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二十四章 天下英雄會黃山

  這些年來,不管是親近茅山的,還是仇視茅山的,背地里不談。倘若是當面的話,莫不稱呼我師父一聲“陶真人”或者“陶掌教”,這般直呼其名者,倒也罕見。聽到“南海劍妖”這么一個名號,我下意識地想到了一字劍,因為那黃臉丑漢的師父,其尊號便是南海劍魔,劍魔、劍妖,兩者之間只有一字之別,不知道這里面,是否會有些聯系。

  聽到這聲音,我師父眉頭一掀,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來,開口說道:“劍妖,你們南海與東海蓬萊不是有百年之約么,怎么不在南海仙島之中靜修。跑中原來作甚?”

  那邋遢乞丐撓了撓蓬亂如鳥窩一般的亂發,一臉不滿地說道:“東海蓬萊的那些雜碎早就按捺不住逐鹿中原的野心,偷偷摸摸地西渡而來,做得隱秘。但又不是沒有人知曉;他們既然來華了,我們這些在南海釣魚看鳥的辛苦散修,怎么就不能來中原這花花世界,漲一漲見識呢?”

  師父搖頭笑道:“得了吧,你師兄劍魔早八百年就一直在中原活動了。還教出幾個出息的弟子,我又不是不知曉,還好意思說人家東海蓬萊島?”

  聽到這話,南海劍妖臉上突然浮現出了得意之色,對我師父說道:“說起來,我師兄的那弟子還跟你交過手,怎么樣,不錯吧?”

  我師父難得地點了點頭。回答道:“劍一般,人倒是不錯。”

  我知道這兩人談論的是誰,那個跟我師父交手的弟子。恐怕就是我的忘年交,一字劍黃晨曲君吧,此君以一己之力,從一介白身殺入天下十大,當真是逆天得很,那一手劍法出神入化,已經入了至道,然而在我師父眼中,最為可取的,卻是“人不錯”的評價,讓我感受到了站在這個世界巔峰的他,心胸當真是無比寬廣。

  不過這話兒卻惹得那南海劍妖一陣不屑,從腰間拔出了一把晶瑩如玉的長劍來,劍尖一抹寒光閃爍,指著我師父說道:“多年沒有見,老陶你還是這般托大,若想知道我來這里做什么,跟我打一架吧?”

  師父被挑釁,我自然不能視若無物,正要上前與他搭話,師父卻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笑著說道:“劍妖大人是我昔日老友,喜歡開玩笑,你別誤會,我跟他玩兩手。”

  師父這么說,我便也不再出頭,不過心頭卻是一陣,因為我已經有許久沒有見過師父出手了,不知道他這些年來一直閉關,到底又有了什么厲害手段。

  那南海劍妖說打就打,長劍一震,人似利箭而來,倏然便至,瞧他這架勢,哪里像是切磋交流,簡直就好像我師父是他殺父仇人一般。

  劍指黃宮,一點星芒乍現,他的速度已經超越了極限,眼看著就要傷到了我師父,我的心也在這一刻提了起來,忍不住朝著懷里摸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師父卻緩緩地推出了雙掌,平靜地念了五個字:“至道,如流沙!”

  一語成讖,師父的雙掌之上,沒有一點兒力量,甚至連一只蚊子都拍不死,但是卻偏偏將這疾如閃電的劍芒給鎮住了,我在旁邊并不覺得,但是卻能夠感受到兩人之間的炁場,在一瞬間居然被師父的雙掌給鎖定,然后有巨大的吸力從那南海劍妖的腳下生出,仿佛流沙一般,雖然他站在平地之上,但給人的感覺,卻仿佛被那流沙給淹沒了一般。

  因為置身事外,所以我這僅僅只是感覺,至于面臨著我師父威勢鎖定的南海劍妖,則在一霎那,臉色就變得一片雪白。

  不過那家伙絕對是一個意志堅定如鐵的漢子,在這般恐怖的威勢之下,竟然硬著頭皮,頂著所有的壓力,將自身的潛力給陡然爆發了出來,居然又進了幾步,將這劍尖遞到了我師父的胸口來。

  然而這個時候,我師父不動聲色地朝前踏了幾步,表面上看好像是將胸口送入對方的劍尖之上,然而他每走一步,整個人仿佛就拔高了數分,我看著師父一步一步地走,一步一步地變得高大,一開始疑惑,而后瞧見他腳下的土地居然也在這一刻變高了,幾步之間,時間仿佛過了一個世紀,結果等到南海劍妖刺到跟前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劍,居然刺入了泥土之中,而自己的對手,則高高在上,看著自己。

  瞧見這情況,我不由得會心一笑,事實上師父根本就沒有與他怎么動手,不過這般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手段,著實讓人詫異。

  那劍妖本來還待施展諸多得意手段,結果這一劍刺入泥土之中之后,突然喪氣了,將長劍收回腰間,一臉郁悶地朝我師父喊道:“你這個老陶,以前厲害也就算了,現在居然能夠引天地之力而為己用,當真不讓人活了……”

  聽到他服軟的話語,我師父哈哈一笑,腳下的泥土又陡然回落,回到了地面上來,對他說道:“修行之事,不進則退,這么多江湖后輩在追趕,我哪里敢懈怠?”

  那南海劍妖人雖然邋遢,但是一雙眼珠子卻宛如嬰兒一般純凈透亮,指著我說道:“后輩?這個小子,便是你那名動江湖的大弟子,黑手雙城陳志程咯?”

  我師父聳了聳肩膀笑道:“名動江湖,我怎么不知道此事?”

  南海劍妖說道:“得了吧,我一路北來,每逢一人,便問起當今之世,最名聲鵲起之輩是誰,別人便會告訴我,如今群星璀璨,但是若是名聲最大的,當屬茅山宗出身的黑手雙城,那小子手黑心冷,殺伐果斷,厲害得緊,東北名門羅滿屯,那可是高手遍野的宗門,結果就因為門中有個小子偷了他的一件東西,就滅了他們滿門……嘖嘖,我佩服得五體投地,結果現在一見,也是兩只眼睛一張嘴而已啊!”

  師父似笑非笑地看著我,而我則頭皮發麻,上前一步,躬身說道:“晚輩陳志程,見過劍妖前輩。江湖傳言,素來夸大,還望前輩不要誤會。”

  那南海劍妖嘻嘻一笑,對我說道:“傳言不傳言的,咱先不說,來來,咱爺倆兒練練?”

  我頗為尷尬,而師父則揮了揮手,笑罵道:“你這個武癡,見誰都要練兩手,就不能好好說話?剛才你不是說了么,打輸了,講一講你為什么出現在這里,可別耍賴啊?”

  南海劍妖一臉遺憾地說道:“我哪里是見人就要練兩手?若不是我那師侄說這小子還算不錯,我堂堂一南海劍妖,怎么會跟一晚輩玩耍?行,行,愿賭服輸,我且告訴你這件事情——我之所以來這兒,是因為昨日收到一個消息,有傳言講這黃山之地,即將有一條龍蟒飛升,化身真龍之屬,若是能夠過來,揀點便宜,勝過苦修數十年……”

  “黃山,龍蟒?”

  我師父的眉頭在一瞬間就皺了起來,下意識地朝著我望了過來,而我也是震驚異常,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小師弟蕭克明在這茅山附近發現那龍血結晶的事情,是昨日方才通知到我的,而后又通報給了茅山那邊,其余的人是怎么知道的呢?這里面,到底是我這邊不慎走漏了消息,還是茅山宗那邊,有什么連接不上的地方,又或者是那條魔蟒泄露了行蹤,搞得江湖上風言風語、洶洶而來呢?

  師父瞧見我也一臉震驚的模樣,心中明了幾分,不動聲色地問道:“劍妖老弟,你這話兒是聽誰說的?”

  南海劍妖擺擺手說道:“聽誰說的,這個就沒有必要說了,我原本并不相信,只不過是想過來碰碰運氣的,不過瞧見了你,我就曉得此事并非空穴來風,如果我猜得沒錯,恐怕你老陶,也是為了這黃山龍蟒,方才出現在此處吧?”

  事已至此,我師父并非隱瞞,而是豁達地承認了,那南海劍妖對他說道:“也就是你老陶這般坦蕩了,若是別人,說不定又編排什么故事呢。你放心,我只是過來看熱鬧的,真若有,我不跟你搶,也算是還了當年欠李道兄的一份人情,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我來的路上,可看到了許多熟人,有懸空寺的,有太上峰的,洞庭湖的,荊門島的,龍虎山的,五花八門,各路豪雄都來碰運氣呢,你可得小心,別讓到嘴的肥肉,給飛了。”

  我師父平日里十分低調,而此刻卻顯得無比的霸氣,冷然說道:“那龍蟒化龍最重要的那東西,是從我徒弟陳志程手中奪走的,現如今,我們茅山宗只不過是想要找回自己的失物而已,任何人想要搶奪,且先過了我陶晉鴻的這一關。”

  南海劍魔白眼一翻,正要說我師父霸道,突然間遠處傳來一聲尖利的慘叫,他眉頭一揚,對我師父說道:“如此風云際會,不知道是福是禍啊,老陶,我去看熱鬧,你去不?”

  我師父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點頭說道:“同去,同去!”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二十四章 天下英雄會黃山”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這是要決戰光明頂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