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二十八章 單槍匹馬救陶陶

  想到這里,我不再猶豫,雙手一揮,帶著全員殺上前去。
  
  有七劍在。我倒也不管對方是什么來歷,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而已,因為雙方相距一個山頭,故而幾乎都是在林間飛縱,一行人宛如鬼魅一般,而最早趕到的尹悅很快就跟被追趕者碰上了面,接著沒有一點兒停頓,便又與追兵交上了手,而我聽到前方傳來一聲驚喜地尖叫:“尹悅姐,大師兄在么?是我啊,蕭克明,我在這兒呢,救我!”
  
  我整個人仿佛被打了腎上腺素一般,渾身都興奮起來,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沒想到我居然在這兒找到了他。
  
  聽到了蕭克明的呼聲,我不再猶豫,腳尖輕點。身似隨風青云,倏然而至,終于與他會上了面,瞧見旁邊有一個穿著白裙子的女孩兒,明眸皓齒、膚如凝脂。可不就是我師父那最寶貝的孫女陶陶么?
  
  沒想到,這小子還真的說到做到,居然將陶陶從那湘西鬼王的手中奪了回來,這太不可思議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滿腦門的疑惑,而這時陶陶也瞧見了我,驚喜地大聲叫道:“大師兄?你來救我了,太好了!”
  
  按理說,陶陶是我師父的孫女。我師兄陶一塵的女兒,應該叫我做師叔才對,不過陶師兄因為本身沒有修道資質。故而并不入茅山體系,陶陶自小便一直與符鈞、蕭克明這些二代弟子長大,叫隨口了,而我師父又不是什么刻意講究規矩的人,故而她叫我這一聲“大師兄”,也是正常。
  
  我是看著陶陶長大的,雖然后來出師之后,進入朝堂,但每次回山,都會給小女孩帶一些吃食和小玩意兒,故而彼此都還算是熟悉,也不好意思板著臉來訓她的為非作歹,于是點了點頭,對她和蕭克明說道:“不但是我,師父也來了,在寶塔峰那邊——哎,克明,你怎么回事,咋受傷了呢?”
  
  我剛才瞧見兩人激動,來不及仔細打量,此刻眼睛一掃,卻瞧見小師弟胸口中了一掌,衣服盡焚,露出黑漆漆的一塊,十分嚇人。
  
  聽我這么一說,陶陶又哭了,對我說道:“大師兄,那個滿臉慘白的魔頭剛才打了簫師兄一掌,嚇人死了,你救救他吧!”
  
  我望著遠處正在于七劍周旋的那些跳尸,疑惑地說道:“湘西鬼王來了?”
  
  蕭克明搖頭說道:“沒有,它好像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辦,派的只不過是手下的嘍啰,而且它的那一掌,并沒有打實,被我胸口這血玉給擋住了,所以別看我現在狼狽,其實并沒有傷到內臟。”
  
  我瞧了一眼他指的地方,卻是有一塊血玉,這是他老家帶來的,句容蕭家作為曾經出過茅山長老的修行世家,自然也有著自己的手段在,我沒有多看,看著前方斗得正激烈,叫了兩人與我前行,給七劍坐鎮,看一下這些追兵的實力。
  
  蕭克明的身手其實很不錯,要不然也不可能虎口拔牙,將陶陶從湘西鬼王的手中救出,至于為什么湘西鬼王沒有吃了陶陶,這問題我倒也不太好問出口。
  
  不過想來也只有兩種可能,第一便是那湘西鬼王也許還是忌憚陶陶的身份,又或者想借助她的身份來辦某些事情,第二則是眼饞陶陶的資質和身體,想要通過某種密宗秘法,修歡喜佛之事,提升和凈化自己的身體。
  
  不過不管是哪一條,現在陶陶救出來了,我的心中便寬了一大半,也就能夠安安心心地去找尋那黃山龍蟒了。
  
  我一直有一種感覺,那黑花夫人其實一直都在暗處潛伏著,黃山是它的地盤,這地界上面發生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知曉,但是她不可能一直忍耐著的,成為真龍的誘惑,是任何蛇屬都抵擋不住的,她終究還是會冒出頭來的,而到了那個時候,就是我們茅山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正如我師父所說,此番前來,我們是為了找尋失去的東西,任何人想要跟我爭奪,那就得過我們的這一關。
  
  這一點,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陶陶扶著蕭克明,由我帶著,來到了前方交戰的現場,七劍已經結陣而待,將這八頭追殺而來的家伙給圍住了,這些家伙一臉慘白,嘴唇紫黑,上面長著許多白色或者黑色的絨毛,身上穿著正經的清朝官服,雙手的指甲足有一寸長,又尖又銳,上面還有油油的光澤,閃爍著一種致命的氣息。
  
  這些家伙力量十足,一蹦一丈高,沖起來宛如坦克,不過就是反應能力并不強,七劍手中的長劍不斷地在它們身上留下印記,然而讓人驚奇的是,那北斗七星劍雖說不是削鐵如泥,但是也絕對鋒利,但是在這些家伙的身上卻留不下多少印記。
  
  劍斬其上,雖說有錚然之聲,乒乓作響,但是火花四濺之下,居然對它們根本造不成什么危害。
  
  這八頭看著并不起眼的僵尸,看來就是極為罕見的銅甲尸了。
  
  所謂“銅甲尸”,并非身披銅甲,而是對于一種養尸地中隱藏著礦脈的僵尸總稱。
  
  這類僵尸不管是無意,又或者是刻意為之,總之尸體在吸收陰氣的時候,還將礦脈之中的金屬元素吸收入內,將筋骨皮肉等凡物,都鍛煉地宛如鋼筋鐵骨一般,刀斧加身,卻渾然不覺,最是厲害得緊,而這種銅甲尸十分稀少,因為金屬礦脈本身屬陽,養尸地屬陰,天然不和諧,唯有人力而為,在礦脈附近制造過大屠殺,天長日久之后,方才會誕生如此奇特的地勢。
  
  我們之前曾經在錦官城附近辦理過一樁僵尸傷人案件,那便是銅甲尸,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川蜀之地歷朝歷代,經歷過幾次血腥大屠殺,幾百萬、幾千萬的人命沒了,方才如此,后來我與西南局一位老行家親自封印了那處養尸地,算是斷了根,沒想到這回又瞧見了此物。
  
  不過凡事經歷過一次之后,都會變得嫻熟,我瞧出來了,跟著我一同辦過案子的七劍自然也知曉,領頭的張勵耘手中長劍一點,口中高喝道:“點子硬,變陣!”
  
  七劍聞令,劍勢陡然一變,不再咄咄逼人,而是變得柔和許多,接著每一位成員都腳踩斗罡,口念符咒,不停地回旋。
  
  如此走馬觀花,一再拖延,受到氣機影響,八位銅甲尸兇猛的沖勢不再,力量也漸漸變得衰弱起來,而張勵耘則是趁著對方狀態回落,長劍前指,運用北斗七星劍陣的變化,引九天之上的星力落入劍陣之中,不停地念咒,在最后的關頭,七劍陡然而出,一齊刺在了其中一具冒著金光的僵尸之上。
  
  七劍刺向不同的穴位,我聽到錚然之聲,然而這一回那家伙卻并不能刀槍不入,而是仿佛那被戳破的氣球一般,勁氣陡然一泄,接著一團陰火陡然而生,將其燃燒起來。
  
  七劍一擊得手,再次復制剛才的手段,百會、尾閭、章門、膻中、鳩尾、巨闕、氣海,他們各負責一處,認穴精準,宛如機器。
  
  如此一陣忙碌,待眾人停歇下來的時候,場中陰火連綿,最早被制服的那頭銅甲尸,卻是已經化作了灰燼。
  
  瞧見場中冉冉的陰火,蕭克明長舒了一口氣,羨慕地對我說道:“大師兄,我之前一直聽聞七劍之名,還不覺得,現如今一見,果真非同凡響呢!”
  
  我想起師父先前跟我談及的事情,對他說道:“怎么樣,你若是覺得新鮮,不如我跟師父說一下,讓你先來我手下歷練幾年,到時候再放你回去,你看如何?”
  
  “真的?那當然好了!”
  
  小師弟一臉驚喜,然而當余光瞧見扁起嘴來的陶陶時,又有些猶豫了,摸著頭對我說道:“大師兄,容我想一想先,到時候我再答復你,好么?”
  
  我瞧見他跟陶陶之間,頗有些小兒女的情調,心中笑了笑,也不點破。
  
  我一直待到場中八具銅甲尸都化作灰燼,這才說道:“那行,我們都回去吧,師父倘若知道陶陶安然無恙,想必也會十分高興的。”
  
  陶陶是偷偷跑出來的,有些不情愿跟爺爺相見,擔憂地說道:“我不去,我爺爺見到我,一定會罵死我的!”
  
  小師弟也患得患失,害怕師父責罰,而這時張勵耘問我道:“老大,我們還要不要去丹霞峰查看?”
  
  我們此刻都已經到了丹霞峰邊緣,若是不進去瞧一眼,這么遠的路也算是白走了,我有些兩難,無法抉擇,而這時小白狐兒似乎聽到了什么,一下子就竄上了附近最高的樹上去,望了一會兒,這才滑落下來,走到我旁邊,低聲說道:“哥哥,剛才跟我們照過面的那太上峰徐晨飛,好像在跟人交手,我們是不是需要過去瞧一眼?”
  
  徐晨飛在與人交手?
  
  跟誰?
  
  我心中滿是疑惑,不過想起之前與滇南眾人的交情,不再猶豫,帶隊前往那邊的林子里。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二十八章 單槍匹馬救陶陶”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血玉已經救了他一次,可惜還有大招不知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