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八章 窮追不舍老王家

  我這小師弟蕭克明不知去處,而那龍鱗血玉又在他身上,以至于我昨天一晚上的努力都白費了,不但如此。我還憑空多出一個噩耗,那就是我師父最疼愛的孫女,此刻正在被那勞什子的玄武門門主王云松給綁架了,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事情怎么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呢?

  朱雪婷瞧見我的臉色在一瞬間就變黑了,以為是我在生氣她沒有及時給我紙條的事情,趕忙小心翼翼地解釋道:“老大,這個是你小師弟硬塞給我的,我剛才在跟白合姐打電話,當時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我、我……”

  小女孩怯生生的,害怕我發脾氣,而我哪里好對這個表哥還不知道在哪兒臥底的孩子口出惡言,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沉聲說道:“無妨,他現如今也是成年人了。自然知道自己再干什么。”

  我說是如此,不過心中還是有著許多郁悶。

  我想著這小師弟雖說一身本事還算是湊合,但卻還是缺乏歷練,和許多名門大派出來的真傳弟子一般,有點兒中看不中用,即便修為一直精進,但是若無好一點兒的辦法來引導,終究還是不能承擔大用。

  當然,那是我師父等人需要考慮的問題,目前擺在我面前的有兩個問題,第一就是找到我師父被擄的孫女陶陶,另外一個。就是找到黑花夫人這條魔蟒,將那龍血結晶給拿回來。

  這兩件事情都得辦好,不然我真的沒有臉去見教我一身本事的師父了。

  當然,經歷了諸多事情,我自然也不可能如少年子一般,遇事就驚慌失措,事有輕重緩急之分,當下我已經聯系了七劍其余的人,便也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在縣城的一個小茶樓等待著,過了半個多鐘,張勵耘便領著尹悅、布魚、白合和董仲明趕到了此處來。

  飲血寒光劍在手,我戰力倍增,而七劍在手,則足以雄視天下,望著這一幫我親手締造出來的精銳之士,我心中陡然生出許多壯志豪情來。

  有著這七劍,再多的事情也不會覺得繁重,我的心情變得好了一些。而幾人近日來一直在全國各地奔勞。聽到我的招呼之后,又星夜兼程地往這邊趕來,疲憊得很,尹悅見面就朝著我抱怨,說跟著你辦事兒,當真是頭疼得緊,骨頭都給折騰得松散了,讓我回頭的時候,給大家伙兒加工資才行。

  這小妞兒加入宗教局的時間跟我差不多,這些年來的工資一直有我保管,積累頗多,一直到我前往黑省掛職,方才將經濟大權交還給她,結果這不交還好,一交完之后,才發現小丫頭居然就是一個天生購物狂,不但每個月還算不菲的工資都不夠花,甚至連這么多年的積蓄,都給她糟蹋得七七八八了,著實讓人頭疼。

  聽到她的話,我不由得笑了,對大家說這次事情算是我個人的私事,大家若是辦的不錯,每人兩萬的辛苦費,由我個人來出、聽到這話兒,大家都是一陣歡呼,他們都曉得我這些年來跟慈元閣合作,手上有著一筆財富,不過這些錢大部分都是用于扶貧,以及照顧一組以前犧牲的戰友家屬,用于我個人享受的倒是不多,也正因為如此,七劍方才會如此忠心耿耿,一直認我這么一個老大,張勵耘幾人雖說對于金錢也不是很看重,但是聽我這般一說,也都起哄,圖個熱鬧。

  開完玩笑,寒暄完畢之后,我將這邊的情況給大家作了介紹,因為那龍鱗血玉在小師弟手上,所以尋找魔蟒的事情暫時不急,先將擄走陶陶的王云松那狗賊找到。

  矮個兒提供了五處場所,此前我們已經搜查了三處,均無結果,剩下兩處,一處是玄武門門主家中老宅,另外一處,則是他情人的居所,我讓矮個兒將地點分別標明出來之后,與張勵耘做過商量,由他、布魚、白合、董仲明一組,帶著矮個兒,前往那小三的家中搜尋,而我則帶著其余人等,直接殺到他的鄉下老宅之中。

  分工結束,大家稍微碰頭聊了幾句之后,便不多說,各自離去,我在縣城找了一家租車的店面,交足押金,花錢弄了一輛越野車,帶著尹悅、林齊鳴和朱雪婷前往位于黃山南麓的鄉里。

  黃山王家在此地是一處大戶,我們趕到鄉場之上的時候,瞧見光宅子就有七八進,旁邊的人家根本沒辦法比擬,我們到的時候正好是中午時分,那大宅門前大門緊閉,旁邊開了一側門,不斷有人進出,我讓尹悅在暗處監視著,不讓人逃離,而我則直接帶著林齊鳴、朱雪婷直入其中,在門口的時候被一老頭兒攔住了,斜著眼問道:“別亂闖,知道這兒是哪里不,小心將你們全部打斷腿扔出去——找誰?”

  這人說話倒也挺霸道的,罵完一通,方才開口詢問,我也不惱,笑瞇瞇地朝里面打量,而旁邊的林齊鳴則說道:“找玄武門門主王云松。”

  “哦?”

  聽到我們開口便點出此間主人的身份,那老頭的昏花老眼立刻瞇了起來,打量了我們一番,感覺并非凡人,這才放下了倨傲身段,拱手說道:“不知道三位何門何派,姓甚名誰,老頭子這邊也好有個通報。”

  林齊鳴看了我一眼,而我則微微點了一下頭,他卻也不隱瞞,平靜地說道:“茅山宗掌教真人大弟子陳志程,前來拜訪王門主!”

  聽到林齊鳴的通報,那老頭兒頓時就是一哆嗦,難以置信地望向了我,顫抖地說道:“你、你就是陳……道長?”

  我聽過人叫我“陳局長”、“陳處長”、“黑手陳”、“陳老魔”,倒還沒有聽人教過我陳道長,也曉得這人原本估計是想叫“陳老魔”,結果覺得不妥,半途改了口,不過我也不介意,微微一笑道:“正是在下,不知道王門主可在,志程前來拜訪,還望能夠得以一見。”

  那老頭兒瞧見面前這個滿面笑容的男人,實在難以將我,跟傳說中那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聯系到一起來,不過雖然將信將疑,卻也不敢怠慢,連忙鞠躬,又小心翼翼地說道:“不知道陳道長前來有何事?我家門主有事出門了,至今未歸,家中只有老太太在,不方便見客……”

  我眉頭一挑,平靜地說道:“不知道你能夠聯系到他么?”

  老頭兒點頭哈腰地賠笑道:“陳道長說笑了,小老兒就一個看門的死狗,哪里能夠曉得門主的行蹤在哪兒,不過您若是能夠等得,我這里就叫人將他給找回來,你看如何?”

  我點了點頭,徑直往院子里走去,口中還說道:“也行,我就在這里等著,告訴你們門主,三個小時之內不出現,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些什么事情。”

  我往院子里面走,那老頭兒頓時就不樂意了,一路小跑著過來攔住,焦急地說道:“陳道長,這里不能進……”

  我猛然定住了腳步,盯著他說道:“為何?”

  老頭兒不知道在想著什么,低頭說道:“里面都是門主的家眷和女客,不方便外人進去,您若是有時間等,我帶你們去前面的主廳等待。”

  我望了一下側院,心中更是生疑,不動聲色地做了一個手勢,林齊鳴立刻會意,縱身一躍,越過院墻,朝著內院飛身而去。

  瞧見林齊鳴的舉動,那老頭兒頓時大驚失色,轉身就朝著門房奔去,似乎想要敲鈴預警,結果被我一把攔住肩膀,笑盈盈地說道:“這位老丈,我們此次前來,只是想要找尋王門主,與其他人無關,還請你不要多事,免得橫生禍端,弄壞了大家的心情。”

  那老頭兒被我一把攔住,頓時就奮力掙扎,這家伙能夠成為王云松老宅的門房,自然也有一把子手段,不過掙扎幾下之后,卻發現根本沒辦法脫離我的控制,曉得自己與我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根本無法抵抗,于是只有揚聲吼道:“老夫人,有人來砸場子了!”

  他如此喊了好幾聲,傳遍了整個大宅子,而我也沒有阻止他,讓他放肆地吼著,平靜等待。

  幾聲之后,里面一陣喧鬧,從那邊的門中沖出了二十幾個精壯的漢子,個個都是個中好手,還有一個鶴發童顏的老太太拄著龍頭拐,被四五個女子簇擁著,從內院走出。

  那老太太精氣內斂,滿臉的褶子皮,卻有著一股威嚴的氣息,走到門口來,用龍頭拐猛然一頓,喊聲說道:“又是哪個不開眼的小賊,老婦我后院的藏獒這幾天餓得慌,宰了的話,它可又有肉吃了!”

  我沒有說話,這時墻頭那邊一響,卻是林齊鳴揪著一個黃毛青年翻了上來,沖著我搖頭說道:“他不在,這人是他小兒子,擄來個女子,正準備使壞事,給我捉了!”

  講到了諸人匯合,然后兵分兩路,前往兩處區域,緊接著找到家人,直接拉過去,接著審問那小豆子,然后打來電話,說禍不及家人,問我這是什么意思?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十八章 窮追不舍老王家”

  1. 回復 2015/04/06

    劉正楓

    最后一段沒看懂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