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三十九章 仇敵見面眼很紅

  瞧見這巖石平臺上層層疊疊的尸體,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每一張面孔都極度扭曲。充斥著極致的驚恐,雙目凸出,就好像死前發生了最恐怖的事情,而他們身下流淌的血水在細碎的小雨沖刷下,開始朝著泥土里面蔓延,將整個空間都弄得一陣腥臭,宛如修羅屠宰場一般。

  我自己就是從尸山血海之中爬過來的,都不用仔細數,便能夠大概計算得出,這兒有超過兩百以上的尸體。

  我不知道是誰將這些人殺死,布置到這兒來的,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懷揣著什么樣的險惡用心,但是卻曉得那家伙之所以弄成這般的模樣來,并非是為了滿足自己變態的心理,而是準備完成某一種儀式。

  我能夠從這尸堆之上,感受到來自紊亂的空間力量。有一種陌生而又熟悉的氣息,從隱約的黑暗中,緩慢延伸而來。

  不過不管怎么樣,我都覺得自己應該出手。阻止此人的計劃。

  這是一種沒有由來的厭惡,而就是這種厭惡,使得它變成了我心頭的使命感,我瞧了一眼左右那黑乎乎的密林,咬了咬牙。朝著前方奮力而跑,準備沖入其中,然后用手中的魔劍將這些布置得既有規律的尸陣給一下子掀翻,破壞對方的法陣。

  我沖得飛快,頭頂上的雨水落下,模糊了我的雙眼,目標似乎越來越近。

  然而就在我即將靠近那巖石平臺的時候,前方的黑暗突然一陣扭曲。竟然擠出了四五個淡薄而扭曲的影子來,二話不說,直接抬手朝著我沖來。我感受到了對方的凌厲,不敢繼續向前,而是朝著旁邊閃開。

  刷!

  一道破空的鋒刃貼著我的鼻尖而過,我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朝著左邊躲了一下,卻有六條淡薄的影子圍著我,刀鋒不斷,刷、刷、刷,破空聲不絕于耳,我沒弄明白對方到底是個什么東西,所以也不敢妄動,生怕遭了道,于是一邊后退,一邊暗自蓄力。

  對方就像是叮人的馬蜂,倏然而至,連綿不休,而跟這些玩意交手幾個回合之后,我終于確定了對方的身份。

  精怪!

  對方雖是人形,不過化形并不算完整,長得千奇百怪,不過大都是那蛇頭模樣,讓我曉得對方恐怕就是先前那條泥虬說過的,被魔蟒招安了的黃山水獸,這些家伙一來是懷揣著“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美夢,二來則是忌憚于那吞服龍血結晶之后的魔蟒淫威,故而為它所用,此刻也是在此賣命,不問生死。

  既然確定了對方的身份,我便能夠知曉,此尸堆法陣應該就是那魔蟒黑花夫人弄出來的,不過按理說化龍渡劫,應該用不著這般祭天。

  只是它如此而為,到底是什么目的?

  我鬧不明白,不過卻并不影響我阻止對方,那六頭水獸化身的精怪當真兇猛,速度快,力量足,當真不像是生活在水中的家伙,而我則在退了好幾步之后,終于穩住了身子,二話不說,雙掌前拍,一記“魔威”施展,直接鎮住了這幫驕兵悍將,而后毫不在意地沖入其中一人懷里,一記掌心雷轟中了對方的胸口,接著右手猛然前探,一把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那家伙卻是一頭蛤蟆模樣的精怪,脖子又粗又短,一對眼睛跟電燈泡一般大小,被我掐中之后,張開嘴巴,里面一道信子吐出來,像利箭一般刺入我的眉心處。

  我哪里能夠讓這家伙算計成功,微微一偏頭,避過這一擊,也不管那靈活無比的舌頭,右手的虎口一收,煉妖壺觀術猛然激發。

  煉妖壺觀術乃茅山秘技,是茅山祖師專門為了控制此類妖物而作,經過歷朝歷代前輩的完善和發掘,已經成為了一種威力巨大、克制性強的手段,對于這精怪修成的家伙,最是有效,被我這般陡然一激發,隱藏在虎口之處的觀想煉妖壺便開始發力了,一股恐怖的氣息從里面傳到出來,將那精怪修煉而出的精魄給牢牢吸住,讓其不得動彈。

  我這煉妖壺觀術修煉二十多年了,不過也只能算是小成,比不得我師父那種生死掌握,不過對付這般的角色,倒也是夠用了,這頭蛤蟆一臉絕望地瞪著眼睛,掙扎了幾下,便失去了神志。

  妖與人不同,人有三魂七魄,手足三陰經和手足三陽經十二正經,督、任、沖、帶、陰蹺、陽蹺、陰維、陽維這奇經八脈,二百零六塊骨頭,又分男女,辨陰陽,上應星辰天罡,下順厚土地煞,乃女媧后天道德之物,順應宇宙洪荒之理,而妖卻只有一脈妖緣,既是魂魄,也是本我,可化形,可分解,單純許多,也厲害許多,只可惜上古大妖沒落,紛紛遷居異域,故而淡出我們的視線。

  此刻的妖,倘若不是洪荒異種,天生貴胄,那么好不容易磨礪而出的神識,看似強大無比,但其實十分脆弱,又遇上了這般克制的茅山秘技,自然沒有什么可以抵抗的能力,一人倒,其余人則驚慌失措,朝著旁邊紛紛散開。

  它們有點兒弄不懂,我到底是用了什么樣的手段,如此輕描淡寫,就將那家伙給弄倒在地。

  再加上先前我施展出來的魔威,讓它們的心頭,更是忌憚不已。

  我瞧見它們都停下了手,便只是冷笑一聲,緩步朝著前方走去,我一步一步前行,而對方則一步一步后退,雙方呈現出僵持的驅使,而就在此刻,尸堆血池之中,突然有一個身影緩緩地升將起來,朝著空處冷冷笑道:“黑花夫人,你瞧瞧自己弄出來的這一幫雜牌童子軍,當真是不頂用得緊,要不是我鬼王在此,只怕你連一線機會都不可能有呢!”

  那人從尸堆之中緩步走出,攔在了我的前方,而在他出現的一瞬間,身邊立刻出現了四名侍衛,四名鬼女,將其環繞,威風十足。

  我瞧見這名臉色慘白的老家伙,不由得笑了,平靜地說道:“當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鬼王,沒想到我們剛剛分別不久,這么快就又見面了,真是緣分啊!”

  相比較于我的風輕云淡,湘西鬼王顯得風度喪失許多,橫眉怒目地瞧著我,恨聲說道:“狡猾的人類,沒想到你居然又出現在我的面前了,這一次,我可不會讓你想前日那般,從我手中輕松逃脫!”

  他的性子向來高傲,很少受挫,而那日被我一劍逼走,卻是平生大辱,對于此事,湘西鬼王必然是難以釋懷的,故而瞧見了我,眼前一亮,滿腦子都是復仇的心思,而我雖然心中緊張,曉得自己算是闖入了敵營之中,群狼環視,不過卻也只有強作鎮定,也不敢弱了氣場,哼聲冷笑道:“鬼王,這話兒說得就有點兒不要臉了,那一日可不是我先逃的,而是你,跑得像只丟了魂兒的兔子,我一不留神,影兒都不見了……”

  “混蛋!”

  湘西鬼王怒聲罵道:“倘若不是你這狡猾的家伙耍詐,出爾反爾,配合著同伴突然出手,我哪里會被你占了上風?再有,我那日離開,并非是懼怕你這小子,不過是黑花夫人找我議事,方才不與你計較罷了。”

  對于湘西鬼王的辯解,我顯得很寬容,聳了聳肩膀,無所謂地說道:“鬼王既然如此執著,那就算是吧!”

  我的態度讓看重名利的湘西鬼王頓時就抓起狂來,橫眉怒眼地說道:“算是吧?呵呵,小子,是不是前日的交手,讓你自信心爆棚了?瞧瞧你,就這么孤身一人,居然膽敢闖到這兒來——廢話不要說太多,我倒是要看看,沒有了那些閑雜人等,你到底有多少本事,可以給我瞧一瞧?”

  湘西鬼王緩步前移,身邊的眾人濟濟而來,氣勢驚人,而我則下意識地要拖延,微笑著對他說道:“鬼王既然曉得自己這兒是龍潭虎穴,我又怎么敢孤身一人而來呢?”

  那家伙聽聞我這自信爆棚的話語,不由得眉頭一皺,將手一揮,那四名侍衛便散開,朝著我身后的林子摸去,而他則裝作毫不在乎的模樣,對我說道:“帶人來了,那又如何?在我面前,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如此而已,不過是多掉幾個人頭。小子,我今天會讓你后悔當初是怎么從娘胎里面出來的!”

  我瞧見拼命無可避免,卻也拱手說道:“鬼王,既然要分生死,晚輩問你一個問題,可好?”

  我這般恭謹的表現,惹得湘西鬼王一陣心悅,點頭說道:“你講!”

  我問道:“鬼王,前日你被抓了去的那女孩子,此刻現在何處?”

  湘西鬼王眉頭一皺,訝然說道:“我怎么知道,不是被你差人給救了么,為何又來問我?”

  我也十分奇怪,先前在外面,鬼鬼告訴我小師弟蕭克明就在這兒,怎么他會沒有被湘西鬼王給抓住么?我和湘西鬼王大眼瞪小眼,而就在此刻,我卻聽到身后有一陣驚慌的尖叫聲,從林子里傳來。

  哎呀,還真的有人藏在里面?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三十九章 仇敵見面眼很紅”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鬼王很莫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