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六十四章 踏破羅滿屯

  我做出這般大的陣勢,不為別的,就是想著將陸一這王八蛋給引回來。

  盡管牛老根一再表明自己跟自家這個從狼窩里面撿來的徒弟沒有太多的感情,但是我手下的審訊人員卻通過其他人那兒得知。那小藥匣子平日里格外孤僻淡薄,但是對于一把屎一把尿撫養自己長大的師父,卻從來都是唯命是從的,也就是說,小藥匣子其實沒有太多個人的意志,他所做的一切,更多的可能,則是牛老根這個老狐貍的訴求。

  好好的一個苗子,就這樣被牛老根這樣的老陰謀家給毀了。

  瞧見小藥匣子從林中縱身撲來,我冷然一笑,將手給高高揚起,而小白狐兒也將手中那天璇劍給懸停住,平靜地朝著那個不斷奔來的少年望了過去。

  小藥匣子一直跑到了離我們這兒一百五十米的地方停下。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大聲喊道:“不要殺我師父!”

  我眉頭一掀,冷然說道:“不殺你師父?可以,不過將我的東西還回來。”

  小藥匣子的臉色糾結,變幻不定,過了好幾秒鐘之后,方才說道:“東西沒有了,我已經給了別人,你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夠放了我師父?”

  對方一副憤恨不休的模樣,比我還要生氣,仿佛覺得自己偷了東西之后。我不應該追究他的責任,或者說對于這種責罰,他覺得實在是太過于嚴重了。這種想法,是小孩兒心態,典型被慣出來的扭曲心理,或者說在他的人生里面,實在是太過于順風順水了,以至于覺得這個世界就應該按照他的想法來轉動,一切不符合他想法的,都是不合理的情況。

  只可惜。我是黑手雙城,不是他爹。

  而他師父是牛老根,而不是王紅旗,一個能夠讓我隨意拿捏的家伙,還奢望我按照他的規矩來做?

  笑話!

  我毫不猶豫地將手往下揮去,而小白狐兒手中的劍也朝著下方猛然一斬。那小藥匣子終于急了,大聲吼道:“住手。住手,求你了,別殺我師父,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應你們!”

  小白狐兒手中的劍停在了跪倒在地的牛老根脖子上,差一線,這大好頭顱就要滾落在地了,我而則朝著小藥匣子緩步走去,冷冷地說道:“我的東西!”

  小藥匣子痛苦地說道:“東西沒有了,我交給了一個叫做王秋水的家伙,不在我的手上!”

  我朝著他招手說道:“那你過來。”

  他依舊搖頭,略微有些恐懼地說道:“我不,我知道我過去,你一定會殺了我的,除非你發血誓——求求你,別殺我師父,我可以答應你,幫你做事,我給你賣命,幫你找到王秋水,幫你將那東西給要回來,你說好不好,好不好?”

  他頗為神經質地說著話,我則繼續朝他搖手,平靜地說道:“你過來,我們仔細聊!”

  小藥匣子瞇著眼睛打量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我這邊則保持著微笑的表情,無比的和善,仿佛真的就只是想要找他過來聊聊天而已。

  事實上,我此刻唯一想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殺了這個小子。

  當我聽到東西已經落到了王秋水的手上時,便已經知道東西肯定是奪不回來了。

  王秋水跟小藥匣子這種涉世未深的少年子有著極大的不同,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行事周密而謹慎,到手的東西,絕對不會外露給別人,而一旦龍珠在手,別說小藥匣子,就算是牛老根,都休想知道他的行蹤。

  我與邪靈教仇深似海,彼此都是刺刀見紅的情形,這天龍真火珠既然落入了彌勒最主要的助手王秋水手上,我便沒有想過能夠奪回來,我若想再見到努爾,除非將自己的修為突破到某種境界去,又或者有其他的境遇,不過話雖說如此,但是我這一口氣,卻總得出,王秋水奪了我的龍珠,那就得送我一樁天大的功勞,而此刻的羅滿屯,則就是最好不過的禮物。

  幾個月之前,他們或許什么都不是,此時此刻,卻個個都是名副其實的邪靈教徒。

  我期待這小藥匣子再上前幾步,我便能夠將他給拿下,然而這小子卻一直跟我保持著安全距離,瞇著眼睛想了好一會兒,這才艱難地說道:“不,不,你會殺了我的,一定會——對不起,師父,我不能救你了,日后若是有機會,我在給你,以及全屯子的人報仇!”

  他猛然扭身,而就在此刻,小白狐兒手中的劍也終于落下來,將牛老根的頭顱斬落,鮮血沖天而起,接著朝著小藥匣子箭步追去。

  比她先一步的是我,早在小藥匣子扭身的那一刻,我便已經發動了,腳尖點地,健步如飛。

  然而那家伙卻是早有準備,飛身躍上了樹林,接著一頭大雕將他給駝起,朝著天空飛去,我追之不及,口中大聲吼道:“槍,槍,給我將他給射下來!”

  砰、砰、砰……

  我一聲吼叫,林中立刻傳來了一陣爆響,卻是埋伏在周圍境界的士兵動了手。

  然而我們這次緊急抽調的士兵并非一線部隊,而小藥匣子潛入此處的時候也可以避開了人多的地方,準確性一點兒也不理想,我快步沖到了離我最近的一個戰士身邊,一把將他手中的半自動步槍給搶了過來,瞄準,三點一線,扣動扳機——噠噠噠、噠噠……

  一切都行云流水,而在我瞇著的眼睛里,天空之上的小藥匣子胸口一朵血花綻放,顯然是被打中了,不過那頭黑雕似乎意識到了危險的來臨,幾個角度刁鉆的扭動,避開了我接下來的點射,最終消失在了遠方,化作一個黑點。

  小藥匣子死了么?

  我不得而知,不過卻曉得事情到了這兒,基本上算是沒有辦法了,將這半自動步槍塞回了那戰士的懷里,歉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著往回走來,路過一片荊棘之時,我停住了腳步,嘆聲說道:“牛老根,你這徒弟,別的不說,若是能夠活下來,以后的成就,一定能夠超過你。”

  一個沙啞的聲音艱澀地說道:“從我在狼窩里面發現他,并且將它從母狼的奶下面拔出來的時候,我就知道這一點。”

  說話的,卻是剛才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小白狐兒斬首的牛老根,他被死死按在荊棘叢中,旁邊還有其余的黨羽,至于剛才的那一幕,只不過是幻術越來越厲害的小白狐兒弄出來的西洋景兒——話說回來,我越來越喜歡黑手雙城這個名頭,不為別的,就是為了讓那些行惡事而無所忌憚的家伙曉得,這世間還有這么一個人,行事比他們更加瘋癲,更加張狂。

  有這么一個人在,對于那些想要行惡事的家伙,多少也是一種震懾,而我當然又不是傳說中的那種人,唯一的辦法,只有依賴小白狐兒的幻術了。

  小藥匣子倉皇逃離,不知生死,不過這屯子里卻還有一幫子家伙得應付,我讓小白狐兒維持幻境不變,重返屯口,沖著里面的人下達最后的通告:“半個時辰已過,你們既然不投降,那么就別怪我手黑了。諸位,路是你們自己選的,黃泉路上,別太多的抱怨,知道么?”

  屯口的門寨人頭濟濟,有人憤憤不平地大聲喊道:“陳志程,你他媽的用槍,算什么英雄?有本事,按江湖規矩來,老子們未必怕你!”

  我怒極反笑,當下也是將手高高揚起,大聲說道:“在外面布防的諸位戰士聽著,除了從側面逃走的人之外,正門前的人,都不要放槍,哪個放了,我找你們部隊領導,讓你們直接勒令退伍!”

  這邊吩咐完了,我又朝著羅滿屯的人高聲喊道:“里面的人,你們不是覺得自己挺能的么?不服對吧,我這里,就我,還有我手下七個人,你們他媽的要是有本事,直接沖到我面前來,只要沖出這條正路去,我就算你是一條好漢,既往不咎,若是沖不出,少他媽的在這里瞎咧咧——東北有一句老話,叫做能動手的,盡量別吵吵!”

  張勵耘和其余六人將手中長劍拔出,布成北斗七星陣,齊聲大喊道:“敢不敢?”

  屯子里面的人一聽這話,頓時心中狂喜,要曉得倘若困守此處,不得突圍,要是調集了重武器,他們一樣淪落,而對方的江湖名聲,似乎還可以,心中癢癢,于是在七劍齊聲狂吼之下,屯子里便躍出了一百好幾十個人影來,為首者卻是十來個頭發胡須花白的各家長老,揮舞著手中武器,義無返顧地朝著這邊沖來……

  殺聲震天,是役,羅滿屯十三長老悉數被斬殺,死者多達四十五人,傷者一百余人,驚悸受降者無數,而唯獨沒有一人能夠從正路逃脫。

  羅滿屯一戰,黑手雙城與手下七劍終于震驚了天下,無論是北疆還是南國,都曉得了這宗教局之中,還有這么一位。

  頂尖豪雄!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六十四章 踏破羅滿屯”

  1. 回復 2015/03/29

    劉正楓

    落入王秋水之手就要不回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