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四十六章 結界已破碎

  之所以將這幫人稱之為魔兵,為首的那十幾個稱之為魔將,卻是因為我們在剛才的登山之路上,也見過這玩意的雕塑——它們擁有著宛如人類一般的身體和四肢。頭上螺旋雙角,滿是黑色黏液的臉上有一對昆蟲的綠色復眼,和螳螂般結構的四瓣嘴唇,丑惡得讓人想吐,而身高兩米以上的它們個個渾身紅色火焰外露,簡陋的皮質、骨質甲具讓它們仿佛是深淵中走出來的軍隊一般。

  至于那十幾個所謂魔將,則更是高大非凡,普遍達到了兩米五的高度,渾身皆是金屬盔甲,面罩遮擋,唯獨露出那由成百上千粒細小單眼組成的綠色復眼,閃爍著讓人渾身發寒的詭異光芒來,格外恐怖。

  這些家伙的手中。則是打磨鋒利的骨刺、骨刀,別看著模樣不怎么樣,但是上面死氣凜然,卻是不知道沾了多少鮮血,方才如此濃郁。

  安德烈一伙人剛才覺得自己人多勢眾,可以速戰速決,然而光頭女子的這一大幫火焰軍團一出現,頓時就感覺像是民兵對上了正規部隊,完全就不夠看了。

  我的臉此刻已經黑得不成模樣,沒想到那光頭女子不但是頂尖的強者,而且居然還擁有著這么一只強大的軍隊。

  看得出來,她對這條黑色真龍是垂涎已久了。早就做過了諸般布置。

  與她比較起來,我們不過是適逢其會,被卷入其中的無辜之人,根本就沒有一拼之力。

  事實上,那光頭女子對于我們,以及赤塔叛軍的出現其實也并不是很在意,她剛才之所以對我一陣搏命追殺,不過是因為我壞了她的好事,要不然以她那高傲的性子,根本就不想將力氣浪費在我的身上。

  她需要全心全意地破去這祭壇的守護。將那真龍遺體給奪到手,相比之下,我們這些,都不過是小麻煩而已。

  果然,在這超過五百多頭魔兵的跪拜之后,那光頭美女終于開腔說話了。不過這話語仿佛是黃鶯在鳴叫,聽得我云里霧里。根本不知道在說些什么,不過一番吩咐之后,這軍團便分作了三股,一股有百人,成行成列,沖著我們這邊踏步而來;另一股也是百多人,朝著旁邊的赤塔叛軍涌了過去。

  另外還有三百人,卻是一聲滔天巨吼,朝著那祭壇處發起了沖鋒。

  沒有親臨過這般戰斗場面的人,是很難想象得到數百人的沖鋒,到底會是一個什么樣子——特別是這種壯得如牛一般的魔兵,它們在那些宛如鋼鐵坦克一般的魔將帶領下,像高速移動的城墻,朝著前方洶涌沖去。

  它們低著頭,身體前傾,四瓣嘴唇的口中發出了古怪而統一的號子,咕嚕咕嚕,黑色的口涎不斷滴落,仿佛一片黑云,倏然而往。

  在很短的時間里,它們終于撞到了光頭女人先前接觸到的邊緣,一股金色的力量陡然升起,在祭壇之外的百米處出現,它仿佛是最結實的壁壘,而這些超過三百多頭的魔兵魔將則化作了一層又一層的紅黑色浪潮,驚濤拍岸,卷起千層波瀾。

  而原本堅固無比的金色場域在這般周而復始的撞擊之下,卻顯得逐漸地淡薄起來。

  可以想象得到,如果到了一個臨界值,那金色護罩便會轟然崩塌,而這些渾身火焰的魔兵魔將則歡快地喊叫著,沖向了那祭壇之上,揮舞刀叉,將那頭真龍遺體給分食一空。

  然而這些事情已經不再值得我去關注了,因為朝著我們這邊一步一步踏過來的這些魔兵,離我們已經只有三十多米了。

  這個距離,對于這些高大的魔兵來說,不過是一個小沖刺。

  幾秒鐘之后,它們便能夠沖到我們的面前來,揮舞著它們磨礪多年的骨質武器,將我們的頭顱給割下來,而瞧見它們綠色復眼之中閃爍出來的貪欲目光,我便感覺這幫魔兵估計也跟它們的主子一般,是個葷素不忌的胃口,倘若是我們落敗了,別的不說,恐怕連一具完尸都難以保存。

  一百多人的集結,分成三排,前后相隔五米,如同一堵移動的城墻,再加上對手這丑惡到極致的面容,著實讓人心中恐懼,剛才還躍躍欲試的茍竹軒等人哪里見過這般的陣仗,頓時就腿肚子發軟,要不是我在前面頂著,只怕早就轉身逃掉了。

  只是,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即便是逃,哪里又能逃得掉呢?

  身陷絕境,何武反而無端生出幾分兇猛來,他老子是黑省省局的何局長,將門虎子,也是一聲膽氣,沖著身邊的幾個手下厲聲吼道:“怕什么?能夠跟黑手雙城這般的豪雄并肩作戰,就算是死,那也是死而無憾!”

  他這般的話語,倒是激勵了這幾個心生膽怯的宗教局高手,想著既然退無可退,何必畏畏縮縮,還不如放手一戰,雖死猶榮呢?

  修行能夠到達一定境界的人,都不是懦弱之輩,這心境得到穩固之后,自然也是冷靜了下來,而位于最前端的我,瞧見這一大幫的魔兵平推而來,心中卻不由微微一陣嘆息——對付赤塔叛軍的魔兵,有一百多號人,而朝著我們這邊來的,也有一百來號,媽的,那光頭美女,當真是看得起我!

  不過即便心中抱怨,我也沒有什么辦法,畢竟剛才跟那女人交手的時候,也展現出了真正的實力,她應該也是對我有所提防的。

  一方七人,一方過百,這數量上的傾軋,只怕并非一人能夠力挽狂瀾,我雖然心中感嘆,卻也不敢大意,平靜地對渾身肌肉繃得緊緊的這幾位宗教局高手說道:“我這里布陣,防住這些家伙,一會兒你們在陣中,隨意出擊,不過萬萬不可越過防護,免得傷了自己性命!”

  聽到我的吩咐,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法陣從而來,而這時我卻是又對楊劫說道:“劫,你一會兒隨我,沖殺敵陣,一定要小心自己的安全!”

  楊劫沉穩地點了點頭,然后從懷中取出了影子面具,莊重地覆蓋在了自己的臉上。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敵群沖鋒了,在三名全身覆著鐵甲的魔將指揮下,一瞬間轟然啟動,而我則毫不猶豫地摸出了八卦異獸旗來,朝著四周射去,釘住陣腳,王木匠神情肅穆地騰身于半空,緊閉著嘴唇,雙手不停揮舞,而諸般異獸交疊而出,倏然頂在了這幫魔兵的第一波沖擊。

  轟!

  八卦異獸陣的炁場護壁出現得是如此的詭異,就在對方的刀槍即將刺到我們的身上時,陡然升起,這幫毫無防備的烈焰魔兵在一瞬間就撞到了那墻上,掌控法陣的王木匠發出了一聲歇斯底里的吼叫。

  而與它一同出現的,則是第一排魔兵此起彼伏的哀嚎。

  這情形變化得著實讓人猝不及防,它們沖鋒是如此的兇猛,以至于第二排的魔兵也沒有反應過來,也陡然撞到了第一排魔兵的身上。

  唯有第三排的方才收斂住腳步,沒有再給前排施加壓力。

  可憐第一排的那三十多頭烈焰魔兵,前方八卦異獸陣的炁場護壁堅不可摧,后面第二排的沖力同樣恐怖不已,作為夾心餅干的它們,在一瞬間就陷入了極度的痛苦之中。

  就在此刻,蓄勢待發的我卻是一聲暴喝道:“劫,隨我一起,殺!”

  我不管何武等人到底有著怎樣的表現,率先沖出了那炁場護壁,飛身而起,手中的飲血寒光劍陡然斬向了被撞得七葷八素的第一排魔兵。

  鋒利的劍刃被灌注了龐大的力量之后,顯示出了極為恐怖的殺傷力來,對方雖然皮糙肉厚,而且還冒著火焰,卻終究還是抵不住我的這長劍橫斬,這一劍而過,卻是有兩個頭顱飛起,而我則毫不猶豫地繼續收割,一口氣,便有七頭魔兵被我斬得身首異處。

  我這邊是一力降十會,趁著那些頭昏眼花的魔兵還沒有回過神來,果斷出手,能殺一個是一個,而楊劫的出手則顯得格外輕靈飄逸,那把黑芒彎刀在他的手上,劃出了無數詭異的圓圈,而他則化作了一團黑影,所過之處,便有一具龐大的身軀轟然倒下,一陣哆嗦之后,再無動彈。

  兩人齊出,趁著這機會斬殺了超過二十頭以上的魔兵,而隨后我便遇到了棘手的敵人,卻是領隊的魔將。

  這些家伙體格異常強壯,也擁有與我正面較量的實力,在周圍一眾魔兵的輔助之下,將局勢給穩定了住,接著再次掩殺而來,卻是將我跟楊劫給團團圍住。

  我一旦進入狀態,越是越戰越勇,手中的長劍化作了索命的利器,不停地斬殺,然而沒想到我殺得越多,周圍攻上來的魔兵也是越發地多了起來,使得我騰挪走移的空間都越來越狹窄。

  我一劍橫斬,推開前面諸般攻擊,將飲血寒光劍給插入其中一頭魔將鎧甲之下的身體中,心中稍安,然而就在此時,卻聽到一道巨大的歡呼聲,宛如海浪。

  我下意識地朝那兒望去,卻是大驚失色。

  但見那金黃的護罩轟然破碎,無數魔兵已然沖到了祭壇之前去,揮舞著刀兵,朝著華表之上的真龍遺體不斷高呼。

2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四十六章 結界已破碎”

  1. 回復 2015/03/22

    劉正楓

    當真是看得起你們啊

  2. 回復 2015/04/02

    風鈴中的刀聲

    努爾出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