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三十九章 異樣的楊劫

  龍?

  這真的是龍吟么?

  我在聲音響起的那一剎那,將眼睛給閉上了,仔細地感受著這吟聲之中,散發而出的威嚴。果然有一種高高在上,讓人想要頂禮膜拜的沖動。

  難道,那條被小藥匣子認定的真龍,其實并沒有死,而是一直都活得好好的,而此處,卻是它的領地?

  我身處的這廣闊無垠的巨大廣場,以及這個宛如神跡一般的巨大石臺,就是供奉那真龍的祭壇?

  一瞬間,我的心中無數疑問掠過,而這時眾人也都回過神來,何武一臉驚慌地對著我說道:“陳局長,你看。我們應該怎么辦啊?”

  看著一張張惶恐不安的臉孔,我曉得此刻若是不能給予他們信心,只怕這些人都會化作一灘爛泥,根本扶不起來,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只怕也難以護得他們周全,所以臉上也露出了淡定而冷傲的表情來,瞪了幾個為首的負責人一眼,冷冷說道:“怕什么?別說還不確定是不是真龍,就算是,斬了便是,古代諸般先賢大拿。能夠將真龍驅為坐騎,我們又怕個蛋兒?”

  這話兒說得有些托大了,要曉得古代先賢是古代先賢,那是道術最為璀璨的洪荒時期,離這兒已經過了幾千幾萬年了,現在潮汐退散,末法時代,一個地仙都是百年難出,哪里能夠有可比性?

  不過這是對于別人來說的,至于我。黑手雙城的威名一直都在系統里面流傳,這幾日的表現又是如此厲害,一旦表現出了這般的倨傲和自信來,眾人居然也深以為然,心情都平緩下來。

  信任,源于素來的威名。和平日里表現出來的手段,這才是讓別人真正心悅誠服的東西。

  安穩了軍心。我讓眾人在此就食,而我則緩步走出了洞窟之中,朝著遠處望去,但見視線的盡頭,是橫呈山谷的天然石墻,此時天色已黑,赤紅色的天際漸漸消沉,然而廣場之上,卻有一種宛如螢火蟲一般的飛蟲不斷飛舞,將這死亡之谷照得朦朧,而在其間還有一種宛如水母一般的玩意,將空氣當做了流水,不斷地漂浮換位,十分美麗。

  拋開這兒潛藏的種種危機,坦白來講,此處當真是一個美麗而玄妙的地方,讓人有一種別樣的異域風情。

  只可惜,越是美麗,就越加險惡。

  頭頂的云霄之上,那吟聲回蕩不休,天空呼呼地刮著風,讓人覺得心頭寒冷,而就在此時,我卻瞧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從左上方翻身躍下,對我平靜地躬身一禮:“大師兄,你來了!”

  “楊劫?”

  瞧見這位與何武一同失蹤的小師弟,我的心情終于算是好了一點,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說道:“你到哪兒去了?”

  我這小師弟罕有地將終日覆蓋在臉上的影子面具給取了下來,一張毛臉上面也難得地擠出了一絲溫情的笑容來,扶著我的胳膊說道:“跟他們一起來的,不過沒有讓他們看到,這石臺是一個很大的祭壇,有幾條道路直通云霄,我去探了一下路,只不過每一條路都有非常厲害的角色把守,我試了幾次都沒有辦法,又感應到你來到了這里,就回來了。”

  楊劫能夠感應到我的存在,而我也能夠隱隱之間摸到他的位置,這個是他成為我的影子助手之后出現的情況,聽到了他的講述,我不由得好奇地問道:“那你說說,都是些什么樣的家伙?”

  楊劫伸出了三根手指來,對我說道:“這一面就有三條路,中間一條,是一只沒有臉的魔猿,一根火云長棍,無端兇猛;左邊一條,是一三頭惡犬,渾身煞氣凜然;至于右邊的一位,是一頭……”

  楊劫說到這里的時候,下意識地停頓了一下,朝我望了一眼,我不由得笑了,說:“你還學會賣關子了?”

  他搖頭,苦笑著說道:“右邊的,是一頭跟尹悅姐一樣的洪荒異種,不過它可有七尾,而且還是一頭公的,最是厲害,我差一點兒都沒有從它手中活下來……”

  “嗤……”聽到這兒,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別人或許不明白九尾妖狐有多厲害,但是與尹悅相伴良久的我卻是最清楚的,身為洪荒異種的這種妖獸最是神秘,不但力量巨大,而且敏捷如電,最為恐怖的是它的天賦異能,倘若是施展魅惑,定力不夠的人,只怕連死都不知道咋回事兒,而且它們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每增一尾,實力便會倍增,五尾的尹悅都讓我感覺棘手了,若是七尾,只怕便是我上去,也難以討得好處來。

  只不過,能夠勞駕這樣三位厲害角色守住門道的,莫非上面真的有我所尋找的真龍遺體?

  我心中疑惑,不過卻曉得倘若想要回家,只怕還真得到上面看看去。

  如此一想,我回身來到了洞窟之中,這時里面的眾人基本上已經吃完了,正愁眉苦臉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呢,我將何武、安少校、任中尉和門玉龍等人召集到一起來,嚴肅地說道:“諸位,你們也許應該知道,若是想要回家,就必須找到真龍遺體,通過它身體里的蜃霧,重返家園,而它最有可能存在的,就是在我們頭頂的石臺之上,所以我需要找一些人,陪著我上去看一下。”

  我的目光掃了一眼眾人,何武和門玉龍兩人毫不猶豫地說道:“我去!”

  這兩人是修行者,而且身手還算是不錯,也知道此刻不是做縮頭烏龜的時候,與其窩囊而死,不如放手一搏,而安少校和任中尉則顯得有些顧忌,不過卻也在其后表明勇氣道:“如果有用得著我們的地方,萬死不辭。”

  我點了點頭,然后直接下達任務道:“那好,這兒十分危險,普通戰士應付不了,何武你挑五個身手不錯的兄弟跟著我,至于你們,堅守在這里,等著我們回來——記住,只要保全了大部分的戰士安全,你們就算是盡職盡責了!”

  聽到我的吩咐,眾人都點頭稱是,而事不宜遲,我也顧不得太多,讓何武去挑人之后,在石窟里找來幾塊巨大的石板,吩咐人抬過來,門口堵上。

  當然,這些不過是心理作用,倘若我們葬身于上面,他們在這兒,只怕也不能堅持太久。

  與眾人話別之后,我帶著何武等六人出了洞窟,他們瞧見渾身是毛的楊劫,都非常驚訝,反倒是平日里一直顯得十分自卑的楊劫,在這兒反而生出了幾分自信來,面對著眾人詫異的目光,卻是毫不介意,待我給眾人介紹了楊劫的身份之后,他平靜地跟大家點了點頭,便不再言。

  我能夠看得出來,此刻的楊劫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大,其中的原因,可能也跟我的情況一般。

  在這個世界,力量才是決定一切的東西,至于外表、金錢、權勢,以及其他的因素,都不過是浮云而已,這才是楊劫真正的心態變化。

  寒暄過后,我們開始往上走。

  楊劫之前已經對這兒摸得熟透,此刻輕車熟路,自然是有他帶路,我們決定去的,是楊劫認為最有可能突破的三頭惡犬,于是繞過了石窟,朝著左側走了五百多米,便找到一條天然的石階,循階而上,朝著上方不斷前行。

  這石臺并非豎直往上,而是一層有一層的結構,每一層都有二十多米高,而這每一層都有一兩丈的平臺邊緣,遠看還不知道,走近一看,更是覺得非人力而為之。

  這個被楊劫成為祭壇的石臺不知道有多高,我們足足走了二十多分鐘,方才來到一處比較寬敞的地方,而就在此時,我突然聽到有十數聲狼嚎從圍墻那邊傳來,緊接著一聲隱隱的怒吼傳入了我的耳中:“黑手陳,你有本事就出來,來跟我們赤塔狼軍一戰!”

  這聲音層層疊疊,一直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我眉頭一皺,聽出了這聲音,居然是那個安德烈的家伙喊出來的。

  那家伙,居然能夠從那么多的野獸之中突圍,而且還一路沖到了這里來?

  他為何會這么強,難道真的是因為他那鋼鐵藥劑的緣故?

  我想起石窟里面的眾人,忍不住想要回去守護,然而就在這時,何武朝著空中一指,驚訝地低喊道:“陳局長,你看那是什么?”

  我順著它的手指望去,卻見滿是“繁星”的空中突然一陣扭曲,竟然凝結出了一個又一個古怪的人形來,接著不斷旋轉,朝著發聲的安德烈方向飛了過去。

  于此同時,石臺之上,竟然發出了此起彼伏的吼叫,每一聲都充滿了威嚴,仿佛在發泄著心頭的不滿。

  我聽到這些,沒有片刻猶豫,沖著大家低喝道:“走,走!”

  事到如今,再也沒有回頭之路,唯有硬著頭皮,奮勇向前,方才能夠闖出一片光明來。

  在我的催促下,大家腳步不停,一直向上,而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前方帶路的楊劫腳步突然一停,將手往上一揮,沉聲說道:“諸位,小心了!”

  隨著他的提醒而出的,是一股磅礴的氣壓,從上而下地籠罩而來。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三十九章 異樣的楊劫”

  1. 回復 2015/03/19

    劉正楓

    三頭,可是六臂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