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三十八章 恐怖的吟聲

  抬頭一看,卻是無數紅眼蝙蝠,蓄勢待發,隨時都有可能撲將上來。
  
  這些紅眼蝙蝠比平日里瞧見的要小上許多。個個都只有拇指大,密密麻麻地不滿了內墻之上,一大片,不知道有幾千幾萬只,有的已經展翅于空中,撲棱而來,眼瞧著這些,我當下也是將飲血寒光劍猛然一舉,魔威陡然施展而出,卻是將我這邊給籠罩住,不讓這些東西殺將而來。
  
  被我的魔威一震,無數細小密麻的紅眼蝙蝠群中,就仿佛投入了一顆炸彈一般。轟得一下散開了。
  
  散開的蝙蝠,有的朝著墻上回返而去,有的沖著跟著我們的那一群猛獸撲上,而還有一部分,則朝著出聲朝我提醒的那群人飛奔而來。
  
  那人也不是什么好惹角色,手往懷中一抹,掏出了一把沾著朱砂的符筆,凌空畫了一個辟邪符,接著咬破舌尖,朝著那符箓噴了一口精血,旁邊出來兩人,雙手一拍。卻是將這符箓拍到了半空之上,化作了一片蒙蒙青光,將眾人給籠罩其間,那些紅眼蝙蝠飛抵此處,不由得紛紛散開,只有極少數能夠沖入其中,而這些則被隊伍之中的人刀劍齊出,系數斬落于地下。
  
  出聲提醒我的人,去死前日失蹤不見的何武,而在他的身邊。則有十幾個精神抖擻的屬下,配合無間,盡顯修行本色。
  
  瞧見他從旁邊箭步沖來,我心中一寬,問道:“你們怎么在這里,其他人呢?”
  
  何武匆匆走到我的跟前。低聲說道:“陳局,此處不宜久留。你還是先跟我走吧,其他人都在那邊呢,要是能夠見到你,不知道得有多高興。”
  
  聽到其他人無事,我難得地笑了一下,回身指著任中尉他們介紹道:“這些是興凱湖邊防連隊的戰士,這位是任中尉,副連長。”
  
  何武驚訝地說道:“陳局,你找到失蹤的人員了?吳局他們找到沒?”
  
  我搖頭說沒有,何武是個精明之人,瞧見任中尉一群人破衣爛衫,狼狽不堪,曉得這過程頗多艱辛,也不多問,吩咐屬下將一眾戰士給接過來,接著朝廣場遠處的石臺走去,不過臨走之時,何武舔了舔嘴唇,看著被無數紅眼蝙蝠追得到處奔走的猛獸,有些挪不開步子。
  
  我瞧見他這副模樣,立刻問道:“怎么,是不是好久沒有補給了?”
  
  何武點頭,對我說道:“是,陳局,我們來到這里兩日,在一處石廳里待著,雖然沒有什么危險,不過兩日水米不進,好多人都有些收不住了,我這也是待著大家出來找點吃的,沒想到居然能夠碰到你們……”
  
  我點了點頭,也不多言,回身而走,正好有兩頭滄瀾猛虎慌不擇路地沖到了我的這個方向來,我先是魔威一震,將那些蝙蝠給嚇走,接著手起降落,這兩頭滄瀾猛虎便被我一劍封喉,狂奔十幾步之后,便沒有了氣息,摔倒在了平地上。我叫來何武,兩人一人拖著一頭巨大的滄瀾猛虎,往回走,穿過寬闊的廣場,足足走了二十多分鐘,方才來到了剛才瞧見的石臺之下。
  
  這石臺呈現出金字塔一般的模樣,不過在最上面卻是一個平臺,當然,它無比的高,站在下面朝上望,有一種看不到頭的錯覺,雄偉非凡。
  
  何武一行人就是被卷到了這宛如神跡一般的石臺之下,他們藏身于其中的一處石窟之中,我提著那頭倒霉的滄瀾猛虎,一路走到了這石窟之中,聽到何武等人激動地大聲一喊,安少校、門玉龍等人果然從黑暗中走了出來,瞧見我,不由得一陣激動,紛紛上前來問好,我將猛虎放下,左右打量一番,發現跟著我一起前來的調查小組倒也還算安好,仔細一問,方才曉得除了失蹤了六個戰士,其余人都還在。
  
  對于我的到來,眾人表達出了巨大的驚喜,要曉得他們來到這個鬼地方,群龍無首,忐忑不已,早就已經受盡折磨,沒想到居然能夠遇見我,還找回了最早一批失蹤的戰士,這實在是一件奇跡。
  
  不過其余的一百多號人,對于我和何武拖來的這兩頭滄瀾猛虎,反而更加熱切一些,紛紛上前而來,幫忙分擔。
  
  這巨大的石窟以前仿佛有住過人一般,里面居然也有床有榻,還有蓄水池、柴火和煮具,讓人格外驚訝,安置好那些疲憊不已的戰士之后,何武讓人來處理這兩頭猛虎,而他則帶著安少校、門玉龍,陪著我來到了門窟之外,與我匯報起了這幾日發生的事情來。
  
  原來他們那夜,果然也是莫名卷入了其中,其間有猛獸襲營,一番周折之后,居然出現在了這里來,一開始他們也是被那種紅眼蝙蝠追殺,不過所幸逃到了現在的石窟之中,這兒仿佛有一種禁地的作用,無論是什么外物,都難以進入其中,故而能夠一直存活下來,不過在這樣的地方,什么補給都沒有,他們那天又出來得匆忙,盡力收集,也只找到幾塊壓縮餅干,一百多號人餓得兩眼冒光,這才下定決心出去。
  
  我們身處的這巨大石臺,一面可有數百丈,問他們有沒有去這石窟的別處找尋過,門玉龍搖頭,說另外一面,一到晚上就有恐怖的叫聲傳來,嚇得一眾普通戰士直哆嗦,也沒有敢過去瞧,就覺得石墻之外,或許還有生路。
  
  想到前兩批失蹤者的遭遇,我不由得苦笑,對他們說道:“相比外面,這里方才是天堂呢……”
  
  我將在外面碰到的事情,給他們幾個一一講來,當得知第一批失蹤的人員,只有這二十一人得以存活,至于第二批,除了我見到的那個黃哲松之外,其余的也是生死未卜,相比之下,倒是何武這一隊能夠護得周全,算是最不錯的了。
  
  聽到我的講述,三人皆是一陣長嘆,吐出了一口濁氣來,何武低頭嘆道:“那老松,是萬善宮出來的,原本也是個硬漢,不知道他經歷了什么,沒成想竟然嚇成這副德性……”
  
  我搖頭苦笑道:“一人,還是三十人,我想了一下,最終還是放棄了他,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至于能不能活,各安天命了。”
  
  幾人感嘆了一番,何武發愁起了此刻大伙兒的歸路來,現在他們都已經沒有了出去救人的心思,就想著如何方才能夠回家,將自己這幫兄弟帶回去,方才是正理,至于其余的人,恐怕是顧不得了。
  
  對于他的問題,我將與小藥匣子的猜測提出來,說只要能夠找到真龍遺體,就能夠找到回家之路。
  
  聽到我的講述,三人臉上都不由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來,我詫異地問怎么回事,安少校摸著鼻子,指著高聳入云的石臺頂端說道:“陳局長,剛才老門不是說這兒夜里總是會傳來恐怖的叫聲么?其實這些恐怖的叫聲此起彼伏,不過一旦頭頂上傳來一種充滿威嚴的聲音之后,就全部都消停了,我們幾個這幾天一直在猜那是什么聲音,你剛才這么一講,我覺得頭頂上那個,可能是——龍吟……”
  
  龍吟?
  
  我陡然一驚,抬頭望了過去,但見那石臺下寬上窄,逐漸向上,便有白云盤繞其間,在往上瞧,化作迷朧一片。
  
  潛龍或躍在淵,或飛于九天。
  
  這石臺天然構成,實在是奇跡,然而倘若聯系到真龍,又是另當別論——龍是中華民族的圖騰信仰,是一種神奇至極的生物,我從道經之中,能夠知曉,真龍乃“三轎”之一,在道法昌盛的遠古時代,它是道家大能周游四海、乘龍升天的工具,也是龍脈之屬的活圖騰,擁有勾連兩界、游歷宇宙洪荒的恐怖能力。
  
  有這樣神奇的神物,這般的石臺倒也算是常理之數了。
  
  我心中有了一些把握,而這時石窟之中有人招呼,我們便返回了去,瞧見眾人正在興高采烈地烤炙這兩頭猛虎,雖說這畜生宰殺之后,流出來的藍色血液讓人看得心生敬畏,不過任中尉他們連生肉都吃過,倒也不會有多少忌諱,此刻燒火烤了起來,反而多出幾分異香,雖然未熟,但是卻讓人口水直流,忍不住多吸兩口。
  
  何武、安少校一行人餓了好幾日,自然是兩眼冒光,至于我,因為剛剛吃了幾大塊生肉,倒也沒有太多的食欲,來到蓄水池便洗漱了一下,打量這石窟之內,依舊有著許多神秘的浮雕和花紋,不知道這兒以前,到底是個什么地方。
  
  沒多久,烤肉已成,眾人呼朋喚友,前來就食,然而我卻感覺心中突然有些沉重,下意識地沖著八寶囊中摸去,感覺里面的肉珠子跳動得分外厲害。
  
  通、通、通,仿佛在打鼓。
  
  我心想不好,而就在此時,在石窟之外,突然傳來了一聲響徹天地的巨吼:“嗷嗚……”
  
  嗷……嗚……
  
  此聲一出,整個天地都在顫抖,手拿著一塊烤肉吃得正香的何武嚇得肉都掉了,臉色大變:“來了,又來了!”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三十八章 恐怖的吟聲”

  1. 回復 2015/03/18

    劉正楓

    潛龍勿用,或躍在淵,飛龍在天
    PS.萬善宮是什么地方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