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三章 強弱陡轉間

  生死面前,那七尾白狐最終還是選擇了生,在受傷之后,義無反顧地逃離了現場。

  無面魔猿的授首。七尾白狐的奔逃,使得小黑天的壓力大大減輕,也終于能夠將所有的精力都用來對付我們這邊,卻見剩余的十四頭小黑天飛落而來,將我們這些人給團團圍住,接著雙掌齊出,一股狂風颶浪般的恐怖黑潮翻起,朝著我們這邊吹來。

  這當然不是真空破,不過二十八只玉掌齊出,卻也是翻天覆地,無數狂風刮來,讓人立足都難。

  這是小黑天給我們的一個下馬威,表明先前不過只是開胃小菜。而真正的戰斗方才開始,她可不會手下留情,接下來,必然是不死不休。

  小黑天一掌拍出,立刻接陣而立,前后兩層,卻是我最熟悉的那七星陣。

  不過瞧對方的站位,我豁然明白,這并非北斗,而是南斗。

  北斗主死,南斗主生,按理說北斗七星陣在拼斗之中。最是兇戾,能占先機,不過這事兒,也是因人而異。

  所謂生門即死門,越是覺得毫無威脅,其實越是暗藏殺機。

  我們五人全部都圍成了一個圈,連守在路口處的張大明白也不敢托大,回攏到了我們的身邊來。

  他不得不這么做,因為若是落單了,只怕又會像那無面魔猿、七尾白狐一般。狼狽落敗。

  五人聚首,不過并非擠成一團,努爾、張大明白、小觀音和林楚楚的配合顯然更加默契一些,這是他們這么多年來并肩戰斗的緣故,反倒是我,突出一些。則有一些獨行俠的感覺。

  盡管這架勢并不明顯,不過那小黑天卻明了一切。在陣法稍微一穩,便立刻朝著我這兒突出而來,顯然是對我剛才逃過她那必殺之技,心有不甘。

  對方盯上了我,卻反而讓我放心許多,雖說周身不斷有攻勢襲來,不過卻也能夠拔劍抵擋,不讓她占我分毫便宜。

  我這邊暴風驟雨,風雨飄搖,而努爾那一邊則顯得輕松許多,他們配合默契,攻守得當,進退自如,著實讓人難以找到孔隙。

  而越是如此,那小黑天對我的攻勢則顯得越加的兇猛起來,努爾瞧見我屢屢從生死邊緣逃過,不由得心驚膽戰,沖我喊道:“志程,要不要進陣躲一躲?”

  我平靜地說道:“些許小技,未必能夠拿我奈何!”

  這話兒落在了小黑天的耳中,那女人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來,突然之間,第一層七星將努爾等人給圍住,而一個格外厲害的女人則將我攔在了陣外。

  一招,便將我和努爾等人給分離開來。

  我在一劍過后,便能夠知曉分離的這個,卻是小黑天的本體,不過這事兒并沒有讓我歡喜,因為在與努爾等人分開之后,我卻是被外面的那七個小黑天,給團團圍住。

  為首的,卻正是那小黑天本體。

  又是分而殲之的伎倆,不過小黑天憑著這手段,不但擊殺了那無面魔猿,還將讓人驚奇的七尾白狐也給重傷,而完成這一切,她僅僅只是用了四個人。

  此時此刻,我需要面對的,則是七個,而且這里面,還有一個,可能是她的本體。

  小黑天信心滿滿,作為此地霸主的她顯然已經是巔峰的存在,在這死亡之谷中,唯一懼怕的黑色真龍已然死去,那便沒有什么可以阻止她變得更加強大,至于我們這些人,不過是成就魔王果位的孽障而已,只要跨過了,那就萬事皆休。

  對方想要速戰速決,卻是采用了殺雞出牛刀的辦法來,七人齊上,層出不窮的手段紛呈而來,仿佛要將我給即刻斬殺一般。

  然而這個時候的我,卻是立刻祭出了臨仙遣策的功法來,諸般攻擊在一瞬間變得無比的簡單,雖說我并不能通過這神秘符文瞧清楚對方的弱點和破綻,但是卻能夠感受到襲擊的方向和閃避的要點,不讓對方擊中我。

  這是一場宗師級的經典近戰,雙方在這一刻,都爆發出了頂尖的技法來。

  那小黑天一身手段,利落得超出常人想象,而我則在無數的不可能中,偏偏又輕松地活了下來。

  這一戰,是我出道以來,最為驚險的一次,因為每一分一秒,我都得全力以赴,仿佛只要松懈半口氣,就會被無數的拳頭插入身體里,撕裂成碎片。

  我不知道旁人看著是否會觸目驚心,但是卻曉得自己確實在這一場戰斗中,不斷地提升,大大地超越了以前的自己。

  這是舍生忘死的一戰,一開始猶還心驚,到了后面,越來越暢快。

  我甚至覺得在這樣的戰斗中度過余生,直至戰死,方才是我最終的歸宿——生命不止,戰斗不息。

  戰斗的前端,我并沒有太多的投入,依舊還想著如何與努爾等人匯合作戰,然而真正感受到戰斗的樂趣之后,那種生死瞬間的快感讓我有些上癮了,初臨這個世界時的那種歸宿感附身,我開始反守為攻,一邊舞劍,一邊狂笑道:“哈哈,爽快!又有得玩,又有得看,真爽快!”

  我如此囂張大吼,越戰越勇,那小黑天的臉色則變得格外難看起來,而接下來的動作由快變緩,節奏陡然一變。

  她這般一動作,我心中就明了,曉得這是在積蓄力量,隨時都準備著使出殺手锏。

  不過她越是如此,我心中越發地平靜起來。

  兩個劍客,如果勢均力敵的時候,最容易擊敗對方的時候,就是在敵手使出致命一擊而沒有奏效的那一刻。

  因為這一擊,對方絕對毫無保留,也就是她最弱的時刻。

  雙方都在等待著,就像捕食的獵豹,等待著最終亮劍的那一刻,而相對于處于上風的小黑天,我方才是不得不藏得最深的那一個。

  如此的情況,我唯一轉敗為勝的辦法,就是防守反擊。

  攻擊在雙方拼得最激烈的時候倏然而至,依舊是先前的那般狀況,角落中最不起眼的一個小黑天,平平推出了一掌,緊接著漫天的黑潮陡然襲來,將世間的一切顏色都給淹沒。

  真空破!

  瞬間將炁場碾碎,模擬出一個萬物歸元的初始狀態,混沌無光,也就是令人恐怖的“黑天”。

  在這樣的世界里,倘若意志不夠堅定,很容易就會覺得自己已經死掉了。

  因為時間都在這一刻凝滯。

  就在小黑天使出這一招的時候,已然快要到達極限的我顧不得身體的傷害,將血勁再次上涌,臨仙遣策開啟,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瘋狂轉動,開始解析起了我身處的這個世界來。

  點、線、面……

  我所熟悉的解析世界已然不在,眼中的一切,仿佛都是一片混沌,沒有一絲光華和形狀,只有不停的轉動,周而復始,混亂無序。

  不對,這個混沌的世界,應該是有盡頭的!

  我曾經走出過,此刻依舊還是可以再次走出,而我能夠憑借的東西,就是我手中的飲血寒光劍。

  一斬!

  世界轟然奔潰,接著我瞧見一個小黑天已然貼近了我的身邊,手掌化作刀鋒,朝著我的心臟處挖來,瞧那速度,我便曉得剛才仿佛過了一個世紀,其實不過眨眼之間。

  好厲害的真空破,不過你卻并非沒有敵手,臨仙遣策,便是這種真實障眼法最大的敵人。

  飲血寒光劍一劍斬破了混沌,將我從其中帶出,緊接著毫無停留,直接斬在了我正面的這頭小黑天肩上。

  這劍勢是如此的鋒利,以至于對方根本就無法躲閃,而平日里堅硬得讓人絕望的小黑天,在這一刻變得無比的脆弱,面前的這一頭,被我一劍,從右肩劃拉到了左腰之下,劍光飛越,卻是將對方給橫腰斬殺。

  一顆碧綠色的珠子滴溜溜地轉動,而我沒有片刻猶豫,猛然朝著后方一揮。

  前面那一劍,倘若用了九成力,那么這一擊,絕對用了十二分。

  小黑天在賭,我同樣也在賭,因為倘若這一擊斬去的并非正主,那么我恐怕就要被其余的小黑天給亂拳打死,一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我能勝么?

  飲血寒光劍給予了我答案,卻見劍光宛如疾電而過,一只左臂從對方的胳膊處飛了起來,藍色的鮮血揮灑,而就在此刻,所有朝著我撲來的小黑天,在這一刻卻陡然一陣凝滯。

  對了,對了,我斬殺了小黑天的本體,正因為如此,其余的小黑天方才會變得如此古怪。

  我只是將對方的左臂給斬落,然而諸般分身停頓的那一剎那,努爾等人也終于發威了,四人齊出,卻是留下了三頭小黑天分身的性命。

  看著那滴溜溜轉動的綠色珠子被幾人收藏起來,那種感覺,當真是美妙極了。

  小黑天本體受傷,形勢瞬間逆轉。

  盡管其余小黑天在瞬間就反應過來,但是努爾等人卻是氣勢如虹,朝著其余小黑天進發,然而我的前面此刻一陣恍惚,卻是那些小黑天變換了方位。

  我的目光一直在尋找,卻聽到小觀音驚聲喊道:“陳二哥,那小黑天,上真龍遺體了!”

7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五十三章 強弱陡轉間”

  1. 回復 2015/03/25

    劉正楓

    北斗有情猛翔破

  2. 回復 2015/03/25

    匿名

    怎么又沒了

  3. 回復 2015/03/25

    匿名

    沒了……今夜無眠…………怎么辦

  4. 回復 2015/03/26

    小包包

    等得花兒都謝了

  5. 回復 2015/03/26

    小包包

    等得花兒都謝了……

  6. 回復 2015/03/26

    小包包

    等得花兒都謝了…………

  7. 回復 2015/03/27

    匿名

    幾時更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