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七章 魔蟒撞龍柱

  這顆肉珠子,卻正是我先前還給黑鱗蛟龍那未成形的內丹,沒想到剛剛歸還到了它的身體里,便又被那黑紗婦人給吞進了口中。

  我瞧見對方一副乘勝而來的囂跋模樣。手中的魔劍捏得咔咔直響,而旁邊的努爾等人也避開了黑鱗蛟龍的身體,從各處匯集而來,瞧見這般模樣,不由詫異地問我道:“這是?”

  我瞇著眼睛,一股憤怒從心頭涌了起來。

  事實上,在此之前,我對那頭黑鱗蛟龍其實并沒有什么好感,也不喜歡它將我們給拉扯到這個鬼地方來,然而我剛才的確是再與它并肩作戰,而我被掃落空中的時候,它還將我給救了起來。

  不管怎么說,這條黑鱗蛟龍它都對我表達了足夠的善意。也認可了我作為戰友的資格。

  然而還沒有等我跟這條頗為投緣的異類仔細交流,它便被這女人給殺了;更可恨的,是那黑紗婦人的截胡,將我原本握在囊中的精血結晶給搶走了。

  那玩意,本來是我準備用來孝敬我師父陶晉鴻的。

  有了這匯集了真龍不知道多少年感悟和規則力量的精血結晶,我師父便能夠成為幾百年來,第一位有記載的、步入地仙境界的修行者。

  然而這一切都給毀了,而始作俑者,居然還朝著我得意洋洋的威脅!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過我兩次黑炎灼,卻是將渾身集攥的修為都給燃燒殆盡,盡管靠著廣陵散徐徐恢復。但是卻并沒有把握跟這異類拼個生死,于是強忍著心頭的怒氣,朝著努爾介紹道:“這位就是搶走真龍頭顱里精血結晶的人,你還記得我當年爭奪宗教局特勤組隊長排名之時出的任務吧?她,就是我和北疆王一同逼退的那條恐怖魔蟒。”

  努爾瞇著眼睛,將趕神殺威棍給平平伸出,冷冷說道:“既然是敵人,那就殺了便是!”

  他與那條黑鱗蛟龍并無什么情感,不過卻極為反感這種半路埋伏的家伙。

  前面的硬仗都讓我們來啃,而這狗日的則養精蓄銳。撈盡好處,到現在出來耀武揚威,這樣的家伙,殺一百個,也不足惜。

  經過剛才與小黑天分身一戰,其實努爾四人也都個個帶傷。看著并非什么棘手的敵人,不過努爾一聲令下。四人發動起來,卻十分恐怖,努爾的棍,張大明白的雙掌,小觀音的玉劍和胯下白虎,以及那林楚楚的骨刃,皆是不凡之物,與那黑花夫人一交上手,對方立刻感受到了那種讓人窒息的痛苦,無所不在的攻擊四面八方沖來,根本應付不及,即便是以她這般的力量和體格,也被逼得節節后退,難以招架。

  黑花夫人本來以為我已經跌落云間,想要下來收尸的,沒想到我不但沒死,而且還有這么幾個同伴,個個都是頂尖之人,一時間受了挾制,惱怒不休。

  她一聲厲叫,瞅了一個空隙,從那兒溜出,緊接著身子騰在半空,陡然一震,竟然是化作了一條巨大無匹的魔蟒。

  此物頭生犀利犄角,肋生兩翼,長度足有幾十丈,滾圓的水桶腰猛然扭著,從天空之上噴灑黑霧灑落下來,將這空間給迷得一陣熏臭。

  它騰身在半空,我們都無法觸到,而小觀音瞧見這般模樣,不由得眉頭一皺,手指往嘴中一放,吹了一個唿哨,那頭并不算大的白虎,猛然沖來,朝著她胯下一拱,緊接著仰天一陣長嘯,居然足生祥云,踏空而上,朝著空中飛去。

  那黑花夫人化作本體之后,本以為我們都夠不著她,噴灑著這熏臭不已的毒霧,滿門心思想著兵不血刃,沒想到竟然真的有挑戰者,還沒有仔細看,卻見一道白光襲來,下意識地張嘴咬去,結果小觀音卻是靈活地從白虎身上跳起,落在了對方的腦袋之上,抬劍就斬,而白虎則也是天生異稟,并不因為對手的巨大而畏懼,反而是憑著自己仿佛小不點兒的身體,與那魔蟒硬碰硬。

  哐!

  一聲巨震,那黑花婦人似乎被小觀音的什么手段給弄到了,整條身子開始不斷地翻滾起來,在空中晃來晃去,就好像是垂死的蚯蚓一般。

  不過它這般的狂躁,卻使出了巨大的力量來,那頭白虎到底年幼,被直接甩飛了下來,重重地砸落在了祭壇的一角,接著又落到了下面的平臺去,而后我們瞧見那頭碩長魔蟒昏了頭,居然朝著那根華表猛然撞了過去。

  那華表直徑五米,高度不知,不知道在這兒聳立了多少年,乃神跡一般的東西,我原本以為它絕對能夠讓那頭魔蟒吃點苦頭的,沒想到撞了幾次之后,我們的耳中,都聽到了一種恐怖的吱呀聲。

  努爾對于這種聲音最是敏感,下意識地朝著祭壇旁邊散開,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緊張地說道:“志程,你小心,這兒快塌了!”

  我仰頭朝上,瞧見那頭魔蟒似乎是有意識地去撞那根華表龍柱。

  瞧見這有些搖搖欲墜的華表,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來——倘若說這龍之谷是那頭真龍的地盤,那么維持這種神跡的,最有可能的就是那頭黑色真龍。

  現如今那真龍壽元已盡,只怕這根華表便不再能夠承擔起那種巨大的傷害了,如此說來,那柱子真的有可能會斷?

  真的是怕什么來什么,就在我想著這事兒的時候,那根華表也終于在魔蟒不懈的撞擊之中,如真龍一般壽元將盡,直接朝著下面一抖,接著坍塌了下來。

  我們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地抬頭往前,一等到那根巨柱真正倒塌下來的時候,立刻朝著側面的方向跑開去,避開被砸到。

  這華表石柱自然是不可能砸到我的,不過我卻想著將那頭黑鱗蛟龍給拉開,不讓它的尸體被碾成肉泥,然而就在我伸手抓住它的身子時,有一股力量憑空而生,將它給拉扯開去。

  我下意識地往回拽,然而卻瞧見這黑鱗蛟龍的身體在一瞬間化作了點點光團。

  與此同時,我也瞧見那條盤在華表龍柱之上的神龍遺體,在這一瞬間也化作了無數飛舞的光點來,如螢火蟲一般,四處散開而去。

  倒塌的華表石柱不知道有多長,不過它朝著東南處傾倒而去,整個天地都仿佛微微一顫,接著這石柱化作了無數的碎石塊,漫天飛揚,而我們腳下的土地也在不斷的垮塌,仿佛這一根華表,卻是整個石臺的承重柱一般。

  我詫異地望著眼前的一切,瞧見那真龍遺體和這條黑鱗蛟龍,它們都化作了無數的光點,最后匯聚在了天空之上,仿佛一輪巨大而皎潔的月亮一般,讓人匪夷所思,而就在這個時候,小觀音從半空之上落了下來,一臉慘白地朝著努爾說道:“龍脈被破,天人五衰,留在只恐被波及池魚,一同滅亡,我們趕緊走,不能在這里停留!”

  她這般說著,一個唿哨,那白虎從黑暗中躍了過來,將她帶上,接著給我們開路。

  此刻石臺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坍塌,漫天的塵土飛揚而起,天地之間一片混沌,君子不立危墻之下,我們不再多言,紛紛跳下祭壇,我瞧見楊劫正好拿著八卦異獸旗,帶著何武等人朝著這邊走來,我來不及多說,指著前面開路的白虎說道:“別的不多說,趕緊跟著前面的那頭白色老虎跑下去,逃命要緊!”

  眾人沒有多言,紛紛向下,一路飛奔,其間不斷有落石飛來,我和努爾、張大明白、林楚楚等人在周圍照拂,不讓這些擊中我們的人。

  因為這石臺是金字塔的造型,所以大家幾乎是一路飛躍,不斷地跳到下一層,節約時間,反而是那臺階倒沒人走。

  如此一來,這速度是飛快,很快我們就來到了最底下,我左右一看,瞧見這兒離安少校等人藏身的石窟挺近的,想要趕過去組織人員疏散,這時努爾一把拉住了我,焦急地喊道:“志程,這地方馬上就要坍塌了,你千萬不要過去,那是去送死!”

  我瞧見了他眼中的焦急,不過想著那兒也有一百多號人的性命,如此舍棄了,終究還是有些不忍,于是想要甩開沖去。

  然而這時,我卻聽到廣場不遠處有人喊我:“陳局長!”

  我回頭看去,卻見我所擔心的安少校和任中尉等一幫人,卻是見機不對,離開了石窟,在廣場邊緣處等候,頓時就放心許多,過去與他們匯合。

  雙方碰面之后,也沒有多說,奮力朝著外面跑去,一直來到了圍墻邊緣,我才下意識地回頭望去,瞧見那石臺居然承受不住這種力道,已然全部崩塌,落石處處,完完全全地化作了一灘廢墟。

  剛才若不是努爾拉住了我,我只怕是已經被壓在了下面。

  小觀音瞧見我們陸續停下腳步,焦急地揚聲催促道:“華表龍柱的坍塌,代表著這山谷的規則崩潰,誰也不知道會出現什么狀況,我們還是快走吧?”

  聽到她的話語,眾人紛紛跟隨離開,而我則不舍地回望了一下天空,瞧見天空的那一輪皎月,已經越來越小,最后匯成一點,消失于空中。

  它走了!

  一代傳奇,黑龍離世。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五十七章 魔蟒撞龍柱”

  1. 回復 2015/03/29

    劉正楓

    黑花夫人,岷山老母,客海玲……最毒婦人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