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六章 不化骨與卑鄙人

  只手而定,陣法陡然而生,這般的修為當真是駭人聽聞,而瞧見這張蒼白而俊美的臉孔。我的心中陡然而跳,曉得這必然是一個強勁的對手,當下也是伸手朝后,讓眾人朝著我靠攏而來,緊接著瞇著眼睛,一邊打量對手,一邊饒有興趣地問道:“飛僵、游尸、伏尸,還是不化骨?”

  那湘西鬼王眉頭一揚,笑著說道:“哦,沒想到你對我們這門行當,還有一點兒研究?”

  我不慌不忙地往前站了一步,擋住了身后的幾人,淡定自若地說道:“自然,什么都懂一點,就不會死得不明不白!”

  湘西鬼王臉上傲氣浮現。揚起下巴,點了點,旁邊一名身穿紅色宮裝的侍女傲然說道:“我家王上,乃那不入輪回、徘徊在生死之間的黃泉引者,如你這般的凡人,還不趕緊跪拜,更待何時?”

  聽到她這話兒,我的心一沉,臉上卻顯得毫不在乎的模樣,點了點頭,淡然說道:“哦,原來是不化骨啊?”

  涉及到自己的尊嚴問題。那湘西鬼王也忍不住解釋道:“所謂不化骨、飛僵、游尸等這些名稱,不過都是你們人類的臆想而已,事實上的情況,根本就不是你們想象的那般,不過我也不必跟你解釋太多,你若是想要了解這里面的奧義,我不介意成全你,讓你身處其中——但一開始,即便是以你此刻的資質。應該也不過是最普通的白僵罷了!”

  我嘿然而笑,指著湘西鬼王身旁的這些侍衛和鬼女,平靜地說道:“鬼王,我有一個提議,你身邊的這些小兵小將,煉制不易,失去一個,想要再尋回,只怕又費許多功夫,一會兒我們交手。不如讓他們歇手吧。你看如何?”

  湘西鬼王文質彬彬地點頭笑道:“先生考慮得極是,你身后的幾人,想必也是先生的親朋好友吧,我也害怕誤傷,一會兒他們最好也別動手。”

  王對王。

  這就是我與湘西鬼王的君子協定,當然,至于對方是否遵守,那就只有聽天由命了,因為畢竟是敵人,實力均衡的時候,雙方或許還會顧忌一些顏面,而倘若是一邊倒了,必然會斬草除根,絕對不會姑息任何一處危險火源的。

  兩人說罷,開始亮出了手中兵器,我自然是一把紅芒微動的飲血寒光劍,而對方則是從身體之中,拔出幾根血淋淋的肋骨來,微微一動,居然化作了一根九節鞭,微微一抖,周遭的草地頓時就是一陣萎頓,仿佛生機被全部抽干了一般,而隨著他手中九節鞭的游動,那白骨森森,化作一條如有生命的長龍,張牙舞爪,著實讓人心頭生寒。

  瞧見對方的這陣勢,我一邊將手中長劍前指,一邊低聲詢問道:“你們三人,可能防住對方突然的一擊?”

  我可以用異獸八卦陣將幾人給保護起來,然而這法陣剛剛才施展,又讓王木匠故技重施,難免有些為難,勉力之下,恐怕也弄不出最好的效果,故而才有此一問,林齊鳴和朱雪婷將手中七星鐵木劍給揚起,認真地點頭,而我那小師弟也拍了拍胸口,對我說道:“不怕,我懷里有幾張壓箱底的符箓,是李師叔祖留下來的,若是有變故,我能自保!”

  得到幾人肯定,我便也不再糾結,而是將手中的長劍一揚,朗聲笑道:“素聞不化骨乃天地戾氣所化,成型之后,便有不死不滅、人魔畏懼之身,牛逼得緊,不過傳言終究還是傳言,只有真正上手一試,方才能夠曉得這里面的厲害,來來來,湘西鬼王,我們來玩玩……”

  我陡然前沖,手中長劍試探性地前探,試圖嘗一下對方的虛實,然而那湘西鬼王卻是兇猛得緊,一上來就直接將那九節白骨鞭抖落得脆響,接著猛然一震,朝著我豎直砸來。

  這九節白骨鞭化作一線之后,宛如一根堅硬的棍子,猛然砸落下來,我也只有舉劍去擋。

  砰!

  一聲炸響之后,我感覺那九節白骨鞭上面仿佛蘊含著千噸勁道,轟然而下,然而在這落下的一瞬間,又化作了繞指柔,上面的幾節垂落而下,宛如靈蛇,朝著我的頭顱鉆來。

  直到此刻,我方才明悟過來,對方用的并不是棍,而是鞭,靈活不定、千變萬化的長鞭,當下也是果斷后退,結果那湘西鬼王卻是乘機而上,那根九節白骨鞭化作了亂舞的銀蛇,朝著我水瀉一般地砸落而來,而這并不是最壞的,因為我對于近戰的絕頂理解,讓我并不會為任何激烈的戰斗產生怯意,真正要命的,是那九節白骨鞭上,有著森寒如霧一般的尸氣,漸漸將長鞭所掠過的空間給沾染。

  這一招當真是惡毒之極,我小心翼翼地防范著,然而卻不斷地被感染道,頓時就覺得身體疲憊,四肢無力,種種副作用都一齊涌上了心頭來。

  到了此時,我方才明白一點,盡管我有著充足的信心,但是倘若局勢一直這般拖延下去的話,不但我一定會最先躺下,其余的人恐怕也招架不住這般的毒霧。

  想到這里,我再也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激發了自己所有的潛能,接著將血勁一涌,右眼之中那含著臨仙遣策的神秘符文瘋狂轉動。

  我不能脫,只能一擊而動。

  我開始退縮,不斷地往后面游走,周遭的鬼蜮森森,不斷有游魂從縫隙之中鉆來,不要命地張牙舞爪,試圖占我一點兒便宜,結果總是被那飲血寒光劍上面已然成型的紅芒給灼燒,灰飛煙滅,而盡管如此,那湘西鬼王以為我敗勢已成,立刻得意起來,臉上的冷笑不斷,攻勢越發地強了幾分。

  敵強則我弱,弱不要緊,而且還得顯露出倉惶之勢,而與此同時,我那羽麒麟母玉也在此刻散發出諸般指令和訊息。

  這般一追一逃,原本十分和諧,然而在那湘西鬼王鬼蜮結界的圍困下,我騰挪走移的空間便顯得越來越小。

  那家伙的臉上一直浮現出陰笑,仿佛就等著我最終落敗的那一刻,然而所謂驕兵必敗,當那人的信心攀登到了一個極點的時候,難免會產生一些懈怠,全神貫注憋著壞的我自然在第一時間把握到了這一點,緊接著毫不猶豫地大聲吼道:“動手!”

  這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一直小心翼翼防備著的林齊鳴和朱雪婷陡然躍起,舉劍朝著那家伙的后背刺去,而被兩人示意了的小師弟蕭克明也是妙人一個,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一躍而起,雙手結了一個雷鳴爆音符,朝著前方猛然一推。

  那雙劍還未降臨,小師弟的符印卻陡然爆發了出來,這雷鳴爆音之術,是李道子的獨家手段,用處倒不大,不過卻能夠模擬出雷雨天時的那一陣暴雷,陡然之間,卻還是能夠將最為畏懼雷意的鬼靈之屬,給震驚當場的。

  轟、隆隆……

  我這小師弟當真不愧是“茅山三杰”之一,這一聲爆響而起,這情況著實讓人嚇了一大跳,即便是知道此法的我,也都給嚇得渾身發麻,更何況是那天性畏雷的死物,這一聲炸雷而出,無論是湘西鬼王,還是鬼王的諸般手下,都給嚇得下意識地往后退避,反而忽視了兩柄鉆入身后的長劍,等反應過來那雷鳴有名無實的時候,便感覺這長劍已然到了背部。

  那湘西鬼王果然不愧是梟雄人物,劍身臨體,卻也夷然不懼,口中怒吼道:“狡猾的人類,該死,我要將你們全部都給宰了,給我的部屬活活吞噬!”

  他一聲狂吼,渾身勁氣一震,那林齊鳴和朱雪婷的劍尖便仿佛刺到了鐵板之上一般,叮的一聲,再難寸進。

  朱雪婷到底力弱,不堪硬戰,瞧見那湘西鬼王回手抓來,便下意識地抽劍而歸,倒是那林齊鳴曉得此戰非生既死,平白多出許多悍勇來,一聲怒吼之下,將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硬著頭皮猛然前刺,居然硬生生地又捅入了幾分去。

  這可真的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盡管他手中的玉衡劍乃世間罕有的精制利器,但這家伙不化骨的體質,自然是銅皮鐵骨,刀砍斧劈難進,之所以能夠如此,卻也是林齊鳴拼了命的結果。

  不過即便如此,那湘西鬼王卻也是一把抓住了林齊鳴的玉衡劍,桀桀怪笑道:“就這般手段,也想殺我?”

  就在他這般不屑而笑的時候,蓄謀已久的我終于出場了,縱身一躍,飛臨上空,緊接著長劍高高舉起,將全部的力道都集中在了一處,朝著臨仙遣策分析出來的那一點,猛然斬去。

  一劍,斬出人生。

  轟!

  這一劍之后,巨大的轟然聲響起,而那不可一世的湘西鬼王卻突然朝著后邊飛退,讓我都搞不清楚他的狀況,而當我落地之后,諸般鬼蜮漸漸消失,侍衛侍女,不見一人,諸般威壓也消失一空,我這才長長嘆了一口氣,回身拍了一下小師弟的肩膀說道:“干的不錯。”

  小師弟嘴角一挑,正要謙虛幾句,緊接著我又嚴肅地問道:“陶陶在哪兒?”

  聽到這話兒,他也是臉色一變。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十六章 不化骨與卑鄙人”

  1. 回復 2015/04/06

    劉正楓

    這不是陰陽法王的路子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