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四十一章 老子陳志程,可敢一戰?

  聽到這來自深淵的嚎叫,我頓時就感覺到一股熟悉而強大的氣息,從這那門一般的圈子中,蔓延而來。

  這是靈界的氣息。又或者說,這是與陽界所不同,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聲音。

  那頭魔蟒盡管沒有能夠拿到天龍真火珠,但是它定然是參透了龍血結晶里面的一些東西,知曉了如何溝通兩個世界,并且開辟出一條這樣的道路來。

  門的后面,到底是什么呢?

  我不得而知,但是瞧見湘西鬼王并不與我硬拼,而是抽身后退,心中便是一陣驚惶。但越是如此,我的心志卻越是堅定無比,當下也是毫不猶豫地拔劍而上,就想趁著危機并沒有真正的出現,我提前出手,將那門給毀了去,若是如此。定能毀了那魔蟒的諸般算計,而若是如此,我方才能夠成功地拯救一切。

  盡管我不知道自己所要阻止的東西到底是什么,但卻不得不去做。

  這也許就是一種發自心底的使命感。

  它源自于當年王紅旗跟我的一次談話。那便是這個世界本來可以更美好,只不過需要我們更多的守護。

  唰!

  我一劍破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淡薄的血門之中,突然又一頭巨獸從中猛然撲出。朝著我的劍鋒毫無畏懼地頂了上來。

  雙方都顯得特別堅決,我沒有變招,而對方則是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樣,故而在很短的一瞬間,便撞到了一起來,我在感受到了劍尖之上傳來的壓力之時,便特別順手地將手中魔劍,朝著對方最致命之處猛然一劃。宛如庖丁解牛,繞過堅硬的骨頭之處,三兩下。便將這一頭巨大而兇猛的獸類給解決,漫天的鮮血紛紛揚揚,而一具牛犢子般大小的尸體,則轟然砸落在了我的身邊。

  砰!

  我下意識地往后退開,不過終究還是沒有逃開這血雨的邊緣,微微的光亮之中,那腥臭的鮮血呈現出淡藍的顏色,還有些灼熱的腐蝕感,不過我卻毫不介意,余光處能夠瞧見這頭猛然躥出來的巨獸,竟然是一雙頭巨狼。

  這雙頭巨狼跟普通所能夠瞧見的同類自然差別挺大,之所以將它稱之為“狼”,也只不過頭顱有些許相似而已,而瞧它身體,巨如犀牛,身披蜥蜴一般的細膩鱗甲,冉冉發光,倘若不是我的這把飲血寒光劍足夠犀利,恐怕根本就劃不開對方的防護,甚至極有可能一把就將我給撲倒在地,長吻襲來,將我撕裂成碎片。

  這雙頭巨狼還有許多奇特之處,不過還沒有等我仔細打量,那門后突然又有動靜,在一瞬間,七八條相似的黑影從里面躥了出來。

  一樣也是那雙頭巨狼,不過此刻的它們并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將我給團團圍住,而后那門中源源不斷地有東西涌了出來,先是四十多頭雙頭巨狼,接著是頭戴草帽的綠色小個子,然后又是一堆宛如水母一般懸空漂浮的鬼物,再之后,無數稀奇古怪的魔物和鬼靈都紛呈而出,充斥空間,而其中還有一支隊伍,竟然是我們先前在死亡峽谷正面撞上的火焰魔兵。

  這些火焰魔兵失去了小黑天的領導,居然也出現在了這里,它由四頭身材魁梧的魔將帶領著,一股彪悍氣息洋溢而出,格外出眾。

  那門后還是不斷地有東西冒出來,然而此刻的我卻無暇他顧,因為先前涌出的那一群雙頭巨狼,已經完成了觀察戰場的步驟,開始朝著我洶涌而來了。

  對方的攻勢顯得十分突然,陡然爆發,一瞬間就有幾十頭的雙頭巨狼朝著我撒丫子地狂奔而來。

  我聽到呼嘯聲不絕于耳,那些來自靈界的畜生心中根本沒有對于死亡的恐懼,如此洶涌襲來,只怕魔威也不能救我于水火之中,當下也是朝著旁邊一縱,下意識地朝著后面一看,卻見小師弟和陶陶并未有離開,黑花夫人手下的那幾個精怪已經將他們給纏住了,而懸空寺的三人也跟他們聚在了一起,合力聯手對抗那些家伙的攻擊。

  似乎感覺到危機的來臨,在激烈的拼斗之中,小師弟下意識地朝著這邊望了一眼,正好瞧見那無數魔物從尸堆血陣之上的門中,狂涌而出,臉色在一瞬間就變得慘白,右手立刻朝著懷里摸去,然而在下一刻,他驚慌失措地從我喊道:“大師兄,不好,這整個空間,都給人封印住了!”

  小師弟手中捏著的,應該是李道子的風符,此物一旦激發,立刻瞬息百里,用來逃脫戰場,自然是絕佳的手段,然而一旦被人封印了空間,就像被關進了罐子里,就算是能飛,也離開不了了。

  似乎應著小師弟的話語,空中突然有湘西鬼王桀桀的笑聲傳來:“狡猾的人類,我的魔靈鬼蜮,哪里是這般好走的,此處已經被我圍成了鐵桶,想逃可不容易,你還是好好享受一下黑花夫人給你們這些眼熱的家伙,提供的大餐吧,來自靈界和深淵的恐懼,會伴隨著你們在黃泉之上,一路同行,而我,則在旁邊看著你,一點一點,哀嚎著死去……”

  他笑得肆意而瘋狂,我一邊后退,避開狼群,一邊將飲血寒光劍舉向天空,高聲挑戰道:“湘西鬼王,你媽勒碧,有本事跟我一對一的干,何必當個縮頭烏龜,在暗處躲躲藏藏?”

  湘西鬼王根本不吃我這一套,譏諷地說道:“別忘了,我之前也曾經是人類,你們那些小伎倆,我又不是不知曉,區區激將法,哪能誆得到我?你還是省點力氣吧,別連這些雙頭鬼狼都沒有能夠打過,葬身狼腹的話,我可不想將你從狼肚子里面掏出來,一點一點地拼回去……”

  我跟湘西鬼王說話,一是為了試圖挑釁他,將他給勾引出來,正面交手,二來則是想要探聽他藏身的方位,沒想到說完這話之后,他便悄然無息了,而周遭的魔物卻濟濟而來。

  如此的陣仗,對于我來說并不算陌生,不過沒有了在靈界的環境加成,我多少還是有些不得勁兒。

  但這并不代表著我會懼怕,陷入絕境之中的我不斷揮著劍,將這些不要命的畜生給或者擊退,或者斬殺,并且試圖朝著小師弟他們那兒靠攏,結果諸般魔物在一瞬間就完成了穿插,將我和他們給分離了開來,不過我能夠瞧見小師弟他們搶占了一處高地,那兒地勢險要,易守難攻,一時半會卻也是能夠堅持。

  小師弟雖然為人極不靠譜,但是修為卻是十分不錯,我瞧見他應付這些雙頭鬼狼的手段,雖然稚嫩,但也足夠有效,心中稍安一些,讓他堅持住,而我則沒有再退,反而將魔劍一抖,朝著前方再次沖去。

  我不退,那壓力便立刻陡然倍增,不過手握飲血寒光劍的我卻是膽氣充足,箭步而走,腳尖在這些魔物的背脊之上輕點,如入無人之境。

  但凡有朝著我攻擊者,我便是一記毫不猶豫的劍痕而過,埋葬這些瘋狂的性命。

  我很快便沖出了那雙頭鬼狼的范圍,然而前方卻是一堆不足我膝蓋大的草帽小綠人,這些家伙口中不斷喝念,一股類似于禪唱的音域在此形成,不斷地擴散,嗡嗡嗡,讓人感覺仿佛骨頭發霉,難以前行。

  每一種魔物都有著最擅長的東西,它們在沒有身體和力量的優勢下,卻也有著讓人頭疼的棘手之處。

  不過面對著這些小東西,我也只是一開始停頓了一下,接著毫不猶豫地一個大旋風,飲血寒光劍劃出劍芒一片,朝下傾斜,很快便是一大堆的頭顱沖天而起,那恢弘詭異的音域之中立刻多出了無數的尖叫之聲,而我則在這一瞬間,又平拍了一掌。

  【深淵三法,魔威】!

  倘若死亡并不足以動搖這些用靈魂在唱歌的歌者,那么來自阿普陀魔王的魔威壓制,終于將這些小綠人都給壓制住了,到處都是尖利的驚叫聲,我仿佛在一瞬間走進了養雞場里去。

  不過我并非是巡視自己莊園的養雞專業戶,而是一頭闖入羊群的猛虎,得勢不饒人的我手中長劍不停地劈砍,無數頭顱紛飛,藍色血液濺灑一地,而收割了無數生命的我,在那一刻陡然興奮了起來,一種叫做“魔性”的東西蔓延到了我的身上來,我興奮、激動、口干舌燥,身體就好像那永動機一般地沖鋒,不知疲倦。

  進入這般狀態的我,對于深淵三法的運用已經到達了大師級的地步,無論是風眼,還是土盾,又或者震懾宵小的魔威,都在那一刻到了極致,諸般魔物無一人可以抵擋。

  然而即便如此,我也是艱難地到達了尸堆血陣的跟前,往前猛然一躍,結果前方一道血光浮現,竟然將我給擋在了外面去。

  血光對面,卻是湘西鬼王,正在沖著我微微而笑。

  我一劍逼開周邊的所有魔物,接著再次出劍前指,深吸一口氣,然后在一瞬間吐出,聲音響徹山谷:“茅山陳志程在此,湘西鬼王,你可敢出來,與我一戰?”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四十一章 老子陳志程,可敢一戰?”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這時為什么不說:我是龍虎山羅大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