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四十三章 食人光頭女

  此女面容純美妖媚,丹鳳眼,秀鼻挺立,櫻唇嫣紅。明眸皓齒,膚白勝雪,鴿乳蛇腰,美腿修長,美艷得不可方物,簡直不像是人間所有。

  唯有詭異之處,則有兩點——其一就是全身上下無一根毛發;再有就是渾身光溜溜的,無寸物遮掩,看得莫說是少年人,就連我這個結過婚的男人,都有些把持不住,不敢多看,免得橫生事端。

  然而這皮相并不是我所關注的重點。在我的眼中,看到得更多的,是那女子渾然天成的氣息,以至于這般美麗的軀體。

  她給我的感覺,渾身不過是一件武器。

  一件比飲血寒光劍犀利十倍的武器,讓人望而生畏,心中膽寒。

  這女子光平淡地朝著我看了一眼,給我的壓力,便已然比先前那頭差一點將我給殺了的三頭魔物,還有恐怖。

  我有些痛苦地拍了一下額頭,這兒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這般頂尖的高手。一個接著一個地冒出來,讓人根本就應付不過來。

  而就在我對于那女人驚人的實力頭疼不已的時候,旁邊的幾個人則對她那詭異的模樣感覺到無比的詫異,先前拍我馬屁的茍竹軒舔著嘴唇說道:“哎呀,這娘們,真的是好開放啊,那臉蛋,那胸脯,那屁股蛋兒,要是能夠討回家里面當婆娘。當真是爽死了啊……”

  這話兒一說出口,旁邊的人便笑他:“竹軒,你討她回去,那可就得戴綠帽子了——這娘們光屁股的樣子,我們可都是看過的!”

  這幾人都是黑省宗教局中的佼佼者,心高氣傲之輩。這一路來不斷受挫,心中也是有些煩悶。剛才與那三頭魔物之間的戰斗,他們插手不得,此刻瞧見這神秘的光頭女子,美艷得不可方物,但看著好像不是什么厲害角色,頓時就將心中的焦躁給發泄了起來,其中一個竟然直接走上前去,一副急色的模樣,嘻嘻說道:“先到先得,這樣的媳婦,我先拐到手,你們就不能打主意啊!”

  茍竹軒急了,顧不得別的,也想要沖上前去,高聲喊道:“這可不行啊,那小妞兒可是我先看中的,你不能奪人所愛啊!”

  這邊鬧得不可開交,而楊劫卻先一步攔住了幾人,冷冷地說道:“你們不要妄動,小心沒命!”

  這幾人在省局之中,也是一等一的骨干,對我自然是心悅誠服,但是對于滿臉長毛,宛如猴子一般的楊劫,卻沒有那么多的客氣,其中一個滿身肌肉的漢子譏諷道:“大兄弟,一個光屁股的女人就給能把你嚇住了?不應該啊,你不信,我來辦了她!”

  楊劫聽到他口中的譏諷之意,眉頭不由得皺了一下,不過他向來拙于言語,也沒想怎么反駁,反倒是何武看不下去了,揚眉說道:“你們到底有沒有腦子?”

  茍竹軒等人一陣詫異,回頭看了過來,站在我旁邊的何武瞧見我臉色不好,恨鐵不成鋼地提醒手下:“你們這幫豬腦殼,想一想自己是怎么到這兒來的——若是沒有陳局長,你們能夠越得過那三頭魔物,來到這里?仔細想一想,那看門兒的有多厲害,就知道能夠毫發無傷地來到這兒的人,得有多牛逼了,虧你們還想著把別人帶回去當媳婦,自問能不能接得了對方一招再說吧!”

  這話兒說得茍竹軒幾人都不服,指著那光頭女子說道:“何隊,你看看那女子,除了一身媚肉,哪里看起來是高手的樣子?”

  幾人爭吵,我則沒有理會這些,而是平靜地前跨一步,對那女子拱手說道:“陳志程,不知道小姐貴姓?”

  這是我憋了半天方才想出來的話語,在這么一個鬼地方,怎么樣的寒暄都不對勁,而那女子只是平靜地瞧了我們這邊一眼,便不再多看,而是自顧自地不斷拍打著前面金黃色的炁場護罩,似乎想要將那法陣給破解掉,然后……

  對了,她一定也是沖著那真龍遺尸來的!

  我的心中一驚,而就在此時,先前的那個肌肉男卻是一臉不快地沖將了上去,對著那女子喊道:“我們陳局長問你話呢,小娘們裝什么裝?”

  我正在腦海中盤算著諸般緣由,未曾留意下面人的行動,而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肌肉男都已經沖到了對方的身邊,伸手朝著那光頭美女的身上摸去,瞧見他那毛手毛腳的模樣,卻是有一點兒想占便宜的感覺,我看著背對著我們的那神秘美女,心頭一跳,下意識地朝著前方箭步奔去,口中高聲喊道:“別去,回來!”

  我這話兒到底還是晚了,眼看著那肌肉壯漢就要碰到光頭美女瑩白如玉的背肌,卻見她的小手兒陡然出現,一把抓住了肌肉男的胳膊,都沒有怎么用勁,就將他的右手給一下擰了下來。

  對,就是直接將胳膊從身體上撕扯了下來。

  “啊!”

  這個肌肉漢子我記得是有練過橫練功夫的,一身肌肉宛如鋼鐵,然而此刻卻就像散架了的人偶一般,胳膊被扯了之后,胸口突然一空,卻是被那光頭美女給直接將心臟給掏了出來,這般的變故出乎于所有人的意料,肌肉男轟然跪倒在地,而那光頭美女則將剛剛掏出來的心臟放在嘴中,三兩口,居然就啃了個大半。

  她的櫻唇依舊有著完美的浮現,微微一笑,魅惑眾生,然而沾上了那黏稠的鮮血,強烈的反差對比,卻讓人不寒而栗,整個人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毒老三!”

  何武和旁邊幾個兄弟叫著那肌肉男的名字,朝著這兒飛奔而來,反而是提前跨步前沖的我止住了腳步,一把攔住了眾人,咬牙說道:“冷靜!”

  那神秘的光頭美女三兩下便將手上的心臟吃完,尤為滿足地又將撕扯下來的胳膊放入嘴中,像啃雞腿一般地不停咬著,而血淋淋的左手還不停地拍打著前方的空處,我瞇眼瞧著那祭壇之上散發出來的光芒不斷減弱,心中思量著,而何武則顯得焦急無比,痛苦地朝著大聲吼道:“陳局,快救救毒老三啊?”

  我冷冷地瞪了他們一眼,喝罵道:“救個屁,你冷靜一點行不?沒看到毒老三心臟都給人掏了么?”

  何武這時方才冷靜下來,仔細打量著那個不斷吃人的光頭美女,發覺她滿是鮮血的美艷臉容之上,有著讓人膽寒的邪魅,不由痛苦地說道:“這到底是什么鬼東西啊?”

  我這時終于想明白了,長長舒了一口氣道:“如果我猜得沒錯,這死亡之谷的禁制,恐怕就是她給破開的!”

  死亡之谷之所以叫做“死亡之谷”,并非只是門口的那幾百只魔鬼蜘蛛就能夠得名的,穿過了那厚厚的蛛網,還有好長的一段距離,那兒有著無數的黑暗翻滾,熟知法陣的我能夠感受到其中的力量,先前我還有些疑惑不解,此刻瞧見這神秘的光頭女子不停地在破解那祭壇發出來的金光,終于豁然開朗了——我們之所以能夠進入此中,恐怕就是因為祭壇為了維護真龍遺體,已經將外圍的禁制,都給放棄了。

  能夠以一己之力,弄成這般模樣的人,她絕對不是尋常的角色,而有這樣的家伙在,我能夠在真龍遺體之上分一杯羹,找到我想要的東西么?

  難,實在是太難了!她此刻甚至連理我們的心情都沒有,已經說明了她擁有著必勝的信心。

  這信心背后,是足夠強悍的實力。

  連我的心中都沒有底,何武他們這幫人上去,能夠討得什么好吃?不過是給人家多加一份夜宵而已。

  我瞇著眼睛沒有說話,而這個時候對方似乎也是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她將毒老三的遺體給丟在一旁,雙手不斷地在前方拍打,那節奏變得無比快速,雙手快得都已經難以看到實體,而仿佛一連串的影子一般,而祭壇之上發出來的金光也顯得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被她給擊破。

  就在這個時候,那平臺最中心的祭壇之上,陡然冒出了一聲響徹天地的吟聲來。

  呼……嗚……

  這奇妙的吟聲陡然而出,聽在人的心中,有一種莫名的威壓砸落,我感覺渾身的雞皮疙瘩在這一瞬間就全部都冒了出來,而旁邊的幾人甚至連站立都難,搖搖欲墜,差一點兒就要跌倒在地了。

  龍吟?

  那黑龍沒事么?

  我疑惑地朝著祭壇之上的華表望去,而就在這個時候,云層之上,突然有一條十幾丈的長蟲游動而來,身披黑色鱗甲,頭有須角,五爪于身,長得真的和傳說中的真龍一般,不過仔細一瞧,卻能夠瞧見它并非華表之上那頭真龍,頭顱似蛇更多一些,而且還是單犄,瞧見這模樣,我莫名想起了在安南曾經被我和努爾吃過的小白龍。

  蛟龍,這卻是一頭蛟龍!

  我心中頓悟,而那條黑色蛟龍也從九天之上垂落而來,朝著正在攻擊祭壇護罩的光頭美女張嘴咬去。

  它速度極快,驟發即至,而那光頭美女也正好抬起頭來,平平推出一掌。

  一蛟龍,一美女,雙方陡然撞到了一起。

  轟!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四十三章 食人光頭女”

  1. 回復 2015/03/22

    劉正楓

    青龍對白虎哇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