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二十一章 虛張聲勢沒底牌

  這個在最后一刻現身的,自然就是那位綁走陶陶的玄武門門主王云松,或許他早就已經藏在這附近了,就是在觀察。看看我究竟有沒有殺人的決心。

  而此刻瞧見我將他小兒子給推了出來,頓時就慌張了,跑出來,高聲喝止。

  我展目望去,瞧見這位野心勃勃的玄武門門主是個微胖的中年人,臥蠶眉,紅棗臉,雙眼銳利如刀,氣質厚重,顯然是橫練功夫練到了一定的境界,方才會有這般金光冉冉的效果,而他并非一人而來,為了壯膽,他身后還有十來個漢子,個個都是精銳子弟。手中齊眉棍,一股少林十八銅人棍的架勢,咄咄逼人。

  玄武門并不算什么大門大派,拋開昨夜死傷的眾人以及躺在院子里的那一幫家伙,這些人,恐怕就是它最后的力量了。

  不過我卻并不會被他弄出來的這般架勢給嚇到,而是朝著他平靜地拱手說道:“可是王云松王門主?”

  那中年胖子也拱手回應:“正是在下,敢問您就是茅山宗陳道長?”

  我沒有跟他客氣的想法,確認完人之后,便直接說道:“既然是你,那么就將你擄走的女孩交還到我的手上來,謝謝。”

  對方的眼珠子一轉。伸出手來,指著我身后的偌大宅院說道:“放人,自然是可以的,不過你也得先將我母親,以及宅子里我所有的家人都給放了,這般才對等,你說是不是?”

  我瞧見對方的神色有異,雖然不知道他想在我面前搞什么鬼,不過卻堅決地說道:“王門主。我之前好像跟你說過,帶人來還我,不然我就開殺戒了。這句話,你可能一直當做是玩笑,那么我不得不遺憾地告訴你,我陳志程縱橫江湖數十年,從來沒有心情跟對頭開過玩笑,你既然不愿意按照我的規矩來做,那么我可以給你展示一下我的決心——尾巴妞……”

  我說完話,直接朝著小白狐兒點了一下頭。而對方則毫不猶豫地將手中的天璇劍給再次揚了起來。

  她在那一瞬間。顯露出了無比兇煞的殺氣。

  跪倒在地的那年輕人似乎感受到了這種氣息,頓時就嚇尿了,朝著王云松大聲喊道:“爹,爹,救我啊爹,救救我!”

  自家的兒子喊得歇斯底里,而王云松卻死死地盯著柔媚中帶著一點兒嬌滴滴的行刑者,干笑著說道:“陳道長,俗話說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結,咱們有話可以好好說,犯不著耍這些手段,你說對不……”

  還沒有等他將這番和稀泥的話語說完,小白狐兒便毫不猶豫地將天璇劍往下,猛然一斬。

  刷!

  這一劍斬得堅決無比,那跪倒在地的王云松小兒子一句話沒有說出,頭顱便骨碌碌地落了下來,滿腔熱血灑在了王家老宅門前的青磚石上,滋潤著這生長幾十年的石縫青草。

  嘶、嘶、嘶……

  那鮮血噴出的聲音惟妙惟肖,還準備用言語跟我們仔細談談地王云松渾身一震,一雙眼睛睜得滾圓,睚眥欲裂,厲聲嘶吼道:“你們怎么可以來真的?你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嗎?你們、你們……”

  他說著,整個人便天旋地也轉,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完全都被顛覆了。

  怎么可能,有人比他還惡?

  怎么連話都還沒有說完,就動手殺人了呢?

  這到底是什么一個情況?

  王云松直感覺滿腦子“嗡、嗡、嗡”的響著,整個世界都在晃動,一切都仿佛不真實一般,接著他下意識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方才發現一切都是真的,自家小兒子的那無頭尸身跪倒在地,頭顱在血泊之中滾動著,原本感覺嬌滴滴的那小娘子,一臉淡漠地將那長劍,在兒子尸身的衣服上面仔細擦拭著,仿佛剛才不是在殺人,而是在——宰雞!

  對,就是在宰雞,這情形跟他以前陪妻子去菜市場的時候,那小販殺雞的時候一模一樣。

  可那不是雞,而是他最疼愛的小兒子,他的大兒子昨夜已經在那恐怖的地洞之中失蹤了,估計沒有什么好下場,而小兒子一死,他就真的絕后了。

  這,這就是傳說中那個殺人不眨眼的黑手雙城么?

  王云松在一瞬間,雙眼就立刻變得通紅,怒聲吼道:“姓陳的,我日你先人,你他媽的有什么本事,就沖著我來,別拿我的家人開涮!”

  我被王云松用恨之入骨的眼神瞧著,卻顯得十分淡然,平靜地說道:“王門主,你若是再往前走五十米,我便可以教你做人;不過你這般模樣,兩男人在大街上一追一逃,實在是有些難看。剛才呢,你覺得我說的是玩笑、兒戲,現在我給你瞧見了我的誠意,不知道你有什么可以表示的,我們可以接著談了么?”

  “談什么?”王云松憤憤地瞪著我吼道:“姓陳的,你殺了我兒子,我和你勢不兩立,不共戴天!”

  他賭咒發誓,而我則顯得很平淡,朝著守在門口的林齊鳴招了招手,微笑著說道:“王門主還是覺得我們在跟他開玩笑呢,聽說黃山這地界出了名的大孝子,對自己老娘,從來都是服服帖帖的,不知道對于自家老娘的性命,是否在意——小胖,你把老夫人給請過來,我們接著給王門主展示誠意,快去!”

  我一聲招呼,林齊鳴答應了一聲,轉身入了院子里,沒一會兒,便將王家老太給推了出來。

  這老太太瞧見地上死去的孫子,又瞧見遠處的兒子,頓時就崩潰了,沖上來想要撓我,結果被林齊鳴和朱雪婷一同擒住,讓她不得動彈。

  不過盡管如此,她依舊掙扎得披頭散發,厲聲喊道:“姓陳的,你這挨千刀的狗東西,敢殺我孫子,老娘就是做了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我呸……”

  她朝著我吐口水,而我則后退一步,避開了去,一臉委屈地說道:“老太太,貴孫強擄民女,白日宣淫,這般的紈绔子弟,不如早死了,免得禍害人間,我幫你處理了,你不感謝我,還馬我,這是什么道理?再有了,我茅山宗對于降妖除魔之事,最是擅長,你即便是做了鬼,也翻不了什么天的,還不如安安心心地離去,你孫子沒有走遠,我送你一程,黃泉路上,也可以搭個伴,你說是不?”

  我說得客氣,而有一具尸體在旁,此刻卻再也沒有人認為我是在虛張聲勢了,瞧見自家老娘被人推到在地,而那個一臉狐媚的小女子再次將手中的長劍高高舉起的時候,王云松再也忍不住了,做出了一個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舉動。

  他朝著我跑了過來。

  這情況讓我有些詫異,因為按道理來說,他應該是叫人將陶陶給找出來,然后與我對峙,而在這期間,早已潛伏在旁邊的張勵耘和布魚等人,便可以伺機而動,一擁而上地將此人給擒下,并且將陶陶從人群中解救出來。

  這樣的劇本我都已經寫好了,然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那家伙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竟然不顧一切地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在那一刻,我并沒有感到高興,反而生出一絲擔憂來。

  瘋狂了的王云松戰力陡增,然而這也是得看跟什么人來比較,我連飲血寒光劍都沒有抽出,直接攔在了他的面前,瞧見對方猛然朝著我拍了一記鐵掌過來,渾身光芒四溢,仿佛有開山批碑之勢,而我則毫不猶豫地回了他一記掌心雷,再加上深淵三法之土盾的恐怖助力,那王云松頓時感覺到自己仿佛撞到了一股電墻之上一般,整個人渾身一陣酥麻,雙腳就發軟了。

  對方是急火攻心,完全發揮不出自己功法的優勢來,而我也不想與此人將時間拖得太久,當下也是一陣套路而出,將王云松給直接弄垮,跌落在地。

  王云松一倒下,身后那一幫東拼西湊出來的幫手立刻一哄而散,不過早已埋伏在旁的張勵耘、布魚兩人則從側面殺出,盡量將這些人都給留下。

  我不管那邊的小雜魚,而是一把揪住了王云松的脖子,惡狠狠地吼道:“人呢,我師父的孫女在哪兒,快跟我說!”

  在瞧見王云松自殺一般,不顧一切地沖將上來的時候,我的心頭就被一陣陰云給籠罩,而此刻那種擔憂卻是更加嚴重,而瞧見我這般焦急的模樣,那家伙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快意的笑容來,嘿嘿說道:“你這惡魔,居然也會有這個樣子的時候,真的是太讓人開心了……”

  啪、啪……

  我毫不猶豫地扇了他兩巴掌,然后惡狠狠地朝著旁邊吩咐道:“尾巴妞,他若是不回答問題,幫我把他老娘給宰了!”

  這一句話直接將還在瘋狂發笑的王云松給唬住了,他慌忙說道:“別,別,我說,那姑娘真的不在我的手上了,我在離開黃山南麓的時候,碰到一個滿臉慘白的英俊男子,那家伙對著我一陣追,我害怕,就將她給留在那兒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二十一章 虛張聲勢沒底牌”

  1. 回復 2015/04/07

    劉正楓

    竟然留給了鬼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