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五章 蛟龍與巨蟒

  這一條黑色長影從頭頂上的云層之中猛然撲來,一開始我只以為是剛才在下面幫助我們清除魔兵的黑鱗蛟龍,心中還沒有太多的防備。

  要曉得那黑鱗蛟龍在此之前,曾經被小黑天給吊打。即便是我還給了它內丹,都沒有敢再找小黑天麻煩。

  更何況我與它還有一點兒因緣,不管怎么說,它都不會對將內丹還給它的我動手。

  正是有著這般的憑恃,我方才沒有理會那頭頂倏然游來的長影,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面前跪倒在地的小黑天身上來。

  事實上我也完全沒有想到,我模擬蚩尤的戰技黑炎灼,居然能夠在瞬間壓制住恐怖到了極致的小黑天,這事兒著實讓人詫異,不過我在瞬間就發現了事情的原因——原來這小黑天剛才的那一下,卻是將全身的黑暗能量集聚到了巔峰狀態,而黑炎灼卻恰恰是將這種黑暗能量點燃的一種手段。

  好死不死,因為龍頭的體積有限。我們兩人相離并不遠……

  這一招,就是在最對的時候,用在了最對的地方,仿佛火星蹦進了油桶里,將看著仿佛毫無破綻的小黑天給燃燒得如同沖天的焰火。

  然而小黑天,她能否被這黑炎灼給燒去性命呢?

  我無法確定,不過還有一件事情是更重要的,那就是在她左手之上的那迷幻龍珠和龍血結石,這兩樣珍寶倘若是一同焚毀了的話,那我肯定連腸子都后悔青了。

  這般想著,盡管有些脫力,不過我還是毫不猶豫地再次沖上前去。手中的長劍舞起,在冉冉燃燒的小黑天身上不斷地劈砍。

  被黑炎灼纏身的小黑天根本沒有辦法理會我的糾纏,她一邊拼命地拍打著身上的炎火,一邊痛苦地慘叫道:“你這個狗日的東西,居然會戰神的手段,那頭待在三十三層深淵的老東西,這些混蛋怎么可能插手到這種低層次的靈界來?”

  我根本不管她口中的胡言亂語,瞇著眼睛,一劍猛然劃去。

  這一斬而過之后,那堅韌不催的小黑天在被黑炎灼焚燒之后。顯得特別的脆弱,左手直接騰空而起,我的長劍回手一帶,卻是將那左手往著我這兒帶來。

  斷手之上,緊緊握著那兩樣讓人眼紅心跳的珍寶,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一股讓人心悸的力量憑空升起,下意識地往前抓去。

  然而一道疾電憑空升起。接著將朝著我射來的那手臂給斬落。

  小黑天這只手臂,先是被豎斬,又被橫斬,手掌緊握的兩件真龍珍寶一分為二,一份朝著我這邊射來,而另外一份,則朝著對方飛去。

  瞧見這到手的肥肉就要飛了,我的臉色一變,一邊沖將上前,抓住這一份,而另外一邊,則猛然提劍斬去,想要將那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給直接斬殺了,免得橫生事端。

  然而我這能夠將小黑天手臂斬斷的一劍,卻被對方直接用手掌給架住了,接著猛然一震,將我朝著后面逼退而去。

  我心里頭仿佛塞了一團茅草一般,焦躁不已,而這時被燒得只剩下骨架一般的小黑天卻突然發出了一聲幸災樂禍的簫聲來,沖著我說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那話兒是這么說的么?人類,別以為憑著那老東西的手段就能夠輕易抹殺我,我小黑天是深淵之中的產物,靈魂永遠不滅,我記住你的氣息了,等我回來的那一天,必然就是你的祭日!”

  小黑天雙腳往龍頭一蹬,人直接飛出了外面去,化作一道流星,沖著下方急速墜落。

  我不知道從這么高的海拔跌落,是否能夠將這娘們給跌死,若是有機會,我定然是要親眼所見,方才放心的,不過此刻我卻不得不將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了面前的這個對手身上來,卻見對方是個蒙著黑紗的婦人,身上有著磅礴而恐怖的氣息,震蕩不休,黑紗之后的面容變幻不定,唯有一雙很亮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瞧向了我,緊接著沖我寒聲說道:“小子,把你手上的天龍真火珠給我!”

  我張手一看,卻見我剛才搶到的那東西,正是那帶著迷幻色彩的珠子,拳頭般大,滴溜溜轉動不停,散發出七彩的氤氳來。

  這玩意卻是真龍之所以能夠穿越不同空間的重要原因,有了它,我們便能夠重返世間了。

  這是我們回家的希望,我哪里能夠交給對方,當下也是往懷中一抹,將這珠子給放進了囊中,接著長劍前指,冷然哼道:“黑花夫人,當日一別,多年未見,沒想到我們竟然能夠在這里見面;不過你這種半路截胡的手段,實在是有些齷齪,不如將你手里的東西給叫出來,免得我一會兒動手了,傷了大家顏面!”

  沒錯,我面前這位蒙著黑紗的婦人,并非別人,而是當年我在黃河石林之中出任務時,碰到的那頭神秘女子。

  這婦人應該是某種蛟龍或者巨蟒出身,當年的她因為有著身孕,故而盤踞在黃河石林中為非作歹,殘害鄉民,適逢我爭奪宗教局特勤組的隊長職務,故而雙方也有了一些糾葛。我就是在那一次事件之中,認識的北疆王,而王木匠也是在石林之中被我降服的,不過即便有著這兩位的幫助,最終還是被這婦人輕松逃離,算得上是一位格外厲害的山野精怪。

  然而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婦人居然一直潛藏在幕后,一直等到了機會,一瞬間就把握住,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將那精血結晶給奪走。

  聽到我的話語,那黑花夫人瞇著眼睛瞧了我一下,立刻就將我給認了出來,臉色變得森寒,冷冷地說道:“我當是誰能夠制服得了小黑天呢,沒想到居然還是故人,不過我瞧你現在的這副模樣,不過是強弩之末了,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你若是識相,交出天龍真火珠,我們之間的恩怨就一筆勾銷,不然的話,我讓你和剛才的小黑天一般,跌落云端,不得好死!”

  我聽到對方無恥的話語,怒極反笑道:“好你個猥瑣齷齪的老婆子,就知道占便宜的狗東西,老子不揍你個春光燦爛,你當真不曉得什么叫做陽光!”

  我揮劍而上,卻是想將對方給斬落,奪回精血結晶,然而雙方一交手,卻將我給嚇了一大跳。

  我面前的這黑花夫人根本就不是當年懷孕時期的她所能夠比擬的,一身蠻力,甚至不比剛才的小黑天差,而且她在被我狂風驟雨的攻擊之中,避無可避的情況下,居然整個人朝著龍首外面退開,憑空懸浮在了半空之上,腳踩空氣,與我交戰。

  對方居然能夠無視地心引力的作用,憑空飛行?

  這手段當真是讓我有些變色了,若是如此,她豈不是立于不敗之地了?

  黑花夫人瞧見我的臉色一變,也不由得意起來,冷冷地說道:“無那小子,你現在后悔,也還來得及——實話告訴你,這天龍真火珠,對我來說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有了這精血結晶在,我一旦服用,只要能夠度過天劫,便也能夠成為真龍之身。到了那個時候,別說是你一人,十個百個的你,都不過是我彈指一揮間!”

  這女人洋洋得意,我心中卻宛如滴血,因為她所說的精血結晶,那可原本就是我手中的肥肉,此刻卻落在了她的手上。

  倘若對方說的是真話,只怕與她早成仇怨的我,會是她化龍之后,第一個要除去的對象。

  刷、刷、刷……

  聽到對方的威脅,我的第一反應自然不是屈服,而是想要將對方給滅殺了去,不過她顯然在此之前就已經觀察過我和小黑天的交手,與我保持著一定的巨力,偶爾進擊,卻也能夠將我給擊得不斷后退,差一點就推離龍首,跌落云層下去。

  雙方交手十幾個回合之后,那黑花夫人終于再沒有了耐心,哼然冷笑道:“冥頑不靈的家伙,看來不殺了你,是要不回我的東西了!”

  這話兒一說完,她往身后的空中一退,渾身變得一陣模糊,黑、紅兩道光華在她身體上陡然冒了出來。

  突然間,這黑紗婦人在一瞬間變得巨大,碩大的頭顱憑空而出,卻是一顆頭有犄角、肋下生翼的黑色巨蟒,此物先是朝著我猛然噴了一口黑氣,借著長尾陡然一卷,朝著龍首這兒拍來,如此恐怖的手段讓我避無可避,身體被重重一抽,直接跌落在了半空中。

  急速地下墜之中,我瞧見那畜生也從上方追來,仿佛要將我給吞噬了一般,而就在此時,下方也浮現出了一條長影來。

  我下墜幾秒鐘,突然腳下猛然一頓,低頭一看,卻見是那條黑鱗蛟龍出現了,將急速下墜的我給扛住,緊接著把我朝著華表上甩了過去,而它則朝著我深深望了一眼,接著沖向了那逞兇的黑色巨蟒撲去。

  我瞧見此刻的它渾身鱗片脫落,黑煙裊裊,狀態顯然是處于最低谷的狀態。

  不過它迎上去的時候,卻是義無返顧,沒有半分猶豫。

  殺!

2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五十五章 蛟龍與巨蟒”

  1. 回復 2015/03/29

    劉正楓

    三十三層到這里來,當真丟不起那人啊

  2. 回復 2015/05/21

    陸左

    這蟒蛇莫非就是黃山龍蟒事件了那頭?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