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六章 舌尖的溫柔

  龍屬的戰爭,比人類之間的拼斗要來得更加激烈,我順著華表往下爬,只感覺到那兩條類龍之屬在半空中不斷碰撞。啪啪作響,不斷有雙方身上的汁液飛濺而出,落在了半空之中,黏稠而又腥臭,射得到處都是,連我藏身的華表之上,都在不停地顫動,仿佛隨時都有可能會轟塌一般。

  這華表豎直朝天,不知道有多高,不過倘若是倒塌下來,下場的悲慘,估計并不比從上面往下跳好多少。

  我可不想英年早逝,而且還是活活跌死。于是順著真龍遺體往下攀爬。

  這往上爬的時候,受到那重力的作用,有些艱難,而往下走則簡單許多,一路飛馳,幾乎都不用什么功夫,就來到了中段那小黑天取出天龍真火珠的部位來,此刻的華表已經搖搖欲墜了,我卻下意識地掏出了一個瓷瓶來,將里面裝著的辟谷丹給抖空,接著將瓶口抵近傷口,將里面那金黃色的鮮血給擠進了瓶中去。

  真龍與其他的生物并不一樣。它身上雖然也有鮮血循環,不過最關鍵的勁力卻是集中在了腦髓之中去。

  其余的鮮血雖說依舊是靈藥,但是卻并無太多的規則印記。

  不過話雖如此,真龍一身是寶,就算是一根毛,都是世間難見的東西,而位于天龍真火珠附近的血液,因為長期浸泡珠子,應該更有作用一些。

  在不斷的搖晃之中,我將瓷瓶接了個半滿。發現那裂開的肌肉處再難擠出任何汁液之后,方才放棄,順手將旁邊一塊并不穩固的鱗甲給撕扯下來,方才依依不舍地往下攀爬,一路飛速降落。

  我這一手,叫做賊不落空。雖說我跟那守護祭壇的黑鱗蛟龍有些交情,但畢竟是窮怕了的苦孩子。出身茅山的我除了八卦異獸旗之外,倒也沒有從宗門里拿過什么好處,這些年來一路漂泊,又得當大哥,手里面啥好東西都沒有,若是老老實實,憑著我的那一點兒工資過活,哪里能夠活到今天,舒舒坦坦,前呼后擁呢?

  故而忙中偷閑,占這么一點兒小便宜,我倒是沒有一點兒心理負擔。

  下山容易上山難,我宛如猿猴,一路下縱,終于來到了華表的底部,瞧見下面的戰斗依舊還在持續,不過小黑天的分身卻已經不再現場,反而是那一幫渾身火焰的魔兵魔將涌上了祭壇,將這兒擠得滿滿當當,緊接著朝努爾的人發動了自殺般的沖擊,渾然不顧自己的性命,拼死往前,似乎想要將這些人給全部斬盡殺絕。

  盡管這些魔兵魔將單體并不算多么有威脅性,但是當它成為了一只軍隊的基石,卻變得格外恐怖,我瞧見張大明白和林楚楚似乎都受了傷,而努爾則有一條腿瘸了,拖著手中的長棍,正在奮力拼搏呢。

  唯獨小觀音仿佛出塵的仙子,在三人之間游走,時而幫人抵擋,時而飛身躍到了眾人頭頂,雪白的足尖踢在那威猛魔兵的頭顱之上,仿佛踢那熟透西瓜的身上一般。

  盡管是在戰場之上,但是她的身上卻沒有一點兒血跡沾染,那盈盈一握的玉足比銳利的武器顯得更加銳利。

  從此時,我方才能夠看得出來,努爾雖然是這四人團隊里面的首領,但是真正的靈魂人物,以及最強者,卻是這個白衣赤足的小觀音無疑。

  瞧見并不算寬闊的祭壇之上擠滿了這么多的魔兵魔將,又聽著半空之上那宛如雷鳴一般的打斗聲,兩條蛟龍時隱時現,恐怖莫名,我毫不猶豫地將那珍貴無比的廣陵金丹給吞服入口,接著從華表之上飛身一躍,落在了魔兵集結最密集的地方,雙手朝天舉起,眼睛一閉,手掌呈現出了蓮花狀,十指仿佛在彈琴一般地撥動著,所有的勁道在一瞬間,按照某種規則放出來。

  再一次!

  戰意,黑炎灼!

  蚩尤戰技中我唯一能夠叫得出名字的這一手,在洶涌的魔兵群中陡然綻放,而這一次我終于瞧見了它的釋放,卻如朵朵黑蓮,在敵人黑暗本源之中誕生,接著開在了肌膚之上,朵朵如同蓮花,綻放出了最美麗、最絢爛的一面來。

  世間很難瞧見這般的美麗,它簡直就是動人心魄,有一種讓人流淚的美麗。

  然而這般的美麗,卻不過是燃盡對方畢生修為,而最終呈現出來的光彩,它代表著擁有黑暗本源的主人,一身的美好,如一現曇花,一季粉櫻,陡然綻放,頹然而逝。

  絢爛而跳躍的火焰之后,是一具具的尸體跌落其中,善泳者溺于水,天生火焰者則是被活活燒死,這種黑炎已經跟正常的火焰有著許多不同,它燃燒的時候,溫度比冰點還低,陡然一大片,祭壇之上仿佛嚴冬一般,而在這般寧靜如水的氣氛中,諸般魔兵紛紛倒下,唯有外圍的一些還能夠有一線生機,瞧見同伴們如瘟疫一般死去,也嚇得本能地往后退開去。

  這些家伙能夠成就人形,自然有著足夠的智慧,勇猛是一回事,忠誠是一回事,但畢竟還是有腦子的,瞧見自己的首領小黑天不見人影,而自己人則紛紛死去,終于崩潰了,幸存者互相對望,瞬間之后,轟然散開,各自逃命而走。

  祭壇之上原本擁擠如潮,然而當無數魔兵魔將倒下之后,能站著的,卻也只有五個,努爾瞧見雙手舉天、擺著姿勢的我,粗獷的臉上露出了笑容,腹中說道:“志程,敵人走了,你就放松點兒吧!”

  那林楚楚也不屑地譏諷道:“就是,你擺POSS給誰看?別有歪心思啊,我們這兒的女士,可不喜歡你這一款的!”

  這當然是玩笑話,大戰過后,眾人的心思也都放松了許多,而在幾人的調侃中,小觀音終于發現了我的身體的異狀,飄飛過來,將我給扶住,擔心地問道:“陳二哥,你怎么了?”

  我被她扶著盤腿坐在地上,也不回話,先是回了一段兒氣,將廣陵金丹的藥力給擴散開來,方才徐徐說道:“無妨,剛才有點兒用力過度了。”

  張大明白一臉崇拜地走過來,蹲下身子,對我說道:“大師兄,你剛才用的那一招好帥,兩百多號火焰魔兵,居然被你一招搞定,簡直是太神奇了!”

  黑炎灼是蚩尤用來專門對付黑暗屬性的敵手,不過此法還有諸多缺陷,我剛剛學會,一時半會還沒有什么過深的理解,搖頭苦笑了一聲,接著將在上面發生的事情講給大家知曉,當知曉小黑天真身被我燒化了,努爾點頭說道:“這就難怪了,我說怎么交手的這些小黑天分身怎么突然變得這么亂,原來是本體受傷了!”

  我心中一動,揚聲問道:“努爾,這么說,那些分身都被你們給解決了?”

  努爾搖頭苦笑道:“怎么可能,那些小黑天的分身雖說沒有本體強,但是卻也都不是弱者,而且隨時都能夠被本體的意志說操控,我們剛才也是竭盡全力,方才留下了十個……”

  他將手掌一攤,卻見上面有著十顆滴溜溜的碧綠珠子,這是小黑天維持分身的承載體碧羅魂珠,此刻在他的手上相映成輝,著實美妙。

  我從懷里掏出了另外兩顆來,放在努爾的手上,笑著說道:“十二個,也算是一個吉祥的數字!”

  這碧羅魂珠是小黑天修得分身的關鍵,有了這些東西,它方才會如此恐怖,努爾抓著這些珠子,正想說話,這時頭頂上突然出現了一聲慘烈的龍吟,我瞧見天空之上,有一頭蛟龍墜落,直直地朝著地上砸落而來,心中一跳,瞧見這落敗者,卻正是先前的那頭黑鱗蛟龍,至于另外的一條,則搖搖晃晃地飛了下來,爪子不斷地在那條黑鱗蛟龍的身上撕扯,扯出許多紛飛的鱗片來。

  砰!

  黑鱗蛟龍最終還是砸落在了祭壇之上,我們五人分散,沒有被它砸到,而那蛟龍的腦袋幾乎是擦著我的身邊砸落的,我回過神來,朝著它望去,卻見腦袋之上滿是黑色渾濁的鮮血,一顆眼珠子被挖了,另外一顆眼珠子往外擴張,顯得有一些渙散了。

  砸落祭壇之后的黑鱗蛟龍沒有半點兒力氣,它唯一還剩下的那顆眼珠渙散,不過當我出現在它面前的時候,瞳孔卻收縮了一下,顯然是認出了我來。

  這家伙伸出了舌頭,輕輕地舔了舔我的臉頰,那舌頭十分粗糙,還有倒刺,不夠它卻小心翼翼地沒有讓我傷到。

  我整個人都待住了,看著這頭黑鱗蛟龍在失去的那一刻,獨眼之中,流露出了一種釋然和解脫的情緒來,心中莫名地一陣痛。

  啪!

  我臉上那溫熱的舌頭突然滑落,摔在了地上,而那蛟龍唯一的眼睛也閉合了,這時我聽到那黑花夫人寒聲喊道:“這下你們終于知道厲害了吧,還不趕緊將東西交給我?”

  我循聲望去,卻見剛才還是長蟲模樣的她,此刻又化作了黑紗婦人的模樣,抓著一顆肉珠子,不停地啃咬著,還得意洋洋地朝著這邊說道。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五十六章 舌尖的溫柔”

  1. 回復 2015/03/29

    劉正楓

    拜POSE給誰看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