跡

  在我的猜測中,死亡谷的深處,要么就是熔巖遍地,咕嘟咕嘟的火山蓄勢待發。要么就是黑煞之氣溢滿山谷,到處都是白骨鋪地,然而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是,穿過了這么長的一段距離,出現在我面前的,居然是一段與長城一般高度的巨大石墻,橫呈在了我的面前。

  這石墻并非是磚石砌成,而仿佛是渾然天成一般,將整個山谷給橫腰攔斷,而在前方,則有一處巨大的拱形大窟窿,如同一道天然的門一般。

  我的視線越過了高大的石墻,瞧見一處如同金字塔一般的巨大建筑。在遠處出現,直聳入云。

  壯觀,何其壯觀,簡直就是神跡一般。

  瞧見這般的模樣,我的心頭震撼,而這時一聲聲的慘呼將我從這雄偉的景象之中拉扯回來,我瞧見倒地力竭的雙頭巨犀,這一身蠻力的家伙倒地之后,背上的絲繭散落一地,剛才一陣狂奔倒未曾聽聞,此刻卻聽到了里面傳來痛苦的喊叫,顯然是一路顛簸折騰。都受了不少的傷害。

  我沒有第一時間趕過去,而是握著手中的長劍,陡然回轉過身來。

  一路跟隨著我來到此處的十幾頭猛獸在我的十米之外止步,仔細望去,瞧見有五頭滄瀾猛虎,一頭丈高恐鱷以及六頭三只眼睛的灰色巨狼。

  這些畜生能夠一路追隨而來,顯然也是十分厲害的猛獸,不過此刻似乎對這兒有一些恐懼,眼珠子一陣亂晃,不時發出了低沉的嘶吼。仿佛是在示威,不過磨磨蹭蹭,就是沒有一頭膽敢上來,與我較量。

  萬物皆有靈,雖然是禽獸,但也都是有一定智慧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在這種極度弱肉強食的世界里面生存下來。

  這些猛獸都徘徊不前,而我則陡然伸手前拍。施展魔威,將這些家伙給嚇得下意識地往后躥了幾個身位,更加慫了,而我則冷然一笑,不再管這些奸猾無膽的畜生,回過身來,將長劍落下,輕輕按在了離我最近的一個絲繭之上。

  大概地感受了一下這絲繭的厚度,我將飲血寒光劍紅芒一激,接著毫發無損地將里面的人給破繭而出。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這第一個,就是我最為熟悉的任中尉,獲救之后,他貪婪地呼吸了一口帶著淡淡硫磺氣息的空氣,緊接著不斷地咳嗽,卻是連血都咳了出來,而我則一點兒時間也不浪費,刷刷刷幾劍,將周圍的絲繭給全部地剝開。

  任中尉緩過神來,這才瞧著我說道:“陳局長,我們沒有死?”

  我穩定地揮著劍,格外平靜地說道:“暫時沒有,不過至于后面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在這樣的情況下,單槍匹馬的我便算是能夠以一當百,也不能照顧這么多人的周全。

  想到這里,我不由得感到一陣深深的無力,要是有七劍在,有特勤一組在,我或許還能夠省心一點兒,但是此時此刻,作為一個保姆,我實在是有些無能為力。

  果然,當我將散落一地的絲繭都給剝開的時候,在任中尉的幫助下,一經盤點,方才知道在剛才的一番折騰之中,又有五名戰士失蹤,另外還有八名戰士或者因為缺氧,或者因為被魔鬼蜘蛛咬中,成為了一具尸體。

  如此一來,興凱湖邊的這個邊防連隊至此只有二十一人,而且這里面還不乏傷者,個個都是搖搖欲墜,不成模樣。

  死里逃生的戰士們并沒有活下來的歡喜,看著不遠處那些虎視眈眈的猛獸,頓時覺得無比恐懼,整個人都變得絕望了。

  然而越是這個時候,人越需要鼓勵,我看著又饑又渴的眾人,冷冷地說道:“同志們,想必你們也能夠明白現在的處境了,是的,這個地方,跟我們所在的世界,已經完全不是一回事兒了,人類不再是萬物之靈,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食物鏈頂端,你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隨時死去;不過,我說過會帶你們回家,所以即便是歷經千辛萬苦,我也一直堅持到了現在,想一想你們家里面的父母和親人,告訴我,你們想活下來,回家么?”

  “想!”

  一開始眾人開只是陸陸續續地猶豫回應,然而被我怒目一瞪,心中卻莫名生出了幾分不屈的怒意來,紛紛高聲喝道:“想!”

  這一聲震耳欲聾,我看著這些年輕而鮮活的臉孔,冷冷地點了一下頭,沒有再多說什么。

  此時此刻,迷惘的戰士們需要的并不是一個知心大哥,而是一個強有力的鐵腕人物,能夠將他們給帶回去的強勢領導者。

  我不動聲色地回望了一眼遠處的那些猛獸,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殺意,它們紛紛往后退開一些,而我則來到了那頭巨大的雙角巨犀跟前,摸著它不斷冒著血沫的口鼻,飲血寒光劍一轉,毫不猶豫地割斷了它的喉嚨,從堅硬的鱗甲之下,切出了一份份的血肉來。

  這雙角巨犀的血是藍顏色的,看著格外瘆人,不過我以前曾經在安南北部的洞穴里,跟小觀音一起吃過一般的生物,也沒有太多的忌憚,一口咬住,感覺肉有些腥,不過也有一股鮮味在舌尖縈繞。

  吃了幾口肉,又喝了幾大口的鮮血,便感覺烈酒入喉一般,整個人都有些燒得慌,也無端多出許多力氣來。

  我快劍削好,讓大家過來吃,都有些畏懼,倒是任中尉豁出了去,過來三兩口,將這韌勁十足的肉給吞下了肚子,有著示范,眾人紛紛就食,而我則緩步走到了那高墻門洞之中,感覺一入其中,便有一股幽寒之意,卓然而生。

  門洞長約十米,穹頂和墻壁之上居然刻得有許多字符,古里古怪,已經超出了我的認知,而除此之外,還有圖畫,上面有無數惡獸環伺,最頂上則是一個千臂魔王,籠罩著整個天空,它擁有無數的臉孔,喜怒哀樂憎,栩栩如生,仿佛憑空生出了無數雙的眼睛,正在冥冥之中注視著我一般。

  任中尉等人吃完,不敢在外久留,跟著我進了里面來,他小心翼翼地問道:“陳局長,我們現在要去哪里?”

  我指著前方說道:“前面,那兒或許有機會。”

  我的這句話,倒不是在騙他,因為脫離了黑色匣子之后,八寶囊中的那顆肉珠子便再無限制,立刻跳動得厲害,而指引的方向,卻正是這里的深處。

  既然如此,說不定我所要找到的真龍遺體,就在前面的地方呢?

  任中尉隨著我前行,而后面則跟著一群虎視眈眈的畜生,雙方分作了兩截,一前一后,彼此防范著,任中尉等人雖然嚇得要命,不過在沒有得到我肯定的前提下,也沒有敢開亂開槍,生怕驚擾了這兒的清凈。

  我剛才仔細打量了一下門洞之中的符文和字畫,發現都不認識,便沒有再留意了,然而快走出這兒的時候,突然在角落瞧見了熟悉的文字。

  雖然是繁體,但是漢字沒錯,這讓我十分驚喜,幾步上前,低頭一看,卻發現這兒歪歪扭扭地刻著幾個大字:“屈陽到此一游!”

  屈陽?

  天下三絕,陣王屈陽?

  我詫異莫名,沒想到那一位居然也來過這個鬼地方?看著這歪七扭八的字體,莫名多出了許多喜感來,然而我目光一掃,詫異地發現在旁邊居然還有一行字。

  相比剛才的那幾顆破字,這個留言倒算是大氣磅礴,端莊整齊,我仔細一看,卻正是:“李道子也到此一游!”

  這字居然是我李師叔祖的筆跡,畢竟是符王,難怪會如此瑰麗大氣,只不過瞧見這留言,一個“也”字,卻是多了幾分不情愿的意思。

  李師叔祖已經離我而去,生死相隔,然而在這樣的地方,居然能夠看到他的筆跡,當真是讓我感慨萬千,眼淚莫名地就流了下來。

  雖然不知道這老哥倆兒當初到底是怎么來的此處,不過瞧見這個,我的心中卻多出了幾分安定來。

  旁邊的任中尉瞧見我眼角的淚光,詫異地問道:“陳局長,你怎么了?”

  我低頭,不經意地拭去淚水,笑著說道:“沒事,看到故人的遺跡,心中感慨而已……”

  我說著話,卻毫不猶豫地抽出了手中的劍,在兩人的旁邊也刷、刷、刷地寫上了一行字:“末學后進,陳志程也到此一游!”

  這字兒寫完,我渾身舒暢,旁邊的任中尉等人瞧見我做出這般“不文明”的舉動,臉色奇怪無比,也不理解我為何在這逃命的當口,還有閑心做這事兒。

  不過我也沒想著跟他們解釋,帶著大家走過了門洞,瞧見前面居然是一個碩大的廣場,盡管是渾然一體的巖石構造,但是瞧這平整度,就仿佛是人為造成的一般。

  廣場的盡頭,則是我之前瞧見的巨大石頭,仿佛金字塔的建筑。

  正在我們打量周遭的時候,這時左前方突然沖出了一隊人來,領頭的人瞧見了我,不由得驚訝地喊道:“咦,陳局長,你們怎么在這兒?”

  我訝然望過去,沒想到對方卻驚聲尖叫道:“頭頂,小心頭頂!”

3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三十七章 門洞的字跡”

  1. 回復 2015/03/18

    劉正楓

    洛十八去哪里了

    • 回復 2015/05/21

      洛十八

      老子特么死在洞庭湖了

  2. 回復 2015/04/02

    風鈴中的刀聲

    李道子與屈陽不愧一對好基友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