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六章 路遇腐臭僵尸臉

  望著那幾個正在撬門鎖的蟊賊,我將門緩緩地推開來,跨步而出,淡然說道:“大半夜的。都在干嘛呢?”

  那三人被突如其來的我給嚇了一大跳,猛然扭過頭來,瞧見不過是一個穿著陳舊中山裝的男子,不由得臉露惡相,粗聲粗氣地威脅道:“朋友,不該看的別亂看,不然會攤上大事的,知道不?”

  窩在我小師弟客房門口的這三人,有一矮個兒,有一胖子,還有一個絡腮胡,個個都長得兇神惡煞,生人勿近的態度。說話的是那絡腮胡,吹胡子瞪眼,一副剛剛放出看守所的饑荒賊模樣,手還下意識地往懷里摸去,我抱著胳膊,平靜地說道:“我這個人呢,就是不信邪,別人總是說我太喜歡多管閑事了,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說起來,還真的想有人幫我治一下呢……”

  聽到我的這般挑釁,那絡腮胡沖著旁邊的胖子說道:“高銳。過去,給這位爺一點兒教訓,教他怎么做人!”

  那胖子嘿然一笑,擼起袖子,露出了兩只紋著龍飛鳳舞圖案的臂膀來,粗聲粗氣地說道:“嘿,你這不識好歹的家伙,我們麒爺讓你別多管閑事,這是為你好,饒過你一條性命;沒想到你居然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既然如此,胖爺這就將你給超度了,你到了那黃泉路上,可別覺得冤屈——誰叫你壞了俺們的好事兒呢?”

  說著話,他蒲扇一般的手掌就朝著我揮了過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這胖子剛才氣息渾濁。還瞧不出什么來,結果這一掌呼過來的時候,上面勁風凜冽,卻是一個還算不錯的修行者,而瞧他用足的力道,我便曉得他那話語倒不是白講的。

  我倘若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說不定就會被這樣的一巴掌給甩飛,即便是不死,恐怕幾個月也下不來床。

  對方到底是什么人,一般小偷的話,即便是修行者,也不可能出手傷人,下這般重的手。

  如此肆無忌憚殺人的家伙,絕對不是什么好人,我面對著這猛然呼來的一巴掌,面不改色,然而在對方的眼中,卻似乎是嚇傻了一般,那胖子臉上露出了得意而殘忍的笑容,然而即將扇到我的臉上時,卻突然多出了一只素手,將這手腕給抓了起來,緊緊一捏,讓他根本無法再進一步。

  出手的是朱雪婷,這位來自京都白云觀的道門高足年輕氣盛,雖然沒有七劍里面極為資深的前輩那般厲害,但是對這些一般的江湖好手,卻也是應付自如,芊芊素手,輕巧地將對方那又粗又壯的手腕給拿捏住,緊接著猛然一掐,那胖子立刻下意識地發出了一聲下意識地尖叫,而我則在旁邊平靜地說道:“天色已晚,不要鬧到別的客人,小聲點。”

  朱雪婷嘻嘻笑道:“得令!”

  這話兒說完,她一個錯身而過,將身子擠進了那胖子的懷里去,接著一個魯達拔柳,四兩撥千斤一般地將那家伙給朝天掄起,接著重重往地上一摜,半空之中,那手指還在胖子的頷下輕輕一抹,將他接下來發出的所有嚎叫,都處理于無形之間。

  這胖子的體重不比這旅館的老板娘輕多少,這樣一砸,頓時五臟六腑都顛倒了個兒,骨頭松散,卻是失去了反抗能力。

  朱雪婷處理得果斷堅決,旁邊的林齊鳴自然也是不甘示弱,早在她動手的那一瞬間,便從走廊的縫隙中猛然越過,朝著那矮個兒和絡腮胡猛然撞去,對方在朱雪婷出手的那一刻,便曉得我們并非是普通的路人甲,膽敢管閑事,自然是有管閑事的資格,于是毫不猶豫地從懷中掏出了一把鋒利匕首,朝著林齊鳴扎去。

  林齊鳴口中急念道:“九氣青天,明星大神;煥照東鄉,洞映九門;轉燭陽光,掃穢除氛;開明童子,號曰玄鄉……”

  如此飛速加持,他連玉衡劍都沒有拔出來,而是但憑著雙手劍指應敵,不過在法咒的加持下,那手指之上卻是有劍光洋溢而出,與對方的匕首硬碰硬地相撞,結合憑借著對方的輕視,在一瞬間就制住了敵手,接著毫不停歇,將兩個癱倒在地的家伙給提溜起來,帶回了我們的房間里去,而這時朱雪婷也將摔得七葷八素的胖子高銳給押進了房間。

  整個過程并不算慢,除了對話之外,其余的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將門關上之后,我指著想要大聲尖叫的三人,平靜地說道:“和你們一樣,我對殺人并不陌生,希望你們不要讓我開殺戒,實話告訴大家,我生氣的樣子,連我自己都害怕……”

  這話兒倘若是我先前說出來,恐怕真的就只是個笑話,然而這般利落地被俘,對方倒也都是闖慣了江湖的漢子,曉得這會兒碰到了硬茬,卻也剛硬不起來了,更不管胡亂喊叫,那矮個子一臉苦相地求饒道:“大哥,誤會,這都是誤會,你你別介意啊!”

  我摸著鼻子笑道:“是誤會么?或許吧,好了,我講一下規矩吧,我問,你們答——誰若是說了謊話,我應該是能夠聽得出來的,而一旦我確認了,那你們走在黃泉路上的時候,不要覺得冤屈,反正都是你們自己選的,對吧?”

  絡腮胡可能是這三人的頭兒,還繃著一張臉硬撐,那矮個兒和躺在地上直哼哼的胖子就受不住了,好是一番表忠心。

  我不想與這三人多費唇舌,于是自己問道:“說吧,半夜到這里來,到底想要干什么?”

  第一個問題,三人都有些猶豫,我瞧見矮個兒和胖子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巴,便冷聲哼道:“你們盡管騙我,我不介意今天晚上見血的,殺幾個人,對于我來說,當真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

  這話兒嚇得那矮個兒撲通一跪,哭著說道:“大哥,大哥,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平靜地倒數道:“五、四、三……”

  “別,別,我話說還不成么?”那矮個兒的膽子是最小的,嚇得直哆嗦,對我說道:“我們是玄武門的人,剛剛接到一個消息,說這里有一個小子,身上有一件瑰寶,散發著龍氣,應該非常值錢,于是我們的人就將他給引開了,帶著他進山里去兜圈子,而我們則過來摸底,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什么好東西。”

  我皺著眉頭,冷然笑道:“這么說,我那小師弟是被你們的人給引開的對吧?”

  矮個子苦笑著說道:“應該是吧,我是臨時被叫過來的,什么都不曉得,是聽張麒說的——大哥,我什么都說了,你可別殺我啊?”

  他這副模樣讓旁邊的同伴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那絡腮胡張麒在旁邊吐了他一臉口水,氣呼呼地說道:“你這貪生怕死的狗賊,你以為把實話都說了,人家就會饒你一條狗命?你到底是有多天真?”

  我沒理會兩個人的談話,而是扭過頭來,旁邊的林齊鳴思索了一番,這才對我說道:“有,黃山附近沒有什么修行宗門,什么道觀、寺廟一概沒有,倒是有一幫游走于灰色地帶的家伙,也就是他剛才所說的玄武門,是由一個硬氣功的流派分支,不過玄武門這個名號在江湖上并不算響亮,另外一個好一些——烏龜門,老大這你應該曉得了吧?”

  林齊鳴是個文武雙全的人物,平日里別人修行完畢之后,都玩兒去了,他卻不會,而是喜歡翻看一些資料,以及查閱卷宗,這也使得他對于很多事情,都有一些了解,博學多才,而我聽到“烏龜門”這個字眼,頓時就將這前因后果給聯系了起來。

  驚蟄即將來臨,那魔蟒離化龍的日子也越來越近,而我那唯一能夠掌握線索的小師弟卻被人帶著在山里面繞圈子,這事兒聽起來讓人真有些不可思議,不過我確定之后,也沒有時間跟這幾個家伙多聊,而是依照著老辦法,拿那辟谷丹當做毒藥,騙過他們之后,讓他們帶著我們三人,前去與幕后主使者碰面。

  被我一番恐嚇,對方也是驚了魂,忙不迭地應下,接著被押著除了旅館,在門口不遠處,正停著一輛越野車,里面的司機也是他們的人,瞧見出來了,以為得手了,將車前燈打了個閃,提示自己的位置。

  他的下場不言而喻,被一頓胖揍之后,終于表示了屈服。

  矮個人告訴我們,那目標十分厲害,他們玄武門的好手都被派到了山里去,要想找到他們幕后的老大,得進山。

  我對于如何找到幕后的黑手,并沒有什么興趣,當務之急,是找到我那不靠譜的小師弟,于是讓他帶路,趕往山里去,而這車擠不下那么多人,我就將其余人等給打暈了,全部都塞進了后備箱。

  有了人指路,林齊鳴開車,我們很快就離開了這個小縣城,一路朝東,一直來到了黃山山麓的邊緣地帶。

  那越野車在黑暗中行走,車燈照著前方,快到的時候,我突然瞧見路邊有兩個人。

  車燈照過去,我瞧見那兩人的臉上,盡是僵直的腐肉。

  死氣凜然!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六章 路遇腐臭僵尸臉”

  1. 回復 2015/04/04

    劉正楓

    烏龜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