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二十五章 火海花陣困僧尼

  南海劍妖說是去看熱鬧,箭步如飛,而我們一行人則跟在后面前行,瞧著前面那個一身邋遢的老頭。我低聲問旁邊的師父說道:“師父,此人是什么來路?”
  
  師父走得不緊不慢,不過每一步跨出,就足有六七米,感覺空間在他的腳下變得縮小了一般,聽到我的詢問,他回頭說道:“此人乃南海諸島之上有名的散修之一,與你那屬下余佳源一般,都是水獸成精,因為拜了當年第一大劍客的高手為師,故而便叫做南海劍妖,手段十分了得;他還有一個師兄,更為神秘,那人叫做南海劍魔,你忘年交一字劍,便是其徒弟。不過那人行蹤神秘,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聽到師父說這人“手段了得”,我便曉得這南海劍妖恐怕要比我遇到的大多數修行者更厲害,不過此人雖為妖類。但是卻并不回避自己的出身,坦坦蕩蕩,看著倒是個有趣的人兒。
  
  我們在林中快速穿梭,因為都是修行者,故而很快便趕到了現場。卻見前方有十余個穿著僧袍的男女,年紀不一,光頭錚亮。
  
  這些人似乎是陷身于一處受人操控的食人花叢之中,絢麗繽紛的花海里,有無數滿身倒刺的藤蔓揚起,在半空中張牙舞爪,有的如鞭,有的如爪。仔細數數,場中十三人之中,卻有四人躺倒在地。被嬰兒手臂粗的藤條給死死勒著,不斷地往一處足有水缸大的草木花蕾中拖去。
  
  而在這花叢之中,有一股隱隱的綠色氣霧浮動,氤氳橫生,估計是有毒,這才使得那一伙人竟然沒有多少還手之力。
  
  瞧見如此場景,我不由得心中驚奇,按理說黃山也屬于人跡頻繁之所,基本上不會有這么一處天然的食人花叢出現,而此刻這些,莫不是有人在幕后操縱?
  
  南海劍妖提前趕到,瞇著眼睛打量了一番,回頭過來,對我師父說道:“老陶啊,看著這些人的架勢,仿佛是懸空寺的那幫僧尼,這些家伙不好好在寺廟里面吃在念佛,卻跑到這兒來瞎晃蕩,說不定就是為了那黃山龍蟒而來,你說說,為了消除禍患,我們是不是因為袖手旁觀,看個熱鬧才對?”
  
  他這般說著,我師父卻笑了,搖頭說道:“天大地大,人命最大,佛語有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咱豈能見死不救?”
  
  南海劍妖撇嘴說道:“冠冕堂皇的話語誰都曉得說,不過我可告訴你啊,那花陣之中有毒,你可悠著點。”
  
  師父笑著說道:“不入花陣,也可救人,同真,勞煩你出手。”
  
  他這句話兒,卻是對身后的烈陽真人茅同真所說,而我那茅師叔聞言之后,從后排走了出來,雙手一震,眼中仿佛燃起了一團火焰,口中念念有詞,幾秒鐘之后,猛然朝著前方一拍。
  
  轟!
  
  卻見他雙手灼熱如烙鐵,拍擊在半空中的時候,與空氣劇烈摩擦,居然出現了兩條黃色火焰,經過他的一揉一搓,卻是化作了一條火龍,張牙舞爪,朝著花陣中卷去。
  
  茅師叔并不入陣,而是牢牢地站在外面,然而他的雙手舞動,那條火龍則隨之而行,一入陣中,立刻有無數藤蔓過來阻擋,然而這火龍灼熱不已,所過之處,諸般藤蔓皆化作了黑炭,再無活力,而那些青色氣霧也凝結出無數爪影來,與這火龍相較,雙方不斷翻滾,你爭我奪,顯得異常激烈。
  
  茅師叔瞧見這些如有靈性的青色氣霧,眉頭一掀,黑鍋一般的臉上一動,冷然說道:“青木乙罡?”
  
  說著話,他那烈陽掌化身而成的火龍卻是被無數青色氣霧給抓了住,不得動彈,不過他卻不慌不忙地將十指一分,口中猛然一喝道:“十子奪嫡,化龍為蛇!”
  
  我全神貫注地注視著前方,卻見那一條受困的火龍在一瞬間,竟陡然裂變,化作十條火蛇,四散而分。
  
  這些火蛇根本不與那些青色氣霧分高低,而是朝著地上鉆去,將那些藤蔓和巨大的食人花給全數灼燒,偌大一片花陣,竟然化作了一片火海,而在這熊熊的烈焰之中,那些青色氣霧再也無法逞威,一敗涂地,漸漸地勢弱,不見蹤影。
  
  茅師叔當真不愧號作烈陽真人,這一手玩火的手段出神入化,不入陣中,便消減了無數力道,著實讓人驚訝,而那被困于花陣之中的諸位僧尼則狼狽逃出,只可惜原本的十三人,只有八個是囫圇個兒,一人重傷,另外四人,則永遠地躺倒在了那火海之中。
  
  這情形著實讓人無奈,而那僧尼之中,有個神情倨傲、滿臉痘痘的青年和尚,沖著茅師叔大聲吼道:“那道人,快將火滅了,我師妹在那兒呢!”
  
  他許是焦急,又或者平日里就是這么一番態度,說起話來,頤指氣使,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瞧去,卻見那兒的確有一具躺倒在地的女子,因為正臉朝下,看不清模樣,不過瞧那小光頭,的確秀麗。茅師叔的性子算是比較孤傲的,平日里獨來獨往,在茅山也就聽從我師父吩咐,哪里會理睬這個小和尚的吩咐,只當做不知曉,繼續施為,不過我瞧見那女子身子似乎還在動,估計是還活著,這般活活燒死,著實有些可憐,于是看了我師父一眼。
  
  我師父點了點頭,于是我便毫不猶豫地足尖輕點,孤身竄入火場,來到了那女子的身邊,伸手一卷,將其抱住,接著又折返了回來。
  
  我之所以敢過去,是因為有所憑恃,一為魔功練就的身體可以抵御大部分毒素,二來魔威在身,也不怕藤蔓糾纏,將那女子抱出火場之后,我將她放在地上,仔細打量,果真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小尼姑,瓷娃娃一般,讓人心疼,不過瞧她臉色發青,顯然是中了毒素。
  
  我正待仔細打量,旁邊突然沖出一人來,一把將我給推開,一把趴在人家小姑娘的身上,放聲大叫道:“小師妹,小師妹……”
  
  這人卻是剛才沖茅長老嘶吼的青年和尚,不過說是侍奉佛主的和尚,但瞧他這副模樣,卻感覺像情種多一些,我被他推了一把,心中有氣,然而他叫了幾聲“師妹”之后,卻又回過頭來,沖著我喊道:“里面還有幾人,你,去給我都救出來!”
  
  這話兒說得我都氣笑了,這幫禿驢剛才逃離的時候,慌不擇路,連自己人都不救,結果這會兒竟然還指揮起我來了。
  
  我剛才是看這小尼姑還有動靜,方才出手,而其余幾人,早已是被藤蔓吸成了肉干,燒了便燒了,剩一把骨灰還省了許多事情,何必讓我冒著危險,再去搶回?
  
  我屹然不動,那青年和尚一開始還為曾知曉,回過神來,站起來沖我吼道:“愣著干什么,叫你救人,沒耳朵?”
  
  他這般暴躁,旁邊的南海劍妖也笑了,對我說道:“大侄子,我說不要救人吧,就是怕古時候那農夫與蛇的故事再次發生,你看看,還不如看熱鬧強得多……”
  
  我只是微笑,也沒有多說話,此刻有我師父在場,我就是再有脾氣,也不敢在師父面前亮出來,不過還在對方里面還是有懂事的人,卻見一個留著灰白大胡子的老和尚擠了上來,沖著我們這邊施了一禮,口中一記佛號“阿彌陀佛”,然后沖著那青年和尚斷然喝道:“智飯,這幾位道友救了我等,你不但沒有心懷感激,還口出惡言,犯了嗔念,還不醒來?”
  
  這般說著,他從懷里掏出了一根敲木魚的棒子,猛然朝著那智飯的額頭上敲去。
  
  這事兒叫做“棒喝”,乃佛家的一種儀式,不過別家的是輕輕一碰,而那老和尚則是實打實地敲,一棒子下去,那智飯的腦門上立刻出現了一個青腫的大包,周圍的皮膚都變得紅腫,敲完之后,老和尚這才回身過來,與我們作揖,自報家門道:“貧僧懸空寺法遠,蒙得諸位道友援手,救貧僧師徒于生死關頭,感激不盡,不知道諸位是何方高人,留個名號,日后好交往。”
  
  我師父溫言說道:“茅山陶晉鴻,帶門下弟子前來討回一件失物,路過此地,自然不能袖手旁觀——這一位是南海劍妖,便是他帶的路。”
  
  師父說得淡然,而那法遠和尚雙目一蹬,驚訝地低聲喊道:“可是茅山宗掌教,陶晉鴻陶真人?”
  
  我師父平靜地點頭稱是,那老和尚以及旁邊的幾人紛紛稱奇,再次拜見,一時間喧鬧不已,過了一會兒,雙方交流,方才得知他們一行之中,以法遠和尚與另外一位師太為首,不過那位師太先前被人暗算,已經陳尸于花陣之中了,至于他們為何而來,卻也是為了那黃山龍蟒,而之所以陷入此中,則是因為門下弟子與一位行為古怪的侏儒發生了沖突。
  
  談起那人,法遠和尚心有余悸地說道:“那人當真好手段,將我們一路引來,接著手中的種子往地上一撒,一道青色氣罡落地,偌大花陣變成了,殺機頓生……”
  
  我在旁邊直皺眉,這個侏儒,聽著怎么那般熟悉?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二十五章 火海花陣困僧尼”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可是青木乙罡的俞八千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