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二十九章 梅浪長老手挺黑

  我們之所以找到小師弟和陶陶,都是因為托了徐晨飛的消息,方才一路跟過來的,要是不然。說不定小師弟和陶陶就被那伙銅甲尸給追上,直接吞進了肚子,又或者給抓回去,再難相遇。

  人都是需要感恩的,如此想想,我雖然不太愿意讓陶陶再次犯險,但是知曉那徐晨飛有危險,卻也不得不趕過去瞧一眼。

  若是能夠幫得上忙,我自然不吝伸出援助之手。

  此處距離丹霞峰還有一段路程,盡管小白狐兒能夠知曉那徐晨飛在與人拼斗,不過主要還是憑借著先前的那幽藍鬼火,倘若趕將過去,還需要一定的時間,我們當下也是沒有任何停頓,健步如飛,而我則讓七劍將隊形拉開。張勵耘和小白狐兒先導,林齊鳴與布魚斷后,至于我,則一直緊緊地貼在陶陶的身邊。不讓她出現任何意外。

  如此一陣疾奔,終于趕到了拼斗的外圍,卻見林中無數鬼影彌漫,那幽藍的鬼火漫天徹地,一時間風起云涌。尤為壯觀。

  瞧見這般的情形,小師弟躍躍欲試,恨不得沖上前方去打量,而我卻瞧出了一絲古怪的氣息,叫住了前方引路的小白狐兒和張勵耘,將眾人匯聚一起來商量。

  張勵耘貓著身子回來,對我說道:“前面應該是鬼修在拼斗,雙方都是厲害角色。若是冒然上前,只怕會被排斥。”

  我瞇眼瞧去,卻見那鬼火勢弱。飄飄忽忽,曉得敵方勢大,那徐晨飛堅持不了多久,于是低聲吩咐道:“這樣,小七、尾巴妞、白合、小床單你們四人,跟著我一同向前去查看,其余人在這里等著,若是事情不對勁,而我們那邊又沒有消息傳來,立刻往回趕,不要妄自行動,可曉得?”

  七劍對于我的吩咐,從來都是堅決執行,唯有小師弟有些不情愿,對我說道:“大師兄,干嘛把我和陶陶擱這兒啊,我也要去!”

  我眉頭一掀,瞪了他一眼,惡狠狠地說道:“去,去干嘛?一會兒陶陶若是再有個什么危險,我拿什么跟老爺子交代,你腦子里面,就不能有個正經事情么?再看看你自己,胸口還有著傷呢,走路都大喘氣,你瞎湊什么熱鬧?我跟你說,現在我也懶得跟你多說,回頭再收拾你!”

  不提在宗教局里位高權重,威勢日長,單單我在茅山期間,一直都是大師兄,負責教授諸多師弟,以及檢查個人的修行,威勢一直就存在,雖說小師弟因為小顏師妹的關系,與我素來親近,但是也吃過我不少苦頭,對我從來都是又敬又怕,我這邊一生氣,他便不敢多加造次,縮著頭,退回了去,不再多言。

  這邊吩咐完畢,我帶著被我點到的人朝著前方撲去,剛剛走入林子里,便瞧見那鬼火變得無比淡薄,由藍化作了慘白,繼而漸漸地消散開去。

  瞧見這情況,我心想壞了,那徐晨飛定然是碰到了格外厲害的對手,方才會落入現在這般模樣。

  那個與他拼斗的家伙,莫非就是那湘西鬼王?

  我心中一陣激動,先前與那家伙相斗,一來是因為它實在是太過于厲害,二來也是它人多勢眾,故而生怯,此刻我卻沒有太多的顧忌,因為它身邊有鬼女侍衛,我旁邊還有久經考驗的七劍,大家一場火拼,不但能夠報了前日之仇,而且還能夠將這搶奪黃山龍蟒的強大對手,給提前逼退出去,省去許多禍害。

  我先前是躲著湘西鬼王,而此刻卻是一點兒心理負擔都沒有,從懷中將飲血寒光劍給拔了出來,然后吩咐左右,讓大家都提一點神。

  越是這個時候,就越大意不得,要曉得那湘西鬼王可是傳說中的不化骨,盡管它自己也坦言,說世間流言,有頗多不實之處,但是我感覺倘若想要完勝此獠,除了我師父陶晉鴻之外,其余人恐怕都未必頂用。

  大家循著鬼火,一路沖入林中,瞧見林中兩人正在奮力拼搏,一人為徐晨飛,而另外一人卻讓我十分的意外。

  這人竟然是跟隨楊知修師叔離開,前去找尋陶陶的梅浪師叔。

  跟徐晨飛生死相搏的,并非是我想象中的湘西鬼王,居然是我茅山的梅長老,這事兒不但讓我詫異萬分,就連我旁邊的張勵耘和小白狐兒等人都愣住了神,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不過很快我就反應了過來,瞧見梅師叔雙手一張,場中數十條淡薄的鬼影全部都倏然而收,朝著那徐晨飛如水草一般糾纏過去,心中頓時就是一陣慌張,沖入場中,大聲喊道:“都停手!”

  那徐晨飛與我剛剛分別,聽到我的聲音,下意識地愣了一下,而梅浪長老卻根本沒有半分留情之處,諸般鬼影化作絞肉機器,居然在一瞬間,將徐晨飛的生機給湮滅。

  徐晨飛在那一瞬間,還有一些意識,頹然跪倒在地,回望過來,滿臉錯愕和懊惱地說道:“原來你茅山,竟然會是這般模樣,我真的,信錯人了!”

  這話兒一說完,他轟然倒下,生機消亡。

  徐晨飛錯愕,而我卻是更加錯愕不已,瞧見梅浪長老旁若無人地雙手拍空,將徐晨飛死后,周身散發出來的鬼火收納到掌心之中的封魂罐中,我頓時就覺得一股邪火生出,箭步沖到跟前來,沖著他大聲吼道:“梅師叔,你在干什么?”

  梅浪長老仿佛剛瞧見我一般,手上不停,跟我解釋道:“我跟著楊師弟在找尋陶陶的下落,后來兩人在獅子嶺那邊分開了,結果我查到這家伙,還有他的同伴,跟綁走了陶陶的那湘西鬼王有關系,攔下他們盤問,誰知道這些家伙根本就不問是非,直接朝我出手,坐實了我的懷疑,當下也是一場惡斗,不過不要緊,你別緊張啊,他和他的同伙,都已經被我給超度了。”

  他一臉得意地指著周圍,我這才發現在徐晨飛旁邊的不遠處,還散落著四具尸體,一個六旬老者,一個黃臉漢子,還有一對青年男女。

  他們的死狀頗慘,全部都是滿臉慘白,眼珠子都快要凸出眼眶里,顯然是被惡鬼入體,活活折磨而死。

  梅浪長老的解釋并不能讓我信服,我倘若是沒有跟這位徐晨飛打過交道,那邊算了,因為修行者的脾氣難以捉摸,稍微有個什么言語沖突,發生最多的事情也難免,然而我剛剛與徐晨飛碰過面不久,曉得他的為人處世,不可能這般的無理,而倘若徐晨飛報上自己的名號,而梅浪長老卻還要動手,這里面的貓膩可就多了。

  瞧見他剛才的手段,可真的是沒有留活口的打算,再想到徐晨飛臨死之前,眼中流露出來那極度的憤懣,我的心里面就好像塞滿了茅草一般。

  我沒有跟梅浪長老反駁太多,而是走到了徐晨飛的尸身旁邊來,瞧見他雙眼圓睜,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就由不得一陣心寒。

  我伸手,將徐晨飛圓睜怒目給輕輕撫上,接著雙手結了一個法印,按在了他的太陽穴之上。

  梅浪長老瞧見我的這般做派,不由得似笑非笑地說道:“賢侄似乎不太相信我說的話啊,居然還想搜魂來確認,你這樣做,倒真的不給師叔我面子呢……”

  聽到他的話語,我強笑著回應道:“哪里,徒兒覺得此人倘若是跟湘西鬼王有所勾結,或許能夠問出一些情況來,您說是不?”

  我這般說著,手上卻并未停歇,而梅浪長老瞇著眼睛瞧了一會兒我,突然笑了,不冷不淡地說道:“賢侄考慮得的確周到,既然如此,那你就慢慢搜吧,我這里還有一些事情,就不跟你多聊了。”

  他這般說著,自顧自地結印,吸收著那徐晨飛收納的諸般鬼火,并且將其煉制,納為己用。

  我瞧見他話鋒突轉,心頭頓時有一些不安,然而卻還是執著而為,沒想到這一搜,方才曉得那徐晨飛的魂魄居然在剛才的那一絞之中,化作了灰燼,魂飛魄散,不再存留,止不住臉色一冷,眉頭跳動道:“俗話說‘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梅師叔你好手段,居然將人家的魂魄都給碾碎,這實在是太欲蓋彌彰了,你可知道這幾人的身份?”

  梅浪長老聽到我這般強硬地說著,不由得心中不快,臉色就變了,冷冷地說道:“不就是幾個跟湘西鬼王有著關聯的小角色么,別的不說,就沖他們綁架了陶陶,我茅山便得滅了他!”

  我冷笑著,一字一句地說道:“梅師叔恐怕錯了,這幾人我是認識的,人家是滇南太上峰的修行者,跟什么湘西鬼王,可是一點關系都沒有!”

  聽到我的這話兒,梅浪長老沒有再收拾鬼影,而是平靜地抬起頭來,左右張望了一番,似笑非笑地說道:“哦,我聽懂了——賢侄,你的意思,是說我殺錯了人,你現在是想用宗教局陳局長的身份,過來拿我,對么?”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二十九章 梅浪長老手挺黑”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活該受那三刀六洞之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