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八章 都不愿歸去

  隨著龍柱的倒塌,天地之間一片混沌,整個死亡之谷里,仿佛就像煮了一鍋粥一般。咕嘟咕嘟,花草樹木不斷凋謝,任何生物身處其中,都能夠感覺到一股衰敗之力涌出。

  生命力在流逝,除了我們,還有無數蜘蛛、螞蟻、昆蟲以及各種各樣的生物從巢穴之中爬出,朝著外面奮力奔跑而去。

  這一時刻,再也沒有殺戮,所有的生物都只有一個心思,那就是朝著外面跑去,逃命為重。

  我們一直跑到了死亡山谷之外,很遠很遠的一線天那兒,方才停住了腳步。瞧見這兒正好是那龍柱傾倒的方向,大塊小塊的碎石散落一地,似乎還有隱隱的龍氣游離,而身后那恐怖的衰變也終于不再。

  眾人喘了一口氣,努爾幾步走上前去,找到身騎白虎的小觀音,詢問剛才發生的事情,以及那頭可惡魔蟒的去向。

  小觀音告訴我們,真龍死,龍柱必然會塌,而那魔蟒也是曉得如此,方才主動撞擊。提前引發,本來小觀音能夠對這魔蟒有一定制裁的手段,結果最終還是讓那長蟲給逃了,至于真龍到底去了哪兒,這個事情可就有得研究了。

  抱樸子曾言,“縈鱗九淵者,凌虹霓以高蹈”,真龍是一種對于陽世有著守護指責的存在,它平日里一般生活于九淵之下,也就是水脈的深處。若是死了,自己會找尋一處適合的山巒深處,埋尸于此,多年之后,化作龍脈,保佑一方風調雨順。國泰民安。至于那龍魂,這是生生不滅。會回到龍族誕生之地,重新醞釀出另一種形式的生命來。

  如此說來,那真龍遺體的離去,其實就是一種生物本能,并沒有受到我們先前爭奪的影響。

  聽到這兒,擠到前面來的安少校等人不由得一陣頭疼,臉色難看地說道:“這么說,我們不是要一直在這兒待下去了么?”

  無論是安少校,還是任中尉,以及其余的戰士,他們都是普通人,在這種和平時期,即便是邊防軍,除了能開槍之外,也并不比別人強許多,而在這樣弱肉強食的世界里,能夠活下來的可能,著實小得多。

  修行者能夠在這個世界如魚得水,而普通人最大的可能,則只有成為別人口中的食物,這事兒讓所有的戰士都有些難過,而就在這時,我從懷里摸出了那一顆拳頭大的天龍真火珠來,平攤在手掌上,此物立刻散發出了最為絢麗奪目的光芒來,看得眾人一陣眼暈,而小觀音瞧見這個,不由得笑了,從白虎上直接跳了下來,對我說道:“陳二哥,有了這東西,你們回去,便不是什么難事了!”

  得到小觀音的肯定,我心中歡喜,不過隨即又是皺起了眉頭來,扭頭朝著她和旁邊的三位說道:“我們回去?這話兒說得,難道你們不跟我離開?”

  努爾被我盯著,抿了抿嘴唇,沒有說話,臉上露出了苦笑來,卻是并沒有否定。

  我瞧他的反應,心中一痛,幾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努爾和張大明白的胳膊,難以置信地說道:“不會吧,努爾,大明白,我好不容易找到你們,你我兄弟,正是回去大展宏圖的時候;我也正好帶著你們,回去見一下家人,你們為什么不愿意跟我離開?”

  努爾瞧見我心情如此激動,拍了拍我的后背,然后輕聲說道:“志程,借一步說話!”

  我回頭望來,發現這一百多號人在周圍擠著,人聲嘈雜,并不是說話的地方,于是點頭,沖著安少校和任中尉說道:“你們清點一下人數,一會兒我帶著諸位回家!”

  聽到能回家,眾人一陣恍惚,安少校等人得到我的吩咐之后,沒有絲毫猶豫,開始組織屬下列隊清點,而我則跟隨著努爾、張大明白、小觀音和林楚楚,來到了一處落石轉角處來。

  這兒稍微安靜了一些,努爾斂容對我說道:“志程,你來這兒不久,不過也能夠大概對這個世界,有了一些了解;不過你到底日淺,還有很多事情,不太了解……”

  我瞧見努爾在跟我解釋的時候,小觀音和張大明白都顯得十分平淡,唯有林楚楚的眼中露出了幾分焦急,頗覺得古怪,不過還是堅持著說道:“努爾,你知道么,你們離開之后,特勤一組解散了,我們的好多兄弟都或死或散,徐淡定去了法國,小破爛留在了東官,不過后來我又重新組建了特勤一組,還在華東神學院弄了七把劍……”

  我將他離開之后發生的事情,簡單地說完,努爾含笑說道:“志程,很好!我離開之后,你反而變得更有手腕了,這才是我想要看到的。我在特勤一組的時光結束了,但是在這里的責任卻并沒有結束——實話告訴你,小觀音不能重回世間,林楚楚也不能,而在這個世界,我還有著很多的牽掛,許多對我們伸出援手的朋友;照顧它們,才是我此刻所需要奮斗的事業,我不能因為自己的解脫,而拋棄曾經幫助過我的朋友!”

  我聽得說得如此決絕,不由地一陣詫異,看著小觀音和林楚楚說道:“為什么,你們不能重返世間,難道是因為彌勒么?”

  小觀音并沒有介意我的直白,而是含笑說道:“陳二哥,你知道我為什么這么了解這個世界,為什么了解那個小黑天么?”

  我搖頭,說不知道。

  小觀音望著頭頂的天空,平靜地說道:“事實上,我與小黑天一般,都不是普通的生靈,當初天地一片渾沌,盤古生在其中,萬八千歲,天地開辟,陽清為天,陰濁為地,那輕靈之氣不斷上升,渾濁之氣逐漸下沉,盤古則身化大地萬物,此為遠古的始端,這些并不一定為真,不過卻一直為各家記載,而那渾濁之氣不斷下沉,凝結成了三十三層,輕靈之氣不斷上升,亦化作了三十三層……”

  小觀音說的這個,是《山海經》中盤古開天辟地的故事,耳熟能詳,而我所讀的道家典藏之中,也多有此類敘述。

  我皺眉聽著,卻聽那小觀音說了一通后,最后平靜地說道:“諸般世界,各不相同,而在三十三層之外,還有最原始的混沌,那小黑天便是從陰濁之地誕生出來的魔物;而我也是,不過卻是從三十三外天的陽清之地誕出——我們的同伴有不少,流落于世界各處,不死不滅,但是卻需要遵守規則!”

  說完這些,她方才最終說道:“而在我們來的世界里,對于我的規則就是——我死了,倘若回去,只能以鬼魂的形式出現!”

  聽到小觀音說起這般的秘聞,我不由得心中震撼,一雙眼睛瞪了起來,猶豫地說道:“這么說,你跟我們人類并不一樣,又或者說,我們不是一個種族?”

  小觀音笑著說道:“對呀,這里面的事情很負責,不過總之而言,凡世間很多的傳說,其實都是我的同類,或者小黑天的同類……”

  我黯然,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曉得她所說的同類,也許就是我們所祭拜的那些神靈,或者魔物了。

  不過我還是有些不明白,指著林楚楚說道:“那么,你也是小觀音的同類咯?”

  這林楚楚的手段十分厲害,已經超出了她這個年紀的女孩子,縮能夠表現出來的最高水準,這樣的高手我不可能沒有聽過,但如果是小觀音的同類,又似乎可以理解了,然而林楚楚卻搖了搖頭,小觀音則笑著說道:“她并不是,她也是人類,不過她的事情更加復雜,涉及到很多這世間的秘密,并不是我們說能夠解釋得清楚的!”

  我有些頭疼,猶不放棄朝著張大明白說道:“你又沒啥事,也要留在這兒?你不想茅山么,不想你師父么?”

  被我這般問,張大明白撓了撓腦袋,嘿嘿笑道:“大師兄,茅山是我自小生長的地方,想,自然是想的!不過我回茅山,依舊只是一個門中不起眼的小弟子,每日忙忙碌碌,只為修行,而在這里,會有人需要我,有各種各樣的險境和刺激需要我去征服,我喜歡這種被人需要的感覺,也喜歡我身邊的戰友,喜歡修為不斷精進、強大的感覺,所以也不想走……”

  我又看了一眼努爾,他平靜地搖了搖頭,我嘆了一口氣,拍著額頭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也留下來好啦!”

  努爾瞧見我耍起了小孩子脾氣來,不由苦笑著勸我道:“志程,我們是在這世間有了牽掛,也找到了自己以后要走的道路,方才會留下來的;你若是跟著我們一起,那這些人怎么辦?你在凡世的牽掛怎么辦?你的父母親人呢,你的師父、朋友和屬下呢,還有,你的小顏師妹呢?”

  我一開始當真是想要橫著心留下來了,畢竟這個地方,對于修行也還算不錯,努爾他們既然能待著,我為何不能留下來呢,然而聽到他說起小顏師妹,不由得心中一愣。

  對呀,我有那么多的牽掛,怎么可能留在這里?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五十八章 都不愿歸去”

  1. 回復 2015/03/29

    劉正楓

    一上一下隔著六十多層哇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