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二十六章 寶塔山下鬼火生

  懸空寺一伙人的講述,讓我想起了一位故人,而當我仔細地詢問起了那個出手傷人的侏儒那具體模樣時,終于確認了他的身份。

  木靈尊者。俞千八。

  這一位長得宛如鐘樓怪人一般的侏儒,當初在我與武穆王之子、邪靈教四大公子之一的金花公子拼斗墜崖之時,便將我給擒住了,想要用我來煉制鼎爐,將我的神魂抹去,然后借尸還魂,從而改頭換面,重新做人,沒曾想后來居然被自己培育的草木之精反水,將我們給放走了去。當然那些邪惡的花精靈并沒有遵守約定,最后又勾搭上了武穆王,反倒害了自己性命,魂魄被我交給了南南,成為七劍之中的劍魂。

  這段記憶是實在是太深刻了,因為就是在那里,我跟小顏師妹結為了夫婦。完成了我這輩子,最重要的心愿。

  因為俞千八,我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而七劍之中的林齊鳴也獲得了清朝傳奇人物傅山的傳承。不過我并不感激他——沒有人會感激一個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我和小顏師妹是水到渠成,林齊鳴是因緣際會,所以即便沒有他這一個引子,我們也會走到一起來的。

  我對于俞千八沒有太多的恨意。恰恰相反,那一位家伙偷雞不成蝕把米,不但自己培育多年的優曇婆羅花精背叛,而且自己藏身多年的毒谷也被人掀了個底朝天,若說是恨,估計他對我的恨意,應該更加濃烈一點兒。

  而如今他出現在此處,恐怕也是為了那黃山龍蟒的傳言而來的吧?

  我將自己知道的事情。低聲跟師父耳語一番,師父點頭,對我說道:“偌大的天下。自然是藏龍臥虎,許多不世出的高手盤踞一方,有的一輩子都沒有出過山,也不曾為外人知曉,這一位木靈尊者,恐怕也是如此。不過聽你這么說來,他的脾氣可真的有一些不太好啊?”

  我笑著說道:“豈止是不好,他若是見到了我,估計恨不得沖上來,吃我的血、喝我的肉呢!”

  聽到我的話,旁邊的七劍都不由得笑了,他們手中的北斗七星劍,里面可都有著俞千八培育出來的優曇婆羅精魂,使得那劍的級別雖然不如飛劍,但也算是一種法器,格外的厲害。

  此為插曲,容后再敘,我師父笑著對面前的法遠和尚說道:“不知道大師之后的打算是什么?”

  那法遠和尚咳了咳,尷尬地沒說話,瞧見他們這架勢,估計是不太想放棄離開,一來對那黃山龍蟒之事,多少還有一些垂涎,因為倘若得了點好處,日后的修行恐怕就會事半功倍,二來則是因為那木靈尊者害了他們好幾人的性命,這事兒倘若是就這般了結,只怕回去之后,也無法跟寺里面的長老交代。

  我在旁邊看著,頗為想笑,從剛才的言談之中,我曉得這法遠和尚只不過是懸空寺的一位長老,地位還算是高,不過這一身修為,別說跟我師父相比,便是和我比起來,也是有一些差距的。

  估摸著,也就能夠跟我師父帶來那幾位還沒有獲得長老尊位的同輩師弟相當。

  這樣的實力,也想在這黃山之中渾水摸魚,對于這樣的想法,我也只能用三個字來作評論——想多了!

  不過有句話說得好,“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這些懸空寺的僧尼似乎并未察覺,那位法遠和尚尷尬地不說話,而旁邊剛剛被棒喝、消停了沒多久的智飯和尚便出言說了:“雖說出家人以慈悲為懷,但是佛陀也有真怒,那侏儒既然殺了林玉師太還有幾位師兄,我們自然也要將其捉拿歸案,方才罷休!”

  我師父眉頭微微一掀,只是笑道:“年輕人,有這般的勇氣,也實屬難得;既然如此,那么貧道倒也不阻攔諸位,我這里有一粒牛黃解毒丸,能治瘴氣毒霧,這位小師太應該能用得。”

  他說著這話,卻是將解毒丸遞給了那法遠和尚,顯然是并不認同這青年僧人的性子。

  對方接過了藥丸,喂入小尼姑的口中,又送水吞服,這藥丸奇效,不多時那清秀小尼姑便醒轉過來,一雙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眨啊眨,當被告知了自家師父已經葬身火場之后,悲痛欲絕,整個人哭得雨帶梨花,著實可憐,而我師父卻沒有再多停留,與懸空寺的一眾人等告別之后,押著陳慎,繼續向前趕路。

  路上,師父忍不住嘆息了一聲,說道:“現如今的世家少年子,倘若是沒有經過江湖歷練,當真是不堪大用啊!”

  聽到了師父的感嘆,我曉得他不僅僅只是在說那個妄自尊大的青年和尚智飯,也是在說我那小師弟蕭克明,那小子在茅山宗的時候,因為天賦異稟,又能舉一反三,故而能夠出類拔萃,頗得宗門之內諸位師叔的歡喜,還與符鈞、我并成為茅山三杰,沒曾想將他放出山外來,居然處處都弄出幺蛾子來,而如今還將師父最疼愛的孫女陶陶給陷身于險地,當真是有些讓人恨鐵不成鋼。

  聽到師父的感嘆,我并不接話,因為此事也容不得我來插嘴,然而他說完之后,卻轉頭瞧向了我,問我道:“志程,你小師弟如此,恐怕會如宋時仲永一般,不知道你可曾有什么好法子?”

  我苦笑著說道:“師父,我離開茅山已然多年,還真的不是很了解這個,也沒有什么好辦法。”

  師父指著我身后默默跟隨的七劍說道:“我看你的這些屬下,個個都是不錯的苗子,雖然來歷不一,卻都能夠很好的團結在一起,說明你還是有好辦法的,不如我將你小師弟給托付于你,讓你來調教幾年?”

  雖然小師弟蕭克明有這樣那樣的不妥,但是一身本事卻是實打實的,先前與湘西鬼王交手,若是沒有他那如有神助的雷鳴爆音符,還不知道結局如何。

  李道子乃茅山符王,然而他一生要求頗高,并無真傳弟子,他晚年之時也有授業,學者頗多,而唯有只有身懷明空目的小師弟蕭克明,最得李師叔祖的認可,說起來,倘若說李道子實際上的衣缽傳人,蕭克明應該算是一位。

  這樣的人才放在我的手上,我自然是歡喜不已,稍微一加調教,便是虎將一名,不過就是不知道那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對于師父的吩咐,自然是應允的,兩人談了一下蕭克明的培育之事,不知不覺便來到了著名的寶塔峰旁。

  此處山峰海拔一千三百多米,渾然矗立,如同巍然沉穩的主塔,左邊不知何年風化倒塌了半邊山巖,望去惟妙惟肖。我們趕到的時候,云海初形,那寶塔露出尖峰,又似海洋中的一座燈塔,眾人從松谷庵登山,往獅子林途中,有盤道繞過此峰,但不能登攀,若是想要登頂,需得攀著附在峰邊的藤蔓,緩慢朝上,十分辛苦。

  我們站在峰下,朝上仰望,云海翻騰,仿佛神仙故地,我走到陳慎的旁邊,低聲問道:“怎么樣,有沒有什么感覺?”

  陳慎一雙眼睛睜得滾圓,直直地望著上面的山峰,好半天,方才搖頭說道:“沒有,我沒有感知到她的氣息。”

  我瞇著眼睛打量他,似笑非笑地說道:“你可別信口胡言啊?”

  那陳慎恭謹地說道:“主人可別這么說,慎自降服之后,自然是一心一意,請不要懷疑我的忠誠。”

  因為有前車之鑒,我對這個油嘴滑舌的小家伙并不相信,盯了他好一會兒,方才淡然說道:“你這般說,我自然是信你的,可別讓我失望。”

  一路跟隨而來的南海劍妖并未離開,他此刻已經絕了占便宜的念頭,不過卻是個八卦的家伙,非要跟過來看熱鬧,我師父也不好趕他,結果他便湊過來,瞧著那四五歲小男孩模樣的陳慎說道:“我說大侄子,你師父古板得要命,但是你手下卻頗多異類啊!若是我猜得沒錯,這位小朋友,可跟那傳說中的黃山龍蟒,有些聯系吧?”

  一路而來,我差不多也了解這位前輩高人的性子,微微點了點頭,也不答話,而是朝著師父躬身稟報,問是否要去下一個地方查看。

  我師父仰頭望著云端之上的山峰,凝視了幾秒鐘,突然眉頭一皺,輕聲說道:“上面,好像有點兒不對勁呢?”

  聽到這話,我抬頭看去,只見夜幕降臨,云海之上的確有一縷紅色的光芒,有著一股邪魅的氣息,師父瞇眼打量了一下,回頭對我說道:“我上去瞧一瞧,你和你茅師叔在此等待。”

  師父起身而走,大袖一扇,人便化作一道煙塵,而那南海劍妖則玩性大發,高聲叫道:“等等我,有熱鬧,豈能少了我?”

  他也飛身離去,留下了大隊人馬,我留在原地,與茅師叔寒暄兩句,不過他似乎并不太擅言,所談也不多,我回過頭來,與七劍聊了幾句,而這時左邊的林子里,突然傳來了一股股幽藍的鬼火,風聲呼呼。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二十六章 寶塔山下鬼火生”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烈陽真人要出手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