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章 兄弟且齊心

  既然認不出,那就不管了,殺光為止。

  小黑天先前的話語,是對我們這一幫人的極度蔑視。其實也是試圖打垮我們這些人的信心,從而逼得我們落荒而逃,或者實力不能完全發揮出來。

  而努爾代表我們大家的回應,則是這般簡單而霸道的話語。

  雙方都是心志堅定之輩,誰也別使小手段,唇槍舌劍對大家都沒有用,是騾子是馬,只有拉出來遛一遛,方才能夠知曉。

  既為生死大敵,而且是不死不休的局勢,便也不用太多的唇舌,那小黑天想來也是一個不喜歡說話的角色,她在此間的地位。乃一方霸主,眼高于頂,自然不會將我們這幫人放在眼里,一邊留下八人,應付那兩位厲害的守門人,而另一邊,則出了十人來,試圖憑著這些,就將我們給制住。

  小黑天并沒有全力施展,這讓我們壓力頓減,也好不慌不忙,排兵布陣。

  努爾一聲吩咐。張大明白便守住了后路,不讓那些魔兵魔將闖入戰場,而其余人則奮力前沖,來到了場中。

  我先前與小黑天有過交手,曉得這女人——或者說這頭披著美麗外皮的惡魔,簡直就是一具人形兵器,根本無法通過刀劈劍斬的常規辦法來拿捏于她,更好的辦法,或許用道術或者巫術的力量,或許還能夠收得奇效。

  不過我并沒有提出自己的意見。努爾與小觀音、林楚楚配合多年,對于彼此的戰斗方式都熟悉,而且也配合無間,反而是我成了外人。

  對于這件事情,我也沒有什么好郁悶的,事實如此。所以我也不期待著融入其中,用我自己的方式來戰斗。反而會更好。

  而且在此時此刻,我也有一點兒小心思,那就是想讓努爾瞧一瞧,他這些年來突飛猛進,但我卻也并非吳下阿蒙。

  這世間若說還有誰,能夠讓江湖上兇名赫赫的黑手雙城生出這般幼稚的心思來,恐怕除了努爾和我師父陶晉鴻之外,便不會再有別人了。

  黑手雙城已經名揚天下,無需任何人的認可了。

  唯獨我失散多年的兄弟。

  努爾一馬當前,長棍前沖,與他離別之后,我見過無數耍棍的修行者,然而卻沒有一人,能夠如他一般,能夠將棍抖出如有靈魂一般的意境來,前方有一個小黑天倏然而上,一把抓住了這快得無法用肉眼捕捉的棍尖,結果努爾微微一抖,那棍子又仿佛活老鼠一般,從她的掌控下滑落,接著猛然前指,一下戳中了對方光潔的小腹處。

  砰!

  一聲暗響,努爾勁氣吞吐,那小黑天朝著后面飛跌而去。

  這一棍的力量足以能夠捅翻一頭大象,然而受到重擊的她仿佛橡皮或者彈彈球一般,直接翻身而起,就好像沒有任何事情翻身一般,而前面早已又出現兩個小黑天,朝著我們這邊撲來。

  對方是如此難纏,刀槍不入,這事兒讓努爾有些詫異,他手中的殺威趕神棍,再次出擊,輕易地將面前兩人又一次擊倒。

  然而這樣的傷害顯然并不夠,那些小黑天又重新地站了出來。

  努爾在前沖,而我在左側支援,右側的長腿美女林楚楚手中一把不知道用什么猛獸的腿骨磨制的骨刃,上面有著柔和的黑光,卻是仿佛對小黑天有著一些威脅一般,隱隱離得比較遠,而小觀音則在倒三角形的中心不斷念咒,仿佛是在參透什么一般,瞧見努爾幾次出手都沒有效果之后,出言說道:“也許,你因為打到她的罩門處!”

  努爾橫著一棍,將前方一個小黑天給倏然擊飛,有些無奈地說道:“好吧,那么你告訴我,這鬼東西的罩門,到底在哪兒?”

  對于努爾的問題,小觀音顯然也沒有更好的提議,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你可以試著擊打不同的部位,一一嘗試,然后觀察她的反應,或許能夠找得到……噢,小心!”

  小觀音尖聲提醒,卻是一個小黑天從人群之中陡然躍出,沖到了努爾的面前來。

  這個小黑天明顯要比之前的那幾位要厲害許多,這速度快如祭奠,轉瞬及至,事發突然,努爾卻近乎本能地橫棍來擋,棍身正好將這一爪給擋住,巨大的力量將這位身經百戰的苗家漢子給擊得不斷后退,而那女人卻是得勢不饒人,一個騰身翻起,朝著努爾再次襲來。

  這一個,絕對不是分身!

  我心中一跳,然而卻抽不開身,因為在小黑天真身發動的那一霎那,其余的九位分身也在同時加強了攻勢,倏然而上,為了掩護身邊的兩位女士,我不得不承擔了大部分的進攻,疲于迎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受到重擊的努爾卻猛然一轉身,背對著這小黑天,接著那殺威趕神棍仿佛憑空而生,從他的腋下陡然射出。

  這一棍,與先前的數棍都不同,在射出來的一霎那,附在棍上的所有符文都仿佛活過來一般,青芒畢露。

  倘若是只有力量的棍子,那小黑天還能夠承擔得住,而附著了努爾對于棍法精要的感悟,以及那傳說中的殺威趕神棍,那就夠對方吃一壺了,不過那小黑天本就是近戰的行家,自然也能夠控制得住這里面的虛實,就在努爾這一棍即將捅到她胸口雙峰的時候,卻是微微地側開了身子,朝著旁邊閃開去。

  不過即便是盡量閃避,她終究還是被這一棍給剮蹭到,光潔的小腹左側被這青色棍芒擊中,立刻一片焦黑冒出。

  啊……

  小黑天的口中發出了尖利的叫聲,接著卻是朝著后面掩藏而去,努爾興奮地大喝了一聲,朝著那女子追去,口中還嚷嚷道:“我擊中了,那個左腹有焦黑的女人,應該就是本體……”

  然而這話語說到一半,前方的人影一陣變幻,光怪陸離,當我們再次回首望去的時候,卻瞧見場內十八人,個個瑩白滑嫩,沒有一個有受過傷。

  如此恐怖的恢復力,將我們所有人都給震驚了。

  努爾剛才那一棍,已然是用了巔峰的力量,本來以為能夠一舉挫敗對方,結果這才發現一拳落了空,頓時有些灰心,而就在此刻,我卻是義無返顧地沖上了前來,朝著慌忙朝后掩護本體的其中一個分身猛然一拍。

  茅山掌心雷!

  這門與烈陽掌一般,同為茅山奇術的手段在陽世并不算厲害,因為我們大部分的時間里,都是跟人在戰斗,然而來到了這陰氣濃郁的地方,卻有著更多克制的屬性,我從剛才的交手之中,就一直在蓄謀,而就在努爾一棍,將小黑天真身給傷到的時候,我也終于找準了機會,這一掌拍出,立刻有至陽至剛的雷意噴出,砸落在了那分身之上。

  小觀音告訴我們,這魔羅怨鬼魄是小黑天收集散落世間的強者靈魂熔煉而成,其中必然是耗費心血無數,方才變成如她一般模樣的分身,然而即使殘魄熔煉,必然屬性為陰,這是它無論如何都更改不了的本質。

  能克制么?

  我的心在一瞬間提了起來,然而接下來,我瞧見被我擊中的分身竟然被這一掌轟得一陣搖晃,頓時就模糊了許多,仿佛受到重創一般,朝著后面飛去,而我卻是一點懈怠都不敢,宜將剩勇追窮寇,長劍橫蕩,將諸般救援的分身斬開,落到躺倒在地的那分身跟前,瞧見她竟然變得血肉模糊,已然不再是人類美女的模樣,而顯露出了蛤蟆一般的粗短腦袋來。

  這個,方才是那位逝去強者本來的面目吧,也就是說,我的掌心雷,已經將對方分身的表象破去?

  好吧,那就趁你病,要你命!

  對于這種介于實體和靈體之間的存在,我沒有選擇將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刺入對方的胸口,而是左手再次化作龍抓手模樣,朝著躺倒在地上拼命掙扎的那魔物猛然一印。

  煉妖壺觀術!

  單手成爪,虎口如壺,一股巨大的念力從我的心間,流動到了虎口之上,意念凝結,那魔物伏在地上,發出了驚悸的叫聲,而周圍的小黑天紛紛撲上前來,我夷然不懼,姿勢一直不變,而努爾、小觀音和林楚楚三人則圍上前來,護住了我。

  幾秒鐘之后,伏在地上拼死掙扎的魔物化作一條線,射入了我的虎口,而她原來伏臥的地方,則留下了一顆蒼翠欲滴的圓珠子。

  這圓珠子只有拇指大,不過卻仿佛能夠倒映出一個世界來一般,小觀音瞧見,對我喊道:“陳二哥,這是小黑天維持分身的承載體,碧羅魂珠!你收著,別讓她奪回去了。”

  我手指微動,那珠子便受到一股吸力,落在了我的掌心之上,而我也沒有在猶豫,直接往著我的囊中放去。

  這一頭小黑天分身的誅殺給予了我們充沛的信心,然而卻讓小黑天處于發狂的邊緣,她大聲呼喝著,周遭突然多出了重重鬼影,朝著我們襲來,而就在此時,守在門道口子那里的張大明白痛苦地朝我們喊道:“大師兄,努爾,我守不住了!”

  我回頭望去,卻見張大明白被十幾個魔將魔兵給推著,朝后飛跌而去。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五十章 兄弟且齊心”

  1. 回復 2015/03/25

    劉正楓

    集齊17顆碧羅魂珠,可以召喚大黑天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