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二十章 克揚族人,跳墻掉坑

  我們打聽了一番,姚遠并沒有離開,天已然黑,也不著急立刻前去找尋,而是留下來打聽情況。

  這個克揚族的女人名字很復雜,吳剛給我們翻譯叫做杜若噶。這個窩棚里除了她之外,還有她的丈夫和三個小孩(兩男一女)。之前提過,克揚族是個母系氏族的社會結構,在家里面的主事人是女人,反而這個男人比較沒有存在感。克揚族是一個多災多難的民族,在山外面的同族們,大部分都生活在難民營或者旅游景點,如同動物,供人參觀。而在深山中生活的克揚族人們還比較好一點,能夠按照自己的想法,延續著自己的種族。

  在這人跡罕至的深山中生存著,不但會面臨物資匱乏的境況,而且還會遭到猛獸毒蛇、惡劣天氣以及周遭少數民族山民的襲擊。

  不過“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存在即真理,這里的克揚族自然有著頑強的生命力在。我看到在窩棚的角落里,似乎還有著老式步槍的身影(多虧了朵朵給我提供的夜視),而吳剛跟我介紹,克揚族的長者能夠訓蛇,用群蛇來維護村莊的安全。說到這里,杜若噶弄了一些黑紫色的植物汁水灑在我們幾個的身上,說沾上了,蛇就認為我們是自己人了,沒有命令,不會貿然攻擊的。

  另外兩個女人拿著東西離開了,而杜若噶則給我們和家人忙碌起了晚餐。

  杜若噶有一個女兒,叫做莫丹,只有六歲大,和朵朵一般的年紀,雖然在這貧困的窩棚里長大,然而卻美麗的像一個小公主一樣,愛笑,咯咯的笑聲就像清澈的山泉水,洗滌著我們的心靈。可惜的是,她的脖子上也套著了銅圈,雖然沒有她母親那般夸張,然而看得我們仍舊是心中難受。

  有人說克揚族是崇拜遠古生物長頸龍,用來威嚇叢林中的老虎而束的脖頸,然而年代久遠已不可考,現在已經演化為一種民族的習慣。

  作為接受現代教育的我們,并不能夠理解這種如同裹足一般的畸形習俗。

  晚餐并不好吃,這種又黑又怪的米飯是我吃過的最差勁的大米,然而主人小口小口地嚼著,仿佛很享受。除了米飯之外,還有一種黑黃的醬,她們裹著吃,很香的樣子,然而我吃了一點,感覺是用不知名的蟲子做成,有一股莫名的膻腥味,一嚼,有一根昆蟲腿在。包括吳剛在內,我們吃得都不多,飯后,我從背包里找出了巧克力、99能量棒和壓縮餅干,還有火腿腸、方便面和小面包,分給三個小孩子。

  我至今猶記得那三個小孩子小心翼翼地吃著一塊黑色巧克力時,露出的欣喜笑容。

  他們的眼睛在那一刻,如同繁星一般閃亮。

  不過這些東西很快就被杜若噶給收起來了,吳剛給我解釋,說杜若噶不讓小孩子吃太多,要留著做獎勵。

  作為唯一的女孩,莫丹被獎勵了一整塊巧克力糖,幸福地含著,旁邊站著她兩個可憐巴巴流口水的哥哥。

  飯后半個小時,一個之前離去的女人領著兩個穿著白色衣服的老女人,來到了這里,跟我們介紹這是村中的長者。我們站起來行禮,因為禮物都送光了,所以只有奉上了緬幣。她們也收,然后笑吟吟地問詢我們一些事情。吳剛作為一個翻譯還算稱職,我們聊了一會兒天,她們離去,但是告誡我們,不要靠近格朗佛廟,那里面的法師并不是她們本族的人,脾氣暴躁得很。

  我們雖然驚奇,但是頷首稱是。

  村子里沒有電,到了晚上八點,除了灶房未熄的柴火,基本就四下無光了。這個叫做莫丹的小女孩特別可愛,她頭上戴著花,穿著節日的盛裝,不停地哼著小調,跟我們跳著民族的舞蹈,像一個快樂的小鹿。我和雜毛小道總是逗她玩,她更加開心,笨拙地將自己的所學都表現出來。雜毛小道偷偷告訴我,說如果他有這么一個可愛的女兒就好了。當天色全部都黑下來,杜若噶和她男人搬來一大把曬得干燥、有著太陽香味的稻草,給我們均勻地鋪在地板上,讓我們準備休息。

  夜色漸深,雨林中潮濕悶熱,不過村子正處于兩山間的風口,臨靠溪流之畔,涼風習習,透著并不嚴實的木板縫中而進,倒也不是很難受。

  肥蟲子野了一天,終于想到回家了,從縫隙中溜了進來,然后遵著我的意思,將這窩棚中的主人和吳剛,全部都迷暈。

  這一招,肥蟲子曾經給丟魂的阿根用過。

  我們走出窩棚,整個村子都陷入了寂靜和黑暗之中,只有村尾,在山腰的中間有一絲隱約的亮光在。那里就是格朗佛廟,整個山村中唯一用得起油燈的地方。虎皮貓大人站在一塊突出的木頭上休息,像一頭貓頭鷹,眼睛發亮。我們很奇怪,既然是佛廟,為什么在村口碰到的和尚不住宿在這里,而是匆匆離去呢?不過,那里面有著我們想要找尋的姚遠和105號石頭在,所以,也管不了這許多,我們要去那里瞧上一瞧。

  在這樣一個陌生的地方,我們自然小心翼翼,小妖朵朵也從我胸前的槐木牌中浮現出來,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這個地方,她很喜歡。

  事實上,這個地方除了我和雜毛小道兩個人外,小東西們都喜歡。

  出了窩棚,我們沿著村中的道路往前行走,路上是草地,旁邊有荊棘,左右都是月光下影影憧憧的茅草屋,從四面八方處傳來了蟲子的叫聲,吱吱吱……而從窩棚里還傳來了男人女人沉悶的嘶吼聲,雜毛小道輕聲低笑,說沒有夜生活的山村,似乎都只有這樣一種娛樂活動,這讓單身的年輕人們情何以堪?

  我們本來以為會一路平靜地行到格朗佛廟,然而沒走出五十米,便被三個人用槍指著了腦袋。

  虎皮毛大人幸災樂禍地給我們做翻譯,說這些是村子里伏擊的暗哨——處于金三角的深山里,這些山民的警覺性自然不會像家中的小山村一樣,如同綿羊。這些人在說,抱頭蹲下,不然就開槍了。我們無奈,抱頭低下來,蹲在原地。三個人持著槍走上來,想要給我們檢查,并且還囔囔著,結果沒接近三米,兩個便栽倒在地,一個直立不動,后面飄浮著小妖朵朵,伸出一個白嫩的手指頂住了他。

  金蠶蠱和小妖朵朵,兩個小家伙自然都不是易與之輩。

  不過由于沒有虎皮貓大人的提醒,導致村中的流動哨與我們發生沖突,估計我們明天就不能夠再出現在這村子了。不過不要緊,我們加急前往山腰間的格朗佛廟,直接找到姚遠,大不了跑到老林子待半晚上也可以。有了剛才一次的教訓,我們便讓肥蟲子、小妖朵朵在前面探路,連疲怠的虎皮貓大人,也給我們趕上了天空。

  有了這些神奇的哨兵在,我們一路前行,路過無數矮小的窩棚和灌木叢,來到一座緬甸風格的小廟。

  這是整座山村中唯一的石頭建筑,有一棟不高的佛塔,就藝術和建筑價值來說,跟我們在仰光和大其力看到的相比,簡直就是鄉下石匠的小玩意。然而當我們走到這格朗廟的山路下面時,抬頭仰望著這黑影,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壓抑。

  這并不是建筑本身所施加給我們的,而是里面的人。

  肥蟲子和小妖朵朵都止步于這山坡埂下,不再前進,虎皮貓大人嚴肅了,撲騰著翅膀在外圍盤旋著。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堅決地踏前一步,緩慢地接近那座廟宇。沒進去,便聞到了一種清洌的香味從里面撲來,是花香混合著香燭的古怪味道。肥蟲子和小妖朵朵相繼返回,不再在外面飄蕩著。我跟著雜毛小道的步子慢慢走過去,沒有進廟門,而是側耳在外面傾聽。

  有一陣模糊的誦唱梵聲傳來。

  在我們的視線里,那燭光一直在閃動,跳躍著,仿佛有風在將它輕輕拂動著。而這念佛之聲飄渺如煙,淡淡地在我們心中停留著。若不是在這寂靜的夜里,我定然會覺得心情舒悅。然而當我們聽了一會兒,卻感覺整個世界有些搖晃,如同被催眠一般。雜毛小道忍不住了,兩米高的土墻,他順著泥巴往上躥,一下子就跳上了墻頭,然后翻身下去,接著有一股悶哼聲傳來。

  我心中激動,折回幾米,一個沖刺也上了墻頭,只見雜毛小道掉到了一個小黑坑中。

  這家伙怎么這么背?

  我也來不及想其他的,翻身跳到小黑坑的旁邊,然而腳剛一落地,感覺腳下的土地在移動,正想抽身,便感覺天旋地轉,腳下一空,整個身體倏然下墜,重重地摔在了坑里潮濕的浮土上。我手剛一撐地,便感覺到坑里面有一陣腥甜的風,撲面而來。雜毛小道的桃木劍倏然從我身邊掠過,往前一刺,有一物猛然后退。

  我睜開眼睛一瞧,一對電燈泡般的眼睛正在我面前的五米處,直勾勾地看著我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