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四章 龍頭巔峰戰

  在與我交手之前,小黑天信心滿滿,想著將我和努爾四人給全部料理了,再享受那真龍遺體的盛宴。

  對于真正的修行者來說。那真龍遺體渾身都是寶,自然需要長時間反復地研究。

  然而此時此刻,小黑天終于發現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雖然她足夠強,也絕對比場中任何一個人都要厲害得多的多,但是她卻終究不能拿我們這些人,有任何辦法。

  相反的是,在這五人的緊逼之下,她依為最大殺手锏的東西開始慢慢地變得脆弱,她的這艘船,隨時都有可能翻掉。

  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可怕了,身經百戰的小黑天不愧是一方梟雄人物,在明白了這一點之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一個翻身,跳到了通天華表的前面,想要將那真龍遺體里面,最值錢的部分給擄走。

  有了從這真龍遺體身上擄來的東西,她即便是此刻敗了,也依舊能夠有再次翻盤的機會。

  在瞧見小黑天翻上了華表龍尸的那一霎那,我們所有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阻止她。

  大家再次搏命了這么久,就是不想讓她得逞。

  而一旦小黑天得了手,只怕我們這些人沒有一個有好日子過——沒有獲得真龍遺產的小黑天已經夠讓人絕望了,倘若是她再擁有一整條真龍遺尸的資源。哪怕只是最頂尖的那一點,也不是我們所能夠超越的了。

  我在第一時間沖上了前去,結果發現前面有四個小黑天攔住了我。

  相較于先前的淡薄和冷漠,此刻的小黑天,臉上充滿了兇戾,仿佛我只要再向前一步,她們就會像餓壞了的母獅子一般,將我給撕成碎片。

  明知如此,我還是義無返顧地朝前沖了上去。

  這四個小黑天分身是我遇到的最強的之一,那種恐怖的力量讓我有一種錯覺。仿佛那小黑天本體并沒有在纏在華表的真龍遺體之上一般,又或者說,此刻的分身,跟小黑天已經沒有任何區別了。

  這般強力的對手自然拖延了我的腳步,不過隨后的努爾等人也迎了上來,將我把這些小黑天給應付了下來。

  努爾、張大明白、小觀音和林楚楚。這些人倘若是能夠返回現世,絕對個個都能夠成為天下名揚的頂尖人物。不過在這樣的地方,卻依舊奈何不得區區小黑天的分身。

  不過雖說奈何不得,但卻也能夠將其給拖拽住。

  努爾一棍,將前方的路砸出了一線生機來,我毫不猶豫地沖上了前去,而在這個時候,消失了很久的那些魔將,則又出現在了她們的身后。

  忠心護主,此時此刻,方才是表現它們忠貞的時候,我瞧見幾乎是所有的魔將都匯聚于此,連接成陣,鐵索橫江。

  這些從血戰和熔漿之中爬出來的鬼東西可并不好對付,倘若是被它們搏命纏上,只怕我不但阻止不了小黑天,反而會被這一幫畜生給反傷了,就在我猶豫之時,卻見一條巨大的黑影從祭壇的邊緣處陡然冒出,朝著這邊席卷而來。

  十幾丈的長度,來者并非別人,而是那頭黑麟蛟龍,它剛才在祭壇下方肆掠,此刻卻是又找上了這一幫魔將來。

  黑麟蛟龍倏然而至,口中黑炎噴出,灑落在那幫正對著我嚴正以待的魔將身上。

  魔將身上也有冉冉火焰冒出,然而被這黑炎灼燒之下,整個人卻也扭曲不定,在極度的高溫之中,發出了慘烈的叫聲,終于難以堅持,東倒西歪而散。

  那黑麟蛟龍一擊成功,碩大的眼睛似乎還朝著我擠了一下,讓人感覺它好像就是一個小孩兒一般。

  不過看著天真調皮的黑麟蛟龍在那些魔兵魔將面前,卻宛如最兇惡的魔神,它腦袋開竅了,卻是個欺軟怕硬的家伙,張開嘴,一口咬中一個烤得焦糊的魔將,三兩口吞下,接著用龐然的身軀給我碾出了一條道路來。

  我與那黑麟蛟龍有一些默契,它幫我奮力開路,而我一個箭步沖到了華表之下,抬頭仰望而去,卻見那黑龍遺體盤在碩大無比、直插云霄的華表之上,而小黑天則已經成為了一個小黑點。

  我必須,阻止這娘們!

  我將飲血寒光劍收入囊中,接著雙手攀向那華表之上,朝著直聳入云的頂端爬去。

  這華表直徑五米,四周皆是蟠龍和諸般祥瑞的浮雕,倒也沒有那般難爬,我手腳并用,就如同猴子一般,快速地往上,很快便來到了那黑龍遺尸盤在華表的尾巴處。

  真龍尾巴,與那黑麟蛟龍幾乎沒有什么區別,不過那鱗甲的邊緣,卻是泛著金光,有一種神性的威嚴。

  我能夠從這金光之中想象得到那黑色真龍生前的威嚴,只可惜它現在已然生命逝去,留下的殘軀不再具備威懾力,反而成了別人眼中的肥肉。

  繼續向前,不知多久,我來到了中段的位置,瞧見了一個碩大的窟窿,里面有金黃色的液體流出來,一片血肉模糊。

  真龍遺體一身是寶,不過我此刻卻沒有尋寶的心思,再次上前,不知道爬了多少丈,終于上了云層,一直來到了那真龍遺體的龍頭之上。

  我的目標小黑天正在那兒,雙手伸進了龍頭的額頭位置處,朝著里面一陣掏動,仿佛在找尋著什么一般。

  真龍頭顱之中,最值錢的就是真龍精血,那并不是這種金黃色的液體,而是一種凝結成滴狀的精華,它包含了真龍這一生的修為和感悟,尤其是后者,對于這個世界上的修行者來說,方才是最珍貴的東西——所謂修為,那是可以通過勤奮和藥物來達到的東西,但是作為能夠自由穿梭于世界的神圣生物,真龍一生的感悟,方才是能夠提升境界的根本。

  走你!

  我雙手雙腳陡然往上,在騰身于半空之上時,陡然將懷中長劍拔出,朝著那小黑天斬去。

  一心想要在龍顱之中找尋寶貝的小黑天顯然沒有想到過我居然會一路追殺到這兒來,旁若無人地保持著原來的那個姿勢,然而就在我的劍鋒即將臨體之時,她突然抬起頭來,沖著我露出了詭異的微笑來。

  幻影!

  我這一劍斬了一個空,原來那小黑天居然在算計著我,故意弄了一個惟妙惟肖的假象,讓我上當,而當我全力出擊的時候,她卻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身后,陡然踢出一腳。

  高手較量,都是算計,每一絲一厘的差距都能夠決定勝負的關鍵,早在劍出去的那一剎那,開啟了臨仙遣策的我便曉得了這是一場陷阱,當小黑天朝著我飛起一腳的時候,斬到一半的劍卻陡然一折,回身一擋,正中了對方的足尖,勁氣一吐,那小黑天也承受不住上面蘊含的巨大力量,朝后蹬蹬退了兩步,最終落在了龍頭的眼眶之處,這才穩住了腳步。

  此刻的我們,都處于海拔不知道多少米的高空處,那龍頭并不算大,也就一個小卡車頭一般的寬度。

  兩人相互對峙,彼此都能夠瞧得清楚對方臉上的毫毛。

  這時我方才發現小黑天的手上,抓著兩樣東西,一樣是件光怪陸離、變幻不定的珠子,足有拳頭般大小;而另外一件,則是一塊濕漉漉、仿佛凝血結石一般的玩意兒。

  這兩件東西,被小黑天如獲至寶一般地緊緊抓在手上,而另一只手,方才極盡全力,朝著我攻擊而來。

  在這樣絕頂的九霄之上,稍微一個不小心,便會墜落云間,身死魂消,而那小黑天顯得奔放許多,左手抓著那兩件剛剛從真龍身體里剖出來的寶貝,而右手則上下翻飛,游龍驚鳳,處處皆是凜然的殺意。

  雙方的交手在此刻顯得格外的驚險和刺激,生死往往只在一瞬之間,平衡和失足一念間,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我雖然見識有限,卻能夠通過炁場的變化,感應到那小黑天手上的那珠子和血結石,前者應該就是我們回家的鑰匙,而后者,則有可能就是我一直想要尋找真龍的精血結晶。

  沒想到這兩樣東西,居然也正是小黑天所看重的。

  因為懼怕這兩樣東西的遺失,我在接下來的交手中,患得患失,顯得有一些糾結。

  不過與我相比,小黑天似乎也有忌諱,她在與我交手的時候,不停地朝著左右的空處望去,仿佛在這云霄之上,還有其余的威脅一般。

  不過龍頭之上,面積就只有這么一點,無論兩人如何忌諱,終究還是會相遇。

  數個回合之后,小黑天終于再次與我相遇。

  在這一刻,她陡然露出了最為兇猛的一手,一只手掌如刀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我的周身襲來。

  避無可避,躲無可躲,唯一的辦法,就是硬著頭皮面對,而在這千鈞一發之機,我卻冒了險,雙手一拍,口中高聲喝道:“戰意,黑炎灼!”

  小黑天單手即將斬落到了我的胸口,突然渾身一震,驚聲尖叫道:“不可能,你怎么跟它有關系?”

  這話兒說完,她竟然跪倒在了地上,渾身火焰燃起,將她整個人給淹沒,然而就在這時,一條黑色長影,朝著我們這邊席卷而來。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五十四章 龍頭巔峰戰”

  1. 回復 2015/03/29

    劉正楓

    可是有人要截胡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