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三十一章 布魚只身擒水獸

  當瞧見手上這巴掌寬、呈現出正六邊形的黑色鱗片之時,我的心臟在那一瞬間,劇烈收縮了一下。

  噗通!

  我能夠清楚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也能夠確定這塊黑色鱗片。應該就是當日在死亡峽谷之中奪走我那龍血結晶的黑花夫人所留。

  這東西很奇妙,我第一眼就瞧見了,確定無疑,因為我已經記住了它的靈魂印記。

  說句很神奇的話,它就算是化成了灰,我都曉得。

  瞧見這黑色鱗片,我終于確定了小師弟之前跟我說的,那條魔蟒,也就是黑花夫人,以及別人口中的黃山龍蟒,當真就是在黃山這一千二百公里的茫茫區域之中,而且曾經就在此處逗留過,我不確定它是否已經消化了那龍血結晶,但是從這自然脫落的黑色鱗甲之中,我卻瞧出來一點,那就是離它渡劫飛升、化作真龍的日子。應該不多了。

  因為類似于此類的生物,每一次向更高形態的進化,都是伴隨著蛻皮而開始的。

  我突然想起了先前朱雪婷對我所講的話語,小師弟在偷摸著離開之前。曾經講過那龍鱗血玉有了反應,說那條魔蟒極有可能就在附近,而朱雪婷以及正在樹林上方正在關注遠處的布魚等人都沒有相信,而即便是我,在盛怒之下。也是選擇性的忽略了。

  現如今回想起來,恐怕他并不是在撒謊,而他和陶陶的離去,也許并不僅僅只是害怕責罰,更多的,恐怕是懷揣著戴罪立功的心情在。

  只不過,他們終究還是太過于高看自己的能力了。

  又或者,是我關心則亂。說不定小師弟會如同先前救出陶陶一般,再一次證明自己,創造奇跡呢?

  所有的一切。我都無從得知,因為線索在這一刻都斷了,我拿出了佩在腰間的羽麒麟母玉,將神識探入其中,卻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如此幾次,結果一樣,就在我疑惑之時,七劍之中與我關系最是不錯的小白狐兒遞過來一塊帶著指南針功能的手表,對我說道:“哥哥,這里的地下,應該有一個礦脈或者磁場,導致此處的方向混亂,而且也沒有任何信號!”

  我抓過來一瞧,發現指針果然死死地定格住了,根本沒有轉動,而我也下意識地瞧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老上海機械手表,指針依舊不動。

  如此說來,并非是羽麒麟母玉在此刻罷工,而是因為這兒正好是一處訊號死角。

  想明白了小師弟和陶陶有那戴罪立功的想法,而并非是一味的胡鬧,我的心情似乎好了一點兒,對著周圍的人微笑著說道:“抱歉,讓大家擔心了。既然收不到信號,那么我們就四處找尋一下,看看是否有痕跡,可以找到他們……”

  七劍一路上的心情都在緊繃著,此刻瞧見我露出了笑容來,紛紛松了一口氣,說笑兩句,便都四處散開,各自查找。

  能夠進入總局特勤組里面工作的人員,都接受過最正規的痕跡學培訓,自然知道如何做事,我也沒有閑著,沿著這寬闊的溪流往上游走去,在依稀的月光之下,那溪水頗為洶涌,波光粼粼,而似乎感受到了我凝視的壓力,那溪水之下竟然咕嘟咕嘟地冒出了水泡,在溪面上炸開的時候,有一股強烈的惡臭沖了出來,讓人直欲想吐。

  水下有情況!

  這是我的第一反應,當下也是毫不猶豫地往旁邊一退,隨手撿起了溪邊一塊隨處可見的鵝卵石,朝著那方向猛然一擲。

  砰!

  盡管是一塊圓潤的鵝卵石,僅僅只有半塊巴掌大,但是被我這般猛然一擲之后,卻如同離膛的炮彈,砸入水面的一瞬間,爆發出了巨大的水花來,然而水下的那東西卻是極為機敏之輩,在我抬手的一瞬間,居然就猜測到了我的動作,下意識地扭動身子,將黑漆漆的溪水弄得渾濁不已,接著陡然一挺,朝著上游躥了出去。

  “抓住它!”

  那東西一動,我便能夠感覺到應該是一條長蛇,或者長蛇狀的物體,再想起剛才拾到的黑色鱗片,我頓時就有一種渾身發熱的感覺,腳尖一頂,人便沿著溪水邊緣,朝著上游一陣猛追,而其余人聽到了我這邊的動靜,也紛紛沖著這邊飛奔而來。

  一幫人在岸上跑,一條不知為何物的東西在溪水中游,一直往前足足從而來大半里路,我突然聽到前方有嘈雜的水瀑聲傳來,陡然一驚,奮力往前沖去,卻見這溪水的上游處,居然有一片寬闊的積水潭,而在水潭的上方,是一條寬約四米的水瀑,源源不斷地注入其中。

  那水潭寬闊,黑黝黝的,水深不知多少,我心想壞了,這東西定然能夠鉆入水潭之中,而里面若是有暗河或者別的通道,只怕我們就白追了一場。

  想到這兒,我朝著溪流中一瞧,卻見一條又黑又長的細線朝著水潭中急速涌去。

  事情果然不出我的意料之外,我瞧見了,心中一沉,也顧不得別的,準備脫衣入水,阻攔此物,然而就在這時,旁邊卻傳來了一個憋悶了許久的怒吼:“老大,你別去,讓我來!”

  說話的是布魚道人余佳源,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感覺身邊一陣疾風飛過,余光中瞧見那小子直接撲入了水潭,朝著那條溪底的水獸撲去。

  在一開始的那霎那,我還有些擔憂,然而轉念一想,對呀,布魚不也是水中大拿么,由他來辦這事兒,妥當啊!

  果然,我這麻栗山龍家嶺第一密子王在布魚的面前,簡直就是渣渣,根本不是個兒,但見撲入水中的余佳源一個猛子扎下去,雙手便擒住了那條長蛇,接著兩者在不知深淺的水潭地下一陣翻滾,那潭面上的波濤洶涌,連瀑布落下的聲音都遮擋不住,旁邊的朱雪婷、董仲明幾人都沒見過布魚水戰的本事,紛紛來到我身邊,對我說道:“老大,要不要下去,幫一把布魚哥?”

  我感覺了一下湖底的戰況,擺擺手,平靜地說道:“無妨,布魚應該能夠將那畜生給逼出水面。”

  他們瞧見我這般淡定,有點兒摸不著頭腦,而林齊鳴則瞧出了一些,對旁邊的小白狐兒輕聲問道:“尹悅姐,布魚哥他在水里,是不是超級厲害啊?”

  小白狐兒沒有多談,而是高深莫測地說道:“一會兒,你們就了解了!”

  這話兒還沒有說完,卻聽到潭底傳來一陣咕嚕聲,緊接著一條巨物被從水底猛然拋出,重重砸落在水面上,緊接著禿頭布魚從潭面上緩緩浮現,一身黑氣,一雙眼睛顯得異常碩大。

  他從潭底中一步一步地走了出來,手上拖拽著一條滑膩膩的蛇尾,待到完全出了水面的時候,渾身的黑氣方才消散,除了腦袋上的假發不見了之外,一身濕漉漉的他跟平日里倒也沒有太多的區別。

  布魚拖著一條滑膩膩的巨大長蟲上了岸邊,來到了我的面前,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道:“老大,事情搞定了。”

  我低頭仔細瞧,發現這是一條長約四丈多點的滑膩長蟲,模樣長得有點像泥鰍,嘴巴不大,里面全部都是細密的牙齒,嘴邊有兩撇肉須,十分古怪,并非我以為的那條魔蟒。

  瞧見是誤傷,我心中充滿歉意,對布魚說道:“既然不是那魔蟒,不如將它放了吧?”

  布魚笑著說道:“不是魔蟒,不過這家伙是此處的地頭蛇,它此刻出現在這里,必然是得到一些消息的,不如我盤問一下它,看看能夠有些什么消息不?”

  我詫異地問道:“不會吧,你能夠跟它交流?”

  布魚點了點頭,對我說道:“老大,你應該知道我的出身,對于這些東西,我應該比別人要擅長一點。”

  他能夠如此出色,我自然是欣喜不已,當下也讓他盤問這條宛如泥鰍一般的長蟲,于是布魚對著那家伙一陣嘀咕,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那長蟲居然能夠聽得懂,口中吐著泡泡,跟布魚交流了起來,其間布魚還變了臉色,跟它吹胡子瞪眼,仿佛在威脅著什么,如此盤問了差不多十分鐘左右,他才長吐一口氣,朝我點了點頭,算是基本上清楚了。

  布魚盤問完畢之后,站起來,拉我到了一邊,對我低聲說道:“老大,事情弄明白了,這家伙叫做泥虬,是黃山本地產的土物精怪,今日那叫做黑花夫人的魔蟒的確有找過它,讓它,以及身處黃山各處暗渠水脈的水獸聯合起來,協助它化龍,而一旦成功了,那么便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我心中一陣激動,拉著布魚地說說道:“那你幫我問一下,知不知道蕭克明那小子的消息,以及黑花夫人現在何處?”

  布魚點頭說道:“好,我來問一問……”

  這話兒還沒有說完,突然這時旁邊傳來了一聲尖叫聲:“有人么,救命啊,好多僵尸啊,誰能救救我?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三十一章 布魚只身擒水獸”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多懂一門“外語”很重要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