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四章 一滴精血煉妖壺

  這疲憊的小鬼頭,當真讓人無法恨起來,不過我卻曉得凡事不能只看外表,別看著這家伙一副服服帖帖的乖模樣。但那不過是口蜜腹劍而已。

  倘若是能夠有機會翻身,只怕將我賣一萬次,他都不嫌多。

  當然,他這般的合作態度,倒也讓我少費了許多唇舌,對著他說道:“自然,雖說你先前放了不可饒恕的罪過,弄死你也無妨,不過如果你能夠戴罪立功,我倒也可以考慮饒過你——不過我想跟你說一句話,不要跟我耍什么小心思,別說是你,就算是你老娘親自過來,我都分分鐘把她給收拾了,你若是跳得厲害。我不過是手上多一條性命而已,懂么?”

  那小鬼頭裂開嘴,露出一對小虎牙來,點頭哈腰道:“曉得,世叔你的手段,小侄也是領教過了,可不敢有二心。”

  它雖然這般說,我自然也不可能貿然相信,當下也是咬破了右手中指,凝聚出一縷精血來,點在了他的額頭之上,接著厲聲高喝道:“放開你的神識。不要抵抗,若是不從,現在就下黃泉去,懂不懂?”

  那家伙似乎預感到了什么,不過性命在我的手上,卻也不敢多言,無奈地閉上眼睛,放開神識。

  我在他閉上眼睛的一霎那,將手中的煉妖壺觀術猛然開啟。虎口微張,將這一滴精血用那觀術之力直接打入了對方的心脈之中,一如當年李道子打入我額頭之上的那一滴,緊接著我凝神靜氣,將煉妖壺觀術之中的末端口訣急誦而出:“寂寂至無蹤,虛峙劫仞阿,豁落洞玄文,誰測此峙遐;一入大乘路,孰計年劫多,不生亦不滅。欲生因蓮花——攝!”

  一聲訣出。那小家伙渾身一震,臉色劇變,大聲吼道:“你對我做了什么?”

  他應該是感覺得出來了,而我則并不避諱,平靜地說道:“其實你一開始投降,我是拒絕的,因為想你這般的精怪,心中除了暴戾和仇恨,基本上是不會有什么別的東西,不過天地有慈愛之心,佛曰度人,道曰歸本,我不能看著你沉淪而下,毫無拘束地為惡,故而在你的血脈之中,注入一點我的精元,日后你若是蛇鼠兩端,我自然有手段拿捏于你!”

  我說得冠冕堂皇,實質上不過是對他做了禁制,倘若他想要耍什么小心思,那么自己的性命,恐怕就不保了。

  茅山向來便是以降妖除魔而聞名,故而諸如此類的手段也是極多的,不過與李道子那種給我種下種子,指引向道的方式不同,我的這一滴精血,可是用茅山秘術“煉妖壺觀術”施展而出的,專門針對的就是這般的精怪,因為過于厲害,所以施術的時候十分困難,成功率也不高,好在對方完全放開了神識,倒也省去了許多麻煩。

  那小家伙是個極為聰明的角色,一開始曉得自己完全被控制,心頭的怒火忍不住往外冒,而此刻了解了自己的處境之后,也唯有干笑著說道:“世叔,剛才侄兒唐突了,你這是為我好,我懂得,懂得……”

  這話兒說得勉強無比,顯然他雖然精明,但并不是油滑的老狐貍,而我卻也沒有半分介懷,而是將他給扶起來,手在他的脊柱之上不斷拂動,找準關節,用力一按,便聽到噼里啪啦的響聲,不多時,那人便已經能夠站了起來,重新恢復了精神。

  在恢復的那一剎那,這小家伙的臉上下意識地浮現出了狠戾的神情來,不過余光處接觸到了我那似笑非笑、高深莫測的表情時,卻也是心中一陣膽寒,整個人頓時萎頓許多,小心翼翼地對我說道:“世叔,請問有什么吩咐?”

  我指著這處空間說道:“小豆子,我有一個小師弟,還有一個漂亮的少女,誤入此中,并且被那一幫人追殺,你可曉得去了哪兒?”

  小豆子點頭,指著雨瀑旁邊的一條小道說道:“打哪兒過去了,那些家伙,跑得賊快,我剛剛醒來,瞧見這些家伙闖入我家,攔住了幾個,其余的倒沒有來得及留住。”

  我瞧著那條小道看了一眼,疑惑地說道:“這兒通向哪里?”

  小豆子回答道:“我這里原本是一處洞府的備用通道,雖說被母親封印了,但只是針對于我,其實還是四通八達的,這條小道有幾處方向,一是通向前峰的懸崖,一是通向谷底,還有一處則是走往暗河——至于去哪兒,這個得找過去,方才知曉……”

  既然如此,我沒有再多說,讓他帶路,而另外一邊,林齊鳴也教訓完了那玄武門的大長老,讓他曉得了我們并非是能夠照顧他面子的江湖人,而是被他們一路追殺的那個道人一伙兒的。

  若是合作,還可活命;若是想要出什么幺蛾子,倒也可以做件好事,直接將他送到黃泉之下,與前面的同門一起作伴,路上同行。

  這世間,能夠活著,誰也不愿意死去,那老頭兒在自己門中作威作福,卻也曉得自家的地位在江湖中并不算什么,于是也屈服了,老老實實地在后面跟著。

  有著小豆子這土著帶路,后面的路途就好走得多,走過那一條道,前面果然許多岔路,不過有他在,我們倒是省心許多,而這小豆子雖然蔫了,但是嗅覺卻是出奇的靈敏,能夠一陣腥臭之中,找出外人的氣息來,一路往前走,偶爾跟丟了,還能夠吹一聲口哨,喚出幾條長蛇來詢問一下,那駕輕就熟的模樣,著實體現出了他的價值來。

  小豆子表現得異常活躍,反而是我,靜靜地在后面跟著,也不言語,甚至連跟其余人交流的意思都沒有,一路快步前行。

  如此走了差不多一刻多鐘,那曲折的道路一收,化作了一處狹窄的縫隙來,僅供一人前行。

  走到這兒,那小豆子方才對我說道:“世叔,這兒應該是通往前峰口下山谷的通道,我娘在這里做過禁制,不讓我離開此處,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地方我是帶到了,就不跟著你離開了……”

  他說得無比誠懇,讓人心中不能生疑,不過我卻冷冷一笑,不動聲色地舉起了右掌,平靜說道:“走,還是不走?”

  那小豆子苦著臉說道:“世叔,我真的走不了,不信你看?”

  他怕我不相信,硬著頭皮往前走,果然走到前面的一處空間時,憑空生出了一層波瀾來,將他給隔擋在外,不得前行,而我走到旁邊的時候,卻沒有受到這波瀾的影響,他雙手一攤,無奈地說道:“送佛送到西,我自然是想送您親自見到你小師弟,不過實在是沒有辦法,抱歉啊……”

  我默然不語,摸著下巴仔細思量。

  小豆子瞧見我這么一副神態,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惶然說道:“世叔,你說過饒了我性命的,你可不能出爾反爾啊,會遭天譴的!”

  我突然笑了,對他說道:“小豆子,既然你有心送我,那我倒也是有一個辦法,還得讓你試一試!”

  這小豆子本來就是我手下的俘虜,我既得靠著他找到我那小師弟,也需要有這么一個人質在,說不定在找那魔蟒的時候也派得上用場,怎么可能讓他在我的手上平白無故地溜走,自然是不放的,而我剛才用煉妖壺觀術將其鎖定,而這家伙又是異類妖身,我或許可以想點辦法出來——比如,放在八寶囊中。

  我當下也是沒有等待對方的同意,伸手一抓,將他的脖子給拎著,然后口中咒文一念,嘗試著把他往八寶囊中塞去。

  這八寶囊中不能藏人,是因為里面是真空狀態,人無法在里面呼吸,但是這家伙卻不同,既然能夠化作人形,說明他本身已經能夠達到內循環暢通,十天半個月不吸空氣,也能夠自給自足,循環利用。

  小豆子被我揪著脖子,毫無反抗能力,一聲哀鳴,就給塞進了其中,接著我也顧不得那玄武門大長老和矮個兒詫異的目光,徑直朝著那山縫里擠去。

  那小豆子即使被我放入了八寶囊中,禁制同樣還在,不過對于我來說,實在很簡單,微微一印,立刻破解。

  這狹窄的山縫并不曲折,我前行一段時間,前方一空,果然出現在了一處幽暗的山谷,里面有潮濕和陳腐的空氣,四周蟲吟鳥叫,植物放肆地生長著,茂密的樹林將頭頂的月亮都給遮掩住,一片陰森之氣籠蓋四周。

  我們來到了這山谷之中,走了百米不到,就又瞧見了兩具無血尸體,臉色發白,經過辨認,果然又是那玄武門中人。

  玄武門中,死了如此多的人,到底是惹到什么了呢?

  我皺著眉頭,突然聽到林中傳來一片嘈雜的聲音,在西邊的某一處地方,我不管地上的尸體,帶著眾人前往聲源處,快步越過樹林,而就在這時,卻瞧見前面躥出一個黑影,倉惶而來,我瞇著眼睛瞧過去,卻沒想到那人也瞧見了我,焦急地喊道:“大師兄救我!”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十四章 一滴精血煉妖壺”

  1. 回復 2015/04/06

    劉正楓

    蕭克明終于出現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