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二章 知道我媽是誰么

  置身于蛇窟之中,上下左右全部都是滑膩膩的長蛇,腳下倘若稍微一不注意,便會失去平衡。直接栽落在蛇群之中,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剛才為了拿住那條修羅竹葉青,我毫不猶豫地沖了出來,將其頭顱斬下。

  而得手之后,我立刻處于這般的陷阱,無數游蛇將我的回路給封堵住,不想還好,細思極恐。

  不過我這人跟朱雪婷那種見到爬行動物就有些走不動路的小妞兒不同,神經粗大得很,在瞥了一眼之后,當下也是將魔威施展而出。

  魔威臨體,一股恐怖的氣息以我為中心,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相比其余魔物,這般的游蛇也就剛剛比蠹蟲要聰明一點兒,不過到底還是腦子不夠用。在魔威出現的那一霎那,一種來自靈魂本源處的恐懼降臨在了它們幼小的心靈之中,眼前的我便已經不再是什么可以攻擊的對象,而是散發著凜冽魔威的天敵,那種恐懼完全支配了它們并不算發達的大腦,控制著它們四散而逃,有的甚至直接一陣癱軟,不得動彈。

  一招魔威定天下,洶涌蛇群四散了,眼前對我最大的威脅已然不見,我自然不會避回異獸八卦陣的烏龜殼中,而是將手中的長劍一揚。朝著那鱗甲怪人沖去。

  身懷魔威,我每走一步,身邊的炁場便朝著旁邊散逸出無盡的威嚴來,這是一種與龍威類似的東西,那些游蛇根本就生不出反擊的心思,瑟瑟發抖,連張嘴的力氣都沒有,任我從它們的身上踩過,腳底那種軟綿綿的觸感。讓我想著盡快結束這一切,然而那鱗甲怪人雖說也有被我的這魔威給鎮住,但是卻也只維持了一剎那,緊接著弓起身子,從身后抽出了一把白骨劍,與我猛然砸來。

  一劍在手,這家伙倒也是有著足夠的自信,口中狂叫道:“狗日的,我要給小綠報仇!”

  他這副歇斯底里的模樣,仿佛死去的不是一條大蛇。而是他的情人一般。

  我舉劍與他相搏。發現那白骨劍當真是一把不錯的兵器,硬度很強,即便是與飲血寒光劍正面相撞,也能夠壓得住它的威勢,不受其擾,而且這家伙天賦異稟,憑空生出一股子蠻力來,就連我都覺得這劍上附和的勁道,實在是太過于強力。

  短暫之間,兩人交手數個回合,那鱗甲怪人也從一開始的瘋狂,慢慢地回復了冷靜。

  所謂的哀兵必勝,那不過是對于軍隊之間的士氣提升,高手相搏,倘若一貫依靠情感的因素來做主,失去理智,九成九的原因會輸,唯獨有零點一的可能,就是開掛,大神附體,方才能翻盤。

  這鱗甲怪人顯然沒有引神入體的打算,故而手中的白骨劍從一開始的激進,變成了現在的周旋,而后則被我全面壓制,不斷向后退去。

  之所以如此,倒也不是對方太弱,掄起力量來,這家伙似乎還勝我一籌,不過關鍵在于他的搏斗經驗實在是太過于缺乏,有一些稚嫩,而我卻是從水里火里摸爬滾打而出來的,別的不說,關于時機的把握,最是懂得,當下也是見到對方一點兒縫隙,便立刻鉆入其中,將這優勢努力擴大,使得他不斷崩潰,不能與我抗衡。

  當自己這邊全面出現劣勢的時候,那鱗甲怪人依舊硬著頭皮頂著,不過口中卻突然說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這句話一出,我就知道對方心虛,已經在準備用別的途徑來解決問題了,于是一邊揮劍,一邊笑著說道:“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是人,對不?”

  那鱗甲怪人的第二句話把我給雷到了:“你,你知道我母親是誰么?”

  我完全無語,手中的長劍不斷向前,終于瞅準機會,一劍劃過對方的腹部,硬是從對方那堅硬如鐵的鱗甲之中,斬出了一條一指寬的血痕來。

  “啊……”

  這是對方第一次受傷,所有的話語都變成了一句撕心裂肺的慘叫,那家伙青黑色的臉上頓時就浮現出了無數暴戾來,沖著我怒聲吼道:“你居然敢傷我,你居然敢傷我,我就讓你知道,得罪了我的人,下場到底會有多慘!”

  他右腳朝著前面一跺腳,整個人突然變得龐大起來,足足有三米多高,接著手中的白骨劍也變成了門板一般地巨劍,猛然揮劍,朝前而戰。

  我瞧見這一劍的威勢甚重,來勢洶洶,一個后空翻,躲過了這一擊,落在了蛇群之中。

  那蛇群原本處于四散奔逃的狀態,然而我身上的魔威持續不了多久,一旦消散之后,那些毒蛇根本就記不住厲害,居然又張嘴朝著我咬來,這魔威的施展次數有限,我并沒有過多的迷戀,當下也是長劍翻飛,僅僅憑著手中的飲血寒光劍,便將那些試圖朝我進攻的長蛇給一一挑飛,然而就這么一眨眼的功夫,那鱗甲怪人居然一劍斬落了上空一根碩大的鐘乳石,接著白骨劍一拍,朝著這邊射來。

  我能夠避開,自然不會硬拼,往左邊一閃,結果那家伙卻如同暴起的毒蛇一般,倏然而至,那巨大的白骨劍猛然斬在了我的身旁。

  先是用鐘乳石逼開我的空間,接著一劍斬來,擺明要與我硬拼,這家伙雖然手段并不算純熟,但是天賦卻極高。

  我沒有一點兒考慮時間,只是憑著本能施展了土盾,提劍而上,與這家伙猛然對拼了一記。

  轟!

  勁氣相撞,巨大的震蕩聲充斥在了整個洞穴之中,一股氣浪從兵器的交擊處陡然而起,朝著四面吹去,將地上的那些蛇群給卷得不斷翻滾。

  場中相斗的兩人,一位足有三米多高,而另外一位,在他的面前簡直就是剛剛學會走路的小孩,按理說吃虧的終究是我,然而我所修行的這深淵三法,是來自于無盡深淵之中魔王阿普陀千錘百煉之術,不知道集盡了多少前人的智慧方才得出,哪里是那般好相與的,故而最終的結果是兩人持劍相持,而我們腳下堅硬的巖石紛紛碎裂,十米之內,無一塊完整的地方。

  呼、呼……

  兩人不斷地喘著氣,那鱗甲怪人繼續加力,臉色變得無比扭曲了,反而是我,因為有著土盾的存在,這般借力打力,倒也不費什么力氣,當下也是平靜地頂著對方的壓力,耐心地等待著他由盛轉衰的那一剎那。

  高手相較,憑的不僅僅只是手段,還有耐心,以及眼光。

  終于,我瞧見那鱗甲怪人在僵持了十幾秒鐘之后,眼中掠過一絲驚慌,而力量似乎也在一瞬間變得有點兒不夠穩定了,當下也是將血勁上涌,開啟了臨仙遣策。

  深淵三法,本質上還只是一種極為高明的技巧,而這臨仙遣策,方才是進攻之時,一等一的大殺器。

  世界在一瞬間就變得無比的簡單,四周一片血紅,我在對方的力量稍微退卻的那一霎那,也猛然抽劍而回,而在對方的巨劍因為慣性斬落下來的那一剎那,選定了那白骨劍上的一處破綻,猛然斬去。

  這一劍快得已經超越了肉眼的極限,即便是用炁場鎖定,修為稍欠的人也感知不到,旁人看著,仿佛僵持一直在繼續一般,然而我這一劍下去,最終的結果,卻是將那門板一般巨大的白骨劍,給直接斬碎了。

  對,斬碎了!

  那比我還要龐大的白骨巨劍,在一瞬間被我擊中了最弱一點,力量在劍身之上得不到釋放,陡然間崩壞,化作了無數碎片。

  而在這漫天的碎片之中,我迎面而上,長劍翻飛,在詫異非凡的鱗甲怪人身上不斷斬去,身子快若鬼魅,化作了幻影。

  刷、刷、刷!

  劍光游弋,盡管對方身上的鱗甲堅硬如鋼鐵,我依舊能夠找到其中的破綻之處,而在這樣一場暴風驟雨的交手之中,那鱗甲怪人終于露出了自己垂落的一面,一邊抵擋著往后退,一邊口中大聲叫道:“別殺我,我母親可是真龍,若是讓她知曉,你就死定了!”

  真龍?

  世間哪兒會有那么多的真龍?再說了,龍生九子,也不可能弄出這般的一個家伙來的。

  我冷冷一笑,手中的長劍卻并不停,猛然一劍,將對方的左臂給斬落下來。

  這一擊將對方完全給斬得崩潰了,不再言語,而是在半空中猛然一番,三米的身型居然還在變大,就像吹脹了的氣球一般,倏然之間,竟然化作了一條十米長度的黑鱗巨蟒,而與之前的那條修羅竹葉青所不停的,在于它的三角頭之上,居然有一坨類似于犄角一般的凸起物。

  蛟?

  不對,不是蛟,這般的怪模怪樣,要么是未曾出現過的生物,要么就極有可能是不同物種雜交而出的東西。

  雜種!

  那黑鱗巨蟒在空中騰現之后,不敢久留,直接朝著水潭之中落下,想要遁走,然而我哪里能夠讓它來去自如,早就先一步躍到水潭旁邊,顧不得潭中粼粼的毒蛇,沖入其間,一把抓住了對方的尾巴。

  哼,想跑?

  真當我麻栗山龍家嶺第一密子王這名頭,是白叫的么?

2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十二章 知道我媽是誰么”

  1. 回復 2015/04/06

    劉正楓

    他爸是誰?

  2. 回復 2015/04/07

    風鈴中的刀聲

    他爸應該是彌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