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三十五章 掌教真人的緋聞

  就在我們所有人都將心思放在那巨翼大鳥的時候,一直負責領路的鬼鬼卻是臉色驚慌,朝著前方快步前進,我眉頭皺起。跟著她一同來到了前面的洼地,卻瞧見先前那只活力十足的肉蟬蠱此刻已經奄奄一息,躺倒水洼中,六肢伸展,仿佛受到了什么震蕩一般,疲軟無力。

  到底是什么讓它變成如此模樣呢?

  我暗暗地感受了一番周遭的炁場,也沒有探明到什么具體的原因,不過想到一點,這蟲蠱的世界,與我們所理解的世界,又有著許多本質上的不同,所以感受到的東西也不是我們說能夠理解的,故而才開口問道:“鬼鬼,你的蟲蠱,為何會這般模樣?”

  那女孩兒一副心疼得要命的模樣,雙手捧著那肉蟬蠱。紅唇與那蟲蠱丑陋的口器輕碰,口中呢喃一番,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過了好久,她方才回過頭來。對我說道:“陳大哥,我家阿依娜被右邊墜落的那頭東西鷹啼給嚇破了膽子,一時半會兒可能恢復不過來,我們可能得要等過半個多小時,方才能夠恢復……”

  她說的這話兒并不作假。因為我本身就能夠瞧見那蟲蠱畏畏縮縮的模樣,曉得還是需要一點兒時間的,瞧見這女子伸出粉嫩的舌頭,對著那丑陋的蟲子又是舔,又是吸,用口水將其身子弄得油光水嫩的,胃部頓時就有些抽搐,一陣莫名其妙的惡心就翻騰而起。想著當蠱師當真不容易,難怪從古至今都一直在打壓,光從視覺上。都讓人有些接受不了。

  只是不知道一向古板的荊門黃家,是怎么允許鬼鬼修行這樣一門手段的呢?

  既然需要時間等待,我們當然也不能傻乎乎地待在這兒,右邊的林子里有墜物,而且很像是我師父先前上了寶塔峰時,出現的那一只,我自然不可能視若無睹,于是召集眾人商量,接著呈警戒隊形,朝著右邊的林子里摸了過去。

  在這樣的茂密山林中,行走不易,而且危機四伏,著實讓人不敢放松,我們走得十分小心。

  如此行了十余分鐘,前面傳來了哀哀的鳴聲,與先前那嘹亮的鷹啼一脈相承,不過氣勢上卻減弱了許多,我心中一喜,吩咐身手最是靈敏的小白狐兒朝著前方去探,而我們則在后方緩慢跟隨,沒多久,小白狐兒便折返回來,告訴我們,在前面的一處空地,有一頭翼展五丈的巨鷹躺倒在地,仿佛受了什么傷。

  聽到此言,我不再猶豫,領著眾人一路向前,終于來到了小白狐兒所說的空地,果真瞧見一頭如鷹一般的巨鳥,雙翼收攏,伏在地上哀鳴。

  這巨鳥雖說翼展巨大,但是身子卻并沒有想象中的龐大,也就跟一頭犀牛般的體積,巨大的黑色翅膀將它給包裹得嚴嚴實實,偶爾動一動,瑟瑟發抖。

  我在遠處瞧了一會兒,感受到這黑色巨鳥身上散發出來的炁場,著實有些澎湃。

  這東西是我繼風魔化鳥之后,所見的第二頭大鳥,想必應該也是一頭洪荒遺種,甚至極有可能是一頭修為極為高深的扁毛畜生,要不然也不可能跟我師父他們糾纏如此之久,而它出現在這里的原因我也并非不能想象得到,恐怕那魔蟒化龍的消息,也傳到了它的耳中,或許嗅到了一絲氣息,方才藏身于寶塔峰上等待。

  這類巨鷹是長蟲蛟蛇一類的天敵,它們的祖先金翅大鵬,那可是飛機中的戰斗機,佛經上面曾說它每天要吃一條龍及五百條小龍,到它命終時,諸龍吐毒,無法再吃,于是上下翻飛七次,飛到金剛輪山頂上命終。

  當然,金翅大鵬到底有沒有這么牛逼,這個不曾知曉,因為佛家在修典的時候,為了宣傳自家佛陀的厲害,習慣性地吹牛逼、摻水分,弄得有的東西真實性不高。

  不過這里面的規律卻是恒定的,自然界中也是,許多的巨禽,都是以蛇為食,這扁毛畜生在此,對于那魔蟒化龍,就是一處絕對的威脅。

  我吩咐眾人不要向前,而我則小心翼翼地往前靠近,一步一步地走到跟前來,防止著對方突然暴起,對我不利。

  然而就在我即將走到跟前的時候,那扁毛畜生突然說話了:“嘿,賢侄,你咋在這兒咧?”

  對方一開口,我嚇得都快飆尿了,然而細細一品,就感覺有點兒不對勁了,這聲音分明就是與我們分別并不算久的南海劍妖所說,可是我師父不是說那家伙是水獸化身么,咋又變作了一只巨大的扁毛畜生了呢?

  就在我驚疑不定地時候,那扁毛畜生的翅膀下突然一陣蠕動,拱出一個臟兮兮的腦袋來,我一瞧,嘿,這老頭,可不就是南海劍妖那家伙么?

  南海劍妖瞧見我,也樂了,咧嘴,露出一口白牙來:“咋樣,我厲害吧?”

  我雖然不明白什么情況,但瞧見他這一副驕傲的模樣,也只有順著他說道:“前輩當真厲害,這般的巨禽,也栽落在了你的手里,讓人難以想象啊——剛才可真的嚇了我一大跳。”

  南海劍妖被我這般一捧,立刻樂了,得意洋洋地說道:“那當然,這黑背大鵬橫行南海多年,吃了我的不少同類,我在年幼的時候,也差一點兒落入它的口中,成為果腹之物。沒想到啊,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如今老子起來了,當年橫行南海的它,卻被我給弄倒了,這種感覺,真的——多年夙愿啊,賢侄,你懂不懂?就跟上了夢中女神的感覺一樣!”

  這老頭當真是沒羞沒臊,聽到他最后的一句話,給我的感覺就是一老流氓。

  不過說來奇怪,他這粗俗的話兒一出口,反而給大家一點親近的感覺,我附和著笑了笑,然后問道:“劍妖前輩,你不是和我師父在一塊兒的么,他人呢?”

  南海劍妖還沉浸在將昔日天地騎在胯下的快感中,聽到我這么一問,方才醒轉,對我說道:“老陶啊,他在跟人打架呢!”

  “打架?”

  我臉色一變,這才明白我師父在寶塔峰上一直沒有下來,卻并非耗時間,而是與人爭斗,心中頓時一提,焦急地問道:“跟什么人?”

  南海劍妖嘴巴一瞥:“什么人啊,東海蓬萊島的,上一代海公主。”

  東海蓬萊島?

  天下三秘境,天山神池宮、東海蓬萊島、苗疆萬毒窟,我自小聽聞,因為在數百年之前,這三處秘境曾經是天下修道者的圣地,壓得茅山宗、龍虎山、白云觀、全真派等一眾道門難以出頭,而在明末浩劫時代,卻全部都消失不見,只剩下傳聞,卻又跟當今之世千絲萬縷,后兩者我沒有接觸過,暫且不談,但是天山神池宮我卻是親身經歷過的,曉得它并未有真正消失,只不過遁世不出而已。

  有時候我們沒有瞧見,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我知曉天山神池宮的力量,對那所謂東海蓬萊島上一代海公主的手段也略有擔心,不由得問道:“劍妖前輩,他們既然在拼斗,你咋沒有在旁邊掠陣呢?”

  這話兒說出口,多少也有些責問的意思,那南海劍妖眉頭一皺,不耐煩地說道:“他們老情人碰面,相愛相殺,我在中間摻和個啥子?”

  老情人?

  我師父跟那東海蓬萊島的前代海公主是老情人?這,這……哦,也對,既然是海公主,對方肯定是女的。

  只是,我師父一輩子規規矩矩,夫人早逝之后就一直沒有續弦,一心向道,沒想到居然還有這般的兒女情長在,當真是讓人想要八卦一番啊!

  咳、咳……

  當然,我也只是想一想而已,師父的八卦,我可不敢多說,不過依舊還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繼續問道:“既然是、是那種關系,為何還要相斗?”

  南海劍妖不屑地說道:“東海蓬萊島是要人入贅的,不過雙方都是心高氣傲的主,誰也不肯服誰,加上后來東海蓬萊島跟東洋修行者也牽扯到一些關系,使得兩人交惡……這個不談,賢侄,你若是想要了解清楚,自可以去問問你師父,或者茅山輩分比較高的那幫長老,都曉得的,畢竟當初也是鬧得沸沸揚揚,好大的熱鬧。”

  我哪里敢去問我師父或者別人,趕忙閉嘴,而這時那南海劍妖摸著那黑背大鵬腦袋上面的一撮毛,興奮地說道:“嘿嘿,對了,賢侄,本尊剛剛將這扁毛畜生降服,還未有試駕,你要不要上來,與老夫一同翱翔藍天,兜兜風去?”

  對于南海劍妖的這邀請,我一開始是拒絕的,畢竟這鳥兒性子未定,要是出了意外,高空墜落,有沒有性命不得而知,然而我心中一動,突然問道:“劍妖前輩,多一個女孩兒,可以么?”

  南海劍妖眼睛一亮,不懷好意地笑道:“嘿喲,你小子真不老實啊,拿老夫的鳥兒去泡妞,你可真夠算計的!”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三十五章 掌教真人的緋聞”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王喆和林朝英的故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