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四十二章 祭壇纏龍尸

  我一聲呼喚,幾個人趕緊跑過來將我給扶了起來,而楊劫也捂著胸口,來到了我的跟前。對我說道:“大師兄,你還好么?”

  我搖了搖頭,沒有說話,而是讓人將我盤腿安放,接著閉上眼睛,直接入定。

  我之所以入定,并非是想要積蓄勁力,而是想要趁著蚩尤分神的那一股勁兒還未有消散,仔細體悟一下它剛才在接管了我的身體之后,所使用出來的諸般手段。

  無論是運氣,還是反擊,又或者是那個能夠讓幽冥黑暗能量給點燃,最終反噬的恐怖手段。

  叫什么來著?

  對了。戰意,黑炎灼!

  我原本并不明白為何它在使用這手段的時候,為何會將這名字給點出來,然而當我盤腿靜坐,默默地回憶,接著循著它之前的諸般法門而動的時候,卻發現說出的這五個字,并非是漢語,而是一種古怪的法咒。

  此刻持咒,只不過是為了將持法門給引導出來。

  好恐怖的手段,若說那修為,我苦修數十載的勁力恐怕遠遠不如這種老牌魔物。然而在陡然之間,那家伙竟然給之下嚇走了。

  一來是因為蚩尤的威名,二來,恐怕就是這手段著實有著絕對厲害的毀滅力。

  我之所以旁若無人的靜坐感悟,不為別的,也正是以為體內這魔頭的名聲,別人不曉得,但是我卻是專門了解過的,盡管現在的史前歷史,已經將那一位和它的對手給神話了。但是抽絲剝繭,我卻能夠發現,這一位之所以能夠被無數人稱之為魔尊,標榜為戰神,是因為它確實能打。

  在上古時代,整個天下。除了道家文明的始祖黃帝之外,愣是沒有人能夠干得過它。

  蚩尤和它的七十二個兄弟。銅頭鐵額,食沙石子,一票猛男殺遍中原之地,竟然沒有能敵者,那可是上古年代,諸般法術最為輝煌的時期,大拿輩出的時代,要不是域外天神九天玄女貿然插手,干預戰事,說不定黃帝都要給這猛男給操弄翻掉,而當今的歷史便有可能改寫了。

  然而成王敗寇,從來如此,蚩尤還是成了魔尊,黃帝還是成為了中華文明的始祖。

  但是蚩尤能打,這事兒卻是鐵板釘釘的事情,而這所謂的“戰意”,便是它諸般法門之中,最為精髓的奧義。

  尋常的修行者別說沒見過,就是聽都沒有聽過,然而我卻是整個兒地清楚了它最根本的運作。

  因為剛才使用這法門的,便是我的身體,盡管它不受我的控制,但是作為旁觀者的我,卻一五一十地將其全部都感受了下來。

  呼……呼……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終于睜開了眼睛,雙手陡然一番,口中喝念道:“戰意,黑炎灼!”

  一股難以言敘的能量轉換奧妙,從我的指尖朝著深處蔓延而去,盡管沒有任何勁力的支持,但是我卻能夠感受得到,自己已經能夠初步地觸摸到了這法門的邊緣。

  如果給予我足夠的時間,我便能夠將這法門,在這一雙手掌之上施展了開來。

  “大師兄,你怎么樣了?”

  楊劫見我睜開了眼睛,神情復雜地問我,而我則點了點頭,從懷里取出了一顆廣陵金丹,吞入喉中,氣沉丹田,一邊將其緩緩融化,一邊笑著說道:“無妨,我剛才只不過是太脫力了而已。”

  旁邊的何武一臉敬畏地說道:“陳局長,你剛才,是怎么回事?”

  我剛才的舉動實在是太恐怖了,在陡然之間,勝負轉換,而且所有的力量仿佛大堤決口一般,磅礴而來,將那仿佛不可戰勝的三頭魔物給揍成了狗頭,這實在是超乎了幾人的想象,最關鍵的是最后我那充滿暴戾的一瞪眼,搞得他們這幾人到現在心臟還跳個不停,我瞧見他們又是崇拜,又是畏懼的表情,不由得笑著說道:“沒事,茅山秘術,神打,你們別嚇到!”

  旁邊一個行動處的骨干茍竹軒拍著胸口后怕道:“剛才看到陳局你被那畜生踩中胸口,我們死的心都有了,沒想到您居然還能大展神威——剛才那一下,簡直是……陳局,恐怕天下十大,都不如剛才的你啊!”

  他滿心嘆服,而我則臉色一肅,毫不猶豫地批駁道:“莫胡說,天下十大,個個都是世間人杰,怎可妄比?”

  茍竹軒認真地說道:“我見過三絕真人的手段,真的還沒有……”

  他話兒說到一半,旁邊的何武拉住了他,低聲說道:“止言,你不知道,陳局長的師父陶真人,便是名列這天下十大之中么?”

  馬屁拍在了馬腿上的茍竹軒趕忙補救:“陳局長,啊,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是……”

  我揮了揮手,沒有讓他多說,而是深吸了一口氣,指著剛才吳副局長消失的地方說道:“吳副局長剛才走了?”

  幾人點頭,而老爹是黑省省局局長的何武則一點兒都沒有顧忌吳琊的面子,憤憤不平地說道:“那老東西,平日里看著狗模狗樣,沒想到一動真格的,就是個軟蛋,罵了隔壁,看到我們在這兒拼死拼活,他居然頭也不回地就跑開了,若是能夠回去,我非去政治處檢舉他不可!”

  我沒有讓他們多說,指著前路說道:“不知道門玉龍和安少校他們能夠堅持多久,時間緊迫,我們繼續走吧!”

  經過這一場闖關大戰,我的威嚴在何武等人的心中已經留下了很深的影響,沒有人敢反駁我的話語,于是眾人繼續向上,朝著高聳入云的高臺繼續前行。

  沒有身處其間者,是很難感受到這被稱之為祭壇的石臺,到底有多雄偉,與它比起來,所謂的世界八大奇跡,當真只是小孩兒過家家的小玩意兒,我們穿過了三頭魔物把守的關口,再往前,這時終于能夠瞧見了人為的痕跡,在臺階的兩旁,每隔十米處,便能夠瞧見有一對相對而站著的石俑,它有的時候是全套盔甲、手持斧鉞的戰士,有時有時盤踞的猛虎,有時又是諸般奇形怪狀的魔物。

  如此一百零八對,每一對的形象皆有不同,而一路數過來,我只瞧見了五對人類的形象。

  分別是盔甲戰士、金童玉女、羽冠方士、金甲力士,最后就是儒者。

  一路觀摩,諸多異象不表,不知不覺,我們竟然越過了云層,長途跋涉,來到了最頂端的平臺之上。

  這平臺比三五個足球場還要龐大,平臺之上還有平臺,突出三丈,再之上,竟然是一根直入云霄的白玉華表,而在華表之上,我瞧見了一條盤踞其中的黑鱗巨龍。

  是的,是真龍,盡管我瞧見的,只不過是它的半身,但是從那充滿神性的鱗甲、優美的線條,以及讓人根本無法確定體積的表象,我便能夠肯定。

  先前跟我師父談及過真龍,他告訴我,說真龍并非是本界產物,它更多的時候,與我們生活的不是一個維度,故而我們很難感受得到,它具體的體積到底有多長,有人說它“不知其幾千里也”,也有人說不過十幾丈,諸般典籍描述也各不相同,難以找尋一個具體的標準。

  然而此時此刻,我終于親眼目睹到了一條真龍!

  一條幾百年都未曾出現的真龍!

  果然,這神秘的死亡之谷,其實就是龍之谷,也就是黑龍最終棲息的地方,然而奇怪的是,為什么在這樣的真龍面前,我并沒有感受到太多的威壓呢?

  所謂的龍威,為何沒有出現?

  我心中疑惑,而這個時候楊劫卻一步走出來,激動地說道:“大師兄,這是一條真龍遺體,龍魂應該已經離開了!”

  聽到了他的話,我心中豁然,對了,一切都對上了。

  這條真龍,只怕是壽元已盡,故而才會如此模樣,要不然我們怎么可能到達這兒?

  想到這里,我不由得心頭熱切,對著旁邊的楊劫、何武說道:“諸位,咱們能否回家,就看這一次了,隨我一同前去查探,看看能否找到其中的奧秘!”

  其實相比于這些,我更加熱切的事情,是想著如何能夠從那真龍遺體里面,找到我師父想要的東西。

  我師陶晉鴻,這些年來一直閉關,謀求沖擊地仙之位,此事數百年來無一人能夠成就,而即便是我師父這般的修為,也總是欠一點東西,倘若是我能夠拿到匯聚了真龍畢生精髓和規則結晶的龍髓精血、內丹或者一縷神魂的話,定能助師父成就果位。

  師父活我性命,又教我一身本事,志程無以為報,只能肝腦涂地,死而后已。

  想到這兒,我的心中無比熱切,然而就在此時,卻瞧見這平臺之上,卻是已經有了一位不速之客,正盈盈而立于祭壇的百米之外,雙手不斷結印拍打,而在她的前方,則有金黃的法陣力量,在抵抗著她的進攻。

  而當我們出現在這兒的時候,那人卻也正好回轉過身,朝著我這邊遙遙地望了過來。

  我瞧了一眼對方,陡然間心臟一陣狂跳不已。

  天啊,天啊,這世間怎么會有這般美麗的一個光頭女子,就仿佛謫落世間的天仙一般?

3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四十二章 祭壇纏龍尸”

  1. 回復 2015/03/22

    劉正楓

    可是小黑天么

  2. 回復 2015/05/22

    黑龍哥

    陳志成這鱉犢子不要臉 憑啥那人家黑龍的東西

  3. 回復 2015/06/11

    小黑天

    姐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