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一章 流淚的蛟龍

  張大明白在這處處充滿危機的地方廝殺多年,無論是氣度,還是修為,都已經有了讓人驚喜的變化。特別是那烈陽掌,或許是因為找到厲害地煞凝練的緣故,在我看來,他已經遠比自家師父茅同真還要厲害許多了。

  只是他即便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人,面對著忠心護主的那一堆魔兵魔將,終究還是難以抵御。

  其實不管是他,還是我們之間的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抵擋得住這近四百多頭魔兵魔將的沖鋒。

  從某一種角度來看,那十八個小黑天,其實還不如這些魔兵魔將來得更有威脅。

  只是,面對著這十八個小黑天,我們都有些極為勉勵了。窮盡一眾人等的力量,也僅僅才誅殺了一頭小黑天分身,若是這么一大幫的魔兵魔將進場攪局,那還怎么打,唯有舉手投降了。

  然而我們剛剛將小黑天費盡千幸萬苦的分身給毀去,就算是投降,她難道就會嘴下留情,不吃我們?

  笑話!

  永遠也不要期待對手會變得仁慈,因為她只會越來越殘暴,甚至超出我們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怎么辦?

  在這一刻,我們所有人的心頭,都浮起了這么一個問題。努爾正在應付著前方暴風驟雨的攻擊,頭也不回,大聲吼道:“楚楚!”

  聽到招呼的林楚楚朝著側面滑去,緊接著手中的骨匕劃出,將兩頭小黑天給逼走,接著箭步前沖,將張大明白偌大的身軀給輕松接住,一帶,轉到了我們這邊來,再然后。她直接撞入了涌上來的魔兵群中去。

  這女子雖說身材高挑,一雙大長腿繃得筆直,但是在那些魔兵群中,卻顯得如一朵小白花兒一般的柔弱。

  不過即便如此,她也是義無返顧地沖進了去。

  在遠處打量的我不由得心中一跳,為這個認識不久的娃娃音女子擔憂。不過接下來的情況卻真的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只見她所過之處。竟然有一種粉紅色的絲線憑空而起,隨著她的行進路線,結成了一張蜘蛛一般的網絡,接著我瞧見偌大的魔兵在驟然之間,竟然化作了幾百份的肉塊,一下子就散開,直接傾瀉而下,不成模樣。

  隨著四五頭魔兵在瞬間化作了肉塊,傾瀉在地上,看得我一陣訝然。

  我的劍下,也不知道有多少魔兵的性命,不過卻絕對比不上林楚楚這手段的兇殘和血腥,瞧見這么多的血肉鋪滿路口,到處都是濃稠的血漿,有幾個后面沖上來的魔兵甚至腳底打滑,一下子跌到在地,便能夠感受到其中的那股暴戾了。

  林楚楚在一瞬間就穩定住了局面,不過即便如此,我也曉得一點,只怕那些魔兵魔將沖上祭壇的時候,也就是我們即將面臨崩潰邊緣的一刻。

  要么速戰速決,要么坐著等死。

  時間對于我們來說,無比寶貴,容不得半點兒浪費。

  想到這兒,我沒有在猶豫,而是沖著努爾大聲喊道:“努爾,怎么辦?”

  努爾將手中的長棍一舉,狂吼了一聲,沖著我說道:“速戰,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在短時間內形成優勢兵力,能滅一個是一個!”

  這般說定,卻是剛才被逼離路口的張大明白最先發威,他剛才落到我們這邊,就地一滾,卻是憑著一雙肉掌,纏住了一頭小黑天,聽得吩咐之后,當下也是再次將雙臂一震,宛如滑翔的雄鷹,繞后而定,烈陽掌猛然拍出,那小黑天抵受不住其中孕育的灼熱,朝著后面退開,接著小觀音迎了上去,當頭拍出了一記法印。

  這法印卻是著名的大金剛輪印,遇強則強,遇剛則剛,三密加持,迅猛如風。

  這輕輕的一印,卻是驟然生出無端風暴來,那小黑天本來蓄勢待發,想要給張大明白一點兒好看,結果被這法印束縛,頓時施展不得,而恰逢努爾渾身一棍抽來,那棍上符文游動,宛如活物,重重砸落其上,卻是將腦袋直接給砸入了胸腔里去。

  而即便如此,那小黑天依舊還是活動自如,竟然伸出手來,想要將腦袋給重新拔出來。

  這般詭異的情況,讓人看了著實有些發寒,不過小觀音卻適時而上,又一記佛門真言印,砸在了對方的雙峰之上。

  內縛印!

  我對佛家修為研究不深,卻曉得她施展的諸般手段,是通過類比符咒一般的力量,用印法溝通諸天神佛,從而獲取的巨大力量,這種力量摻雜了成就果位的佛陀或者菩薩之力,對于陰氣凜然的邪物,最有克制之意,故而一印之后,那小黑天原本的面貌一陣扭曲,緊接著被收入了小觀音的印法之中,唯獨留下一顆碧綠的珠子,在地上滴溜溜地轉動著。

  又一個!

  憑著眾人精妙的配合,又一頭小黑天分身被破,而這時的我,心中卻也生出了一股想要較勁的想法來,當下也是魔劍前沖,在人群中又選出了一個比較弱的小黑天,先是用真武八卦劍將其牢牢罩住,緊接著又是一套流程而過。

  盡管沒有其余人的幫助,但是我的劍意卻將對方給牢牢鎖定,最后也是再拿下一城。

  這是第三個,而第四個小黑天則落在了努爾手中——小觀音將剛才拔出的玉劍一抖,卻是有一頭白虎伏地而出,那畜生將一頭小黑天給撲倒之后,努爾一棍,直接將這分身給捅得個稀巴爛,而還沒有等它恢復,便一記苗家煉魂咒,拍在了其額頭之上。

  短暫的時間里,各人都是大發神威,表現出了不一樣的狀態來,而小黑天的分身,足足損失了四頭之多,使得圍住我們的這些,只剩下了六個。

  每一頭小黑天分身的死去,都會留下一顆光華流溢的碧綠圓珠子。

  然而形勢并沒有得到好轉,因為在祭壇的臺階路口上,已經沖來了無數魔兵魔將,這樣的數量并不是林楚楚一人所能夠抵擋的,盡管那兒已經成為了到處都是血肉的修羅場,但是卻依舊無法阻擋對方的闖入。

  而就在這時,我聽到了一聲凄厲至極點的吼叫,循聲望了過去,卻見一個毛茸茸的頭顱沖天而起,最后落在了一只嬌嫩如藕的小手之上。

  守門人之中的那頭無面魔猿,終于支撐不住,被斬殺了。

  我朝提著無面魔猿頭顱的那個小黑天望去,正好也瞧見她朝著我們這邊望來,四目相對,我心中一跳,曉得這一位,方才是正主。

  她就是小黑天的真身!

  在想明白這一點的時候,我沒有半點兒猶豫,便朝著那個方向沖了過去。

  事實上,我一直有一種思維,叫做擒賊先擒王,將所有復雜的事情變簡單的辦法,就是直搗黃龍,將敵方的指揮中心給攪亂,這樣對于一灘爛泥的敵手,即便對方再厲害,也不會有太多的擔憂。

  然而與兩位守門人拼斗的區域,本來就在華表的另外一邊,我這一沖,立刻牽一發而動全身,壓力頓時就變得巨大,不過努爾和小觀音等人卻也能夠明白我的想法,紛紛上前而來,幫我牽制住其他的小黑天分身,讓我最終還是殺出了一條路,越過兩道黑鱗蛟龍的身軀,一直沖到了那提著無面魔猿腦袋啃食的小黑天面前來,抬手便是一劍。

  盡管對那小黑天分身所向披靡,但對于真身來說,我的劍終究還是慢了一線,她輕松地避開了,接著咧開一張滿是鮮血的嘴,似笑非笑地說道:“你想殺我?”

  “是又如何?”

  小黑天享受無比地伸出粉紅色的舌頭來,舔了舔紅唇邊的血液,淡定自若地說道:“別以為破了我幾個最弱的分身,你就能夠殺得了我,算上你在內,這兒有八個比我原來分身魂魄更加強壯的靈魂,我只要獲得了真龍精血,再加上你們魂魄的煉制,到時候,我便可以稱為新一代的魔王,奔赴深淵了。”

  我將手中魔劍平平舉起,寒聲說道:“是么,就殺了一個無面魔猿,就能夠讓你這么囂張?那么,便先殺了我吧?”

  我的挑釁讓這小黑天格外憤怒,臉色陡然一寒,怒聲罵道:“那好,讓你看看我最強分身的厲害!”

  這話兒一說完,立刻有三個小黑天躋身過來,與她一同將我給圍繞,緊接著花拳繡腿,洶涌而來,我揮劍去擋,咚咚幾聲,宛如敲鼓,感受到對方那恐怖的力量再次出現,這才曉得她并沒有說假話,相比之剛才的那分身,這四人卻才是小黑天真正的實力,才是她之所以能橫行此處的原因。

  小黑天的計劃,也是極盡全力,一一斬殺,只不過那兩個守門人,在她的眼中更加重要一些,所以才會讓我們得逞,而此刻瞧見自己的分身被破去了四個,立刻轉變對象,想要將我給一舉除去。

  當對方真正展現出那恐怖的實力來時,我終于感受到了如山呼海嘯一般的壓力,暴風驟雨的攻擊讓我連氣,都難喘一口。

  努爾等人被隔離在外,救援不得,而我則在一陣激烈到極點的進攻之下,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托大,我實在是太托大了。

  砰!

  無數的攻擊中,我終于被踢中了一腳,騰空而飛,重重地砸落在一處,渾身僵直,瞧見小黑炭笑吟吟地緩步踱來,我雙手一撐,心中詫異,低頭一看,卻發現自己的雙手,正按在了那頭處于臨死邊緣的黑鱗蛟龍臉上。

  手掌濕漉漉的,我舉起來一看,卻發現竟然是那黑鱗蛟龍的血淚。

2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五十一章 流淚的蛟龍”

  1. 回復 2015/03/25

    劉正楓

    鳳凰的眼淚,龍的口水,都有修復能力……那么龍血呢?

  2. 回復 2015/04/02

    風鈴中的刀聲

    蛟龍附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