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三十三章 表現奇怪的鬼鬼

  盡管鬼鬼告訴我們,那些追逐她最厲害的家伙,在林子的末端被她家里的客卿給纏住了,先前被小白狐兒和張勵耘消滅的。都不過是些小雜魚而已,不足一提,然而對于這個說法,我們并沒有太多的擔憂。

  因為所謂僵尸,最厲害的,也不過是那自稱“不化骨”的湘西鬼王,而即便是與此老鬼一戰,無論是我,還是七劍,都沒有半分的猶豫。

  這便是自信,一個團隊中所必須的素質,它不是盲目的、膨脹的以及不可一世的,而是建立在修為以及功勛之上的一種氣質。

  我,以及七劍,在此時此刻,即便是面對著這世界上頂尖的修行者。也依舊有一戰之力。

  林子是黃山松、紅豆杉、南方鐵杉等樹木組成的雜交林種,地形格外復雜,行走其間,當真有些費力。而我們則循著聲音摸索,隱隱能夠聽到遠處有一點兒依稀的打斗聲,而在路上我還是謹慎地與這位自稱是荊門黃家的鬼鬼姑娘套詞,問了黃養神的一切情況,這才基本上將她的身份給落實。排除了假裝的可能性。

  本來這事兒已經很明顯了,不過我依舊還是得小心翼翼一點兒,畢竟在這樣的環境里,如果不隨時保持著警惕,只怕會有大麻煩。

  我是老江湖,而鬼鬼則是初出茅廬的黃毛丫頭,故而這盤問基本上沒有什么懸念,很快我便將她的底給套了出來。才曉得荊門黃家也得到了消息,不過在家族會議之上將此次行動給否了,覺得此事一來不靠譜。二來恐怕也爭不過別人,但是這事兒卻給鬼鬼得知,小姑娘總是有一股不服輸的勁兒,便帶著幾個比較溺愛她的家門客卿,偷偷溜出了荊門,跑到這兒來湊熱鬧了。

  聽到她的表述,我暗地里搖頭不已,看看人家,出門還能意識到帶三五個高手,而陶陶呢,卻就跟著一個極不靠譜的小師弟。

  同樣身為豪門貴胄,這覺悟咋就相差那么大呢?

  眾人朝著林子盡頭一路疾奔,我這才發現那個叫做鬼鬼的姑娘別的身手倒也未知,但這輕身功夫倒是一流,渾身好像沒有幾兩肉一般,輕飄飄的如羽毛,無論是疾奔趕路,還是臨時變向,都處理得十分果斷,那手段卻是比七劍大半的人要強上許多,瞧見這個,我不由得對那個聞名許久的荊門黃家又多了一絲戒備。

  別的不說,就光黃養神和黃養鬼這兩個宗族子弟表現出來的實力,就足以讓人不得不正而視之了。

  眾人匆匆而行,越過了大半的林子,前方突然有火光乍起,下意識地沖到空地前來,結果還未到達跟前,便能夠聞到一股沖天而起的熏臭氣息,撲面而來,我下意識地屏住氣息,抬頭望去,卻見場中有超過四十多頭蹦蹦跳跳的死尸,這些家伙除了臉色蒼白,行動看起來并不協調之外,與活人無異,而邊緣處還另外圍著三名鐵甲僵尸,兩個持戈,一位拿劍,身上都冒著青光,而拿劍的那一位打扮與別人還有不同,隱隱間似乎此中頭目。

  拿劍的那將軍,乍一眼看過去,與湘西鬼王的氣質仿佛,但是給人的感覺隱約又差了一點兒,不過以這般的陣容,卻著實能夠碾壓大部分的黃山來客。

  除了這一大幫的人,場中還有幾人在奮戰,應該就是鬼鬼口中所說的自家客卿了。

  荊門黃家因為明暗雙杰的緣故,在江湖上已經隱然成為了第一大世家,而能在黃家做客卿,混口飯吃的家伙,顯然也都是有著真才實學的人物,鬼鬼逃出了這般遠的距離,再加上我們這一來回的時間,他們居然還在堅持著,實在不易,鬼鬼瞧見那場中一片混亂,心中焦急,對著我說道:“陳大哥,快幫忙救人啊?”

  我認真地看著她的眼睛說道:“咱們可得說好,我幫你救人,你得給我帶路,知道不?”

  她頭如搗蒜,我不再多等,將手中的飲血寒光劍給猛然一舉。

  七劍得了我的命令,立刻直接擺出陣型,踏著罡步,朝著場中快速移動,而我則直接踩在北斗七星劍陣的劍主之位,八人猛然撞入前面的人群之中,前方以我手中的魔劍開道,長劍紛飛,任何阻攔在前方的死尸,不管如何厲害,直接被碾壓而過,或者被一劍劈飛,或者直接化作碎片,沒有半點兒商量的余地。

  七劍結陣,進可欺負弱小,退可應付強敵,自然是一等一的利器,而我則顯得霸道許多,這些蹦蹦跳跳的死尸在我眼中跟蚱蜢一般,實在是不足一提。

  由于我們強勢的介入,場中頓時一亂,而被圍攻在最中心的那些人也終于露了出來,我瞧見幾個穿著華服、但神情頗為狼狽的男子,高聲喊道:“我是鬼鬼找來的援手,不知道幾位是她的大阿叔、細阿叔、三寶和元子么?”

  這般的變化,讓那幾人還有些驚疑不定,而聽到我的話語,他們終于放了心,一個長得頗為英俊的青年男子欣喜地大聲喊道:“大阿叔和細阿叔,你們聽到沒,鬼鬼來救我們了!”

  他欣喜若狂,而另外一個滿臉絡腮胡的中年人則顯得穩重許多,一邊揮著手中鐵尺,一邊朝著我拱手說道:“多謝閣下援手,不知鬼鬼小姐在哪兒?”

  我懶得跟他廢話,指著外圍說道:“在那里,你別多說話,我幫你們扛住壓力,你們朝著林子邊緣退去!”

  我這邊剛剛一吩咐完,突然感覺到有一陣劍風迎面而來,凜冽之極,下意識地舉劍擋去。

  鐺!

  一聲實打實的硬響,我舉劍穩住身子,覺得右手酸軟,感覺對方卻是個十分厲害的對手,而那人則化作一道黑影,朝著后空翻去,落下的時候,我才發現偷襲我的,竟然就是剛才那個一直袖手旁觀的持劍鬼將,它此刻似乎意識到了新闖入其中的我們威脅巨大,方才驟然出手,而一落地之后,它與旁邊的兩名僵尸侍衛便毫不猶豫地朝著我沖了過來,一副要硬拼的架勢。

  那兩個僵尸侍衛我已經瞧得出來,正是前日拱衛在湘西鬼王身邊的家伙,如此說來,這兒跟那個老鬼頭,當真是有聯系的。

  既是如此,那么湘西鬼王或許隨時都會出現,想到這里,我心中不由得生出了退縮之意。

  倒不是說我懼怕湘西鬼王,七劍在我身旁環視,我對湘西鬼王倒也沒有太多的恐懼,不過一旦我要跟湘西鬼王真正交上手,壞一點兒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好一點兒的,也會耽誤時間,人員損傷,而此刻我最主要的,是將小師弟和陶陶給找到,自然沒有時間跟它糾纏,所以能夠不交手,最好不交手。

  我與湘西鬼王之間沒有太多的仇怨,沒有好處的事情,還是不要做的好。

  心念一定,我便通過羽麒麟跟七劍說起,他們立刻變陣,化作防御陣型,將沖入陣中的三人護翼住,接著徐徐后退,而身為劍主的我則沒有隨陣離開,而是站在原地不動,長劍前指,跟尸群之中的三位核心人物交手。

  叮、叮、叮!

  一陣連綿不絕的兵器碰撞,雙方傾力交手,我固然是將這三位給阻擋在外,沒有能夠寸進一步,而對方卻也是給了我強大的壓力,別的不談,這三頭高等級僵尸的力量絕對是能夠讓人抓狂的,也就是有著土盾的我,方才能夠談笑自如,若是弱上了一點兒,說不定就真的應付不了。

  特別是那鬼將,給我的感覺,居然有那湘西鬼王六分的實力,也算得上是深不可測了。

  這一交手,我的心中就有點兒疑惑了,黃家的那幾個客卿到底有什么本事,居然能夠僵持這么久,難道是因為這持劍鬼將沒有出手的緣故?

  戰況激烈,我也來不及想太多,長劍翻飛,一步不退,而那持劍鬼將瞧見我如此厲害,則發出了一聲嘶啞的怒吼,長劍猛然往地上一插,我感覺腳下的土地一陣裂動,接著泥土裂開,伸出數十雙腐爛的人手來,而我這里則是最多的,一下子竟然有十余雙,抓住了我的褲管。

  我冷冷一笑,一印打出,魔威臨體,那些人手紛紛退散,朝著泥土里縮了回去。

  魔威的影響巨大,持劍鬼將也愣了一下,回過神來的時候格外憤怒,正想再沖,結果這時后方突然傳來一陣牛角的號聲,嗚嗚作響,它的動作停頓了一下,居然一揮手,警戒著往后退去。

  這幫家伙來得快,去得也快,不一會兒,風卷殘云,蹦蹦跳跳地消失了去,我也不追,一直凝望著對方消失不見,方才回到了陣中,瞧見鬼鬼在跟那幾個客卿說話。

  我在旁邊聽了一下,方才曉得對方一共有六人在此,結果死了三個,只有那大阿叔、細阿叔、三寶活了下來。

  隊伍里死了人,大家自然十分難過,幾人商量著過去尋尸,而我則迫不及待地問道:“鬼鬼,你現在可以告訴我,那個青衣道人在哪里了吧?”

  聽到我這么一問,那鬼鬼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了頗為尷尬的神情來,低聲說道:“啊?”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三十三章 表現奇怪的鬼鬼”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咱家說什么來著,小丫頭騙子信不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