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三十六章 雷聲一起驚蟄生

  南海劍妖此人一開始顯露出來那不羈高人的模樣,給人的印象實在是太過于深刻,以至于我都無法把他和此刻的色胚老頭子聯系起來,聽到他一語雙關的話語。我恨不得將他的嘴巴堵上,不過這想法也只能在腦海中轉悠一圈而已,并不敢真正地表達出來,而是當做聽不見,叫來了鬼鬼,問她蟲子恢復精神了沒有。

  她的那肉蟬蠱之所以精神萎靡,全部都是因為這頭黑背大鵬的緣故。

  被南海劍妖降服的巨鳥兒墜落之時的那鷹啼里,充斥了太過于濃烈的情緒,絕望和悲傷洶涌而來,使得那敏感的肉蟬蠱難以接受,故而受損,解鈴還須系鈴人,因鳥而生,因鳥而止,那南海劍妖揪著黑背大鵬的鳥喙,將其頭顱一直拉到肉蟬蠱的面前來。那小蟲子嚇得瑟瑟發抖,而黑背大鵬則散發出溫暖的善意,宛如陽光溫暖,那肉蟲子終于恢復了活力。伸展肢體,一雙復眼變得有神,雙翅又重新恢復了震動。

  鬼鬼瞧見自家蟲子恢復精神,自然高興無比,而我則詢問她。倘若是上了高空,能否更好地搜尋找人,她瞇著眼睛考慮了幾秒鐘之后,先是點頭,然后對我說道:“自然可以,不過有一個問題,就是準確性不太高,需要確定一個區域之后。再細細搜尋!”

  這個方法雖然費力,但是卻比剛才那般一路徒勞而行,更加省力許多。我不再糾結,問她是否愿意隨我上天走一遭。

  一般的女孩子,恐怕聽到這話兒就害怕了,然而那鬼鬼卻顯得異常興奮,滿臉激動地望著地上這只蜷縮著身子的巨鳥,搗蒜一般地點頭,恨不得立刻就跳到那背上去。

  鬼鬼愿意配合,而旁邊的王客卿卻顯得有些不情愿,沖上前來,對她說道:“鬼鬼小姐,三思啊!”

  不過顯然鬼鬼并不愿意聽到這種話語,根本無視,而我則對七劍說道:“你們在此戒備,我帶著鬼鬼上去巡視一圈,爭取趕緊將人找到,有任何事情,我都會發信號出來,大家注意便是。”

  眾人點頭,唯有小白狐兒有些不情愿,滿臉幽怨地望著我,顯然是并不喜歡我跟鬼鬼在一起。

  因為著急陶陶的安危,我只能裝作視而不見,吩咐完畢之后,與鬼鬼來到了準備妥當的黑背大鵬跟前來,那南海劍妖已然騎在了那扁毛畜生的身上,揪著那家伙腦袋后面的一撮毛,沖著我們喊道:“上來,坐我后邊!”

  我一個箭步,躍上了鵬身,而鬼鬼也使了輕身功法,跟著騎了上來,而那黑背大鵬也在同一時刻,將雙翅徐徐張開。

  這鳥兒巨大,翼展四五丈,坐在背上,從細碎絨毛上傳遞而來的溫度讓我們感受到它的真實,鬼鬼將那肉蟬蠱吞入腹中之后,顯得十分激動,雙手自然地抱住我的腰身,胸口的凸起緊緊抵住我的后背,興奮地喊道:“什么時候飛,快飛,快飛!”

  被這般一催促,南海劍妖回過神來,沒好氣地說道:“我艸,怎么我感覺自己像個馬夫一般啊?”

  鬼鬼長得并不算好看,但勝在青春活力,沖著南海劍妖展顏一笑,一口牙齒雪白:“前輩,怎么會,鬼鬼還從來沒有這般飛過天空,我們開始吧?”

  這小女孩兒自小在世家成長,最懂得討老人家的歡心,而南海劍妖卻偏偏又吃這一套,那鬼鬼的小眼睛一眨,他便忘掉了所有的不滿,咧嘴一笑,高聲吼道:“嘿嘿,說走咱就走,天山的星星參北斗!”

  此老手上一用勁,胯下的黑背大鵬便仰首一陣鷹啼,接著雙翅振動,腳一瞪,整個身子便朝著前方的空處飛騰而起。

  “抓緊了!”

  南海劍妖的聲音陡然響起,而我在那一瞬間,便感覺到有一股力量將我朝著后方猛然拉去,而身后的鬼鬼則死命地抱著我,仿佛在抓那救命的稻草。

  我下意識地夾緊雙腿,而后一股離地的空虛感瞬間生成,當我醒悟過來的時候,此身已然在了半空中,皓月繁星在上,身下則是黑黝黝的樹林子,呼呼的山風從耳畔刮過,吹得前面的南海劍妖亂發飄揚,呼啦啦地拍打在了我的臉上來。

  這南海劍妖是作一老乞丐的打扮,身上果真是一股陳年的酸臭,先前還未曾覺得,一挨著,人就有些頭暈,我努力地調整身形,而剛剛坐正過來,那黑背大鵬卻又是一個三百六十度大旋轉,呼的一下,整個身子就調了一大個兒,天翻地覆,就如同坐過山車一般,好在我雙腳緊緊夾著那扁毛畜生,手又揪著對方的毛,方才沒有掉落,而我身后的鬼鬼緊緊抱著我,一點兒緊張都沒有,反而是興奮地大聲尖叫:“哇啦啦,真刺激,太爽了!”

  這妞兒爽歪了,我則顯得格外緊張,瞧見前面那南海劍妖一副手忙腳亂的模樣,我頓時想起了一件事兒來,那南海劍妖剛剛降服這黑背大鵬不久,此刻也只是第一次駕馭,還有許多手生之處,隨便出個什么岔子,我們就可能鳥毀人亡。

  這簡直就是拿命來玩鬧啊!

  前面一個老家伙,后面一個小家伙,都不是什么靠譜的玩意兒,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前面一股強烈的壓迫力陡然襲來,瞇著眼睛瞧過去,卻見這黑背大鵬不知道飛到了那兒,前面卻是一處山峰,而它卻不閃不必,竟然直直地朝著那山峰撞了過去,嚇得我高聲驚叫道:“拐彎,拐彎!”

  南海劍妖還沉浸在那種急速馳騁的快感之中,聽到了我的呼喊,方才回過神來,趕忙猛然一揪,那黑背大鵬方才陡然朝上,貼著這山峰而過。

  如此的情形又過了幾回,那南海劍妖駕馭黑背大鵬的手段方才純熟一些,帶著我們在云層之上翱翔。

  為了顯示自己的手段,這老家伙一會兒上,一會兒下,玩得不亦樂乎,而旁邊的鬼鬼則在咯咯地笑,宛如一只小母雞一般,也沉浸在這翱翔于藍天的快感之中,唯有我反應過來此行的目的,迎著呼呼的風聲,對前面的那老頭兒說道:“劍妖前輩,我們現在在哪兒了?”

  南海劍妖意氣風發地大聲喊道:“天上,我們漫步在云間!”

  我強忍著滿腹的怒火,沖著他沉聲說道:“我說您還記得剛才我們的方位么,能夠找到原路回去么?”

  聽我這么一說,那老頭子嘿嘿一笑,略顯尷尬地說道:“那個啥,老頭子我這個人,從小就對方位啊、地形啊什么的都有些發懵,這一到了天上,下面黑乎乎的一片,啥參照物都沒有,就更加迷路了——不過你也別急啊,這扁毛畜生飛得快,在它的身下,黃山也不算寬,我先帶你們逛一圈,大概瞧仔細之后,就差不多能夠明白了!”

  這不靠譜的話兒說得我一陣無奈,只得說道:“別逛了,您就將速度放慢一些就行!”

  南海劍妖并不同意,一臉不爽地說道:“這速度慢了,哪兒有遛鳥的樂趣?”

  我無言以對,好在后面的鬼鬼軟語相求道:“劍妖爺爺,你慢一些,我好搜尋那色瞇瞇的小道士,求求你啦,不然人家可得丟面子了!”

  南海劍妖這才咧嘴一笑,點頭說道:“好嘞!聽你這女娃子的吧!”

  在南海劍妖的刻意操縱下,那黑背大鵬雙翅的振幅開始變得平緩了許多,從高空緩慢滑翔而下,朝著地上的林子里徐徐而來,吹起一陣又一陣的旋風,而沒有了剛才那種極度的緊迫感之后,鬼鬼終于將她那并不算鼓漲的蓓蕾離開了我的后背,口中念念有詞,似乎在找尋我小師弟的蹤跡,一會兒說右,一會兒說左,幫我們指示大致的方向。

  那南海劍妖騎在黑背大鵬的鳥頸之上,手段越發純熟了。

  我們在林海之上翻飛,大地在自己的身下不斷翻轉,林海波濤,微風拂面,倘若是拋開了其他的一切,暢游這黃山美景,倒也是一種奇妙的體會,足以讓人回味許久,不過我終究是一個責任比享受更加看重的人,并沒有在意諸多奇妙,而是一直皺著眉頭,心中越發緊張。

  鬼鬼通過那肉蟬蠱指路,一開始還有些偏差,而后越來越準確了,帶著我們繞了一個圈子之后,朝著一處高峰前進。

  近了,近了!

  鬼鬼在我身后不斷地念叨著,我的心情也越發緊張,而就在這個時候,在前面一心一意操縱黑背大鵬的南海劍妖突然“咦”的一聲,站直了身子來。

  他這舉動讓全神戒備的我立刻緊張了起來,連忙問道:“劍妖前輩,你怎么了?”

  南海劍妖沒有了剛才馭鳥之時的輕浮,整個人顯得異常凝重,沉聲說道:“前面好像有點兒不對勁啊……”

  而就在他這話兒剛剛一說出口,突然間,天空之上竟然傳來了一聲炸雷。

  轟、隆隆……

  轟!

  雷聲一響,接著連綿而來,整個黃山似乎在這一刻,都變得不同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三十六章 雷聲一起驚蟄生”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應了天劫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