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八章 玄武洞中詭異多

  這驚叫聲就像發令槍,林齊鳴在聽到的那一瞬間,整個身子便弓了起來,宛如獵豹一般地朝著聲源處跑去。而我則吩咐朱雪婷,讓她看好這四人,任何人一旦有所異動,不要猶豫,直接一劍穿他個透心涼。

  聽到我的吩咐,那幾個家伙的眼神頓時就飄忽了起來,一副驚恐的模樣,而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追著林齊鳴的背影,快步沖進林中。

  我與林齊鳴一前一后沖到林子里,瞧見一個黑色的身影跌跌撞撞地朝著西面跑了過去,口中驚悸地大聲喊道:“別殺我,別殺我……”

  這個人在驚恐之下,爆發出了巨大的潛力來,跑得跟兔子一樣。然而瞧他后面,別說人,就連一個鬼影子都不見,我比林齊鳴速度快許多,箭步沖到了那人的跟前,伸手一攔,大聲喊道:“冷靜,沒人要殺你,給我停下來!”

  我本以為那人會反抗,都已經準備好將他拿下了,沒曾想對方聽到這人聲,頓時就松懈了下來。腳一軟,直接栽倒在了我的身前來。

  我俯身過去,扶起他的胳膊,將人抬起來,結果瞧見這家伙的臉,居然全部都是綠油油的黏液,除此之外,腦袋處有好幾處裂開的口子,鮮血嘩啦啦地往外流。把他都弄成血人了。我瞧不出這人的臉目,不過還是掏出了止血紗布,將他的幾處傷口給包裹住,又吩咐林齊鳴在旁邊警戒著,這才沉聲問道:“說話,到底怎么回事,誰在追你?”

  那人無助地伸著手,恐懼地說道:“蛇!好長一條蛇,天啊,怎么會有這樣的怪物。根本就打不動。刀子砍上去,直接就崩了口子!”

  這人的話兒說得我眼前一亮,也顧不得他渾身滑膩膩的鮮血,一把揪住了他的領子,大聲問道:“是不是一條身長十幾丈,頭有犄角、肋下生翼的黑色巨蟒?”

  那人似乎被嚇掉了魂,整個人都處于崩潰狀態,我一直連問了好幾句,他都沒有反應,當我問第四遍的時候,這才醒轉過來,痛苦地搖頭說道:“不知道,我不知道。它一出來,就殺死了我的好幾個兄弟,我被它噴了一頭口水,嚇得拔腿就跑,哪里來得及仔細打量?”

  這邊說著話,林齊鳴走了過來,對我說道:“老大,沒有找到痕跡,若是真的有人追殺他的話,恐怕已經見機不對,溜走了。”

  我瞧著這個嚇得神魂顛倒的家伙,搖頭嘆息了一下,從他剛才的話語來看,想來他應該也是玄武門里其中的一員,那幫家伙瞧見我小師弟身懷異寶,想要撈點好處,結果出盡人手,最終卻是損兵折將,而且還擾得我現在跟小師弟失去了聯系,實在可惡又可憐,不知道當初下這個決定的人,會否在后悔?

  我瞧見這人忐忑不已,心神不安定,一時也問不出什么來,又心掛朱雪婷那兒,于是讓林齊鳴押著這人,返回了我們剛才所在的地方。

  然而回到林中一看,卻是人影無蹤,地上躺倒著兩個人,卻是那胖子高銳和矮個兒羅一馳,身上都中了劍,不過未死;至于朱雪婷,還有那絡腮胡和越野車司機,則不見了人,我手按在了羽麒麟母玉之上,與離開的朱雪婷聯絡,得知剛才我們一走開,那絡腮胡便暴起而動,其余幾人或攔或逃,結果被她傷了兩人,現在在追那絡腮胡子,而另外一個人,則逃向了不同的方向,恐怕追不回來了。

  我讓朱雪婷回來,窮寇莫追,那絡腮胡子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丟了就丟了,我們此番前來的目的,是要找到我那小師弟,別的丟開一邊再說。

  朱雪婷不是很情愿地應了一聲,然后往回趕來。

  我曉得她心里面在想什么,這簡單的一個看人,她都能夠弄丟,這事兒實在是太丟面子了,所以她就想要給那絡腮胡一點兒好看,而且她自問有能力追回那絡腮胡子,被我這般一說,難免有些不愿意,不過我并不理會她的小心思,而是沖著那兩個躺倒在地的家伙笑道:“怎么,賊心不死,想著逃跑對吧,那成,小胖,幫我送這哥倆兒一程!”

  林齊鳴面無表情地拔出劍來,地上那兩個呻吟的家伙立刻慌了,顫抖著嗓子說道:“大哥饒命啊,想跑的是胡子龍,我們兩個哪有那膽子?”

  兩人一開口,被林齊鳴押著的那個血人突然發聲了:“高胖子,羅矮子,你們不是去了那肥羊住的旅館么,怎么會在這兒?”

  滿嘴冤枉的羅矮子聽到這叫喚,頓時也忘記了與我辯解,驚聲喊道:“何護法,是你?你以為我們想來這兒啊,那道爺可不是肥羊,我們才是——不說這些,我們剛才看到了馬老六和癟五幾個的尸體,他們怎么死的?還有,你咋變成了這副鬼樣子?”

  兩人是故人相識,本來應該談笑甚歡,結果彼此都是狼狽模樣,頓時就多出了幾分傷感來,這個滿身是血的何護法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我和林齊鳴一眼,這才拱手說道:“不知道兩位是?”

  我冷冷地說道:“別廢話,想要命的話,問你什么,趕緊說——至于我,就是你口中那頭肥羊的大師兄!”

  何護法頓時就萎了,不過他倒是個識趣的人,低頭說道:“好吧,既然落到你們手上,我也認栽了,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按照門主的計劃,將那個年輕道人引到了玄武洞中,準備靠著里面的機關將他給慢慢折騰,最后擒住;結果那道人卻是個厲害角色,連續傷了幾位長老,最后竟然又在一塊石壁上面窺破天機,找出了一個地道來,鉆了進去,門主帶人追過去了,而我則在洞窟外面輪守,沒曾想就有一條大蛇沖了出來……”

  他倒也光棍,竹筒倒豆子,說了個干凈,我皺著眉頭說道:“地道?你們玄武門盤踞那洞窟近百年,居然沒有發現?”

  何護法也是很無奈地說道:“那里面有一些奇怪的符文,我們門中無人能懂,那道人卻是厲害得很,只瞧了一眼,就發現了其中的機關奧妙。”

  我又問道:“那道人身邊,是否有一個女孩子?”

  何護法點頭說道:“對,是有一個使雙劍的女孩子,要臉蛋有臉蛋,要屁股蛋兒也有屁股蛋兒,嘖嘖,真的是個尤物啊,還厲害得緊,火辣辣的,我們門主親自上,都拿不下那小娘皮……啊!”

  他說到最后,卻是以一聲慘叫結束,因為我毫不猶豫地給了他一個大耳刮子,將他給直接打蒙了。

  滿眼金星的何護法這回倒是又吐了一口血,搖搖晃晃地爬起來,一臉委屈地說道:“你咋說打就打啊,我得罪你了么?”

  這話兒說得不夠利索,他咳了兩聲,卻是吐出了幾顆牙齒來。

  我陰沉著臉說道:“管好自己的嘴,不然命丟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馬老六他們的死,你知道怎么回事嗎?”

  何護法一臉茫然地說道:“馬老六他們是被放在外面作暗哨的,他們死了么?”

  這一問一答,我簡單地了解完情況之后,讓林齊鳴扶著地上的兩人,而我則對何護法說道:“走吧,帶我去你們的老窩瞧瞧。”

  那何護法連忙搖頭說道:“不、不、不,好不容易逃出來的,那兒有大蛇呢,回去干嘛?”

  我沒說話,瞥了一眼林齊鳴,后者毫不猶豫地一個下勾拳,打在了何護法的腹部,直接將這家伙弄成了煮熟的大蝦,在地上好是一陣翻滾之后,方才曉得我們和那大蛇一般,都是可能要他性命的家伙,于是便也沒有再多做猶豫,帶著我們折返而歸。

  走了幾步路,朱雪婷也趕過來匯合了,一行六人,趁著夜色,沿著小路,走了好長一段時間,終于來到了那處玄武洞前。

  這是一處十分隱秘的洞穴,它藏在一道水瀑之后,前方一口深潭,夜里黑乎乎的池水,蕩漾著天山的月光,而繞過前面的林子,有一條小路直往其中,我們來到這路口,瞧見地上果然滑膩膩的,蜿蜒曲折,有爬行動物滑過的痕跡,何護法看得腳發麻了,卻被我們拿劍逼著,頂在后背心上,不得不硬著頭皮往前走。

  過了那飄散著雨沫的通道,我們來到了那玄武洞中,一處還算是比較寬闊的石府,煙熏火燎的,不過墻壁之上,卻又許多艷麗的畫作,還有燃燒著油脂香味的炬火,將整個空間照得透亮。

  洞中沒有人,不過卻有幾處殘尸,模樣十分凄慘,我過去查看了一下傷口,瞧見果然是有被咬過的痕跡。

  我讓何護法帶著我去那地道入口處,他磨磨蹭蹭,我有點兒發火了,而就在這時,我卻聽到洞外傳來了慌張的叫聲,急促的腳步朝著這洞內奔來,我眉頭一皺,剛將劍給拔了出來,卻見到先前逃走的那絡腮胡和司機一臉慌張地沖了進來,瞧見我們,就像看到救星一般,大聲喊道:“救命啊,救命!”

  話說著,兩人雙雙栽倒在地。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八章 玄武洞中詭異多”

  1. 回復 2015/04/04

    劉正楓

    這家幫主混號是灰太狼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