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九章 不按規矩黑手陳

  那老太太瞧見林齊鳴懷里抱著的年輕人,臉色一變,厲聲怒喝道:“放開我家乖孫,不然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聽到她的威脅。林齊鳴不屑一顧地說道:“堂堂黃山王家,居然讓自家的后輩子孫強擄民女、白日宣淫,可見你們這兒的家教真的有問題,老太婆,你知道他剛才在干什么不?”

  那老婦人臉色陰霾地寒聲說道:“不管你是誰,在我黃山的地盤上,是龍你得給我盤著,是虎你得給我蹲著,誰家褲襠沒有系上,將你這么一個家伙給露出來了?我玄武門王家的事情,哪里輪得到你來管?識相的,趕緊將我孫兒放了,要不然,你們所有人,都得死!”

  老婦人年紀一大把。戾氣卻凝重得很,不過我卻也能夠從她的身上,曉得了那王云松為何會這般膽大與薄情的緣故來。

  林齊鳴沒有理會這老婦人的威脅,而是低頭瞧向了我,等待著我下一步的指令。

  我眼簾低垂,毫不猶豫地從懷中掏出了飲血寒光劍,將長劍指向天空,冷聲說道:“好,好,我倒想要看看,你們到底是想讓我怎么死?”

  那老婦人眉頭一掀,厲聲大喝道:“都給我上!”

  這一聲令下。周遭的那二十幾個玄武門弟子便朝著我轟然沖了上來,而老婦人則提著龍頭拐,飛身一躍,也跳上了墻頭,朝著林齊鳴強攻而去。

  我瞧見這二十多個玄武門漢子蜂擁而來,手上全部都是那碩長的齊眉棍,舞得虎虎生風,將院子里都給籠罩,一副軍陣的架勢。不過我卻也并不慌張,羚羊對于雄獅來說,再多的數量,都不過是一份份的食物而已。

  我思考幾秒鐘,畢竟不是生死決斗,出了人命官司可不好,于是將長劍給收了起來,接著空著雙手,朝著人群里面撞了進去。

  對方群毆而至,當真是氣勢如虹。滿心以為能夠一擁而上。將我給亂棍打死,結果被我如東風卡車一般撞了進來,前面兩人甚至都還沒有揚棍,便被我給轟得一下,直接撞到了人群中,多米諾骨牌一般,連著倒了好幾個。

  一沖而上之后,我一雙肉掌拍飛兩人,輕松地奪過了一根齊眉棍在,當下也是朝前一震,接著猛然一陣橫掃。

  棍掃一大片,只要灌進了足夠的力氣,幾乎沒有人能夠抵擋這棍勢,結果我這般一陣攪屎棍地攪合,對方立刻就被弄得一陣混亂,有的人甚至連人影都沒有看清楚,就直接中了一棍,要么躺倒在地,昏迷不醒,要么直接擊飛而去,一口鮮血吐出來,覺得人生怎么看,都不美好了。

  二十多個練家子,倘若是認真地結陣而待,說不定對我還有一些威脅,然而此刻亂糟糟地成一團,互不關聯,也沒有啥主心骨,立刻被我給攪得一陣混亂,我左沖右突,沒多時,便發現面前一空,除了剛才那個門房老頭還在站我的面前,其余人等,皆已躺倒在地,有的直哼哼,有的甚至兩眼一閉,昏迷過去,不過倒也顯得清凈,無需心憂。

  墻頭上的戰斗還在繼續,林齊鳴挾持著那王云松的小兒子,跟對方的老娘在周旋著,那老太太脾氣火爆,手段倒也不差,一陣猛攻之下,倒是讓林齊鳴束手束腳,放不開來。

  我并沒有上去幫忙,而是朝著墻頭喊道:“嘿,老太太,我現在可跳可癢癢了,你下來,幫我治一治!”

  那老婦人救孫心切,上去就跟林齊鳴一陣掐,并沒有留意場中的變化,這回聽到了,低頭一看,卻嚇了一大跳,平日里在鄉里橫行霸道的諸位弟子,此刻居然都躺倒在了地下,如此短的時間里,居然變成這副模樣,讓她在一瞬間就明白過來,來這兒鬧騰的,并非是什么雜魚,而是一頭足以掀翻整個玄武門的巨鱷。

  想到這里,她倒也是經歷過許多世事之人,一個翻身而下,沖著最先示警的門房老頭問道:“老張,他們到底是什么人?”

  門房老頭苦笑著搖頭,低聲說道:“老夫人,你都沒有聽我說話,就與人家交惡了——這位先生,是茅山宗掌教真人的大弟子陳志程,也是有關部門的高官……”

  當他爆出了我的真實身份,那老婦人的臉色數變,頓時就憤恨起來:“你這老張,干嘛不早說,弄成這般模樣,你讓我如何收場?”

  她低聲痛罵了門房老頭幾句,又回過頭來,沖著我笑了,宛如老菊花一般的燦爛:“哎呀,原來是陳首長,貴客臨門啊,失敬啊失敬;你看看,都是我們家的這個蠢門房,結果弄成這模樣。不過也好,不打不相識嘛,您別介意啊,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好好說,可不敢驚擾了陳首長!對了,你是來找云松的吧,有什么事情,你一個電話過來,我們趕過去就行了,何必登門,這般客氣呢?”

  她這態度變化得頗快,而我反正是沒有吃什么虧,而是笑盈盈地說道:“不登門不行啊,你家云松,綁了我師父陶晉鴻的孫女,我這是過來找他要人的……”

  “什么?”

  聽到我這平靜中帶著幾分森嚴的話語,那老婦人眉頭一豎,頓時就臉色大變,氣呼呼地喊道:“真是個糊涂蛋兒,我怎么生了這么一個兒子啊?陳首長,你放心,且回去,回頭他擱家來了,我將他給押了,過來給你賠罪,你看如何?”

  我擺了擺手,平靜地說道:“無妨,我就在這里等著吧。”

  這般說了,我又回頭,對著那門房老頭說道:“老丈,勞煩你給王門主帶個話——說他若是三個小時之內,不出現在這里,我就殺了他的老娘和兒子;若是我師父的孫女有一根頭發受損,我殺他全家!謝謝。”

  聽到我的這話語,那老婦人頓時就臉色大變,怒氣勃勃地說道:“陳志程,你這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就不能好好商量么?”

  我扭頭過來,對著她微笑著說道:“這世間,自然是有可以與我好好商量的人,不過我從來都不和打算將我喂藏獒的家伙假惺惺地坐下來談。老太太,你進屋吧,若是懂得眼色,最好不要反抗,我手重,一會兒若是動起手來,怕傷到你——你年紀這么大了,若是缺胳膊斷腿的,死都死不踏實,對吧?”

  “欺人太甚!”

  老婦人在黃山一帶霸道慣了,哪里能夠忍得住這口氣,頓時就一聲怒吼,揚起手中龍頭拐,朝著我砸了過來,而我則平靜地伸出手,抓住這勢若千鈞的拐杖,接著一把將她給拉過來,抬手就是幾巴掌,一邊扇,一邊冷然說道:“我很少打上了年紀的人,不過要不是你這般的老太婆,也教不出那為非作歹的兒子,這幾巴掌,讓你長點教訓吧!”

  老婦人是個十分厲害的修行者,身子骨也硬朗得很,本來滿嘴的臟話準備送出,結果被我這幾巴掌扇下去,整個人就萎頓了,不再囂張。

  我伸手在這老婦人后背幾處要穴拿捏了一番,接著將她交給了身旁的朱雪婷,然后朝著前面的院子走去,一路來到了主廳之中,讓老婦人和王云松的小兒子在旁邊坐在,而這時院子外面不斷傳來慘叫,卻是有人試圖逃走,結果被尹悅給一個個制服,扔了進來。

  此刻的尹悅極為靈動,就憑她一人,便將整個王家老宅給封鎖住,有了幾個榜樣之后,那些人終于也認命了,不再試圖逃脫,而大廳之中不斷地被塞進人質來,七七八八,王云松的一大家子人,包括他老娘、發妻、三個女兒、一個兒子以及兩個本家侄子,都給林齊鳴給帶到了這兒來,朱雪婷則兇神惡煞地訓著他們,讓保持安靜,不得胡亂哭訴。

  我也不管這些,來到旁邊的小廳處,將八寶囊打開,把在里面憋悶了許久的黑鱗巨蟒小豆子給放了出來。

  這個家伙依舊是一副四五歲男童的模樣,不過神情萎頓許多,懨懨地對我說道:“世叔,你將我抓到這兒來,到底有何事,還請直言,不要再將我關到那兒去了。”

  我摸著下巴說道:“先前聽你說過,你母親即將變成真龍,那么也就是說,你在最近,見過她咯?”

  小豆子防備地望了我一眼,小聲說道:“是。”

  我繼續問道:“那現在她在哪兒呢?”

  他低頭說道:“我怎么曉得,她是說成龍之后,自會來看我的……”

  這小家伙是個極為狡猾之人,不見兔子不撒鷹,我盤問許久,都不肯透露具體信息來,我見他不招,也不著急,隨意問了幾句,又將他給塞回了八寶囊中壓制。

  那門房老頭說是聯系不到自己門主,不過沒到一個小時,他便拿了一個電話過來。

  我接過來一聽,電話那頭立刻傳來了一個沙啞男子的怒吼:“閣下到底想做什么,都說江湖之事,禍不及家人,你這么做,不怕壞了規矩么?”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十九章 不按規矩黑手陳”

  1. 回復 2015/04/06

    劉正楓

    陳道長變陳首長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