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二章 多年之后師兄弟

  我前往草廬,結果到達的時候,卻發現這兒屋子仍在,但里面卻是住著一個老眼昏花的老嫗。聽到了我的喊聲,顫顫巍巍地推開門,望著藥園里面的我,微笑著說道:“是志程師侄吧,你來找顏姑娘?你還不知道她沒在藥園了么?”

  我瞇眼打量,發現這老嫗卻是秀女峰的前輩,英華真人的師姐,慌忙拱手作揖,然后問道:“施萌師叔,不知道小顏師妹現在所在何處?”

  老嫗與我還禮,然后指著后山的方向說道:“那日新任傳功長老塵清真人路過藥園,瞧見園子的靈性,便叫了顏姑娘過來問話。顏姑娘問答得體,似乎又因為什么,頗得塵清長老的喜愛,于是便將她招入后山,隨他一同修行去了。”

  老嫗說這話的時候,頗有些羨慕,要曉得塵清真人鄧震東可是李道子一輩的長老人物,比我師父的輩分還高一些,是茅山宗門之內,數得上名號的頂級高手,而這傳功長老,顧名思義。諸多秘而不傳的茅山秘法,便只有傳功長老和掌教真人能夠知曉,簡單來說,傳功長老在宗門之中的地位,是掌教真人之下的第一人。

  能夠得到他的青睞,那便代表了能夠學到更多的茅山秘術,修為也定然會突飛猛進,讓同輩中人望塵莫及。

  這般際遇,便是連這在茅山宗門之內待上了六七十年的老嫗,也都是極為羨慕的。

  小顏師妹能夠得到傳功長老的看重。我自然是為她感到高興的,要曉得茅山宗門之內,與其他門派的規矩并不一樣,一個弟子,只要是有資質,就不一定只有一個師父——比如我小師弟蕭克明。這小子天生明空目,與我那故去的師叔祖李道子一般天賦異稟。故而他一邊跟隨著我師父學習道法,一邊又跟隨李道子學習符箓之道,除此之外,還有十余人也有這機緣,與蕭克明一同,追隨李道子學習。

  小顏師妹的師父英華真人楊影,是個很厲害的女修士,無論是人品,還是修為,都是當世之間一等一的巾幗紅顏,作為大師姐,她已然學得了六七成,剩下的只是時間蹉跎,而如今若是又能夠得到塵清真人的真傳,只怕以后的茅山,說不定還能出一個女的傳功長老呢。

  這在茅山宗的歷史上,也不是沒有出現過。

  只可惜她既然跟隨了塵清真人,我倒也沒有什么機會與她獨處,雖說小顏師妹需要為英華真人守孝三年,兩人不能肌膚之親,行那男女之間的極樂之事,但是相互依偎,也能夠緩解相思,如此想想,還真的有一些遺憾。

  既然見不成小顏師妹,我便不再停留,而是孤身回返,準備回到了清池宮中安歇。

  清池宮位于茅山宗主峰之上,前殿和主殿是氣勢恢宏的殿堂,供奉著三清仙師和三茅祖師,側殿還有諸路神靈,而在后殿,則是師父門下一眾弟子的生活區域,占地甚廣,相對來說也頗為雜亂,我從側邊而行,一路來到了行院,路上眾人瞧見我,紛紛躬身朝我招呼“大師兄”、“大師伯”,而我則盡量顯得平易近人一些,微笑著點頭。

  事實上,跟隨著我一批入門的那些弟子,很多都已經離開了茅山宗,或者出仕,或者返家,而還有一部分天賦極高的,則如符鈞、楊坤鵬一般開館授徒了,我一路走回來,瞧見的,許多都是陌生面孔,有的是我入職宗教局之后師父收的徒弟,有的則是第三代弟子。

  聽聞我回來了,代替師父坐鎮清池宮的符鈞匆匆趕來,這么多年過去了,當年那個天資駑鈍的少年,此刻唇邊留著兩撇胡須,已經變成了一個面容威嚴的中年人。

  這些年來,符鈞代替了我的位置,為師父監督門下弟子的修行,臉色變得越來越嚴肅,他苛刻的要求和公正嚴明的作風,讓門下弟子又敬又怕,我上次聽人告訴我,說符鈞背地里有一個外號,叫做“鐵包公”,當真是符合他的這性子,不過那是對于別人,在我的面前,他依舊是當年的那個師弟。

  他恭謹有禮地與我拱手作禮,說了兩句場面話之后,將我迎進了我當年休息的廂房內。

  一入其中,只有道童奉茶而來,在眾人退下之后,符鈞這才一掃臉上的威嚴,露出了自然的笑,對我說道:“大師兄,你在大興安嶺,帶著手下七劍剿滅投靠邪靈教的羅滿屯一眾人等一役,已經傳遍了大江南北,邪教中人提起你的名頭,都顫抖地叫一聲‘陳老魔’,而江湖上對你的評價頗高,說你已經成為了茅山掌教真人之后的第二人了,恭喜恭喜啊!”

  我苦笑著說道:“師弟,這話兒說出來,就是在挑撥離間,你也不是不知道,師父之下,茅山十大長老,個個手段非凡,無論是塵清真人,還是刑堂長老,都遠遠要比我厲害無數,哪里有什么值得恭喜的?”

  符鈞依舊很興奮地說道:“鄧長老和劉長老自然厲害,但是若說名聲,自李師叔祖仙逝之后,你當真是除了師父之外,名頭最響的人,而這些名頭,是你一拳一劍打拼出來的,有什么說不得的——你有了這名頭,說實話,很多茅山子弟都把你當做了偶像,也的確是打擊了一下某些人的囂張氣焰呢……”

  “某些人?”

  我聽出了幾分別樣的意味來,揚眉說道:“你指的是楊知修楊長老?”

  符鈞語氣一下子變得低沉了,點頭說道:“大師兄,你這些年來,不怎么在茅山,可能對宗門之內的事情所知不多,師父這些年來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那楊師叔利用長老會的職權,為非作歹,任人唯親,當真是讓人看著氣悶……”

  我瞇著眼睛說道:“不可能吧,楊師叔的風評一直都還算是不錯的,要不然師父和長老會也不可能將這職權交給他呀?”

  符鈞十分郁悶地說道:“他就是一個表面一套、背面一套的家伙,我也不知道師父為什么會放任他這般胡來。”

  我不知道符鈞到底發現了什么,稍微盤問一番,他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心中不由生出許多疑惑,又問這事兒他有跟師父提過沒有,他搖頭,說不敢,師父這人表面上和和氣氣,其實骨子里最有主意了,也不太喜歡背地說人壞話的家伙,他便沒有敢深入地談起。我不知道他和楊師叔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稍微聊了幾句,這時門外傳來了一個爽朗的喊聲:“大師兄,你在里面么,我能進來不?”

  說話的正是師父欽點下山的蕭克明,符鈞當下也是停住了這個話題,而我則朝外面應了一聲,讓他直接進來。

  這話一說完,門就被推開了,我那小師弟蕭克明笑嘻嘻地進了來,沖著我和符鈞笑道:“你們兩個,在這兒唧唧咕咕說些啥呢,搞得這么神秘?”

  這小子今年也快十九了,跟當年那個稚聲稚氣的小孩兒大有不同,身穿著一聲素凈道袍的他挽著一個發髻,一根破木簪子隨意插著,頭上諸多散發,這長相并不隨他小姑和父親,五官分開來看都齊整,但是湊到一起來,卻總感覺有些別扭,有點兒浮滑猥瑣之氣,真不知道方正大氣的師父和一本正經的李道子,是怎么教出這么一個小子來的。

  聽到小師弟的這話兒,符鈞臉上有些掛不住了,皺著眉頭說道:“你瞎說什么呢,我和大師兄好久未見,說一些體己話而已。”

  小師弟依舊笑容不改,大大咧咧地坐在我對面,也不管符鈞,興奮地朝我說道:“大師兄,我剛剛得到師父傳令,說最近準備派我下山去辦一件事情,你知道是什么事兒么?”

  我點頭,說這事至關重要,關系著師父以后的修行,你一定要認真辦這差事,若是砸了,說不定你以后就得滾出茅山了。

  我故意說得很嚴重,他咂舌不已,不過卻并不懼怕,而是興奮地說著:“太好了,我這兩年做夢都想出山去,待在這山窩窩里面,悶得都快出鳥兒來了。不過大師兄,俗話說山中無歲月,我都快記不得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模樣了,你跟我講一講吧……”

  小師弟纏著我聊天,符鈞在旁邊陪著,三人相聊了大半夜,這才罷休,而我接下來的幾天都無事,一直等到了茅山長老會結束之后,方才得到最終消息,讓我先回宗教局去,若是有事,自行前來配合。

  這幾天我都沒有機會見到小顏師妹,頗為遺憾,又跟幾個師弟廝混幾日,這才下山而去。

  我離開茅山之后,并沒有回黑省,而是直接返回了京都報到,沒想到我一走進熟悉的局子里,立刻收獲了無數關注的目光,連守大門的那茍爺,也意味深長地瞧了我許久,看得我后背發麻。

  一直到了我來到久違的辦公室,歐陽涵雪興沖沖地跑過來,對我說道:“陳老大,你現在可是牛逼大發了!”

2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二章 多年之后師兄弟”

  1. 回復 2015/03/31

    劉正楓

    是時候該造出包鳳鳳了

  2. 回復 2015/05/21

    雜毛小道

    媽蛋你個狗日的大師兄,最后老子還真被逐出山門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