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二章 或許有辦法

  對于龍屬,遑論是真龍,還是諸多蛟龍之類,人類對于它們的情感。懼怕多于崇敬,這是從遠古時期就留下來的、刻在靈魂深處的敬畏。

  雖說我們總是以龍的傳人自居,但倘若真的有一條真龍在你的面前,我相信九成九以上的人,都會毫不猶豫地轉身而逃。

  這就是葉公好龍,只有親眼瞧見這傳奇長蟲的模樣,以及它兇猛的手段,方才能夠了解這玩意到底有多恐怖。

  在我的眼中,蛟龍是兇惡的,翻江倒海,興風作浪,茅山宗的經閣之中,有著無數前輩高人降服惡蛟的傳言。這使得我對于這種生物,也沒有什么好感,故而才會對努爾他們說起,這黑鱗蛟龍它若是有能力,定然會將我們這些人,給全部都吞進肚子里面去。

  因為在守護祭壇的蛟龍角度看來,我們和這小黑天、以及她的火焰魔兵軍團,其實是沒有什么區別的,所為的,也是那具真龍遺體。

  然而當我的手按在了這條蛟龍的臉上,感受到那濕漉漉的紅色淚水,還有它那絕望而無助的目光之時。心卻在這一刻,變得異常柔軟了起來。

  拋開所有的利益糾葛,它不過是一個忠心守護祭壇,不讓真龍遺體被奪的看門人而已,不管它到底有多兇惡,至少對于我而言,并沒有做過什么非死不可的事情,倘若它就這般死去,只怕我的心中,會有掛礙。

  因為它的內丹。卻是在我懷里的八寶囊中。

  我也許就是間接的兇手之一。

  我曾經對人說過,我陳志程一生之中,雙手沾滿血腥無數,但是卻從來沒有無辜之人,這句話我其實一直是不虧心的,但是今天……

  幾乎是在與這蛟龍目光接觸的一瞬間。我便下了決定,將那顆肉珠子。還給這條傷痕累累的黑鱗蛟龍。

  這并非單單只是為了救它,其實也是在救我。

  憑著我們這幾個人,其實最終還是不如小黑天這橫行幾百上千年的惡魔,與其被那女人給吃了,還不如放手一搏,人死鳥朝上,不死萬萬年。

  我的左手往懷里一摸,八寶囊中那顆躁動不安的肉珠子立刻跳了出來,在我手掌上滴溜溜轉動不停,散發出一股腥味十足,又帶著古怪異香的氣味,飄散而出,而那條幾乎已經放棄了的黑鱗蛟龍突然圓睜著雙眼,難以置信地朝著我望了過來。

  我一劍,逼開了后面殺來的小黑天,接著對那黑鱗蛟龍說道:“大個兒,這東西是我從赤塔叛軍手上拿來的,想來應該是你的東西吧,還給你,讓我們一同并肩,迎戰那惡魔吧?”

  我可不管這家伙聽得懂不聽得懂,話兒總是要說的,要不然這黑鱗蛟龍被揍得迷迷糊糊,以為是我奪走了它的內丹,一口吃了我怎么辦?

  不過顯然這黑鱗蛟龍雖然被揍得不輕,但腦子卻還是沒有壞掉的,它顯然是聽清楚了我的話語,眨了眨眼睛,緊接著伸出了舌頭來,先是在我的臉上輕輕一舔,弄得我一臉口水,接著滑落到了我的手上,將這跳動不安的肉珠子給吞進了喉嚨里。

  在吞進去的那一剎那,我感覺到了一股充滿生機的力量,從它的體內洋溢而出。

  而后它的眼睛猛然一睜,一對金黃色的瞳孔凝聚,繼而又擴散開來。

  如此來回幾下,在一瞬間,原本奄奄一息的黑鱗蛟龍突然仰頭,發出了一道響徹天地的龍吟來,唇邊的幾道胡須不斷飄揚,而我在感覺到獵獵罡風陡然而起,身后的小黑天驚聲叫道:“你在干了什么?”

  我猛然扭過身來,冷笑著說道:“我干什么?我想干你!”

  說著話,我身后“嗖”的一聲,那黑鱗蛟龍仿佛滿血復活了一般,陡然而起,朝著云層沖了上去,瞧見它這模樣,我頓時一陣氣軟——大哥,我好不容易將你給救活過來,是讓你跟我并肩作戰,弄死這小黑天的,不是讓你夾著尾巴逃跑的啊?

  然而那黑鱗蛟龍顯然是沒有聽到我心中的話語,倏然間便遁入云層,不見蹤影,而那小黑天則厲聲喝道:“你這蠢貨,我早就應該殺了你啊!”

  她也是恨得發狠,這蛟龍本來是她最大的威脅,不過在她和諸般魔兵魔將的聯手攻擊下,已然瀕臨死亡,沒想到被我一弄,居然飛遁云霄,這事兒怎么能夠讓她釋懷,當下也是直接沖上來,朝著我平平推出一掌。

  這一掌風輕云淡,但是卻比我所見過的所有掌法,顯得更為恐怖;我無法逃避,當下也是硬著頭皮拍出了一記掌心雷,朝著對方迎去。

  轟!

  我并沒有感覺與我交手的,是一個表面上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女子,而仿佛一頭恐怖魔獸一般,這一掌簡直就是拍在了銅墻鐵壁之上,那雷意在瞬間就被無邊的黑暗給吞噬,緊接著那黑暗便如同潮水,在一瞬間就充斥著整個空間,仿佛天地之間,就只有這種黑暗一般,它朝著我席卷而來,讓我根本避無可避,直接就被淹沒了。

  我下意識地揮劍來擋,然后那股洶涌的黑潮卻無可抵御,我整個人都給沖得飛起,半空之中,感覺身后被人重重拍了一掌,又直接跌落到了地上去。

  在那一刻,我甚至以為自己都已經死掉了。

  “志程!”

  我聽到了努爾的聲音,接著感覺一只堅實有力的手臂猛然抓住了我的胳膊,將我從這黑暗中往外拉扯,沉淪下去的心思陡然又活泛了起來,我氣沉丹田,將全身魔功陡然開啟,緊接著血勁上涌,臨仙遣策也在這一刻奏效,一縷生機在前。

  我猛然一劍斬去,終于從這無盡黑暗中劈出了一道光明來,接著感覺被一股力量猛然一拽,終于是脫離了這股恐怖的黑潮。

  仿佛溺水的人一般,我貪婪地呼吸著,朝后退開,好幾步之后,我才發現拉著我手的努爾一臉鮮血,不由得詫異地喊道:“努爾,你怎么了?”

  剛才還在路口處堵著那堆魔兵的林楚楚一臉復雜地望了過來,恨聲說道:“小黑天的成名絕技‘真空破’,豈是那么容易破的?這呆子也是腦袋進水了,竟然拼了性命,也要將你給救出來……”

  努爾一把摸去臉上的諸多血污,憨厚地笑道:“志程是我的兄弟,他有危險,我怎么可能見死不救?”

  真空破?

  努爾與我的情誼,并不需要用言語去表達,反而是林楚楚這莫名的責罵,反倒顯露出了許多別樣的意味來,我朝著努爾點了點頭,然后轉過身來,瞇著眼睛瞧向了圍著我們的十數位小黑天,長劍前指,接著沉聲問道:“真空破,就是如同剛才一般,將炁場抽空,模擬出深淵的場景么?”

  林楚楚沒好氣地回答道:“我怎么知道,所有被小黑天用過真空破的人,都已經死了,你以為我是死人不成?”

  旁邊的小觀音過來圓場,對我說道:“陳二哥,小黑天的成名手段有三,第一是宛如本體的十七分身,第二是必殺技真空破,第三則是恐怖的肉身力量——她還有一個名字,叫做阿耐剛亭勒,在南洋還有許多信徒,我師父的一個手下,就是她的忠實信徒;而她之所以得名小黑天,就是因為這一招真空破……”

  原來如此!

  我回想起剛才那黑潮蔓延而來、讓人窒息的景象,當真不愧于“小黑天”之名,不過所謂真空破之下,無人生還,這話兒絕對是有水分的。

  如果我能……

  我心中計較著,開啟臨仙遣策朝著小黑天望去,發現這神秘符文對于尋常人物來說,十分奏效,但是一涉及到頂尖高手的身上,卻顯得一片模糊——這并非臨仙遣策不好使了,而是因為頂尖高手身上的炁場與別人不一樣,真正到了一定的境界,它便能夠將自身變得圓潤無漏,模糊天機,無論是卦象,還是別的牽扯,都變得越來越少,臨仙遣策也無法運算出對方最真實的一面來。

  不過即便如此,我依舊還是生出了許多的信心來。

  就在這時,又一聲鏗鏘有力的龍吟從云層之上傳來,緊接著那條黑鱗蛟龍俯沖而來,不過它并沒有朝著祭壇這兒沖擊,而是朝著下方的魔兵群落中沖了過去。

  它無論是毒炎,還是魔煙,對于小黑天來說,都不過是拂面而過,但是對于那些魔兵,卻是一等一的恐怖手段。

  對于這一點,那黑鱗蛟龍似乎被揍開竅了一般,重返戰場的時候,也終于找準了自己的對手,忽然而下,沖入魔兵群中,盡管我看不到具體的戰況,卻曉得必然是一陣秋風掃落葉,人仰馬翻。

  黑鱗蛟龍的加入,給我們解決了后顧之憂,但小黑天依舊強勢無比,她方才是我們需要面對的敵人。

  不過在此刻,我的心中卻生出了一些想法,頓時覺得這恐怖的小黑天,或許并不是那么的可怕。

  如果我能夠找對方法的話!

  啊……

  就在這時,又一聲慘叫傳來,但見那頭七尾白狐,竟然被扯斷了四根尾巴,倉惶地朝著祭壇之下,一躍而走。

2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五十二章 或許有辦法”

  1. 回復 2015/03/25

    劉正楓

    狐貍傷了,猴子估計要掛了

  2. 回復 2015/04/02

    風鈴中的刀聲

    尹悅的未來老公只有3個尾巴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