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章 蛇窟蛋池明悟道

  滿滿的蛇池之中,有一個人無力的嘶叫著,雙手朝上揮舞,就像一個溺水的人。想要徒勞地抓住任何可以漂浮的東西一般。

  何護法瞧見這人,顯得分外激動,大聲地喊道:“鐘副門主,你這是怎么了,為什么不上來?”

  他連著叫了好幾聲,那人方才聽到呼喊,睜開了眼睛,朝著這邊循聲望來,看到了何護法,臉上突然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小何,你來了啊,是過來救我的么?”

  在這般的蛇池之中沉浮,萬蟲噬咬之下,還能夠笑出來,無論如何。都讓人覺得詭異無比,然而人總是會有思維死胡同的,也許是太熟了,那何護法卻并沒有想到這事兒,連忙點頭說道:“對啊,鐘副門主,我拉你上來,你等著啊。”

  這蛇池離地面并不算深,何護法朝著邊緣靠近,伸出右手,朝著何護法的胳膊抓去,試圖將他從蛇池之中給撈出來。

  我抱著胳膊在旁邊瞧著。并不阻止,卻見里面的那個男人也緩緩伸出了胳膊來,無力地被何護法抓住,然而就在他用力往上拽的時候,那什么鐘副門主的臉突然一陣扭曲,而何護法則感覺到對方的身體突然一輕,覺得詫異,在旁邊的我們卻瞧了個分明——但見那鐘副門主自腹部以下,全部都被那細蛇咬破。何護法拔出來的,并非整個一人,而是只有上半身,至于其他,則有無數的腸子將其牽連在了池子里。

  何護法一開始沒注意,而等到他低頭瞧去的時候,整個人都嚇了一大跳,想要丟開鐘副門主,結果卻被他死死抓住了,不由得顫抖地問道:“你都不行了。為何還要我拉你上來?”

  鐘副門主的臉上痛苦消散。又露出了剛才的那種詭異笑容來,對著他說道:“我是活不成了,不過若是能夠找到一個替死鬼,就可以轉世投身,而不用在這蛇池之中,受那永世沉淪之苦了,哈、哈、哈……”

  這算計!

  我下意識地朝著池邊走去,想要將何護法救出,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卻見那鐘副門主的七竅之間,居然在一瞬間鉆入了七條不同顏色的小蛇,宛如蚯蚓一般的大小,如同釘箭,直接射入了何護法的額頭與太陽穴中去,那個極愛嘮叨的家伙終于解脫了,喉嚨里發出一陣未說出的咕噥,雙膝轟然跪倒在地,然后歪歪斜斜地朝著蛇池之中跌去,一聲不吭。

  我趕到的時候,并沒有拉扯他一把,而是看著他被無數花花綠綠地細蛇吞沒,臉上一片陰沉。

  邪門,這個地方,實在是太邪門了!

  就在我瞇眼瞧著蛇池的時候,林齊鳴突然出聲提醒道:“老大,頭上。”

  聽到林齊鳴的提醒,我毫不猶豫地揮出一劍,接著感覺到頭上有東西落了下來,這一劍正好擊中對方,我往后退了一步,余光處瞧見竟然是一條長約兩米的黑斑蝮蛇,模樣冰冷而恐怖,瞧著十分嚇人,不過這偷襲的家伙卻被我一劍斬斷,化作了兩截,一截跌落蛇池之中,一截落在了我的腳邊,我伸腳踩了一下,是蛇頭部分,居然還有生命,張大了嘴巴,似乎還想咬我。

  我不理會它,一腳碾成稀巴爛,這才抬頭看去,卻見我們的頭頂之上,無數的鐘乳石垂落而下,每一根鐘乳石竟然都盤踞著一條兩米或者三米長的蝮蛇,有黑色的、白色的、紅色的、綠色的和斑斕色彩,不一而足。

  就在我朝著上面望去的時候,這些長蛇仿佛約好了一般,紛紛吐出了信子來。

  咝、咝、咝……

  整個地下洞穴之中,突然在一瞬間充斥著這種讓人渾身發寒的響聲,我這是方才明白,這兒根本就不是什么修行圣地,而是一處實實在在的蛇窟。

  “老大,怎么辦?”朱雪婷沖著我大聲喊道。

  她是女孩子,盡管有著一身本事,但是對于皮膚冰冷、模樣丑陋的冰冷長蟲,有一種天然的恐懼,但是就有些換了,而旁邊的矮個兒焦急地提議道:“大哥,我們回去吧,從那走道往回走,再將地道口給堵住,那些蛇就上不來了,是不是?”

  他們都想著毫不停留地逃到上面去,然而我卻冷笑著說道:“封堵住地道口?那這里面的人呢,你們門主和那十幾號高手呢,我小師弟呢,該怎么辦?”

  這話兒說得那矮個子無言以對,而我則毫不在意地說道:“大家靠近我一點兒,我們在這里找尋一下,看看有沒有別的出口。”

  林齊鳴和朱雪婷曉得我的本事,經過一開始的慌張之后,便也不再有太多的惶恐,靠近我一米左右,將我給護翼起來,接著又押了身上有傷的兩名玄武門弟子,朝著前方有痕跡的地方走去。

  繞過一片很大的石筍,我們來到了一處超過百米的淺坑前,但見這兒有著密密麻麻的白色蛇卵,將整片區域都給鋪滿了,不過淺坑的中間,被人踩過了一路,里面的蛋液、蛋黃流滿一地,將整個空間都給弄得腥味十足。

  瞧見這地方,我似乎曉得了當時的情形,恐怕是我小師弟與玄武門一眾人等,在這里一追一逃,將這蛋場給弄得凌亂,方才驚擾了此處的群蛇,奮起攻擊。

  這些白色蛇卵并不算大,不過這般密密麻麻、層層疊得地鋪著,給人的視覺震撼實在是有點兒大,若是密集陣患者瞧見,定然就是渾身一陣雞皮疙瘩升起,根本不敢再看。我倒是無所謂,既然能夠確定小師弟他們的蹤跡,那么就算是前面有龍潭虎穴,也不惜一闖,更何況只是這等區區蛇窟,于是毫不猶豫地走入淺坑蛋場之中,循著前人的腳步而走。

  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在走入其中的時候,我還是吩咐了旁邊的人,讓他們盡量順著別人的腳印而行,不要踩更多的蛇卵了。

  此時我們的后面已經有蛇群出現,先前在蛇池之中的,不過都是些還未成長起來的細蛇,而這一幫從鐘乳石上面落下來的,卻個個都有兩三米長,厲害的還有四五米,都是成熟的個體,此刻朝著我們這邊不斷游動而來,瞧得眾人一陣心中發毛,腳步下意識地快了,也沒有太過于注意,腳下蛋殼的破碎聲啪啪而起,特別是胖子,三百斤的噸位,一腳下去,無數蛇卵便破裂開來。

  別人急,我反倒陷入了一陣平靜之中,行走在這生命的誕生地,我能夠感受到在某一處角落,那幼蛇鉆破了蛋殼,朝著外面的世界爬了出來,窸窸窣窣,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生命周而復始,生與死不斷顛倒,兩個種族的競爭,你死我活,這就是天道,這就是自然么?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這句話的正確意思是,天地是無所謂仁慈的,它沒有仁愛,對待萬事萬物就像對待芻狗一樣,任憑萬物自生自滅,而這里面的規則在于,弱肉強食,誰能最終生存下來,全憑著自己的本事。此話是出自于道家圣典《道德經》,然而里面深層次里蘊含的東西,卻幾近于魔道。

  又或者,魔道才是最歸本還原的一條規則?

  我心中一片混亂,提著腳尖走路,這時那胖子卻是已經沖到了我的前方去,而身后的朱雪婷也緊緊抓住了我胳膊的衣袖,對我說道:“老大,它們追上來了!”

  我的注意力還在那些剛剛誕生出來的幼蛇身上,聽到朱雪婷這般一說,回過頭去,瞧見那蛇群洶涌,離我們最近的,卻是只有五六米了。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左手在胸口畫了一個秘文,朝著前方遙遙一拍。

  【深淵三法,魔威】!

  一掌而下,那來自深淵阿普陀魔王的威嚴陡然散發,這是一種來自靈魂根源的壓制,越是低級的生物,越是容易被影響,而這些長蛇也是陡然一頓,仿佛前面有堵墻一般,根本無法再次前行。

  這一招,便將后面的威脅給止住,不過我卻曉得魔威并不能夠持續多久,當下也是加快了腳步,朝前而走。

  我們很快就走過淺坑,這是哪個胖子早已經走到了前頭,我瞧見這淺坑邊緣有一具尸體,用飲血寒光劍將他翻了過來,瞧見皮膚下有許多細小的線條在蠕動,劍尖一劃,卻是爬出了四五條小蛇來。我們繞開了這具尸體,繼續向前,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卻聽到一直奔在前方的那胖子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叫聲來。

  我們循聲望去,卻見黑暗中陡然躥出了一道綠影,陡然覆在了那家伙的腦袋上,接著將他猛然往前拖拽而去。

  我眼睛瞇了下來,便瞧見那綠影并非別的,而是一條身長超過三丈的碧綠大蛇,一口咬中了胖子的腦袋——這路途之中,不僅后面有蛇,而且前面,也并不太平啊!

  瞧見胖子高銳的身體被那綠色朝著前面拖拽而去,我們自然是不會放任,朝前追去,不過那巨蛇的爬行速度飛快,一追一趕,卻也跑出了不少路程。

  我追了幾分鐘,突然感覺前面一空,有嘩啦啦的流水聲,傳入了耳中。

  除此之外,還有刀劍之聲。

3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十章 蛇窟蛋池明悟道”

  1. 回復 2015/04/03

    更新

    小佛,慢慢更

  2. 回復 2015/04/03

    下一篇

    果然是我那闖禍的小師弟

  3. 回復 2015/04/04

    劉正楓

    刀劍之聲,自然不是蕭克明他們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