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六十三章 如血殘陽下

  因為乘坐的是直升飛機,所以張勵耘來得很快,而此番前來黑省出任務的,全部都是戰斗人員。阿伊紫洛和歐陽涵雪都沒有出勤,所以只有七個人。

  不過有這七個人,我便能夠無視羅滿屯兩百多口修行者。

  除了七把劍,經過何局的協商,還從省軍區特批了一個連的武警部隊,雖說并不是執行特殊任務的精銳,但是用來充場面,以及合圍布控,也算是夠用了。

  負責監視羅滿屯的人員一直都在與這邊保持聯系,我們出發前,得到的消息,是除了牛老根等人離開之外,其余的人都沒有動靜。

  與七劍相約的地點。并非是黑河市,而是在靠近大興安嶺的一處林間草地,兩邊一同出發,卻是先后到達,小白狐兒一跳下飛機之后,便朝著我撲了過來,拉著我的手叫哥哥,仿佛有很久沒有見過面一般。

  我依次與屬下的七劍拍肩擁抱,最后是張勵耘,他與我擁抱之后,跟我鄭重其事地敬了一個禮,鏗鏘地說道:“特勤一組七位成員。全部歸隊,請指示!”

  瞧見張勵耘、小白狐兒、白合、布魚、林齊鳴、董仲明和朱雪婷這七位在當今之世都算是一時俊杰的心腹,我的心情方才好了許多,回了禮之后,給他們具體介紹這邊的情況,大概地講完之后,林齊鳴點頭說道:“明白了,老大你是打算用牛老根作誘餌,將那個可恥的竊賊陸一給引出來,再將東西給奪回來。對吧?”

  我平靜地眺望遠方的樹林,在那片林子之后,便是我們的目標羅滿屯了。

  凝視許久,我這才平靜地說道:“引蛇出洞,這是其一;第二點,那就是羅滿屯膽敢在這邪靈教人人喊打的情況下整體依附。這樣的情況實在是太惡劣了,不殺一殺他們的氣焰。別人會怎么看我?”

  既然膽敢入了邪靈教,那就得做好承受死亡的心理準備。

  將人數分點清楚之后,我下達命令,讓這次隨之而來的武警部隊在隨我而來的宗教局成員帶領下,越過樹林,將整個羅滿屯都給包圍起來,能夠兵不血刃最好,若是不能,那就不能放走任何一個人。

  至于我們,在從正面而入,帶著被打得奄奄一息的牛老根等人一起,讓他們成為真正的誘餌。

  如此計劃妥當,茍竹軒等人便依命做事,而我則帶著七劍,押著牛老根等人,正大光明地越過樹林,朝著羅滿屯進發。

  羅滿屯在建國前,一直是著名的胡子窩,它建在了大興安嶺的深山之中,地勢險要,易守難攻,至今還保留著寨墻和塔樓,盡管外面被開墾了許多黑土地來種植莊稼,但是遠遠瞧去,還是能夠感受到屯子的雄偉。

  這個地方當年十分出名,防衛果然森嚴得很。

  據收集而來的情報表明,這羅滿屯之中有戶三百余,人數八百,而其中手里面有著些許把式的,就有兩百多號人,這些構成了羅滿屯最主要的防備力量,也是它之所以能夠成為黑省宗門之中的出類拔萃者。

  羅滿屯雖然也種田,但大部分男丁都是獵戶,那茫茫的大興安嶺森林,便是他們馳騁的戰場。

  這些人練得一身的彪悍,即便被圍住了,也未必能屈服。

  不過我此番前來,所為的并不是這些人的屈服,陸一之所以能夠環環相扣地奪走我那囊中之物,也并非是出于他的手段,說不定背后還有人在出謀劃策,而我說要做的,就是將這個邪靈教剛剛布下的閑棋給拔掉,將那家伙給逼出來,討要回我的那顆天龍真火珠。

  沒有那玩意,我就不能重新找回努爾,我之前所做的一切計劃和努力,都化作了泡影。

  天色已是下午,殘陽如血,羅滿屯已然被圍得水泄不通,這邊的變化引起了屯子里面那些人的警戒,走上寨墻來瞧,眼神戒備,劍拔弩張,表現出了極大的攻擊性來,而我則帶著七劍,押著包括牛老根在內的七個人,一路來到了屯子寨門前的平地處,方才停下。

  我瞧見這地界好多的梅花樁和練功器具,然后揚聲吼道:“逆賊牛老根,私通邪靈教,為非作歹,事敗之后欲遁走,被我擒拿,心膽俱裂,交待了諸般罪行;我乃黑省宗教局副局長陳志程,念諸位雖然加入邪靈教,但是并未有惡性,網開一面,如果有意悔改者,前來此處接受審查,若是執意從惡,至死不改者,半個時辰之后,斬牛老根及其黨羽首級祭旗,然后攻破寨門,殺無赦!”

  我此刻已經休養妥當,一口氣沉于丹田,徐徐吐出,宛如春雷乍起,響徹了整個屯子,那寨墻之后,影影綽綽,不斷有人伸頭望來,卻見屯主牛老根一臉血污,嘴巴給堵著,垂頭喪氣地跪倒在地,而旁邊幾個心腹,也是插標賣首,一副頹然模樣,不由得驚詫不休,議論紛紛。

  我喊完之后,盤腿而坐,眼觀鼻,鼻觀心,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靜靜等待著。

  如此過了十分鐘,屯子里面有人喊話道:“姓陳的,你有本事,別堵上俺們屯主的嘴巴,讓我們跟屯主講幾句話,成不?”

  里面一片喧鬧,顯然是被我這手段給驚到了,盡管我們露面的只有八人,但是周遭被圍困的消息卻不斷地傳了進去,也有人試圖越過封鎖線,結果零星的槍聲則讓他們沒有敢妄動,而我雖然聽到對方的要求,卻并沒有準備答應,而是平靜地坐著,默默等待那半個時辰的到來。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羅滿屯的人還沒有認識到我話語的嚴重性,又或者說有著足夠的驕傲,居然沒有人走出來接受檢查,而我也并不著急,默默等待著,仿佛就等著半個小時之后,就大開殺戒一般。

  太陽逐漸地西沉了,天邊還剩下一抹余暉,就在這時,里面突然沖出一個披著熊皮的大漢來,怒聲吼道:“欺人太甚了,八個人,就敢來闖俺們名震東北的羅滿屯,先過俺楊玓這一關再說!”

  那大漢手中一根狼牙棒,拖拽而來,使的是當年金兀術的那路子,隨著他踏步而出,隱隱之間,我似乎能夠瞧見一頭狗熊,附身其上。

  薩滿術,跳大神。

  對方出來挑釁,顯然也是想試一試我們的深淺,我沒有動,而是平靜地問道:“誰人能夠將此人給拿下?我要活的!”

  董仲明越眾而出,拱拳說道:“這等小雜魚,就不勞諸位兄長和姐姐動手了,讓我床單來弄他!”

  說罷,董仲明提著開陽劍便沖了上去,與那狗熊漢子在寨前相遇。

  他是后發先至,猛然沖到跟前的時候,卻見那一根大棒子猛然砸下,他也不懼,冷然一聲暴喝,手中長劍泛著黯淡的黑光,刷的一劍,卻是直接擊中了對方握棍的手掌處。

  本來這一劍就能夠見血的,不過對方既然膽敢出來試探,自然是羅滿屯之中的高手,手中微微一晃,卻還是避開了這一擊,那大棒子再次砸來。

  若論修為和力量,這狗熊大漢無疑要比年歲不大的董仲明強大幾分,不過董仲明自出道以來,便一直在與比自己厲害許多的頂尖高手較量,面對起這與自己相差不多的高手來說,卻是能夠應付自如,而且還憑著自己的高超劍法,將對方給死死壓制住,十數招之后,他瞅了一個空隙,一劍而過,將對方的狼牙棒給削了下來,連出幾劍,將對方的胸口添了好幾道血淋淋的傷口。

  董仲明得手之后,并不乘勝追擊,也不得意洋洋,而是返回這邊,滿懷歉意地跟我說道:“老大,對不起,用了這么久才打敗對方,我給你丟臉了!”

  董仲明是七劍之中實力墊底的幾位,不過即便如此,也是數得上的年輕高手,我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不過這話兒聽到了那狗熊大漢楊玓的耳中,卻氣得他渾身氣血逆流——尼瑪,打贏了還說對不起,我這打輸的,是不是得找個地縫自己鉆進去呢?

  不過敗軍之將,卻也沒人關注,兩人拼斗過后,半個時辰已到,我朝著小白狐兒使了一個眼色,然后舉起右手,她立刻站了出來,手起劍落,將除了牛老根之外的所有人,如砍瓜切菜一般地全部宰殺了,那人頭落地,血瀑沖天而起,又復落在草地上,匯聚成了一條血色河流,將整個場面渲染得無比血腥,瞧見這場面,羅滿屯的人立刻炸了,寨門大開,涌出了近百號人來,紛紛揚聲高喊道:“狗賊,弄死你娘咧!”

  我瞧見這么多的人猛撲而來,卻是一動也不動,又舉起了左手。

  小白狐兒將手中那不斷滴落鮮血的天璇劍高高舉起,迎著最后一抹陽光,朝著這頭顱上的脖子,猛然斬去。

  而就在此刻,我卻分明聽到一聲厲喝:“臭女人,休傷我師父!”

  我眉頭一跳,冷冷地笑了起來。

  陸一,你終于來了!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六十三章 如血殘陽下”

  1. 回復 2015/03/29

    劉正楓

    又是尾巴妞的障眼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