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一章 方寸商定尋龍事

  與其他的戰役不同,此番羅滿屯一戰,我單純就是為了立威,所以才制止了那些戰士接觸這邊的爭斗。

  當然。羅滿屯既然介入了邪靈教之中,便不再是無辜之人,我與其廝殺起來,倒也沒有任何心理負擔,一番強攻死守之后,留下一地雞毛,而在這般人數懸殊的激烈戰斗中,無論是我,還是七劍,個個身上都帶了傷。

  不過好在并不算重,除了朱雪婷的左小腿被劃拉了一刀,腿腳需要休養之外,其余的人基本上都沒有妨礙。

  掃尾的工作我沒有理會。而是交給了張勵耘和其余的人,至于我,則是乘車趕往了省局,將這事兒給何局做了專門的匯報。

  在此之前,我與何局之間雖然也有一些默契,不過并不算熟絡,而自從我帶著他兒子何武從那邊回返之后,對我便熱切許多,而且羅滿屯歸順邪靈教一事,證據確鑿,基本上是沒有翻案的可能,所以也就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讓省局派人過去黑河,收拾現場,并且將那些被抓起來的人進行深入挖掘,以期待得到新的線索。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對小藥匣子陸一登網通緝,讓他感受到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狀況。

  忙完這些,何局長親切地問我,說半年的掛職馬上就要結束了,有什么想法么?有沒有興趣。在黑省真正地落戶下來?

  他之所以這么問,是因為吳琊從興凱湖畔回來履任之后,對于他的投訴也緊跟而至,介于他在此次任務中糟糕的表現,許多人對他都表示了不滿,而政治處在找他談話過后。又緊急約談了不同職位、不同來歷的局內同志,最后將報告提交到了局黨委。語氣十分委婉,但結論卻是老吳同志現在已經無法勝任業務副局長的職位,建議讓他退居二線處理。

  吳琊具體的去處,這個還沒有經過局黨委討論決定,而何局之所以說出這般的話兒來,應該是想在我這兒吹點風。

  就官職而言,我這個掛職的副局長和吳琊那個業務副局長基本相同,但是職能卻是大大不同,總體而言,吳琊在局黨委的排名能夠達到第三、第四位,而我則是掛車位的位置,僅僅比辦公處主任高一點兒,對于旁人來說,何局長的這個承諾,算是仕途上的一個大躍步了,然而這些東西在我眼中卻顯得太過于虛了,基本上沒有什么誘惑力。

  不過經歷過了那么多的事情,我倒也學會了圓滑,并沒有第一時間回絕何局的善意,而是笑著說道:“這些天也是有些忙碌了,不知不覺,時間居然就到了;不管去哪兒,都需要從長計議,不過我倒是有一些事情,得回宗門處理,還請何局幫忙批假……”

  對于我的請求,何局自然不會反對,不過還是嘆了一口氣,說道:“志程,你我也是共事了半年多的時間,我知道俺這小廟,容不得你那尊大佛,強求不得,不過還是希望你看在咱們這點情分上,日后黑省若是有什么難事,你還得多幫襯一點才是!”

  我點頭,認真地說道:“但有所命,在所不辭。”

  離開了何局辦公室,我找到了秘術小李,讓他幫我辦理一下交接手續,接著打了個電話,跟張勵耘那邊交代了一下之后,便與楊劫一同,離開了黑省,返回了茅山。

  重回茅山,自然得有不少人需要應付,忙碌許久,我方才得到師父傳召的消息,趕到了后院處,與師父見過面之后,將藏在八寶囊中的龍血龍鱗給拿了出來,又將那伊萬諾夫的腦袋給提溜了出來,接著將這件事情跟我師父講了個仔細。

  聽到我一一述來,師父一直在聆聽著,不停地點頭,倒是話兒沒有怎么說。

  待我講解完了之后,師父這才說道:“那小黑天的地盤,在離冥河比較遠的野人林一帶,的確是十分的厲害,就算是為師的在她面前,也未必能夠有所勝算,只可惜她太在意那真龍遺體,方才導致了失敗,如你所說,那守護松花江上千年的黑龍離世,只怕又會有許多事端生出。據我所知,小黑天的確如同那小觀音所說的一般,是從塵垢之地的混沌之中演化而出的,深深不絕,很難徹底根絕的!”

  我點頭,嘆息那精血結晶得而復失,若不是那頭魔蟒攪局,只怕已經到了我的手上,師父也不用這般經常閉關,連宗門的俗務都沒有時間打理了。

  相對于我的耿耿于懷,師父倒是顯得豁達許多,拍著我的肩膀說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此事無需多言。”

  至于那伊萬諾夫的來歷,師父則顯得很不屑,看了一眼便沒有多瞧,而是對我說道:“修行者并非中華一家所有,東洋、西洋、南洋,高手無數,而其間還夾雜著許多古怪血脈者,這些家伙不過是從那些血脈之中提起出一些特制來,通過某些化學合成的手段,重現力量,只不過這樣的手段,短時間的確能夠有顯著提升,但是對于身體的損害也十分嚴重。”

  隨著生命力的喪失,那些妄圖通過藥物或者激素來成為強者的家伙,往往會英年早逝,過早夭折。

  不過即便如此,依舊還有無數的年輕人心懷夢想,想要走這條速成之路。

  此乃題外話,我們今天真正的話題,在于我帶來的這龍鱗和龍血,師父在經過研究之后,對我說道:“這東西里面蘊含的規則之力有限,不過聊勝于無,而它最重要的一點,則是對于其他之物的推演,因為同出一源的緣故,它能夠探測出同類殘跡的訊息,如果加以祭煉,說不定能夠幫助找回你失去的那龍柱,和精血結晶。”

  聽到這話兒聽得我一陣驚訝,不過繼而又提出疑問道:“師父,即便如此,那天龍真火珠變幻迷離,平日里只要妥善保管,基本上是沒有訊息外露的;至于那精血結晶,那黑花夫人還在靈界,即便能夠查探得到,也鞭長莫及啊?”

  師父搖頭說道:“那龍珠,倘若真的有你說的那般奇特,只怕是找不回來了,不過精血結晶卻并不一樣,黑花夫人奪了它,若是想要化龍,那就一定會回來的。”

  “為何?”

  “夫天下者,雖逆亂于世,然實歸本源,龍騰于形,必現于江河,又或名山——也就是說,不管這世界有多少層天,規則最完善、平和的,便是此處,它若是去往別處渡劫,必定會有無數域外天魔前來擾亂心神,最終落敗,唯獨此處,雷電也足,威脅也少,稍微避開一些禍端,便能夠直通大道,所以這是它唯一的選擇。”

  “那么它會選擇在哪里渡劫呢?”

  “不知,或許會在它最熟悉的地方,或許會在它的成長之地……”

  “黃河石林?”

  師父扶著頷下胡須,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說道:“志程,我問你,此物若是能夠化龍,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想了一下,這才回答道:“我不知道化龍之后,會否脫胎換骨,化作另外一物種,不過卻也曉得狗尚且改不了吃屎,它即便是化了龍,也不過是一頭齷齪心思的異類,瞧它這蔑視人命,踐踏規則的行為,若是獲得力量,必然又是一場禍事,還不如將它鎮壓,也算是曲突徙薪,防患于未然——師父無需多慮,你直接告訴我,如何做吧!”

  師父點了點頭,這才說道:“你將這龍血和龍鱗留在我處,我回頭讓你唐道師叔煉制出一套司南,然后派人,下山尋龍!”

  唐道師叔是茅山自李道子之后,對于煉制之法和符箓之道,領悟得最深的人,他能夠出手,自然是對這物件的一種重視,而我則對師父后面的話語感興趣,毛遂自薦道:“師父,若是派人,不如讓我去吧?”

  師父搖頭,說:“你在朝堂之上,還有諸多事情需要忙碌,不可因為門中事物,而亂了步驟,這下山之人,我已想好,另有人選了。”

  我詫異地問道:“誰?”

  師父笑著指著外面道:“你小師弟蕭克明,自上山一來,最為機敏,舉一反三,而且還得你李師叔祖的三分真傳,算是你之后,茅山后輩中數得上來的佼佼者,只可惜心性不定,還需雕琢,我準備將這件事情交給他,讓他來做,你覺得如何?”

  我這些年一直在外奔波,倒也沒有怎么了解小師弟的修為境況,只曉得有人將他和符鈞,與我并成為“茅山三杰”,想著大抵也是不錯的,于是便點頭附和,不再多言。

  蕭克明只是一人,若是要想拿下此魔蟒,必須極盡全力方才可行,而為了防止消息擴散,如何做,這個需要在茅山長老會上面商談,師父諸事繁多,便不再與我多聊,吩咐我先去休息,而我出了茅山后院之后,倒也不急著回返清池宮中,而是前往了陵場附近的草廬。

  在那兒,有我在這塵世之中,最大的牽掛。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一章 方寸商定尋龍事”

  1. 回復 2015/03/31

    劉正楓

    原來未來飛升的是黑花夫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