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三十二章 荊門黃家黃養鬼

  聽到這聲尖銳的女聲,我下意識地以為是陶陶在喊叫,然而仔細一聽,這聲音比之陶陶。多出了幾分嬌媚,到底還是有一些不同。

  不過即便不是陶陶,有人求救,我也不能坐視不管,當下也是吩咐張勵耘和小白狐兒循聲過去瞧上一眼,而這一邊,則讓布魚繼續審問那條被他制服的泥虬,布魚也沒有多做停頓,繼續審問。

  如此又忙活了幾分鐘,他方才又對我說道:“這小子雖然靈識已開,卻到底還是一個糊涂蛋兒,說話顛三倒四,講不清楚——它沒有瞧見你小師弟,也不曾知曉黑花夫人在哪兒,只知道一點,最近黃山有變。那魔蟒讓它們興風作浪,盡量多鬧出一點兒動靜來,讓找尋的人們產生誤會,守錯地方。從而達到掩護的目的……”

  我苦笑著說道:“當真是個頭腦不清楚的家伙,為了那黑花夫人狗屁不如的承諾,居然用自己的性命來吸引火力,我一開始還以為是什么特別的精神,此刻一看。不過就是太過于愚蠢了而已!”

  布魚搖頭說道:“老大,你這話兒講得就有點不太了解它們的思維了。”

  這是布魚罕有地反駁我的話語,我不由得生出了幾分好奇來,問他道:“哦,這怎么說的?”

  布魚一臉嚴肅地說道:“老大,作為人類,你可能永遠無法理解到它們對于真龍的情感,那是一種近乎于崇拜和絕對信服的力量。這是深入靈魂之中的印記,一般的精靈是不可能抵御得了這種規律的,那黑花夫人現在既然能夠讓它們慷慨以赴。必然已經攀升到了某一種境界,恐怕就欠一點機會,便能夠熬過天劫,化作真龍了……”

  力量,本源!

  布魚告訴我的兩件事情,歸根到底只有一件,那就是黑花夫人盡管此刻還并非真龍,不過其實離真龍也只有一步之遙了,這應該是她融合了那龍血結晶的緣故,或許那些外人的傳言更加準確一些,她此刻已經不能再稱之為魔蟒,而就是一條龍蟒了。

  黃山龍蟒!

  此刻的它,已經有了無條件號令“群雄”的資格,所以那條泥虬并非是蠢,只是無法違抗那種威壓而已。

  布魚一番盤問,將這頭泥虬給查得底朝天,再也沒有什么可以套弄的東西之后,問我如何處理,我這人對于異類,只要對方沒有犯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一般都是保持著善意的態度,而據布魚的說法,這頭泥虬并非嗜血之物,整天就在泥潭之中打滾,吃得也都是泥巴和水草,溫順得很,既如此,我便讓他將這泥虬給放回水潭之中去,不再多作計較。

  至于這家伙是否還會裝作龍蟒,又是否會給別人抓住,我便也再沒心思理會,各人自有命運,用不著我來多加操心。

  布魚遵循我的命令,將這泥虬給放回了潭中,那家伙卻并不愿意離去,而是在水瀑之下不停地冒頭,朝著我們望來,唇邊的胡須不停地晃動,仿佛在跟我們告別一般——又或者它僅僅只是在跟自己的同類布魚告別,至于我們,不過是自作多情而已。

  這邊剛剛將泥虬放回了水潭,對面的林子里又傳來了動靜,卻見張勵耘架著一個扎著馬尾辮的少女從林中跑了過來,而在他們的身后,則是全力戒備的小白狐兒。我抬頭望去,卻見那扎著馬尾辮的少女長相一般,不過皮膚卻十分白皙,宛如凝脂,鼻梁挺直,顯得英氣勃勃,不過此刻的她,神情顯得有些萎頓,被張勵耘連拉帶拽,一路拖到了我的跟前。

  瞧見這么多人,那馬尾少女臉上的表情也算是好了一些,而我則問張勵耘道:“小七,那邊什么事?”

  張勵耘聳了聳肩膀,平淡地說道:“剛才那邊有幾個行動迅猛的僵尸,不過都不是什么厲害角色,給尾巴妞解決了,現在沒事兒了。”

  聽到他的話語,旁邊的那馬尾少女頓時就不服了,大聲說道:“什么不是啥厲害角色?我告訴你們,剛才被那姐姐殺了的,不過就是幾個小嘍啰而已,真正厲害的在林子的盡頭那邊,被我家的客卿給拼死攔住了,要不然,哪里可能這般快速就解決?”

  這馬尾少女關注的重點跟我們想的完全不同,我瞥了她一眼,拱手說道:“不知道姑娘是?”

  能夠膽敢深夜闖入此處,并且家中還有客卿的少年子,絕對是家世一流的少爺公主,說不定這背景一亮出來,我都得給幾分薄面,于是先套一下對方的來歷和深淺,那馬尾少女倒是沒有什么心機,對我毫不隱瞞地說道:“我叫黃養鬼,家里人都叫我鬼鬼,與家人路過此處,幸得這位大哥和那位姐姐的援手,十分感激——不知道閣下是誰,留給名號,日后我家里人好作感激!”

  黃養鬼?

  平常人聽到這么一個名字,定然是覺得詫異不已,因為好端端的一個女孩子,叫這么一個名字,實在是有點兒太過于古怪了,然而我卻在一瞬間,聯想到了另外的一個名字。

  黃養神!

  一神一鬼,這兩者之間倘若是沒有什么聯系,恐怕就真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于是我笑了笑,對她說道:“姑娘你是荊門黃家的人咯,不知道黃養神,是你的什么人?”

  “你認識黃養神?”馬尾少女鬼鬼顯得特別激動,沖著我高聲喊道:“那家伙是我哥,是親哥!哎呀,沒想到你們居然認識那個娘娘腔的家伙,真的是太好——對了……”她突然變得很小聲,問我道:“你應該不是他的仇家吧?我聽黃養神那家伙說過,他現在待的位置,太過于得罪人了,仇家也比別人多一些!”

  我被這馬尾少女鬼鬼都笑了,擺手說道:“不,不是仇家,算是同事吧,我跟你哥在一個部門工作!”

  鬼鬼松了一口氣,對我興奮地說道:“你也是宗教局的啊,看你這年紀,應該是個小頭頭吧,不知道我哥的職位大,還是你比較高一點兒?我聽說你們宗教局特別好玩兒,每天都需要處理各種各樣的事情,生活豐富多彩急了,你講這是不是真的啊?你們那兒還招人不,能不能跟你們領導說一句,把我特招過去啊?我告訴你,我精通四大絕學,可是很厲害的哦……”

  這鬼鬼倒是個挺能嘮叨的家伙,而且還是上了年紀那種老年婦女的嘮叨,這問題一出口,當真是停不下來。

  我自然不可能一一回答問題,稍微寒暄兩句之后,這才問道:“對了,你不是說你家里的客卿還在林子那邊擋著厲害的僵尸么?”

  聽到了我的提醒,她終于從一大堆的問題之中清醒過來,嘴巴呈現出“O”字型,驚叫了一聲,然后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撒嬌一般地說道:“這位哥哥,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你既然救了我,不如拜托,幫我的那幾個客卿,也給救出來唄?啊,對,你放心,我荊門黃家從來都不小氣,日后定會有所回報的。”

  我本來是想插手的,然而聽到她的這話兒,突然腦海里就想起了荊門黃家的大后臺,民顧委黃天望,心中莫名就是一陣不爽,而旁邊的小白狐兒也看不過眼了,一把將鬼鬼的手給打開,冷冷地說道:“我們自己還有事,將你給救出來已經勉力,至于別人,自有手段,就不用我們出手了吧?”

  那少女張嘴,想要說些什么,而我卻不給她開口的機會,對她說道:“鬼鬼小姐,我們這里真的有急事,你若是愿意跟我們一起走就走,若是不喜歡,自己離開也成。”

  鬼鬼一臉不信地說道:“到底有什么事情,這般重要?”

  將鬼鬼救出來的張勵耘出身說道:“我們在找一個青衣道人,和一個長相十分可愛的女孩子,事關重大,沒有時間節外生枝!”

  “青衣道人?”

  鬼鬼沉吟一番,眼睛陡然睜開,右手打了一個響指,對我說道:“你們說的那個青衣道人,是不是一個形容猥瑣,色瞇瞇的家伙,年紀不大,十七八歲,頭發亂糟糟的,隨意挽一個發髻,旁邊那個女孩子穿著白裙子,對不對?”

  聽到鬼鬼的形容,我心中陡然一陣激動,一把緊緊拽著她的胳膊,一字一句地說道:“你見過他們?他們在哪里?”

  鬼鬼被我死死捏著,眉頭一皺,眼淚都快要落了下來,委屈地說道:“你弄痛我了!”

  我慌忙放開,她緩過氣來之后,方才對我說道:“我知道他們在哪里,不過你得先幫我一個忙,幫我過去,將大阿叔和細阿叔、三寶和元子給救出來,我就帶著你們去找他們兩人,你看這樣可好?”

  我瞇著眼睛,打量了她一會兒,瞧不出對方像是在撒謊,于是方才點頭說道:“好,人我來幫你救!”

  我一揮手,七劍立刻朝著林中撲了進去。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三十二章 荊門黃家黃養鬼”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貌似不能輕信她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