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四十九章 魔羅怨鬼魄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

  努爾離開的時候,一身修為精純通達,與我相差并不算遠。不過黃河口生死一別,我先是徒步穿行中華,接著至天山神池宮,在與神池宮教諭大長老一戰中觸摸化境,爾后無數磨礪,潛修數年,最后在李道子離世之時頓悟,已然跟之前的自己有了質的飛躍,擠身進入了天下間少數頂尖高手的行列,這也是我后來陸續擊敗諸如亭下走馬、太行武穆王、東官狗爺、魅魔以及清河伊川等人的原因。

  黃河口龍脈一戰的我,與此時的我,已然是云泥之別了。

  然而我經歷了這么多,回頭再看當年與我一般的努爾。卻也是在突飛猛進,而且瞧見他出手的這般犀利手段,比起我來,似乎更多幾分實戰的殺伐果斷。

  努爾手中的長棍,依舊是當年那根趕神殺威棍,然而握著這根棍子的人,卻兇猛得不成模樣,這些看似恐怖的火焰魔兵,個個都是體壯如牛,我們與其比起來,簡直就是大人與小孩兒一般的差別,然而世間之事。并非個兒大就厲害,持棍而上的努爾兇猛得仿佛一根高速轉動的鉆頭,那人墻對于他來說,都仿佛只是一塊豆腐,沒有一人,能夠擋住他的攻擊。

  努爾沖鋒,而我則緊隨其后,他的棍棒之下,沒有一個不受傷,而為了保持挺進的速度。努爾并沒有趕盡殺絕,而是奮然前沖,有我無敵。

  努爾承擔了最重要的壓力,而后面的我則顯得輕松許多,手中長劍不斷翻飛,朝著那些被努爾撂翻的家伙補刀。斬盡殺絕。

  努爾剛才的那一棍翼蛇碾壓而過,對方本來就有些崩潰了。再加上他提棍上陣,犀利如劍,那擁擠如潮的階梯防線便顯得松散許多,不過此事也并非一蹴而就,一開始所向披靡,但是等我們沖過半程的時候,抵抗的力度頓時就變得強烈許多,對方已經反應了過來,紛紛集陣來擋,而努爾的沖勢也在這個時候,明顯地變得緩慢。

  就在此時,努爾腹中一抖,大聲喝道:“大明白,你來!”

  “喝!”

  負責殿后的張大明白一聲大喝,從后方一個翻身而來,落在了我的前方,口中大聲吼道:“努爾,且讓開!”

  其實都不用他祝福,努爾已經往旁邊閃避,露出了半個身位來,透過縫隙,我能夠瞧見擋在努爾前方的,卻是四個身材魁梧、手持門板大斧的魔將,重重疊疊,將路口給堵得個結結實實。

  還沒有等我看仔細,旁邊的張大明白便已然出手了,只見他將雙手猛然收回到胸口,一聲咒念,緊接著如炮彈出膛一般地陡然打出,拍在了前方的空處。

  激戰之時,我對于周身的炁場變化無比敏感,能夠感受到在那一瞬間,張大明白的下丹田處陡然躥出一股陽火,匯聚在雙掌之中。

  這股陽火來得如此猛烈,讓我很容易就能夠猜得出他的這手段來。

  烈陽掌!

  一如掌心雷一般的恐怖道術,不過與掌心雷的至陽至剛不同的,是它因為采用地煞毒火凝煉,所過之處,充滿了灼熱的陽毒,一般中這掌者,都會毒火攻心,烈焰灼心而死。

  只是這幫魔兵魔劍,連皮膚都往著外面冒火,哪里能夠被這般的手段所傷?

  以陽攻陽,著實是有些下下之策啊?

  然而就在我心生擔憂的時候,前方那四尊魔將居然在張大明白拍出烈陽掌、毒火攻心的一瞬間,陡然燃燒了起來,原先只是隱隱的幾寸火焰頓時就沖天而起,接著火焰之中的這四頭魔將臉目扭曲,喉嚨之中發出了沙啞而驚悸的凄厲叫聲來。

  好恐怖的烈焰掌,在我看來,張大明白的這一下,已經遠遠要比他師父茅同真厲害許多,特別是這掌法,已經變得讓我都有些不認識了。

  而且堂堂火人,居然給火給燒死,這事兒讓人覺得無比荒唐。

  好在張大明白并沒有讓我太跌眼鏡,一掌過后,頓時就有些發虛了,往后退開,混入了小觀音和林楚楚的保護當中,而努爾則將手中的長棍一撥,硬生生地擠出一條裂縫來,顧不得熊熊火焰,直接穿了過去。

  我硬著頭皮往前突,當穿過了這一道火墻的時候,也明白了這里面的原由——即便是熔漿出生,但是卻也會有臨界點的。

  張大明白的這一掌,在一瞬間突破了臨界點,破壞了對方的所有生機,于是火焰魔將就變成了人形火炬。

  事情就是這般簡單。

  這四頭魔將并不是登上祭壇的最后一道屏障,但絕對是最厲害的一伙,穿透之后,剩下的都不過是土雞瓦狗,于是我們順利地沖到了祭壇之上來。

  祭壇之上非常簡單,除了最中心的華表之外,四周便都是白玉雕欄,以及青石鋪地。

  我原本以為那兩頭守門人,能夠制服得了那光頭美女——畢竟有著三頭魔物的前例,被楊劫評為三守門人中實力靠前的兩位,自然應該有更出色的表現才對。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有些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只見那條黑麟蛟龍無力地躺倒在地,而無面魔猿和七尾白狐則被十八個一模一樣的光頭美女給圍在陣中,不停地出手攻擊,處于一種奪命逃竄、疲于應付的狀態。

  光頭美女小黑天,自然只有一個,而那十七個,應該都不過是幻影而已。

  然而讓人頭疼的是,這祭壇之上的每一個,都惟妙惟肖,修為相當,根本就難以分辨得出來。

  據我所知,九尾妖狐最是擅長魅惑之術,而這頭七尾妖狐居然被殺得狼狽應付,那么可見這小黑天的手段,已經能夠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了。

  也就是說,我們需要面對的并不只是一個小黑天,而是十八個。

  “我艸,哪個是真的?”

  瞧見被追得滿地亂躥的兩個守門人,張大明白頓時就傻眼了,揚聲問道,而努爾則直接回頭,瞧向了小觀音來。

  被眾人寄予厚望的小觀音二話沒說,直接將雙手化作劍指,頂在了自己的太陽穴上。

  我有些詫異,不知道她在施展什么手段,卻見她光潔瑩白的額頭之上,突然生出了一道裂縫來,接著這裂縫的中心朝著兩側,撐出橢圓形的孔洞來。

  這場面著實有些詭異,這時場中交戰的雙方似乎也感受到了這邊的不速之客,有四五個光溜溜的光頭美女躍到了我們的這邊來,我下意識地舉劍防備,而當我的余光再次回掃而來時,卻瞧見小觀音額頭的那孔洞里面,居然冒出了一顆沒有瞳孔的眼珠子來。

  我心頭震撼——小觀音這模樣,莫非是,傳說中的……肉身天眼!

  這眼珠子,直勾勾地瞧著場中,不管這些小黑天如何移動,變幻身形,都是一動也不動,仿佛生了根一般。

  這時已經有十個一般模樣的小黑天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來,而剛才被追得滿場亂竄的無面魔猿和七尾白狐,也終于獲得了一絲喘息之機,終于不再拼命奔勞了。

  “是魔羅怨鬼魄!”

  剛才一直顯得很呆滯的小觀音此刻終于說話了,她緩緩地將手伸直,從袖間滑落出一柄玉劍來,那玉劍紅艷如血,比尋常的匕首還要長一些,劍柄處卻是白凈如雪,雕刻成了猛虎模樣,這時方才與我們解釋道:“所謂魔羅怨鬼魄,是一種邪門的修行方法,搜集散落在世間的強者魂魄,通過諸多禁制,將其同化,最后練就稱自己的身外化身,這樣的化身根據強者魂魄生前修為的強弱,能夠擁有本體三成到八成不等的修為……”

  三成,到八成……

  聽到小觀音的說明,我們互望一眼,都不約而同地心生擔憂——我剛才是跟小黑天交過手的,知曉對方的實力,并非凡人所能比擬,這樣的一個,我們還有信心聚而殲之;然而十八個,那可就……

  我們,能打得過么?

  就在眾人一陣肅穆之時,那小黑天卻開口了:“無知的人類,我見過你們,在魔林一帶,你們很有名,無數橫行一方的尊者,都被你們給剿滅,好多族群的頭目和長老都過來與我哭訴,讓我發兵,將你們給剿滅,不過我都是因為籌謀此事,無暇分身而拒絕了,沒想到,你們竟然自己送上了門來,擇日不如撞日,那么今天,我就順手了結了你們,也算是為我登上魔王果位時,一種祭奠吧!”

  她說的,依舊不是漢語,不過也許是精神力的干涉,我卻能夠聽得清楚這里面的意思。

  而讓人無法琢磨的是,她總共說了十八句話,卻是從不同的身體里面說出來的。

  根本無法猜測,到底哪一個,才是真身。

  努爾朝著小觀音望了過去,那女孩兒不動聲色地搖了搖頭,顯然也是琢磨不定,瞧見如此模樣,努爾反而笑了,回頭與我道:“既然連小觀音都沒有辦法分辨出來,那么我們就只有用最笨的辦法了?”

  我點了點頭,認真地說道:“嗯,一個一個地殺過去,最終也是能知道到底哪一個,是真的!”

2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四十九章 魔羅怨鬼魄”

  1. 回復 2015/03/23

    劉正楓

    其實殺了真身,其他十七個就不見了

  2. 回復 2015/03/24

    匿名

    又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