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四十章 湘西鬼王耍心機

  我先前哄騙湘西鬼王我身后有人,是出于震懾的需求,讓那家伙想著留一手,不敢太過于造次。卻沒想到他派身邊的侍衛一搜,居然還真的趕出了人來。

  聽到這聲音十分熟悉,我回過頭去,卻瞧見自己一直尋找著的陶陶,和小師弟蕭克明居然從林子中跌跌撞撞跑了出來,一直到了我的跟前來。

  那小師弟原本還有些心慌,瞧見我在此處與湘西鬼王對峙,頓時就松了一口氣,笑嘻嘻地跑到我跟前來,沖著我招呼道:“大師兄,你也在這里啊,太好了!我剛才還以為……”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將他口中的話語都給終止了,我這一巴掌扇得還不留情,他右側的半邊臉肉眼可見的、迅速地腫脹了起來。

  小師弟一下子就懵了,捂著臉。一臉委屈地朝著我說道:“大師兄,你這是在干嘛?”

  我臉色嚴肅,寒著臉對他說道:“蕭克明,我對你真的很失望。師父只有這么一個寶貝孫女,而你卻帶著她屢屢犯險,為了逃避責罰,居然還趁著我離開的時候,偷偷逃離——她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蕭克明你告訴我,你能夠負得起這責任么?”

  我平日里對門中的師兄弟,從來都是和顏悅色,特別是我離開茅山宗之后,更是如此,蕭克明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兩人的感情極為深厚,他被我這般虎著臉一通訓。頓時臉紅耳赤,嘴巴蠕動,卻沒有敢出言反駁。反而是陶陶,這小姑娘瞧見蕭克明被我毫不留情面地訓斥著,慌忙沖到了小師弟的面前來,伸手攔著,就像護崽的母雞一般,對我解釋道:“大師兄,是我逼他的,所有的事情,一切都是我的主意,你別怪他!”

  陶陶將責任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來,而我卻一點兒面子都不給她,冷臉繼續訓道:“你的主意?他是個男人,怎么可能連這點兒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沒有,一切都隨著你?陶陶,你的事情,回頭跟你爺爺自己談,現在我就是得教訓一下他,讓他長一長腦子!”

  我沖上前去,還想繼續扇小師弟,那小子則一動不動,也不敢還手,而陶陶則哭著攔住了我,對我說道:“大師兄,我們知道錯了,求你別打他啊……”

  這哭聲讓人心疼,而就在這時,遠處的湘西鬼王卻是桀桀地笑,幽幽地說道:“好你個小子,到底是在賊喊抓賊,還是設好了什么圈套,想要我鉆進來呢?別在我跟前演戲了,也別當著我面教訓自家子弟,啰啰嗦嗦,讓人嫌棄。行了,你的家事先擱一邊,讓我們來談一談,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手下敗將!”

  我余光瞥了過去,卻見那湘西鬼王已然將拿手兵器九節白骨鞭掏弄了出來。

  這家伙準備要跟我開打了。

  若是剛才,我說不定就先下手為強,直接跟他干起來了,然而此刻,在確定陶陶和小師弟在此處的情況下,我哪里能夠放手一搏,當下也是臉色一變,沖著那湘西鬼王嘿嘿說道:“鬼王,我倘若說不過是迷了路,根本無意介入你和黑花夫人之間來,你能否將我們給放走,大家和平友好地相處,大路朝天,各走半邊呢?”

  湘西鬼王桀桀怪笑:“既然都已經到了這兒來,那還是留下性命吧,此處事關重大,我覺得還是死人,方才最可靠!”

  這家伙顯然是吃定了我,怪也怪我剛才挑釁過度,將對方的邪火給引發了出來,不能跑,只能迎頭而上,我往后退了一步,來到了蕭克明的跟前,陶陶還試圖攔在我的跟前,而我則用極細的聲音對兩人說道:“一會兒我纏住那湘西鬼王,你們兩個就往回跑,一路跑到那邊的山口,就在哪兒等著,師父應該會趕過來接你們的!”

  剛才還一言不發的小師弟突然抬起頭來,也低聲說道:“這怎么行,大師兄你怎么辦?”

  他倒沒有記恨我剛才的那一巴掌,顯然是反思了自己行為的過錯,我抬起頭來,嘴唇不動,用喉嚨里發出細碎的聲音,對他說道:“別管我,我自有辦法,你帶著陶陶離開——記住,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得保證陶陶的安全,這個,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小師弟并不同意我的辦法,與我說道:“大師兄,事情因我而起,不如由我來拖住這些家伙,你帶著陶陶走?”

  這時陶陶卻也不同意了,焦急地說道:“我不,你不走,我也不走,我們都不走,就在這兒!”

  這小姑奶奶的話語讓我一陣無語,我倒也不想跑路,不過這是在別人的主場里面,一切都是那湘西鬼王掌握著主動權,一會兒真的拼將起來,我根本無法照顧好他們。

  小師弟急于證明自己,對我說道:“大師兄,我這里有李師叔留下的符箓一套,一旦出現什么問題,隨時都可以離開,你們走!”

  聽到他的話語,我的心總算是放松了一些,他和陶陶若是有了自保的手段,那么我就可以放手一戰了。

  就在我想跟他說些什么的時候,遠處的湘西鬼王卻不耐煩了,將手中的九節白骨鞭猛然一揚,抖落出一道炸響,接著微笑說道:“狡猾的人類,你們別商量了,請放心,這里我是布下了天羅地網,你們這里的每一個,都別想逃脫出去!”

  他這般說著,那黑衣侍衛居然又從林間趕出了幾人來,我瞇眼瞧去,卻見竟然是那懸空寺的法元和尚、智飯和清秀小尼姑。

  瞧見這三人,我不由得一陣嘆氣,這人要作死,誰都沒有辦法阻攔。

  小師弟這邊既然有了底牌,我一點兒也不急,心思就回到了破壞那尸陣上來,當下也是暗地里蓄積雷勁,也不言語,就等著湘西鬼王朝那懸空寺三人望去的一霎那,腳尖猛然發力,人似炮彈前沖,倏然便到了湘西鬼王的跟前,抬手就是一記掌心雷。

  我這邊迅捷無比,然而對方到底是積年的老僵尸,對于炁場的把握不比我差,單手一揮,一大股惡臭無比的黑色毒氣便將他的周身封鎖,濃稠得難以劃開。

  眼看就要對撞一起,我不確定自己這一記掌心雷是否能夠解決掉這湘西鬼王,但是卻曉得自己倘若一頭撞入這片毒霧,只怕很難走出來。

  所謂“不化骨”,最強的一點并非是它的堅硬不傷,而是那一身尸毒,當真讓人頭疼不已。

  我不想將所有的一切都賭在一招之間,當下也是立刻認了慫,朝著旁邊退開,而那湘西鬼王卻是得寸進尺,將手中的九節白骨鞭猛然一揮,在空中一陣炸響之后,朝著我如棍一般掃來,而我往后一翻身,避開這一擊,卻不料那鞭子又化作了靈蛇,寒芒乍吐,朝著我的腰身扎來,靈活得讓人難以躲避。

  不過好在我的這散手擒拿之法都是在生死之間練就的,對于瞬息萬變的危機倒也能夠勉強把握,于是堪堪避過此擊,又朝著周遭一陣躲避。

  湘西鬼王得勢不饒人,手段老辣之極,一點兒也不給我喘息的時間,仿佛想要將我給活活耗死一般,而我卻也明白,他這正是陽謀,堂堂正正地碾壓而來,倘若我扛不住這等的壓力,說不定就在某一節點失誤了,接著就落入他的節奏,一直將我給弄死,一點兒都不帶停頓的。

  我不停地動著,一會兒東,一會兒西,一開始還瞧見小師弟跟陶陶在與湘西鬼王的侍衛、以及那幾個被我嚇怕了膽,面對其余人卻格外兇厲的精怪周旋,到了后來,注意力便全部集中在了面前。

  我不敢有絲毫放松,因為稍微一松懈,便會立刻被死亡所吞噬。

  一番激烈的交鋒之后,我瞅了一個空子,將飲血寒光劍給陡然拔了出來,這大寶劍一在手,我立刻多出了十二分的膽氣,上面的紅芒微動,不斷吞吐,卻是能夠將那九節白骨鞭散發出來的毒霧給驅散。

  這是飲血寒光劍的意志,與我無關,不過卻也給了我許多喘息之機,當下也是融合了黑暗的魔意,憤然而震,總算是能夠勉強扳回一點兒局面了。

  湘西鬼王自稱“不化骨”,不過到底還是跟《子不語》中飛天遁地的不化骨有著一些區別,但是他的那力量和敏捷度,著實恐怖得很,而且對于炁場的操縱,也是驚人的厲害,我與之交手,越戰越心驚,感覺倘若是一直這般下去,真的說不定就要栽在這兒。

  然而就在我奮力抵抗,籌謀手段的時候,那湘西鬼王突然遇到了什么事情,往后一退,桀桀怪笑道:“來了,來了,有這些東西在,我倒是可以少出許多力氣呢!”

  我一開始還不明白他說的是什么,然而當瞧見湘西鬼王朝著后方退去,那尸陣的煞氣卻已然沖天而起,紅光將大半個天空照亮。

  緊接著,有一道泛著黑色氤氳的門憑空而起。

  在門的另一頭,傳來了無數憤怒而暴戾的嚎叫,嗜血無比。

  壞了,壞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四十章 湘西鬼王耍心機”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哇,升仙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