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二十章 一曲衷心誰能知

  聽到王云松這氣急敗壞的話語,我反而笑了,平靜地說道:“王門主,你知道自己惹到誰了。對吧?”

  電話那頭沉默了數秒鐘,然而才長長吐了一口氣,憤憤不平地說道:“即便是茅山宗,也不能這般欺負人啊;陳志程,你真的覺得這世間,沒有王法了么?”

  我哈哈一笑,臉色陡然轉冷,寒聲說道:“連我師父陶晉鴻最喜歡的孫女,你都敢綁,我看吃了豹子膽的人,是你吧?王云松,現在陶陶怎么樣,她若有事,實話跟你講,我可以在這里跟你發誓。我一定會滅你王家滿門,說到做到……”

  有的人撂狠話,只不過是歇斯底里,而有的人說狠話,卻讓人徹骨發寒。

  有著羅滿屯的前車之鑒,以及我這黑手雙城的惡名,對面的那個家伙卻也不敢胡亂應對,只是對我說道:“人在我這兒,一點事兒都沒有。”

  我伸手,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平靜地說道:“還有一個小時四十分鐘,我希望你能夠帶著完好無損的陶陶出現在我的眼前。”

  王云松有點兒著急了。在那邊焦急地喊道:“陳志程,你別亂來啊,一人做事一人當,你……”

  我并沒有等他多言,便直接掛了電話,丟給那門房老頭,回身過來,朝著一臉陰霾的王家老太說道:“老太太,你。以及你身后的這些人,到底是生是死,就得看你兒子對你們重不重視了。”

  王家老太臉色十分難看,惡狠狠地瞪著我,卻并沒有說話,只是抱著王云松一個六歲大的女兒,不停地哄著。

  在黃山王家一眾人極度仇視的目光中,我折轉回了小廳,這時林齊鳴躋身過來,對我說道:“老大。小七哥那邊打來電話。說已經趕到王云松情人那兒查看了,發現對方人去樓空,不見了蹤影,他們正往這邊趕來。”

  我點了點頭,雖說憑著我們四人,也能夠控制場面,但是一會兒倘若有什么沖突,人手充足一些,也是好事。

  林齊鳴瞧見我臉色嚴肅,舔了舔嘴唇,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問道:“老大,有件事情,我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我訝然,示意他但說無妨,林齊鳴這才吭吭哧哧地說道:“老大,若是過了三個小時,而王云松那老家伙又沒有帶人過來,我們該怎么辦,難道要真的殺人立威?”

  這個問題似乎在他心里徘徊了好一會兒,說完之后,如釋重負。

  我默然,人人都知曉我黑手雙城暴戾不已,然而為何卻一直受到規矩甚嚴的總局重用呢?這是因為我的這惡名,事實上都只不過是刻意宣傳出來的,我終究還是有著太多的束縛,不得不按照規矩來辦,王云松倘若真的不來,我自然也不可能殺他全家、滅他滿門。

  而倘若我這說話不算數,王云松咬牙一忍,先藏起來,只怕陶陶就真的有危險了。

  我沉默了一會兒,然后對林齊鳴說道:“你出去跟尹悅說一下,等三個小時一過,讓她準備一下。”

  林齊鳴眼睛一亮,轉身離去。

  九尾妖狐這類洪荒異種,天生便能夠魅惑眾生,一尾兩尾之時,還只是體現于相貌之上,讓人覺得分外的可愛或者嫵媚,心生憐惜,而當她進入到了五尾之時,便能夠模擬出惟妙惟肖的幻境,讓人無法辨別,先前她的手段數次立功,此刻看來我們也只能將這希望,寄托于他的身上了。

  林齊鳴離去不久,便又折返回來,朝我做了一個手勢,說可以了。

  我點頭肯定,繼續等待,如此又過了半個多小時,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喧鬧,我眉頭一掀,在大廳處待命的林齊鳴又匆忙出去,結果回來的時候,帶來了四個一臉嚴肅的大蓋帽。

  這四位是鄉派出所的警察,領頭的紅鼻子,卻是那兒的所長。

  所長姓黃,進門之后,看了一眼滿廳的王家人,接著一臉威嚴地沖著我吼道:“我接到報警,說有人擅闖民宅,并且惡意拘禁,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在這里干嘛?”

  這位黃所長說話的時候,一嘴酒氣,顯然是剛剛從飯桌上撤下來。

  我并不理會他的質詢,而是轉過頭來,似笑非笑地看著王家老太,問道:“你們報的警?”

  王老太將頭偏到了一邊去,冷聲說道:“沒有!”

  她知道輕重,曉得滿院子里二十多個玄武門骨干都制服不了我,幾個警察,絕對是弄不成什么事情的,這個時候跑出來,想要讓那黃所長主持公道,著實是有一點兒天真。

  然而她這一否認,旁邊有一個女人急了,焦急地走出來,沖著那黃所長喊道:“是我,是我發短信給你們的,就是這個家伙,將我們給關起來……”

  我瞇眼瞧去,并沒有認清楚這女人是什么身份,在這大廳的王家人,除了王云松的直系親屬之外,還有七八個男女,一齊給堵在這兒,我哪里理會這些,而黃所長聽到那女人的舉報,臉色一變,手往腰間摸去,正要跟我理論,結果那王家老太直接站了出來,抬手就是一大耳刮子,扇在了她的臉上。

  啪!

  這一耳光不但將那女子打懵了,連黃所長幾個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一臉驚疑地看著王家老太道:“老祖宗,您這是干嘛?”

  王家老太雖說修為被我封住,不過身子骨硬朗得很,威嚴也在,這一巴掌又響又重,將那女人控制住之后,她干笑著對黃所長說道:“美鳳最近腦子有點不清醒,總是胡言胡語,小黃你別多想,回去吧,這兒什么事情都沒有。”

  她這般說,黃所長更加疑惑了,看著她,又打量了一下我們,臉色變得無比嚴肅道:“老祖宗,有的事情可不能開玩笑啊,他們是不是威脅您了?我家王叔怎么不在,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王家老太猛然一睜眼,厲聲說道:“小黃,我讓你走你就走,說這么多廢話干嘛?我老婆子做事情,還需要跟你匯報不成?”

  她發了火,那黃所長終于妥協了,躬身說道:“老祖宗,那我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您招呼一聲,我們那兒全天備著警呢。”

  說完這話,他還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方才離開。

  我笑吟吟地目送幾人離去,等他們全部出了王家之后,這才平靜地對王家老太說道:“老太太,算你比較識相,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如何控制住自己的手了。”

  那王家老太哼了一聲,對我說道:“你不是有關部門的高官么,幾個鄉下派出所的警察,會對你有威脅么?”

  我笑著說道:“話雖如此,但是我這一趟出來,為的是私活,找的也是我師父的孫女,一會兒說不定還要滅人滿門,這事兒自然不能讓上面知曉,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自然是越好的。”

  旁邊的王家人,向來都是橫行霸道慣了,哪里受得住這般的氣,而聽到我和王家老太的話語,頓時就慌張起來,有的人甚至發出了低低的哭泣聲。

  我威脅過后,話音一轉,對大廳的眾人說道:“先前是我的失誤,為了防止剛才的事情再次發生,大家將手機都上繳吧。”

  朱雪婷去給每個人搜身,將手機都給搜了上來,而這時張勵耘也帶著其余的七劍成員趕到了此處。

  我將大家召集到了小廳,將這邊的進展說給大家來聽,張勵耘知曉,不由得皺著眉頭說道:“老大,這事兒雖然只是在作假,但還是有點風險;你這么做,恐怕會讓某些人詬病啊,你知道的,總局政治處的那幾個人,對你一直都有意見,總是想著找到你的把柄……”

  我擺了擺手,毫不猶豫地說道:“沒事,總局只要王總和許老幾個人還在,那幫孫子就扳不到我的。”

  總局政治處的主事人并非修行者,是上面直接指定的要人,而副手則是龍虎山的長老蘇冷,他坐到這個位置已經三年多了,也算是有了一定的話語權,因為政治處的特殊性,所以權力也是蠻大的,不過此刻,我卻也管不了太多。

  陶陶不能有事。

  這方才是我最關注的事情,至于其他的,以后再慢慢聊就是了。

  張勵耘聽到我這般斬釘截鐵的回復,便沒有再多勸解了,一個團隊之中,只能有一個聲音,以前的努爾,現在的他,都是一樣,一旦我決定的事情,他們即便是有意見,也會保留著,然后全力以赴。

  商議完成之后,張勵耘和我便開始對王家老宅加強了防備,而其間王云松兩次來電,想要與我溝通,都被我拒絕了。

  我讓門房老頭給王云松帶話,三個小時之后,他若是再不出現,我便讓他家破人亡。

  他若是不相信,我可以先殺幾個人,給他瞧一瞧。

  如此三個小時很快便要到了,我左右一看,叫人將王云松那個為禍一方的小兒子給帶上,讓尹悅押著,一路來到了王家老宅的大門口,推著他跪倒在地,將長劍高高地揚了起來。

  就在還欠十幾秒的時候,遠處傳來了一聲高呼:“劍下留人!”

  我望著遠處一個身材微胖的中年人,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二十章 一曲衷心誰能知”

  1. 回復 2015/04/06

    劉正楓

    原來一直就在旁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