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四十四章 快樂的列寧

  一蛟龍,一美女,這廂邊的較量著實是讓人驚訝,表面上看來。那蛟龍十幾丈,也就是四十多米長,門板一般的寬度,別說是咬,就算是直接砸下來,對方也未必能夠受得住。
  
  這個就是種族上面的天賦碾壓,然而我眼睜睜地瞧著那蛟龍從云層之下,猛然砸落下來,居然并沒有與地面相接,而是硬生生地被阻擋在了半空中。
  
  轟!
  
  一聲恐怖無比的炁場爆音,從兩者相交的地方陡然而出。
  
  這條蛟龍,居然被那長得國色天香,嬌滴滴宛如謫落仙女一般的光頭美女。給硬生生地扛住了。
  
  沒錯,就只是一掌,居然將千鈞之力給猛然阻擋,毫發無傷。
  
  那光頭美女身上盡是冉冉黑氣,宛如一顆混元無漏的圓球,而那黑鱗蛟龍則似一只利箭,兩者轟然砸落在一起,居然形成了勢均力敵的態勢,唯一的受損者卻是光頭美女腳下的地面,在一瞬間,幾十米之內陡然出現了蛛網一般的龜裂皺痕,顯示出了雙方的力量。到底有多強。
  
  何武屬下的那幾名宗教局高手,剛才還有些躍躍欲試,想要將這女人拿下,給毒老三報仇,此刻瞧見這般的態勢,頓時臉色發白,忍不住朝著邊緣退去。
  
  這光頭美女,簡直就不是人!
  
  太、太他媽的恐怖了!
  
  那蛟龍一擊不成,張嘴咬來,結果那光頭美女卻并沒有給它機會。直接一閃身,出現在了另外一邊,騰身而上,抓住了那蛟龍脖子下面的一塊鱗片,手上一用勁兒,立刻揭下了一塊黑色鱗片來。我站得遠,不過卻能夠瞧得分明。曉得那鱗片跟我以前在興凱湖畔的軍營附近拾到的,一般模樣。
  
  看得出來,我們之所以來到這兒,便極有可能是拜了這頭黑鱗蛟龍所賜。
  
  只是,它將我們弄倒這兒來,到底是什么意圖呢?
  
  戰場之上的變化容不得我想太多,但見那光頭美女不但沒有被黑鱗蛟龍用蠻力給碾壓,反而發揮了小體積的敏捷,在那大家伙身上一陣亂蹦,撕扯下好幾塊鱗片來,雖然對它并無太多實質性的傷害,但是巨大的疼痛依舊讓這黑鱗蛟龍嗥叫不已。
  
  那大家伙在吃了幾次虧之后,便也不再與其光頭美女近身交擊,而是騰身于半空之上,大嘴一張,滿是密布獠牙的嘴中陡然冒出一大股的紫黑色濃煙,朝著那光頭美女噴來。
  
  對于這般的濃煙,那光頭美女并沒有費力閃躲,而是平淡地將手掌一舉,立刻又是剛才的那個黑色炁圈,將給她圍繞住,不受傷害。
  
  這紫黑色濃煙對光頭美女無用,然而她腳下的地面卻在濃霧撲面之后,噼啪作響,仿佛被濃酸浸泡過一般,直接消失了許多。
  
  如此高強度的腐蝕性,讓人看著著實有些心驚膽寒,但是對于那渾圓無漏的光頭美女卻沒有半點兒作用,那蛟龍無奈,接著又是一陣扭動,嘴巴再張,卻是一股黑炎從喉嚨之中冒出,朝著對方再次噴去。
  
  這黑炎看著似乎沒有太多的光芒,也感覺不出厲害來,然而卻在與那炁圈接觸的瞬間,陡然燃燒了起來。
  
  光頭美女呆板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表情來,不過不是驚悸,而是厭惡。
  
  她仰起頭顱來,朝著天空一陣尖叫,這種高頻率的鳴聲讓人聽著渾身雞皮疙瘩直起,而就在此刻,她的身子陡然一晃,卻是出現在了半空中,滿是血污的雙手朝著前方一探,竟然抓住了那條蛟龍末端的尾巴,猛然一抖,那黑鱗蛟龍便發出了痛苦至極的嗥叫來。
  
  我瞧見那光頭美女居然將這黑鱗蛟龍當做了一根鞭子,不停地抖動著。
  
  我以前在麻栗山見過羅大屌的父親攆山狗捕蛇,用的是一種很奇怪的方法,就是抓住那長蛇的尾巴,猛然抖幾下,那蛇就癱軟不動了。
  
  這里面的原因,是因為蛇是多關節組成的,如此將它的關節抖散,就如同人體脫臼一般,動彈不得。
  
  理論上來講,這蛟龍跟長蛇的構造,并無太多的不同。
  
  眼看著那條守護真龍遺體的黑鱗蛟龍即將被那光頭美女給制服,我再也沉不下氣了,因為我如果不出手,只怕那女人便能夠直接打破這祭壇固有的屏障,進入其中,將真龍遺體掌握在手。
  
  而依她剛才那般兇殘的表現,想來是絕對不會跟我講客氣的,更大的可能,便是騰出了手來,將我們這些人都給滅了。
  
  此事若不出手,只怕就要錯失良機了。
  
  我沒有片刻猶豫,踩著斗罡步卦,朝著那光頭美女陡然沖去,就在她即將要制服這條黑鱗蛟龍的時候,一劍刺出,正中了對方光滑白嫩的后背。
  
  那光頭美女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沒有躲閃,甚至連避都沒有避開,而飲血寒光劍則在一陣巨大的阻力之后,破開了對方的防線,直入其中。
  
  我沒有想到能夠刺中對方,所以剛才那一劍,只用了七分力,留著余招應對,此刻卻也不再等待,勁力陡然間直入其中,然而沒想到飲血寒光劍并沒有如我預料的一般紅光四溢,這表明了它即便是刺入了對方的身體,卻也沒有飲到絲毫的鮮血。
  
  果然不是人類,居然連鮮血都沒有?
  
  就在我略微有些詫異的時候,那女人猛然轉過了身來,四兩撥千斤,將手中的黑鱗蛟龍當做了鞭子,朝著我猛然砸落了下來。
  
  天可憐見,這頭蛟龍簡直就是一根擎天巨柱,卻被這光頭女人舉重若輕地當做了鞭子,我可沒有她剛才硬接的輕松,朝著旁邊一躍而去,躲開了這一擊,結果那黑鱗蛟龍砸落地上濺起來的石塊,砸落在我的身上,噼里啪啦,多了幾分疼痛。
  
  然而就在此刻,我卻是瞅見了對方的破綻,從空隙處陡然前沖,又出一劍,斬在了對方的胳膊之上。
  
  鐺!
  
  與剛才刺中對方,一劍沒入的情況相反,我這一劍盡管用上了九成力,但是卻并沒有破開對方的血肉之軀,而是仿佛斬在了鋼鐵墻壁之上一般,巨大的反震力將我給逼得朝后,騰身而開。
  
  我半邊身子酥麻,喉嚨里一股血氣往上沖,難受不已。
  
  好在這一劍倒也不是沒有寸功,被我大劍一斬的光頭女子沒有再能控制住那頭黑鱗蛟龍,讓它找準機會,騰身而上,脫離了戰場。
  
  那黑鱗蛟龍剛才差一點就喪命,驚魂未定,也沒有敢再垂落下來,而是直接鉆入了祭壇之上,仰天長吟。
  
  這家伙一開溜,就將我給完全地暴露在了那光頭美女的攻勢之下,我心中一陣憤怒,媽的,天底下哪里有這般慫的蛟龍,當真虧了它先輩的名聲呢!
  
  所謂蛟龍,不是應該翻江倒海,興風作浪,兇惡莫名么,怎么會這般模樣?
  
  不過我心中雖怨,但卻也曉得這黑鱗蛟龍之所以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并非別的,而是因為畢生精髓之物,也就是它的內丹被人給偷走了。
  
  而且還落在了我的囊中來。
  
  這方才是它顯得如此無力的根本原因。
  
  黑鱗蛟龍脫身而走,我便成為了那光頭美女的攻擊對象,我剛才攪局的行為顯然是徹底地惹怒了這個披著人皮的惡魔,她的桃花眼中一陣光華流轉,卻是一個扭身,化作一道幻影,出現在我的身邊,那張潔白如玉的手掌五指纖長,朝著我的心窩子里面掏來。
  
  顯然,這惡魔對于人類的心臟,有著一種病態的迷戀。
  
  不過她這一抓,并沒有掏到我的心臟,而是直接撞到了飲血寒光劍的劍尖,上面蘊含的力量讓她也感受到了疼痛,張嘴尖叫一聲,五指合攏,顯然是想要將我的這把魔劍給抓住,接著貼身纏斗而上。
  
  對方不但擁有著恐怖的力量和詭異的敏捷,而且身軀也時軟時硬,如同一把鋒寒的兵器,然而我終究不是毫無防范的毒老三,對于近身搏擊的理解,也遠非尋常人所能夠比擬,通過炁場之間的微妙變化,我反而擁有著更加強大的自信,當下也是將長劍一扭,脫離了她的掌控,緊接著一記掌心雷,一點兒醞釀的時間都不用,直接與她轟然對拼在了一起。
  
  砰!
  
  我這一擊,不但用上了掌心雷,而且還用上了土盾,只以為能夠給對方一點好瞧,沒想到她居然也是一步也沒退,反而穩穩地站在了原地。
  
  在土盾的加持下,我也沒有退。
  
  兩人平掌而退,腳下的平臺卻是一點一點兒地裂開了來。
  
  而在幾秒鐘之后,我終于感覺到腳下的土地已經不足以承受住這般龐大的力量來,在即將崩潰的那一瞬間,我右手一劍擋在了前面,終于沒有再蓄力。
  
  接著我整個人就朝著后面飛落而去,而當我滾落在地上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后有一個粗豪的聲音響起:“黑手陳,你果然在這里,受死吧!”
  
  我余光一瞟,卻發現居然是赤塔叛軍的壯漢列寧,這家伙居然一路殺到了這兒來。
  
  我看著那身高兩米的壯漢化作巨狼,朝著我這兒撲了過來,當即也是毫不猶豫地朝前一滾,朝他沖去,在相鄰的時候風眼陡起,錯肩而過,接著我聽到那家伙快樂地喊道:“天啊,光屁股娘們?”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四十四章 快樂的列寧”

  1. 回復 2015/03/22

    劉正楓

    這是要上去撲倒的節奏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