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四十二章 規則的終極力量

  這一句話因為灌足了內勁,聲音直沖云霄之上,而配合著我那囂張到了極點的挑釁架勢,那湘西鬼王即便是屬于忍者神龜一族的。恐怕也是不能再忍,他本來就是傲氣沖天之輩,先前與我交過手,彼此都留著手段,卻并不是懼怕于我,此刻聽到我下的戰書,慘白的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一抹嫣紅,沖著我惡狠狠地吼道:“來便來,某家怕你?”

  湘西鬼王先前說我這是激將法,不過到底還是拗不過自己的天生驕傲,手中九節白骨鞭猛然一抖,卻是朝著我陡然纏來。

  對方手中的長鞭,靈動如蛇,時而軟,時而硬,時而又讓人無法捉摸。當真是一件利器,而且上面的骨朵花兒縫隙之中,還蘊含著幾百年的尸毒,能夠制造毒霧。但凡沾染,便能夠銷蝕意志,陷入昏迷,然而即便如此,我也不得不硬著頭皮而上。緊緊捏著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心中拜托道:“魔劍啊魔劍,這些年你跟著我,好吃好喝伺候著,可喝了不少血,這一回,可得給我長點臉!”

  那魔劍乃用了水庫尸堆中的陰靈煉制,白合投生之前。曾經住過一段時間,而她離開之后,便一直沒有劍靈存在。

  不過即便如此。這些年來飽飲鮮血的飲血寒光劍卻也逐漸地產生了一定的意志,而正是因為這意志,使得這劍數次救主,而時至如今,我已經被逼到了絕境,小師弟雖說能夠帶著陶陶離開,但是鬼蜮封鎖,不將這湘西鬼王給除去,就根本無法成型。

  我若是不能將湘西鬼王給殺了,只怕這源源不斷的魔物,就能夠將我們所有人都給吞沒。

  陶陶不能死!

  身受師父多年重恩,而倘若他最疼愛的孫女都保護不了,我陳志程還有什么臉面存于世間,以后還怎么面對我師父?

  那么便戰,唯有戰,拼命而為,方才能夠殺出一條活路來。

  飲血寒光劍似乎聽到了我的心中的祈禱,在這一瞬間,紅芒陡然旺盛起來,就像油中潑火,紅芒瘋長,一下子竟然有一丈般長,比之那九節白骨鞭而言,并不算短,而有了這般如有神助的魔劍,我不再猶豫,一劍橫掃,將所有試圖朝著而我突進而來的魔物給蕩開,緊接著再出一劍,與湘西鬼王疾馳而來的長鞭猛然撞到了一起。

  轟!

  雙方都在開始的一瞬間,都憋足了勁兒,好不留守的全力一拼,一場炁場的爆炸從雙方交擊的區域陡然傳出,而我在那一瞬間,終于感受到了來自于湘西鬼王那毫無保留的力量轟擊。

  重!

  沉重,實在是太沉重了,我感覺好像一列火車朝著我疾馳而來,自己與其正面對撞,整個人的每一塊肌肉,都被絞殺得酸軟無比,而即便是我以那深淵三法之土盾抵御,卻也沒有能夠扛住對方的這全力一擊,我腳下的土地松軟,承受不住這巨力,崩塌下去,而我則朝著后面一個踉蹌,直接連滾帶爬地跌入了無數魔物之中。

  我在那一瞬間,雙眼都變黑了,仿佛就要被無數魔物給吞沒,好在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卻并沒有罷工,直接指引著我,連出了幾劍,將周圍趁機偷襲的家伙給直接挑飛,或者殺,或者傷,干脆利落到了極點。

  我這邊狼狽無比,而那湘西鬼王卻也并沒有能夠多輕松,他那蒼白的臉上在一瞬間憋得通紅,一雙眼睛變得赤紅,里面血絲無數。

  我們雙方都受到了巨大的沖擊,然而湘西鬼王乃不化骨,僵尸之中以堅韌如鐵著稱的品級,抵抗能力自然勝過我無數倍,當下也是穩住了腳步之后,旋身一轉,那九節白骨鞭立刻化作一道高速轉動的鉆頭,朝著我這邊猛然鉆來,我在飲血寒光劍的幫助下,已然將周圍那些不開眼的魔物給逼走,瞧見湘西鬼王這般洶涌而來,卻也不再跟他硬拼,而是朝著旁邊跑動而去。

  我一走,湘西鬼王便朝著我一陣猛追,那九節白骨鞭如游蛇一般,緊緊咬著我的后腦勺,但正是兇險至極。

  我頭也不回地一陣狂奔,那湘西鬼王卻也是一陣疾追,兩人忽左忽右,諸般毒霧蔓延而來,卻是將許多魔物給熏到,當瞧見這情況的時候,那湘西鬼王終于沒有再次放毒,而是在我的身后一陣大踏步地追蹤,口中桀桀笑道:“姓陳的小子,你剛才不是很牛么,現在某家站出來了,你跑個什么勁兒?你站住,我們好好玩一玩!”

  我之所以奔跑,卻是為了將剛才酸麻的肌肉恢復,故而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的這奚落,腳步不停,沒有一絲猶豫。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旁邊傳來一聲暴喝:“陳道友,莫慌,老僧前來助你!”

  我聽到這話兒,眉頭一皺,朝著左邊疾沖,余光處瞧見一個穿著百衲衣的老和尚從斜刺里陡然沖出,手中的禪杖一抖,丁零當啷作響,卻是朝著那湘西鬼王當頭砸去。

  這老和尚自然是懸空寺的法遠禪師,我先前屢次救他于危難,此刻他瞧見我這邊有難,故而仗義出手,前來援我。

  然而瞧見他的出手,我下意識地一聲大吼道:“大師別去,回來!”

  這法遠禪師是西北名門懸空寺的長老,若說修為,自然也是聞名一方的高手,但是那高手,也只是相對而言的,得看跟誰比,一般的江湖高手,或許他還能夠應付一二,而這位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湘西鬼王,他的一身修為莫說是一流高手,便是天下十大這般的頂級高手,排在后面的,恐怕也不一定能夠在他的手上討到好處,更何況是這位狀況不斷的老禪師呢?

  我之所以出言警告,便是出于這般的考慮,卻沒想到我到底還是遲了一步。

  這一戰而來,我滑不留手,那湘西鬼王鼓足一身氣勢,結果一直撲了個空,正是一肚子的邪火沒處發,這法元和尚撞上跟前來,他哪里能夠放過,當下手中的九節白骨鞭如同一道長蛇,將法遠手中的禪杖給陡然纏住,接著一拉,那老和尚便撞入了對方的懷里,接著雙手被控,猛然一捏,他的骨節便碎裂了,拿不住手中的禪杖,直接跌落到了地上去。

  這還只是第一步,湘西鬼王一身戰意,哪里能夠這般停歇,卻見他將九節白骨鞭往法遠和尚的身上一纏,緊接著雙手一錯,猛然一拉。

  嘩啦啦……

  漫天的血雨之下,那法遠和尚居然被從中分開,撕扯成了兩截,體內的內臟、腸子以及鮮血,紛紛灑灑而落,而那湘西鬼王一把抓住了其中一大坨嫩豆腐一般的東西,這是法遠和尚的腦子,他張開嘴巴,猛然一咬,三兩下,便將其吞入了腹中去。

  “師叔!”

  “法遠師叔!”

  兩聲慘叫陡然而起,卻是退縮到了高地之處的智飯和尚和清秀小尼姑,雙雙喊將出來的,而剛才的那一切出現得實在是太過于突然了,我全力去救,終究還是沒有能夠趕上,長劍斬去的時候,卻只有迎到了漫天的血雨,而一口吃了法遠和尚腦子的湘西鬼王整個人仿佛都龐大了幾分,不再是先前那一副慘白俊美的臉孔,而是一頭身高兩米、滿臉腐肉的魔怪,一雙眼睛噴著火,渾身散發出腐爛的惡臭來。

  不化骨,不化骨,此時此刻的他,方才剝去了所有軟弱的外衣,顯露出最猙獰恐怖的一面來。

  化身為丑惡僵尸的湘西鬼王不再與我攻守有序,而是將手中的九節白骨鞭猛然一抖,無數黑色火光從那慘白的骨節之上浮現出來,將周遭都化作一陣黑色的火海,而他也不再與我兜圈子,將長鞭抖出無數個圈圈,限制住了我活動的空間,想要與我做最后的一拼。

  盡管此刻的面容無比丑陋,腐肉濕噠噠的,似乎還有蛆蟲在表面上鉆來鉆去,但是他的那一口牙齒卻挺白,沖著我冷聲笑道:“能夠將我逼出真身來,黃泉之下,你也足夠驕傲了!”

  他右手的九節白骨鞭將周圍的空間給封鎖,而左手則猛然一震,上面無數尸氣凝結,仿佛蓄積了許久,而此刻,水到渠成地朝著我遙遙印來。

  【萬鬼哭,尸山血海】。

  湘西鬼王的口中一字一句地說著密語,這話兒與現實世界的任何一種語言都不相同,然而我卻能夠清清楚楚地明了其中的意思,卻見這一掌印來之后,周天都化作虛無,無數的惡靈從虛空之中浮現而出,數不清的呼嘯鬼泣之聲,從它們的口中冒出來,無數的力量在此糾結,最后旋動,世界的一切都仿佛被淹沒了,無數的鬼臉充斥在我的視線中,試圖將我給淹沒。

  這是我所見過的,最為接近這個世界底層規則的力量運用,仿佛一招之后,我的整個世界都要崩塌。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一直期待已久的黑暗力量,也終于到達了峰值。

  這些力量,是從門的那一邊,傳遞過來的。

  于是我在即將被鬼靈給淹沒的那一刻,也平靜拍出一掌。

  這一掌,叫做“戰意,黑炎灼”!

1條評論 to“第十三卷 第四十二章 規則的終極力量”

  1. 回復 2015/04/14

    劉正楓

    這是要蚩尤附體的節奏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