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三十七章 孤身一人闖險峰

  春雷乍響,萬物生長。

  萬物出乎震,震為雷,故曰驚蟄。是蟄蟲驚而出走矣。

  雷聲從頭頂的天空傳來,頓時整個天空都感覺到有一股隱隱的活力,我的心中一跳,下意識地朝著頭頂天空看去。

  我在看的,是那條魔蟒是否會趁著這第一聲驚雷升天,引雷渡劫,化作真龍。

  這正是我說擔心的,因為那魔蟒倘若是還未有渡劫的時候,我們倒也還是能夠將其拿捏,但它若是能夠度過天劫,化作真龍之身,那么它與此刻的自己便已經是云泥之別,就如同人類與仙人一般,幾百年了,修行界中都沒有幾人再瞧見過真龍模樣,也不曉得如何與之交手。但是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龍翔萬里,它即便是在初始的狀態拿我們沒有辦法,但是想逃。卻是分分鐘的事情。

  能打就打,不能打就逃,對于這般的對手,我們當真是一點兒脾氣都沒有。

  所幸我并沒有瞧見任何東西迎著那雷電而上,反而是前方的高峰之處。有徐徐的冷風襲來,南海劍妖直立在了黑背大鵬的頭上,完全沒有先前那逗比老頭的半分模樣,神情冷峻,那把晶瑩如玉的長劍不知道從哪兒就飛了出來,圍著他不斷輕顫,懸空而轉,而那頭黑背大鵬也直接懸停在了半空之中。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雷聲持續而連綿,在天際遙遙而動,我們立在大鵬之上。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刮來了一陣風,接著竟然有淅瀝瀝的小雨從天空之上紛紛揚揚地灑落下來,我瞧見南海劍妖如此凝重,不由得出聲再問:“哪兒不對勁?”

  南海劍妖指著前方高峰,低聲說道:“你瞧那山,七赤破軍星,飛臨東北方,山河籠罩,黑氣連綿,諸般森林如鬼影,座座連石似群魔,亂舞當空,天煞橫行,若是入了其中,只怕不但性命堪憂,而且還容易貽禍連綿,然而此乃表象,置之死地而后生,死地又有生門,越是恐怖之處,越是生機凜然,這么說吧,我們剛才其實已經飛掠了大半個黃山區域,唯獨此處,我覺得極有可能有那龍脈所在!”

  聽到他的判斷,我心頭狂跳,又看向了身后的鬼鬼。

  那小丫頭知道我想問什么,點頭說道:“盡管這信息渺茫,但是我的阿依娜還是告訴我,被我下了子蠱的那人,就在前方,至于是在山峰之上,還是在谷底,這個就不得而知,需要上前找尋才是……”

  小師弟在此,而南海劍妖又指出前方的山峰極有可能是那龍脈之地,綜合起來,我得出了一個模糊的結論。

  那條魔蟒,就在此山中。

  它在等著化龍。

  我有點兒難以抉擇,看向了南海劍妖,征詢他的意見道:“前輩,你覺得我們現在,該如何行動?”

  南海劍妖回過頭來,看著我說道:“賢侄,你是在擔憂你小師弟和老陶孫女的安危,對吧?”

  我點頭說道:“前輩說得極是,這正是我最擔心的一點。”

  南海劍妖卻搖了搖頭,對我說道:“無論是你,又或者是老陶,還是別的人,你們來這黃山的目的,其實都是為了那條龍蟒。我先前說過,我退出,是因為我之前欠你師父一場人情,這回不爭,就算是還了,但是別人卻未必能夠給你茅山面子,我剛才在上空馭鳥,在玩,也在觀察,這莽莽黃山,方圓無數,不知道藏著多少同樣心思的家伙,其中也不乏能與你茅山抗衡的家伙?此刻進去,只怕會趕了早場,吃了晚飯。”

  這老頭粗獷油滑的外表之下,藏著一顆細膩的心思,其實任何修行者到了這個境地,基本上都不會是傻瓜,我聽到他的分析,不由得眉頭一掀,說道:“前輩的意思,是說我若是提前進入,只怕會生出許多意外?”

  南海劍妖平靜地說了一句話:“人力有時盡!”

  簡單的一句話,講出了最根本的真諦,那就是倘若我此刻殺入其中,那煞氣四伏的山谷便會生出無數殺機,而即便是我能夠應付得過,等到了那條魔蟒現身,恐怕也是力竭了,根本討不得半點兒便宜,而即便是我英明神武,吊炸天,將那龍蟒給擒下,但是卻終究抵御不過那些聞血而來的鯊魚,無數想要過來渾水摸魚的家伙,恐怕就要將我給淹沒。

  能夠讓南海劍妖為之畏懼,并將其評價為能夠與茅山相抗衡的家伙,必然也是十分不好應付的,那東海蓬萊島的上一代海公主,只不過是其中一位而已。

  我甚至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消失久矣的邪靈教,只怕也會摻雜其中。

  相比那些不成體系的雜門雜派和散修,邪靈教這頭潛藏在暗處蟄伏的巨獸才是最恐怖的,左右二使,十二魔星,無數鴻廬,以及那個最為神秘的彌勒,才真的是讓人頭疼的,倘若它一介入,恐怕就算是茅山,都未必能夠在其手上討到多少好處。

  但是我能夠不上么?

  不能!

  因為陶陶在前方,小師弟蕭克明在前方,前者是我最敬愛師父的孫女,后者是我愛人的本家侄子,一脈相承的血親,倘若是因為我的猶豫,而讓他們陷入重圍,甚至還有性命之憂,恐怕就算是師父沒有說什么,我都不能夠原諒自己。

  男人之所以被稱之為男人,是因為我們的肩頭之上,扛著責任二字!

  南海劍妖的意見,是作壁上觀,等到事情分出結果之后,再做判斷,到時候選擇很靈活,是插手,還是撤退,都無關緊要,也極為占便宜,但是我卻不能再等,想了一會兒,對他說道:“劍妖前輩,前方有我關心的人在,我不能看著他們陷入危險,所以請將我放下,我自行前往便是了。”

  那老乞丐張了張嘴,沒有說話,而我身后的鬼鬼卻激動了,對我說道:“陳大哥,沒有我在,你怎么能夠找到你小師弟,不如帶上我吧?”

  她的話語讓我莫名有些感動,其實她是沒有必要涉險的,但這一路追隨而來,卻出乎了我的意外,也證明了她自己。不過越是如此,我越不想讓她陷入險地,于是對她說道:“這山峰不算大,找人,應該并不難,而你得幫我一個忙,那就是跟著劍妖前輩一起,回去通知我的同伴,讓他們朝著這邊趕來,這樣我才不會陷入孤立無援的險境——這才是最重要的,拜托!”

  我這句話,同樣是在囑托南海劍妖,那老頭子一臉肅然地說道:“你小子,好膽量,老陶真的收了一個好徒弟!”

  說著話,他卻是讓那黑背大鵬緩慢向下,然后才說道:“你放心,我會回去通知你的那些同伴,還有幫你找到老陶,讓他趕緊過來支援你,至于你,前方兇險,自當小心才是,記住老夫的一句話,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性命,永遠比一切都更加重要。”

  我點了點頭,低頭瞧了一眼,沒有再多猶豫,縱身一躍,卻是從空中跳下,落在了一片松樹林中。

  這松樹聳立,我由上而下,朝著地面緩緩拍了一掌,將速度減緩,接著手攀著那茂密的樹枝,三兩下,便落在了林間,仰頭瞧去,便感覺到一陣狂風吹去,接著黑影劃過,那黑背大鵬帶著南海劍妖和鬼鬼離開,朝著遠處飛遁而去。

  那鳥展翅,越飛越遠,到了最后卻是化作了一個黑點,消失在了天際。

  轟隆隆,轟隆隆……

  天空的雷聲還在持續,時而響,時而消,連綿不絕,淅瀝瀝的小雨從頭頂上飄落,春寒一陣冷,我深一腳、淺一腳地向前行走,走出了這一片松林,開始朝上,向著遠處的山峰爬去。

  前方一陣靜謐,死一般的寧靜,讓人感覺不出有什么危險,仿佛南海劍妖先前的話兒,都不過是危言聳聽一般,而我走著走著,心頭卻是一陣凝重。

  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有一點兒慌張,如此走了好一會兒,前方突然傳來一陣打斗,以及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這些聲音就像興奮劑一樣,陡然打入了我的心海,我眼睛一亮,快步朝著前方沖去,來到了一處石林,卻見到黑暗中影子紛飛,而幾個光頭則在奮力拼搏,有人陸續倒下,發出嘶吼。

  我目能夜視,不過并不能太遠,小心靠近一些,方才發現那些光頭居然是先前被我們救起的懸空寺一行人。

  我不知道這些人是如何來到的此處,卻見此刻能夠站著的,不過區區幾人,而他們的敵人,卻快得如同閃電,根本就瞧不出模樣來,猶豫了幾秒鐘,我最終還是決定出手,別的不說,至少得留下一活口,好盤問些事情,于是腳尖輕點,猛然撞入場中,而就在這時,一道迅捷的黑影陡然浮現,朝著我猛然揮來,我毫不猶豫地伸手過去,一把將那家伙的手腕抓住。

  那人身形一頓,卻是個蒙著面紗的家伙,手中一根奇怪的棍子,閃爍著濃重的魔煞。

  好——厲害!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三十七章 孤身一人闖險峰”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不要被事物的表象所迷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