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三章 先是大哥后世叔,厚顏無恥小豆子

  水潭之中,因為我與那鱗甲怪人的拼斗,擠滿了無數長短各異,顏色不一的滑膩長蛇。而盡管如此,我依舊不管不顧,直接躍身跳入水潭之中,抓住了那家伙化身而成的黑鱗巨蟒。

  我這一躍入潭中,周圍的那些長蛇有的恐懼游離,有的則處于本能,張嘴來咬,我能夠感覺到全身至少有十幾次疼痛。

  我當下也是強忍著這種巨大的癢麻的痛楚,雙手抱著那條粗壯的蟒尾,猛然一抖,那力量便從尾部一直朝前蔓延,延伸到了前端,接著有傳遞了回來。

  這一招,我可是學習了小黑天的手段,當初在靈界死亡谷中。她就是用了這一招,制服的那黑鱗蛟龍,而我今天卻是有樣學樣,將其施加在了這家伙的身上。

  不過這條黑鱗巨蟒可跟那一條黑鱗蛟龍不能比,人家可是飛翔于九天之上的異獸,而它不過是一條藏在地洞里面的泥鰍而已。

  不過不管怎么樣,基本的構造都是差不多的,我這般猛然一抖,一開始它還拼力反抗,身子不斷扭動,先是拼力朝著水潭深處鉆去,緊接著在發現實在是逃脫不出我的掌控之后。便回過身來,想要張嘴咬我,然而這個時候,我已然將這一個震動頻率把握到了精髓之處,三兩下,那黑鱗巨蟒便被我搖得渾身散架,骨頭與骨頭之間不再關聯。

  如此一來,此物便如同癱瘓了一般,再無反抗的能力。唯有口中哀哀鳴叫道:“別,大哥別殺我,有事好商量!”

  這家伙像極了現實世界之中的紈绔子弟,一開始囂張無比,接著發現不但自己打不過,而且連背后的靠山都嚇不住人,這時才慌了,緊接著那態度直接就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大哥”都叫上了,讓人肉麻得緊。我也不管它。直接一個魔威,將叮咬在我腿肚子上的諸般游蛇給嚇垮,接著將這松松垮垮的十米長蛇拖到潭邊的岸上來,指著它說道:“別跟我裝犢子,弄個正常點的模樣來說話。”

  那家伙身子一扭,碩長的身軀逐漸開始縮小,慢慢地往回縮,到了最后,竟然化作了一個虎頭虎腦的五歲小男孩來,大眼睛、粉嫩粉嫩的臉頰,只不過蜷縮在地上,讓人忍不住心疼。

  我的臉頓時就黑了,寒聲說道:“我讓你化作人形,不是讓你裝可愛的,別以為這樣,我就不殺你了。”

  那家伙也挺無辜地說道:“大哥,我就是這副模樣,先前之所以弄得丑陋兇惡,是為了嚇人的……”

  我單手將這家伙的脖子給拎了起來,也不跟他多做爭辯,指著周遭的那些長蛇說道:“別的想不說,幫我把這些讓人厭煩的東西給我驅趕走——別跟我說你不會!”

  那小家伙倒是挺配合我的,二話不說,直接噘嘴吹哨,幾聲噓噓聲之后,那些游蛇居然聽了他的命令,彎曲著身子,開始朝著黑暗處快速地爬開,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之后,偌大的空間里,除了剛才的一地死尸之外,再無別無。

  眾蛇散退,八卦異獸陣里面的幾人終于喘了一口氣,王木匠收起法陣,帶著令旗回返到了八寶囊中,而林齊鳴等人則趕了過來,朝我問道:“老大,腳沒事吧?”

  我的腿上,有十幾處的傷口,是剛才跳入水潭中抓這家伙的時候給咬得,都是毒蛇,不過好在我的魔功已然大成,皮膚在被咬的那一瞬間就立刻自動收縮,不讓毒液注入,故而看著有些血肉模糊,實則并無太多實質性的傷害,我搖了搖頭,將那家伙給丟在地上,冷冷地說道:“好了,鬧夠了,那么我們就來談談正事吧!”

  我正想與那黑鱗巨蟒化身的小屁孩子聊天,結果這是旁邊突然傳來一聲悲憤的怒吼:“你這妖怪,殺了我師弟,看我不奪你性命,祭奠他!”

  這話兒說著,旁邊沖出一個模樣狼狽的老頭兒來,揚起手中的劍,就朝著那小家伙刺去。

  出手的這人,卻是那玄武門中的大長老,他剛才幾人與那小家伙相斗,結果最后就剩下他一個人獨活,這怎么叫他不憤怒,此刻見到了機會,立刻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就想著一劍了解這小家伙。

  不過他的一劍最終還是被擋住了,朱雪婷的搖光劍猛然一抖,將他手中的劍給纏住,接著飛起了一腳,將這老頭兒給踹到了去。

  那老家伙被這么一弄,頓時火冒三丈,沖著朱雪婷怒吼道:“你這女娃子,還想偏袒那畜生不成?”

  朱雪婷是個比較文靜的女孩子,平日里頂多殺殺人而已,哪里有跟別人吵過嘴,一時間答不出話兒來,我瞧見這個沒有弄明白狀況的老頭兒,似笑非笑地說道:“前輩既然報仇心切,不如我將這精怪的束縛放開,讓你跟他公平公正地打一場,如此可好?”

  聽到我的這建議,那老頭兒方才想起來,這小家伙的被擒,跟他半毛錢關系都沒有,倘若不是我們的出現,他只怕早就葬身于蛇腹之中了。

  不過他做慣了位高權重的大長老,只有一股威嚴,當下也是臉色不愉地說道:“這位小哥說話就不中聽了,妖魔鬼怪,人人得而除之,何必分得這么清楚?”

  這家伙居然還跟我裝起來了,當真是搞笑。

  我聳聳肩,倒也沒空跟這破落戶多費唇舌,看了林齊鳴一眼,后者立刻意會,伸過手來,一把抓住了那老頭兒,將他提溜到一旁去,教他一下做人的道理。

  那老頭兒剛才與黑鱗巨蟒的戰斗已經耗費了精神,此刻也沒有能夠太多的反抗,稍微掙扎一下,也給林齊鳴給果斷制服。

  我不管那邊的事情,回過頭來,打量著那化身成了可愛男孩子的黑鱗巨蟒。

  那小家伙看著我陰沉而富有殺氣的目光,頓時就是心中發抖,他本就是個欺軟怕硬的角色,剛才與玄武門幾人交手的時候,暴戾之極,而此刻被我制住,渾身癱軟,卻也裝出楚楚可憐的模樣來,柔弱地說道:“大哥,我今天算是栽倒在你手上了,只要不殺我,一切都任你處置!你開條件吧,能幫到的,我絕對不二話……”

  這般江湖氣的話兒從一個小孩兒的口中說出,我總是覺得有些不適應,不過卻也沒理會,淡淡說道:“談談自己吧,剛才你好像說了,自己的母親,是真龍?”

  那家伙小心翼翼地陪著笑說道:“不是真龍,只不過很快就要成為真龍了……”

  “哦……”

  我點了點頭,平靜地說道:“既然如此,那么你母親就是黑花夫人咯?”

  這小家伙的眼睛陡然一亮,驚喜地說道:“哦,大哥、啊不,世叔你認識我母親對吧?你看看,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啊,我說這世間怎么又如此厲害的高手呢!世叔,你看,咱們是不打不相識,不過既然是我母親的朋友,那么小豆子在這里給你賠個不是,還請你千萬不要介意,原諒小侄的孟浪之處……”

  “小豆子?”

  我被這小家伙大蛇隨棍上的架勢給弄得有點兒好笑,而他的名字,則更加讓我有一種忍俊不禁的感覺,那家伙聽到我叫他名字,當下也是不斷點頭說道:“是,世叔聽過我名字沒?”

  我瞇著眼睛看他,臉上轉冷,寒聲說道:“別叫世叔這般親熱,我可沒有你這么一個大侄子,至于你母親,我也不是她的朋友,只不過她偷了我的一件東西,我正巧也在找她而已……”

  “偷了,您的東西?”

  這峰回路轉的情況讓那小家伙傻了眼,呢喃一聲,小心翼翼地問道:“那……世叔,我母親到底偷了你的啥?”

  我眼睛瞇得狹長:“你不是說你母親就要化作真龍了么,她成龍最關鍵的那東西,就是偷了我的!”

  “我艸!”那小鬼立刻憤然說道:“果然,我就知道那老娘們不干好事,當初將我拋棄在這個窩窩里,還將我封印了,說修為未成,不得出入,自從懷了那野種之后,更加不將我放在眼中,渾然當沒有生過我這么一個兒子一般。師叔,實話告訴你,我早就不爽她很久了,若是有機會,我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他的這一番話不但將我給侃得愣了,旁邊的朱雪婷也聽傻了。

  倒不是說我沒有見過能說會道的人,但是這般不要臉的畜生,我倒也真的沒有見過,王木匠跟他比起來,簡直就差了十里地。

  不過他如此沒有節操的表現,我倒是放心了許多,總比威武不屈、慷慨赴死要來的好許多,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贊賞地說道:“不錯,既然如此,那么我們就沒有分歧了,對了,我之所以到這兒來,是為了找兩個人——一個青衣道人,還有長得很漂亮的少女,你可曉得?”

  “曉得,當然曉得!”

  那小鬼頭忙不迭地點頭說道,接著眼巴巴地看著我說道:“世叔,我若是幫你找到他們,你能不能不殺我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十三章 先是大哥后世叔,厚顏無恥小豆子”

  1. 回復 2015/04/06

    劉正楓

    原來叫孟浪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