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四十一章 都是腹黑人

  能夠做到黑省業務副局長,吳琊此人的修為也算是宗教局中一流的高手了,而且像他這種一路從基層打拼起來的,實戰能力最強。別的不說,至少比楊劫還要厲害一些,如果能夠有他在旁牽制,我便能夠找準機會,朝著這三頭魔物脖頸之下的軟處砸去,度過此劫。
  
  這劇情我都已經想好了,然而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吳副局長居然在瞧了一眼之后,頭也沒有回地朝旁邊的平臺跑開了去。
  
  這事兒不僅讓我詫異萬分,就連何武等人也覺得無比古怪,只以為吳副局長并沒有瞧見這邊的情形,于是揚聲高喊道:“吳局長,是我啊。何武,我和陳局都在這里呢,您過來幫忙啊……”
  
  這話兒還未有說完,那吳副局長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這情形看在那三頭魔物的眼中,不由得桀桀怪笑:“那就是個膽小如鼠的家伙,這幾日一直都在這兒潛伏著,就等著鉆空子離開呢,要不是老子閑得無聊,想要逗一逗這小老鼠,早就一口將他給吃了。”
  
  它的話語聽在我的耳中,莫名有些諷刺。
  
  先前我聽那個老松說起,講來到了這里之后。吳副局長就消失了,只有鄭隊長帶著他們,沒想到這家伙不但沒有出事,反而是早就嗅到了什么,跑到了這里來蹲守。
  
  只是以他的修為,不可能不曉得何武他們的存在,如此說來,也有可能是他不想拖上這么多的累贅,想要一人溜回去。
  
  吳副局長的轉身逃命讓我對他的印象變得無比的壞,對他的揣測也沒有什么好的解釋。不過此時此刻,并不是追究他責任的問題,而是要將攔在我們面前的這頭索命猛獸給廢了去,于是當下也是不作理會,長劍翻飛,朝著對手拼死進攻。
  
  經歷過這么多年的磨礪。我已然成為了茅山宗新一代中最杰出的的青年高手,也是江湖之上的翹楚。然而面對著這一頭宛若神物的畜生,一時之間,卻也實在是使不出太多有效的手段來,旁邊的楊劫與我心意相通,曉得我一直在留著余力,為了給我創造機會,也是拼著被擊飛的危險,一刀向前,朝著對方的后腿斬去。
  
  他為了奏效,走得無比靠前,明顯有以命換傷的意圖,將我都給驚了一下,好在那畜生也是個愛惜羽毛的性子,也不愿意受半點兒的傷,朝著旁邊躲了一下。
  
  而就是這一剎那,我瞅準了空子,猛然一劍,逼開了它的走位,接著貼身而上,一直蓄力的左手,凝出濃烈的掌心雷,拍中了頸下軟肉。
  
  轟!
  
  我這一記掌心雷是多年以來一直從春雷之中提煉而出,充斥著最為剛烈的陽勁。
  
  我有自信,任何陰穢之物,被這般正面轟擊,就算是沒有魂飛魄散,也一定扛不住這一下。
  
  然而就在我手中的掌心雷拍到對方頸下軟肉的那一剎那,我突然瞧見了那張俊美無比的人頭嘴角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而旁邊的熊頭也是在同一時刻陡然張嘴怒吼。
  
  這時我方才感覺到我拍中的那地方,居然在一瞬間覆上了堅硬如鐵的鱗甲。
  
  而接下來,一抹白光從人頭鮮紅的雙眼之中,陡然朝著我的頭頂射了下來。
  
  遭了,遭了,被算計了!
  
  我是何人?從十幾歲開始就在生死邊緣打滾,幾乎在一瞬間就想明白了一切,原來這畜生剛才一直故意露出來的破綻,只不過是吸引我的誘餌而已,而它剛才必然也是瞧出了我心中的算計,于是來了一出將計就計的好戲,可笑的是我根本就沒有瞧出對方的謀算來,卻是敗在了這老奸巨猾的家伙之下。
  
  果然,有三個腦袋,當真是要比尋常人狡詐無數倍啊!
  
  我的心中哀嘆,不過身體卻下意識地反應了過來,當下也是將長劍一豎,想要擋住這一道白光。
  
  我眼睜睜地瞧見這白光在一瞬間將我這把煞氣凜然、紅光四溢的飲血寒光劍給澆得熄滅,而多余的光則從邊緣漏了出來,照射在我的身上,使得往后躲閃的我陡然之間,感覺到渾身僵直,一股死灰之氣從被白光照耀的地方外四處蔓延,再也難以維持平衡,一個踉蹌,直接跌倒在地。
  
  我這邊一跌倒,早就蓄勢待發的三頭魔物便一個縱身撲了過來,前爪重重地踩在了我的胸口之中,那顆狼頭垂落下來,難以置信地說道:“哦,天啊,堤豐你瞧,你百戰百勝的死亡之眼,居然沒有將這家伙凍成巖石!”
  
  這狼頭雖然有著充足的智慧,只可惜依舊還是頭禽獸,嘴中有黑色的口涎滴落,張嘴說話,一股極度的惡臭往我鼻子里熏來,這傷害遠遠要比它按住我胸口的這一爪,還要恐怖,我憋著氣,聽到中間的那個人頭也奇怪地看著我說道:“對啊,剛才射中他的時候,有一股黑光中和了一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這兩個頭顱一陣疑惑,旁邊最為暴戾的熊頭就顯得不耐煩,大聲吼道:“管那么多,等我一口咬下去,什么狗屁都沒有了!”
  
  這熊頭垂落下來,準備拱走狼頭,將我給一口果腹,這時楊劫不要命地沖將上來,揚起手中的黑芒彎刀,想要救我,結果他到底還是跟這畜生實力懸殊過大,被對方的尾巴一鞭甩來,直接就給跌飛了去。
  
  而就在此時,我心底里沉寂了許久的聲音突然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對著我說道:“小子,趕緊求我,要不然你這回是真的要死了!”
  
  我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聽到這般威嚴而陰森的聲音,幾乎就快要忘記了,然而卻本能地抵制,對它說道:“我不,我就是死,也不能讓你控制我的意志,你別做夢了!”
  
  那家伙這一回顯得無比的焦躁不安,甚至都忘記了勸我,而是沖著我大吼道:“你這蠢貨,這嘯天三頭犬可是有噬神的手段,你死了不要緊,我也活不成!”
  
  我此刻卻反而變得無比冷靜了,望著那低垂而來的猙獰熊頭,以及遠處何武等人絕望的喊叫,冷笑道:“如此最好,我也不用再遭受這么多劫難了!”
  
  十八劫,十八劫,這是否也算是一劫?
  
  你何時能夠結束,如果一直未曾結束,我不如死在這兒吧,也算是因公殉職、死得偉大……
  
  望著那滿是利齒的熊吻,我的心態顯得無比的平和,然而心頭的那聲音卻無比的暴躁,大吵大鬧,一直到了我的頭顱即將沒入熊口的時候,它終于妥協了:“給我一分鐘,一分鐘好不?大爺,我發血誓,絕對不趁人之危控制你!”
  
  “好!”
  
  能同生,自然不會共死,而我之前所做出來的所有淡漠,不過是為了壓制這意識而已,潛意識中的我一不愿意被啃死,二不愿意被這意識控制了身體,只有如此自我欺騙,沒想到對方卻終于沉不住起了,白白便宜了我。
  
  就在我與心頭這魔頭交鋒的時候,旁人瞧見的,卻是我渾身僵直,毫無反抗能力,已然被那熊頭給啃去了腦袋。
  
  然而就在眾人都以為我死了的時候,突然我的一雙手,陡然伸進了那熊頭之中,硬生生地掰開了對方無數噸的咬合力,將自己的腦袋從熊嘴之中掏了出來,滿是黑乎乎口涎的臉上一下子就扭曲了,喉嚨里面吼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怒氣來:“想吃我,你還嫩了點!”
  
  這聲音充滿了無上的威嚴,根本就不是我的口吻,而更加讓旁人驚詫的是,明明毫無抵抗能力的我,居然一只手就將那畜生粗壯的前爪給提了起來,猛然站起身,將對方一個大風車的旋轉,數圈之后,朝著前方的石壁之上,猛然摜去。
  
  轟!
  
  石壁被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來,最中點則是那頭宛如天神降世的三頭魔物。
  
  此刻的它相對于那深坑而言,顯得那般的微小,而“我”則是得勢不饒人,朝著嵌入山壁之中的那家伙沖了過去,飲血寒光劍被丟在了一邊,直接雙手抓去,三頭魔物到底不是凡物,遭受這樣的打擊還能夠硬頂著,仰頭來擋,然而“我”的雙手一揮,它身上的諸般毒蛇砰地一下,陡然化作了黑色的火焰,將它渾身給燒得滾滾濃煙,膿流滿地。
  
  “戰意,黑炎灼!”
  
  “我”的口中冷冷地說出了這三個字,渾身的魔勁在那一刻經過某種極為微妙的變化,卻是引燃了對方身上的氣息,這疼痛讓它一下子就躥了出來,驚惶地高聲吼道:“天啊,是它!它來了,我的天……”
  
  這家伙別看模樣凄慘,其實并沒有傷到什么,然而被這般一嚇,魂飛魄散,朝著前方一躍,遁入了黑暗之中。
  
  “我”猛然回過身來,環視全場,那兇戾的目光將在場的所有人都嚇得一陣哆嗦,唯有楊劫的眼中,出現了莫名的狂熱來,那癱軟在地的何武結結巴巴地喊道:“陳、陳局、自己人……”
  
  一分鐘過去,我也癱軟在地,臉色蒼白地笑道:“廢話別說,能過來扶我一下么?”
  
  媽的,那狗日的管殺不管埋,一通威風耍過之后,我卻是連站都站不起來。

3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四十一章 都是腹黑人”

  1. 回復 2015/03/22

    劉正楓

    是蚩尤么

  2. 回復 2015/04/02

    風鈴中的刀聲

    是阿普達吧?

  3. 回復 2015/05/13

    黑炎灼

    楊劫會是胖妞嗎?真不希望胖妞被放棄 心疼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